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午市前瞻:本周为中资股业绩期 港股成窄幅上落格局
  • 台一媒体抹黑旺旺集团 国台办:媒体动机十分清楚
  • 数说一带一路5年成绩单:朋友圈扩至亚非拉
  • 大族激光:2018年净利润17亿 一季度净利下滑超五成
  • 马斯克:特斯拉明年推出100万辆无人驾驶出租车
  • 超深渊狮子鱼如何在7000米以下深海生活?
  • 顺丰回应包裹被拆事件:望当事人谅解 涉事员工调岗
  • 燕窝行业爆发式增长:毒血燕事件冷却 微商凶猛
  • 中方32艘舰艇39架战机将亮相海上阅兵 含辽宁舰等
  • 台美女“立委”被曝与已婚官员过夜 将被带走调查
  • 人民日报:深化改革 构建自然资源资产产权制度
  • 英媒:斯里兰卡激进主义受全球恐怖组织网络影响
  • 华尔街吐槽:美联储的"难兄难弟",本周又要"潜水"了
  • A股今日最惨:1天吃了"3个跌停" 深冷股份竟然做到了
  • 上海即将出台"网约护士"试点方案 项目清单初步拟定
  • 德州仪器财报前瞻:盈利或下降19.5% 芯片前景不乐观
  • 中日ETF互通签署项目协议 资本市场双向开放再落一子
  • 六安恒远房地产旗下项目发生物体击打事故 死亡1人
  • 北京发布今年1季度经济数据:GDP同比增长6.4%
  • 人民日报谈会议精简:省时又高效
  • 行情回暖股权质押纾困战场还在?落地项目伺机退出?
  • 浙江物产化工:“洮南模式”见雏形
  • 小红书被曝存烟草内容 透视背后内容营销监管难题
  • 高鑫零售旗下甫田网停业,生鲜电商又少了一个
  • 北京快三小助手安装不了

    鸿彩快三咋进不去了">上一篇 / 广西快3每天开奖时间">下一篇  2019-04-24 23:39:58

    开心麻花的失意时刻:净利降7成,毛利率腰斩,融资遇阻,股东退出

    不论是开心麻花2.92亿元的经纪收入,还是沈腾马丽高达1.7亿元的个人收入,经纪业务看似成为开心麻花的一棵摇钱树,但事实并非如此,反而是拖累开心麻花的重要原因之一。

    文娱商业观察

    《李茶的姑妈》是开心麻花主控的最近的一部作品,并没有获得观众的青睐

    作者:浮萍

    2018年年报可能不仅仅是开心麻花最后一份年报,因为开心麻花已经在走摘牌程序,如果不出意外,2019年一季度就会终止新三板挂牌。

    更是知名影视娱乐公司的最后一份新三板年报。从2015年兴起的新三板浪潮已经完全褪去,耀客传媒、乐华娱乐、嘉行传媒等一大批市场关注的新兴影视娱乐公司都已经完成摘牌手续,彻底退出新三板。

    开心麻花是最后一家仍然还没有全身而退的影视娱乐企业。相比于科创版为科技类公司开一扇上市的窗口,众多新三板生物和科技类公司退新三板转战科创版,目前国内大陆市场对于影视娱乐公司的上市通道已基本关闭。

    A股市场劝退包括开心麻花在内的一大批影视娱乐公司,科创版根本不待见影视娱乐上市公司,现在希望最大的就是港股和美股市场。

    因为影视娱乐严重依赖文化语境,所以美国资本市场很难理解中国的影视娱乐商业模式,更无法理解中国独特的娱乐内容生态,所以综合之下港股成为最佳的备选方案。

    如今大量影视娱乐企业从新三板退出来,掺杂着融资和股东套现等多种诉求,总需要找一个地方落脚,2019年或许在港股市场上能够看到他们的表演。

    开心麻花2018年营收大增,净利润却降7成

    虽然有爆款电影《西虹市首富》打底,但是开心麻花2018年还是不太好,不仅仅表现在国庆档电影《李茶的姑妈》这部电影的崩塌上,更表现在财务报表上,冷冰冰的数字不会骗人。

    年报显示,2018年开心麻花营业收入超过10.1亿元,同比去年增长超过17.36%,但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净利仅有1.1亿元,相比于2017年的3.89亿元减少71.76%。

