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红书被曝存烟草内容 透视背后内容营销监管难题
  • 当副市长的650个日夜 奥运冠军孟关良的多面人生
  • 第九炸 斯里兰卡教堂附近再次发生爆炸(图)
  • 国台办:“两岸人民关系条例”修正草案葬送台前途
  • 浙江物产化工:“洮南模式”见雏形
  • 华为一季度签订40个5G商用合同 7万多5G基站发往各国
  • 工行迎来新董事长 中行董事长陈四清有望执掌宇宙行
  • 内蒙古3个贪官的共同罪名:隐瞒境外存款罪
  • 中方是否会要求中企停止购买伊朗石油?外交部回应
  • 迅雷区块链“迷途”
  • 新金融业态创新引热议 社区金融步入3.0时代
  • 花旗:美国制裁后伊朗石油出口可能减少一半
  • 追忆最高法原院长肖扬:有魄力的司法改革家
  • 保利发展降速缓行:拿地重心转向一二线
  • PVC多头正在积蓄力量
  • 呼和浩特政府回应“大学生半价买房”
  • 广州一季度GDP增7.5%创7季新高 跨境电商出口增3.1倍
  • 市场监管总局:食品小作坊要100%登记 动态管理
  • 男子同时患3种癌症 30年来他每天都要做这件事
  • 发改委:正了解刺激汽车消费政策情况 要经过反复论证
  • 英律师一家人斯里兰卡度假 2人爆炸中殒命1人失联
  • 屠光绍:国际资产管理现新趋势 中国市场受到更多关注
  • 亚马逊中国关闭本土电商后账户余额怎么办:可退款
  • 集聚区项目成上海科技成果转化先行先试案例
  • 一定牛快三推荐湖北塑料周转箱

    快三出豹子前的预兆">上一篇 / 快3裙1加②④⑧⑨⑨⑨">下一篇  2019-04-24 22:57:31

      天狮“迷”途

    孙吉正

    天狮集团行贿网信办原官员,使其替天狮集团在互联网信息管控等事项上提供帮助成为了既定事实,让天狮集团在百日行动中成为了新的舆论风口。

    天狮集团的创始人李金元曾被称为“直销教父”,而其与“传销教父”杨玉勇有过密切的合作,天狮“阳光”系统的创始人即为杨玉勇。在杨玉勇归案十多年后,“假天狮”的传销组织仍旧活跃。有参加过假天狮的人员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假天狮确与天狮集团无直接经营关系,但根据其说法,这些假天狮传销团伙的产品,确实为真天狮的产品。

    与此同时,天狮集团开始在国内快速收缩直销业务,直销业绩也随之直线下降,力求转型的天狮集团的举动和创始人李金元的动向更成为了舆论的焦点。

      行贿丑闻背后

    4月10日晚间,北京法院审判信息网发布判决文书,原北京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党组成员、副主任陈华,因犯贪污罪、受贿罪被处执行有期徒刑9年,并处罚金60万元。

    具体事实为,陈华于2004年至2010年间,利用担任北京市委宣传部外宣办主任科员、网宣办网管处副处长、处长等职务便利,为天狮集团及其法定代表人李某在互联网信息管控等事项上提供帮助。为此,陈华于2006年至2013年间收受李某给予的人民币共计87.91万元。

    对于天狮集团及其法定代表人李某的行为,中闻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范庆东告诉记者,根据法院判决书内容并参考其他信息,天狮集团应该未构成单位行贿罪,若构成单位行贿犯罪,应该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

    在范庆东看来,李某的行为属公司行为,且在判决书的表述为“为天狮集团及其法定代表人李某在互联网信息管控等事项上提供帮助”,这并不能说明“天狮集团为谋取不正当利益而行贿”,可能正因为此才没有认定天狮集团涉嫌犯罪并追究其法律责任。

