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风花雪月随风去
  • 水天一色映山红
  • 比利时首都——【布鲁赛尔】(1)(图)
  • 惠州西湖风光摄影——【景贤祠](8)(完)(图)
  • 深圳茶溪谷——【花钟教堂】(图)
  • 苏蕙织锦《回文璇玑图》(图)
  • 秋月
  • 麦积区首期“陇原巧手”骨干技能培训班开班(图)
  • 秋夜观月吟怀【拟古诗一首】(图)
  • 相逢是缘相知是愿(图)
  •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 片片茶叶片片香
  • “秦州合行”杯全国广场舞大赛天水选拔赛...(图)
  • 湖南卫视女主持人(图)
  • 麦积区召开《天水市麦积区志》(1985~2...(图)
  • 停水通知
  • 天水市运管局秦州分局开展双节前夜查出租...(图)
  • 麦积区首家巾帼调解队在天河社区成立(图)
  • 广场舞大妈的风采(图)
  • 甘泉九华山鱼乐园(图)
  • 九月,就这样被我辜负了
  • 大队党委纪委对机关各党支部党建工作进行...(图)
  • 祝贺周静先生《格律诗入门精编》一书首发(图)
  • 清水举行庆祝首届中国农民丰收节暨苹果采...(图)
  • 探访五台山,畅游石家河【散文随笔】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8-04-10 20:36:44 / 个人分类:散文随笔

     

    探访藉口镇境内的五台山【游记散文】_发展论坛_新华社区 http://forum.home.news.cn/detail/141577279/1.html

     

    探访五台山,畅游石家河 【散文随笔】

     

     

    李三祥

     

       

        2018年4月7日,趁着清明小长假,赶上人们回乡扫墓的日子,来自市内和当地文艺圈内的30多位文友,来到位于西口镇境内的五台山和秦岭镇石家河村,开展为期一天的文学采风和民俗风情探访活动。

     

               

               【一】 探访藉口镇境内的五台山

     

       

        清明时节天气清,风光无限满乡村。当日一大早,参加这次采风探访活动的人们,应约从市内出发,乘坐各自的驾座,取道关子镇高速一线,经铁炉村通往五台山的乡间大道上山,前往地处西秦岭西端的地方名山胜景五台山,作半日访古之游。五台山在秦州境内被称为西五台,它和地处市区东十里南山地带的南武观,孙家坪北山的荣光寺所在的北五台一道,被称为秦州地方八景中的三个五台山。

     

        在现而今的藉口镇境内,西五台山地处的山头下面,是一个散落在山坡腰地带的村子,叫芦子湾。五台山就坐落在芦子湾村主山背靠山头的顶端最高处。站立山头,看四围群山连绵起伏,容易让人头脑里生发出前人诗句里苍山如海这样的境界来。从远处和外围来看,眼前的这个寺观建筑,在过去的年代里,印象上应该就是一处古老的山头城堡。这不由人在心思里,对这处古老建筑群落的渊源,生发出一些连翩浮想。种种迹象表明,这里的一切人文景观,或许本身就是与一座古堡的历史演变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的。

       

        沿着通向景点的缠梁的山路,在位于寺观西面的山门进去,可以看出,这是一处佛道两相并存的宗教场所,位于制高点的正殿为真武殿,与道教名山武当山金顶供奉的神主真武大帝为同一神主。与其相处陪祠的配殿里,尚有三圣菩萨殿,药王殿,财神殿,三霄圣母殿等,这种聚合了诸多神祗信仰的情状,体现了中国民间宗教朝圣的多神崇拜心理,堪称传统民俗文化的一个缩影,迎合了地方民众对祈福敬奉活动所追求的多元化选择与谒拜心愿。

       

        作为地方文物保护场所,这里的建筑格局,依山取势,因地制宜,完全是按照地理走向和场地的空间大小布置修建的。大致沿着坐南朝北的一线,由北而南顺着抬升的地势拾阶而上至最高处平台,有悬挂五台山匾额的正门,进得门去,抵达生长着丁香古树的一方院内,正南的对面即正殿位置,就是供奉着真武大帝的真武殿。除了上面提到的这些人文景观,在这里,最为引人注目的一个自然景致,就是院落内栽植的三株古老的丁香花树,其中地处正殿所在院落正中的一株树,从地方政府文物保护标识的信息,知道它的龄约为600年,在这样山高风大的地面和气候寒凉的环境里,能够存活和保留下来这样年代古稀的丁香花古树,让人在惊叹和感慨的同时,生发出一种发自内心的敬畏与神奇想法。这株被当地人称为“丁香王”的老树,的确让我们在大开眼界的同时,感受到一种难以名状的乡土情怀和自豪与圣神之思。感慨这里的山河之美,真有一种难得仅见的沧桑与厚重情怀,让人沉浸于这一方水土的文脉绵长与悠久历史,回味着与此相关的种种况味与精神意蕴而流连不舍。

     