    营业收入大幅度增长,但是净利润却出现7成的下滑,是一件很让人费解的事情,问题的关键在于艺人经纪的业务上。

    目前开心麻花有三大块主要的业务,第一块是演出及衍生,这是开心麻花最基础的业务,也是实力最为强劲的线下业务,在2018年实现了3.77亿元的收入,属于稳中有进型的。

    第二块业务是影视及衍生,是开心麻花走出话剧圈,成为大众关注公司的关键,《夏洛特烦恼》《驴得水》《羞羞的铁拳》等一系列喜剧电影的成功让开心麻花成为国内喜剧电影的头牌。

    2018年因为电影《李茶的姑妈》票房失利,拖累整个板块收入的下滑,实现了营业收入3.40亿元,相比于2017年的4.47亿元下降了23.97%。

    电影板块是周期性很强的业务,收入出现波动非常正常,也是可以理解的,开心麻花不可能做到每一部电影都能成功,这是不现实的。

    沈腾2018年收入近亿元,《飞驰人生》片酬4240万

    第三块业务是艺人经纪,是开心麻花的新晋业务,也是外界比较关注的,因为沈腾、艾伦这些喜剧明星的经纪约都在开心麻花旗下,和明星沾边的事情都容易被人拿放大镜看。

    从收入上来说艺人经纪的增速是非常快的。2018年实现了2.92亿元的收入,相比较于2017年的0.93亿元增长超过200%,这当然和沈腾、马丽等明星近一年来频繁出演影视作品、参加综艺密切相关。

    财报中也透露了沈腾和马丽的收入。根据天眼查数据,前五大供应商中, 排名第二的新沂喜祥腾腾影视文化工作室和排名第四的长兴臻品影视文化工作室,均为沈腾100%控股的公司。开心麻花向以上两家公司采购的金额分别为6010.07万、3239万,合计9249.07万。

    丽赫影视文化(长兴)工作室,其法定代表人和唯一股东均为马丽,开心麻花2018年向丽赫影视采购的金额为7845.70万元。

    按照行业惯例,这应该就是开心麻花向沈腾和马丽2018年支出的影片演出劳务费,分别高达9249.07万元和7845.70万元。

    其中前五大客户中的上海亭东影业发生了4240万元的经济往来,初步可以推断为沈腾等人出演《飞驰人生》的片酬。因为亭东影业是韩寒的电影公司,也是2019年春节档电影《飞驰人生》的主出品方,沈腾出演男主角,双方之间的经济往来自然是演员片酬往来。

    不论是开心麻花2.92亿元的经纪收入,还是沈腾马丽高达1.7亿元的个人收入,经纪业务看似成为开心麻花的一棵摇钱树,但事实并非如此,反而是拖累开心麻花的重要原因之一。

    因为经纪业务中,开心麻花不仅话语权弱,而且不挣钱。根据年报的资料显示2018年经纪业务的成本达到2.75亿元,这意味着经纪业务的毛利率仅为5.82%,除去乱七八糟的费用,根本就剩不了多少钱,纯粹是装点收入门面,以及因明星带来资源便利而已。

    经纪业务的低毛利拖累了公司整体的毛利率。财报显示2018年的整体毛利率仅为37.30%,相比较于2017年的70.3%下降接近50%,这也是为什么营业收入大幅增长,而净利润下滑的主要原因。

    IPO撤回后遗症:股东接连退出 融资遇阻

    资本层面来说,开心麻花在2018年遭受最大的困扰是IPO的撤回,让公司未来的资本运作出现了不确定性。

    IPO撤回之后开心麻花在资本层面的噩运才刚刚开始,先是开心麻花的第二大股东,从2013年开始陪伴开心麻花的国企资本“中国文化产业投资基金(有限合伙)”在北京产交所挂牌转让其所持有的开心麻花11.33%股权,挂牌转让底价为6.12亿元,目前这个股权转让正在进行中。

    紧接着公司筹划近半年的新一轮融资因融资关键条款未能达成一致,最终在今年4月1日正式终止了融资计划,开心麻花遭遇融资失败。

    而就在昨天,因为小股东嘉兴信业创赢搏世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反对摘牌,开心麻花第一大股东,也是公司董事长张晨不得不宣布回购计划,承诺以 1506.31万元(每股价格约 13.95 元)实施回购。

    嘉兴信业进入开心麻花的时节点非常微妙,可以说是IPO前的2016年6月份“突击入股”的,很明显是奔着开心麻花IPO赚差价去的,如今开心麻花撤回不到一年时间,张晨就回购其股份,难免会让人产生“等不急”的猜想。

    (本文来自于界面)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