    根据判决书显示,原网信办官员陈某是在2004年至2010年之间替天狮集团“互联网信息管控等事项上提供帮助”,而天狮集团于2011年才获得直销牌照。

    有不便透露身份的行业人士告诉记者:“虽然天狮声称在一段时间内转战海外,在直销合法后才回到国内,但在获得直销牌照之前,天狮在国内的业务从未彻底间断。”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1995年李金元在天津成立了天狮集团有限公司,并一直担任天狮集团的法定代表人及董事长。

    对于天狮集团和众多知名职业经理人的关系,行业内存在大量传言。根据多方证实,职业经理人钱港基曾供职于天狮集团,但钱港基却告诉记者,自己与李金元没有来往,并不了解。同时,《每经人物》报道称,检方批捕的权健老总束昱辉,早年其实毕业于“天狮”,但天狮集团方面曾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束昱辉并没有供职于天狮集团。

    “在天狮创立之初,骆超的三一盛世系统为天狮打下了江山,但李金元最终与骆超发生了矛盾,导致骆超带领团队中的大量人员出走天狮,曾一度令天狮元气大伤。”上文中的行业人士说,这些事情都是发生在上世纪90年代末期,恰巧处于国家对传销严打的管制阶段。“天狮集团在国内业务始终没有完全中断,只是由于内部和外部原因导致了天狮的经营进入低潮期,再加上天狮宣布进军海外,使得天狮看似暂时放弃国内市场,完全转向海外。”

    天狮集团的官方说法则是承认在1998年国内对直销传销一刀切的前提下,天狮在国内的业务并未完全停止。但天狮强调在这一时期,天狮是停止了在国内的传销活动,并根据当地政府指导探寻新的经营模式。

    曾在天狮集团履职的职业经理人不在少数。在骆超与李金元分道扬镳之后,天狮开启了多系统多经理人的时代。根据行业人士以及天狮原经销商的说法,天狮在骆超离开之后,最主要的系统为“成功”“金星”“阳光”等。

    据行业内人士的说法,“成功”系统为陈湛所创立,但陈湛早在2007年左右便退出了天狮集团;根据行业媒体《知识经济》杂志的专访,“金星”系统的创始人之一为姜滨英,该系统为天狮集团的海外业务立下了汗马功劳;“阳光”系统的创始人为杨玉勇,但天狮集团曾对外表示,杨玉勇最终被天狮集团开除。

    根据相关媒体的报道,杨玉勇曾多年从事传销活动,在国家打击传销活动后,为了规避风险加入天狮集团。杨玉勇一度因涉传而锒铛入狱,《焦点访谈》在杨玉勇归案后,对其进行了专访,并称其为“传销教父”。

    反传销人士李旭告诉记者,正是杨玉勇在东北地区发展了北派传销,并将其传入到山东、河北、天津等多个省份。北派传销偏向于暴力型,涉及非法拘禁、限制人身自由等重大刑事犯罪问题,最终目的都是对受骗人员进行精神控制。在李文星案中,受害人李文星便是死于北派传销组织手中。

    “虽然杨玉勇进入天狮集团,但还是在做着北派传销的勾当,最终导致了‘假天狮’的出现,在杨玉勇归案十余年的时间内,仍旧存在传销活动。”李旭说。

      涉传的真假天狮

    2018年11月,天狮集团发布声明称:“近期发现,不明身份者携带假冒天狮公章的证明材料去办理业务,因及时发现而纠正,故而没有发生损害集团合法权益的事件。在此,天狮集团郑重发布声明:对假冒天狮公章的行为,将严惩不贷,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天狮集团发布此声明的背景是天津权健和华林集团先后被相关部门立案调查,多方媒体再次将矛头指向多次涉嫌传销刑事案件的“假天狮”。有媒体统计,与“天津天狮”或“天狮生物发展”有关的涉传刑案在9年内共计两千多起,致使155人死亡。

    这一切都是发生在杨玉勇加入天狮集团之后,时至今日,“假天狮”依然在从事着传销活动。曾加入到“假天狮”而后成为反传销人士的樊京刚告诉记者,很多地方假天狮是直接去天狮正常购买产品,然后再在传销窝点里交2800元至3250元不等的费用要求加入会员,也有纯粹假冒天狮名义实际上跟天狮没有任何关系的。