        一行人到达那儿的时候,经历了清明节前一天晚上的一场雨雪洗礼,正赶上天晴日朗的好天气,但在当地,由于降温天气带来的低温,站立山头地带,在上午九十点左右的那段时间里,山头有微风吹过,仍然可以让人感觉到有丝丝的凉气而顿生寒冷的气息,但头顶的天空,倒显得格外的干净晴明,真是苍天眷顾,竟然让此前选定的这个活动日,为前来参观探访的人,平添了几许美好而又赏脸的喜悦之感。呼吸着清新的空气,在大家拍照摄影的朗笑声里,让笑语点燃空气里的欢乐,伴随着寺观院内倏忽飞去又飞来的几只不知名的鸟影,一种人与自然天籁与共的和谐况味,让人心生欢喜,畅朗了情怀。在位于正殿背后西南角方向的一处地面上的,可以看到有一株树龄约300年的老杏树,由于地处山头多风地带的悬崖边,经历了数百年岁月的沧桑与洗礼,在面向南边的一侧,枝头有倾斜铺张的旁逸姿态映现眼前,带给人以迎风招手的动感与倾覆之美。慨叹于大自然的造化之功,竟是这样的别致有情而厚重有加。回顾四望,看远处的山河大势,纵深与蜿蜒回护,在尽展眼底的起起落落里,以一派大地苍茫的伏卧情态与层叠呼应之势,生动地托举起了足下的五台山这一高地,擎天而立,天然形成的这一方高地,可以想见,这里之所以被过去的先人们,选定为当地一处建庙立祠的场所,以作为他们精神世界里的一方净土,继而尊崇为圣地并朝山膜拜,这其中所寄寓的教化之意,在古代天人合一思想和祖先神圣信仰盛行的历史背景下,这里离天三尺俯视万方的奇特地理位置和高端居要,印证了浸透在民俗文化里古老文明的厚重与沧桑,这也正是它所承载的生命力在新的时代脉搏里,依然焕发出光彩夺目且绵延不绝的文化基因所在。

     

        从当地人的传说中,也知道了以五台山为中心的民间庙会,过去一旦遇到过庙会的日子,随会的村子就被当地人称为北六庄庙会,与其他地方的乡村庙会相比,就可以知其规模影响和大略了。正所谓山不在高,有仙则名。而在礼县和杨家寺一带民间流行的传说,讲的是过去在芦子湾山上的五台山,曾经有一位芦子湾出家的居士于道人修成真人被封为土地爷的故事。他在五台山上修行多年,最终因得道而终成正果。据说当他本人知道自己不久就要归真了,于是托人捎话带信告诉自己的老家里人,在为他办理后事的时候,不要把自己坐化时身上出现的一切都弄干净了。可他的家里人毕竟是肉眼凡胎,对于他的交待,也没有弄明白他留下这话里的玄机,结果当他们赶来为他洗脸成服的时候,发现他坐化时从鼻孔里留下来的两吊鼻涕,觉得不清洗干净心里过意不去,就把亡人留下的鼻涕搽干净了。等到家人料理完后事,突然有一天晚上,他就给自己老家里的人托梦,抱怨说原本自己修成的果位,是要比现在当值的庙号神主的地位还要高,可惜你们没有听我的话,把自己鼻孔里流下的鼻涕搽干净了,现在他只能在土地庙里当土地爷了。而在他这个修成的山神,就是现在礼县固城尖山寺的土地爷。

     

        当天上午的半日行踪,围绕着五台山的探访活动,在寻寻觅觅的时光里,让参加活动的每一个人,心满意足而收获丰厚。在这里,文友们吃过了当地庙会里地道而惯常口味的大锅斋饭,两碗烩菜,几个馒头下肚,一切的美好,便让人获得了一种关于这里的心灵享受和志得意满情怀,相信它将以一种别致的姿态,永久地存活在自己的记忆里,保存在一种融合了现实元素与富含历史透穿力与质感的画面里而挥之不去。

     

    探访藉口镇境内的五台山【游记散文】—嶓冢山人甘肃李三祥的博客—强国博客—人民网 http://blog.people.com.cn/article/15/1523623455231.html

     

                【二】 游秦岭镇境内的石家河

     

     

    当天下午的活动安排,就是驱车徒步,沿着景坡山梁一带,观赏漫山遍野的连翘花海。石家河村地处南北分水岭所在的秦岭镇境域北坡一带。这里的地势走向地形分布,呈现出典型的群山回护绵延起伏的地表特征。石家河村坐落在一条大致为东西走向的沟谷北坡,这里居民的院落布局,依着这里面向对面南山的形势和格局,居民院落所处都是选择阳坡平整开阔的台阶地带,大体顺着坡势形成阶梯状排列的景,但由于地表坡度变化形成的不规则和不确定的地貌和自然地形因素,使得体村容村貌显得有些分散而不是很规整。但居民院落的安处坐向,大致都取北朝南的方位。

     

