• 阳坝茶香满园春
  • 停水通知
  • 惠州风光摄影——【紫薇山】(2)(完)(图)
  • 韩国风光摄影——【三八线纪念园】(2)(图)
  • 深圳菊花摄影(12)(图)
  • 晚秋(图)
  • 牛羊市(图)
  • 冬韵(图)
  • 水韵(图)
  • 早安天水(图)
  • 事事如意(图)
  • 不惑之年知天命
  • 大队党委中心组集中收看时代先锋视频教育...
  • 红果也要绿叶衬(图)
  • 初冬游关山(图)
  • 翠湖随吟
  • 惠州风光摄影——【紫薇山】(1)(图)
  • 深圳菊花摄影(11)(图)
  • 韩国风光摄影——【三八线纪念园】(1)(图)
  • 捣练子·有恙
  • 当银杏叶黄的时候,我在银杏树下等你!(图)
  • 七里墩街道七里墩社区联合和谐路社区开展...(图)
  • 一花一草皆风景(图)
  • 七里墩街道东十里社区联合五里铺社区开展...(图)
  • 丁晓刚散文:荷花你好!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8-07-18 07:54:56

    丁晓刚散文:荷花你好!

     

    夏日的雨水,拍打着,到处都有哗哗的声响。夜静时刻,一个奇特的声音更让雨夜难眠的我感到诧异。我欠起身躯,打开橙色的夜灯,想看个究竟,寻声而问时无人应答,这才看到我阳台上的一盆荷花开放了,那身影,如拨开丛绿探头探脑的女子,我高兴的向其招手致意并轻声问到:你好。有人曾说,能聆听到花开的声响,是一种吉祥,此刻我感觉很幸福。

    我心爱的荷花,你终于我寂寞时开放了。这些时间,我由于身患小疾不能频繁外出,妻又在远方的女儿家忙碌,一个人的日子清静而又落寞。荷花的开放无疑给了我生活的清新,有荷花相随,我别无他求。

    我是一个喜欢散淡和闲适的人,在无聊时,只有抚弄花草以解忧闷。这盆荷花是一个朋友送给我的,那一日,他上门求我写一幅字,我写了,他又发现我能画,可能是不便开口,过了一日,他再次按响我的单元门铃,说送我一盆荷花,打开門迎进来,只见朋友满头大汗,说想用这盆荷花换我一张写意荷花。我很是感动,他满意而去。

    这盆荷花,种在一个绿色的大盆子中,这个盆子看上去如普通花盆,其实不然,它是经过特殊加工过的,他的底部没有水眼,里面放满了清水,挺劲的茎,支撑着一簇硕大的叶子,一点儿也没有被削足适履的感觉,几个花蕾已在叶子间探头。我喜欢这盆荷花,也感叹现在的种花高手能把荷花进行移植盆栽,因为,我小时读过的诗词里有很多描写荷花的佳句,“三秋桂子,十里荷花”对我一生感染很强,我一直认为荷花只能是在空旷的水面种植,谁还能想到,荷花可以种入盆中,更入文人书房。

    我喜欢荷花,但由于生活在大西北,一直没有更多的机会与其零距离接近。为赏荷,我曾经去过西子湖畔,去过黄河边上的永靖县,为写生,我曾经去过甘肃陇南的晚霞湖,我曾到过南国苏州,见苏州护城河边生长的荷花在雨水中绽放,不由得想起“低头弄莲子,莲子青如许”的诗句。苏州是一个烟雨凄迷的城市,我从花丛中可以赏图到南国小城的秀美,当一叶小舟在远处划过时,满塘的荷花会向它们招手致意。

    我们生活的大西北,现在也有很多荷花生长,很多旅游点都种植了荷花,比如天水和谐园的荷花就开得很好,因为地处小陇山林区深处,由于没有雾霾,荷花在一种清新的空气中生长,自然就开放的不同一般,当我漫步和谐园时,那一池的荷叶如少女的纱裙在池中飘动,真的好美。那在绿叶中开放的荷花,一朵朵的或迎着太阳,或沐着小雨,或迎着夏风轻唱。“映日荷花别样红”的诗句,这时跳上我的眼前,我定睛远目,看到了荷花的花朵如仙子般在水面上相聚,无论是下着雨还是迎着风,的确是花香阵阵,沁人心扉。

    晚霞湖,它位于陇南市西和县,湖里种满了荷花,荷花开放的日子,诱人的花蕊在花叶的掩映下,露出少有的亢奋,那花的瓣与蕊相互嗔骂着来到人间,令人想入非非。荷花光洁的臂膀,润润的肤肌,饱满的躯干,神秘的蕊丝,都在拉近你本能的欲望。不是吗,一瓣卷起的花叶,伏在花蕊之上,轻轻的吻着花蕊上挺起的花舌,花朵在颤抖中向人们展示着爱的花语,不由得让你痴迷。那白色的荷花,让人迷醉的更不是它的颜色,而是那诱人的纯洁,“若把西湖比西子,浓装淡抹总相宜”的诗句里,虽然没有写荷花二字,但我想,如果没有荷花相伴,西子湖有这样美艳吗?我喜爱晚霞湖,更喜欢晚霞湖洁白色的荷花,它的花瓣犹如花季少女掩面的白纱,面部带着羞意偷偷的窥探着我这个书生,荷花在风的助吹下,一会儿如轻纱凌乱,一会儿又如白云飘动,一会儿如一位知性的少妇。用雍容大气这个词用来赞美荷花是否得当,此刻的我,也找不出更好的词来。

    漫步荷塘赏荷花,我经常沉醉在一种少有的情态中,一枝从莲藕里升出来的茎,从水中冲出时,带着一种纤巧,在富有质感的叶面滴下泪水千行。那挺动的蕾,在茎干上面已呼之欲出,绽放是没有办法的事了,等待它的也只有路人的赞叹。我看到,一个半开的荷朵,轻掩自已的蕊心,以生怕别人偷看的姿势尽力的护着花心,尽管如此,但它还是开放了,虽然是那样的不情愿,在半推半就的娇嗔中,荷花还是最后彻底放弃了自我,把一切展示在了你的眼前。

    虽然,在充满污泥浊水的社会,有人发出不同的评论,但荷花终究是出淤泥而不染,把心香弥散了再弥散。




    TAG:

    高原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高原   /   2018-08-03 21:18:56
    5
    昆仑山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昆仑山   /   2018-07-20 09:03:31
    5
    虎子 引用 删除 曹彦虎   /   2018-07-18 09:31:00
    5
    佟家宝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佟家宝   /   2018-07-18 09:24:11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