    根据樊京刚的说法,天狮集团销售团队早就已经处于萎缩状态,假天狮的传销团队是购买天狮集团产品的主要力量。

    记者注意到,此前《每经人物》曾专访过假天狮的参与者,受访人也声称天狮打假传销实为收编,而该受访人最终被收编于“成功”系统。

    另有行业人士告诉记者,2009年,因传销罪出台,大量的北派传销团伙头目察觉到危险,准备找直销挂靠,这个行为黑话叫做“团队平移”,意思就是放弃诈骗本色,改回销售产品的路子,从传销向直销回归。

    对于涉传的问题,天狮集团对外的说法是,早在1998年之前,天狮集团确为从事传销活动,并获得了中国第一张传销牌照,但在1998年之后,天狮集团一方面停止传销,改为直销(天狮集团行贿网信办原官员发生在该时间段内),另一方面将业务拓展到海外。

    根据道道舆情监控室和第三方数据研究机构海伦国际直销研究中心发布的数据显示,天狮的直销业务逐年下滑。2014年,天狮中国区业绩高达73亿元;2015年天狮中国区业绩60亿元;2016年天狮中国区业绩为30亿元。2017年天狮中国区业绩仅为7.3亿元,同比下降74%。

    2019年2月,商务部直销行业管理网站公开了调整服务网点的信息,该公司两个月内先后调整两次直销区域,共注销46个服务网点。对于天狮集团业绩的萎缩,根据多名消息人士透露,目前天狮集团正在主动缩减国内的直销业务以力求转型。

    在往年的中国企业家博鳌论坛中,李金元都会代表天狮集团出席论坛。在2018年12月10日的博鳌论坛中,董事长李金元获聘中国企业家博鳌论坛副理事长,但李金元并未出席博鳌论坛,而是由集团副总裁阎玉朋出席论坛并代表李金元领取聘书。同期,在2018年12月14日,李金元前往美国出席联合国某活动中,这也是李金元最后一次出现在公共场合。

      海外征程

    1997年,天狮集团宣布进军国际市场,在宣传资料中,天狮宣称已经在110个国家建立了分公司。2002年,天狮生物(TBV)以反向收购壳公司的方式成功登陆美国纳斯达克市场,2005年正式进入美国主板证券市场。在2011年,天狮生物宣布进行私有化,并于当年完成退市。

    接近天狮的行业人士告诉记者,李金元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国外,都是一个喜欢排场的人。“曾经李金元每到一处分公司考察,都会以大阅兵的形式‘检阅’当地的职员和经销商。”

    李金元的“排面”甚至惊动了国外媒体。英国《国际经济时报》曾称,在天狮成立20周年时,李金元率领的6400余名员工的法国度假团,可能是欧洲历史上遇到的最大规模旅行团了。据天狮集团公司官网显示,天狮至今共在海外6个国家举办过年会,分别是俄罗斯、泰国、德国、印度尼西亚、肯尼亚和法国。

    虽然天狮的分公司遍布110个国家,但绝大部分均以第三世界国家为主。李金元提出了“少一个国家都不是全球化,少一国货币都不是多国货币”的口号。

    英国《卫报》曾详细报道了天狮在乌干达的发展情况。“在西方,天狮将其产品作为食品补充剂和‘健康设备’进行销售。在乌干达,它们作为治疗方法出售,从艾滋病到癌症。”根据该报道显示,乌干达作为全世界医疗水平最差的国家之一,由于医疗水平极为有限,天狮往往成了治病的最后选择。天狮在2003年进入乌干达,根据当地政府统计,天狮在乌干达的营业额约为600万美元。

    该篇报道质疑了天狮在欠发达地区将产品描述为药物的做法,并指出天狮在非洲多个国家,包括埃塞俄比亚和津巴布韦等,开展了多层次营销模式(金字塔营销计划)。该文章指出,超过20万乌干达人加入了天狮,这一数字甚至超过了该国政府学校教师的数量。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