    这个村子地处秦岭镇北缘地带,为当地近年来围绕生态农村建设主题打造的一个新的旅游观光景地。一路所见,这里的良好的生态环境与野生植被,让脚下的这块乡村野,在清明时节的这个时候,展现出一派生机勃发的活力。那开满枝头的连翘花,繁华点点,一枝枝,一树树,成片成林,散落和分布在灌木林地之间,装扮和点缀出一派花开遍地灿烂金黄的斑斓色调掩映在不远处的整块成片的麦田与油菜花,绿色的整块连片,黄绿相间的繁华锦绣,还有那些遍布山坡地头村前屋后的野山梨树,正待开放的山梨花,含苞带叶孕育在枝头,已然透漏出了千树万树梨花开,花开满满眼如一派美好风光和田园鸣奏。

     

    当我们的足迹,踏上沿着山头通向村子里的乡间小路上的时候,路边丛林密布的情形,让同行的文友们,感受到一种人与自然和田园乡土相亲无间的气息扑面而来。树影山峦,蓝天白云,透过丛林枝捎传来的一阵阵人语欢喧与开怀大笑,让人在心神陶醉的情怀里,突然记起了但闻人语响,林深不知处这样的美好画面滋润了心境。

     

    穿过一段花海流金的丛林路面,看山脚下地头间,在那条通向对面一带的田间小路上,那些爱美的人们,时而与同伴合影,时而又站摆作模特的姿态,左拍右拍,拍了又拍,在摄影师镜头里,留下让自己心生感动的瞬间,封存和保留在这里曾经拥有的美好画面,丰富着自己的记忆,再以发微信的方式,分享出去,与朋友一道,共享时代生活的美好画面与快意节奏。

     

    就我自己的经历而言,此前关于石家河这个村子的情况,脑海里有大致的印象,这得益于最近几年,因为多次去杨家寺的缘故,和朋友一道,驱车路过穿行在马鞍山梁公路时道听途说的点滴信息。知道这个村子在秦岭镇境内,也是一个人文荟萃多出人才的文化之地。当自己的足迹,得以能够亲临其境步入这里的时候,眼前的一切,却让人有了一种别开生面而又亲切温馨的气息涌动在心头。这里的农间院落,被一条新修的村村通水泥铺打路面,形成路上路下一分为二的状态。修葺一新的农家院落,既有别墅风格的楼房建筑,也有白墙青砖的传统传统柴门屋舍,而在通向村庄的上下出口地带,那两处风格迥异的高大山门,还有那所位于路上一隅绮霞小学,甚至在农村里常见的土地庙和村子里的家神庙,这些代表和象征着乡村文化特色的建筑,让人在好奇的眼光下,感受到这里无处不在的文明化迹,在传统和现代交融的文脉里,流溢出来,散发出一种熟悉而又饱含地方特质的乡村气息。沿着通向山脚地带的路面,一路行来,满眼的风光,那是一排并列的地窖,还有村口路边的碾盘与踏窝,古老的石器,似乎在向过往的诉说着自己和这个村庄悠久的历史,还有那些总是让离乡人容易感动的过去岁月,古老的农业文明,把自己曾经的繁华,保留在村头,以石器里难以抹去的沧桑与厚重,印证着这里曾经发生的故事,还有离我们渐行渐远的乡村记忆。

     

    历史的画面,一如逝者如斯的河流,总是以它一往而前的不可逆转之力,孕育出生生不息的绵长文脉,远去了,犹如人间屋檐下袅袅升起的炊烟,只留下一些沉淀下来的留痕与碎片,还有那飘散在清新空气里的一星烟火味,而我们这代人能够捡拾到的,只能是那些感动着一代又一代人的乡村记忆。

     

    时代的变迁,日新月新。现代文明的足迹,总是伴随时光流走的脉搏和节奏,抒写和丰富着当代人生活里鲜活与生动。连翘花开,三月的花朝,编织出大美乡村的新时代风光。润玉湖的碧波,荡漾起人们对未来美好生活的一派湖光山色,地方的山水脉,在人们建设美丽家乡和乡村旅游文化的觉醒里,焕发出前所未有的勃勃生机,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在开发当地旅游资源和为民富民的时代感召下,曾经一度闲置和荒芜的土地,被当地村子里的那些能人,以自己闯荡世界后的开阔视野,在敏锐的眼光里,捕捉出了它富含的潜力和价值。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守一方水土,走一条美丽乡村之路,让发家致富的梦想在家园里生根发芽,修桥铺路,聚水养鱼,开劈射箭场地,建农家乐,把秦韵山庄的大红灯笼,高高地挂起来,美丽的石家河,地处西秦岭一隅的这方风水宝地,在人文荟萃的光环下,为自己在这个春天里的游历和行踪,呈现和留下的,是一种别样的乡村之美。

     

     行游秦岭镇境内的石家河【游记散文】​_发展论坛_新华社区 http://forum.home.news.cn/detail/141577531/1.html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