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英皇证券:港股或跟随A股波动 福莱特玻璃宜止赚
  • SEC对Prosper处300万美元罚款 因向投资者夸大净回报
  • 工信部:5G将对消费领域、生产领域产生深远影响
  • 视觉中国“恶之花” 钓鱼式维权
  • 马蔚华:中国一定能成为一个影响力投资大国
  • 华泰汽车金融被罚百万 所持股权缘何悉数质押与冻结
  • 财政部:3月全国共销售彩票349.51亿元 同比下降13%
  • 美媒:美国海警行动范围扩大 已到中国东海台海巡航
  • 广西一派出所长被双开:严重违反社会公德家庭美德
  • 科创板跟投并非百分百的“保险箱”
  • 自燃的特斯拉检测进展:专家初步判定为电池短路
  • 经济参考报:央企高质量参加一带一路建设意义重大
  • ofo未将旗下单车清出公共区域 被新加坡吊销运营牌照
  • 美富豪女儿承认蓄养"奴隶" 资助邪教性奴组织20年
  • 最高法谈黑洞照片版权:对虚构版权牟利的应依法惩罚
  • 长沙一家发电厂起火烟雾较大 无人员伤亡(图)
  • 本周要闻前瞻:美国经济报告周五出炉 科技股财报将至
  • 58同城招聘陷阱:入职就被收取上万元 承诺高薪迟未发
  • 我们赚的钱实在是太多了:美国超级富豪集体焦虑
  • 上周北京新建住宅市场成交近35亿 环比减少超三成
  • 上海银行:2018年净利润180.34亿元 同比增长17.65%
  • 斯里兰卡中资企业:爆炸发生后严格限制员工外出
  • 假离婚买首套房还行得通吗?央行负责人权威回应来了
  • 国债期货做市商招募基本完成 首批十家5月或可上线
  • 好运来江苏快三

    快3福利彩票">上一篇 / 彩票快3怎么玩">下一篇  2019-04-24 22:56:09

    时代变了。科技巨头已经不仅限于向用户兜售硬件产品,而更希望在用户解锁各种数字虚拟产品中赚取成倍的利润。

    美国科技新媒体OneZero日前在一篇文章中,直接把这样的时代称之为“收租资本主义”的到来,即用户只是“被授权使用”科技巨头所提供的数字虚拟产品,而非真正拥有它。这就像租客承租了房东的屋子,只有使用权而没有所有权一样。

    在这样的新时代,用户要享受科技带来的便利,就要听从科技巨头的安排。

    科技巨头希望用户付费使用,用户就不得不付费;科技巨头希望用户免费使用,用户虽然直接登录即可,但不得不让渡他们在使用中产生的数据流,即作为另一种形式的授权使用费。

    收租资本主义语境下的租金

    收租资本主义,听起来比较抽象。其实就是科技巨头向用户收取各种名目的订阅费。

    举个例子。苹果公司在上个月高调宣布“All In服务”,密集推出订阅服务项目Apple TV+和Apple News+,加上之前的Apple Music和iCloud,苹果公司将虚拟产品像硬件产品一样,明码标价起来。

    看视频、听歌曲、浏览新闻、存储信息,这一系列在数字经济社会稀疏平常的生活内容,用户只要通过苹果的设备,就可能被收取“订阅费”,或者是OneZero作者Jathan Sadowski所称之为的“授权费”,也就是互联网语境下的租金。

    苹果作为行业的风向标,在下调硬件产品价格与增设虚拟产品价格的这波操作中,无比明确的告诉世界:欢迎更多人来苹果的地盘享受便利生活;但是在苹果的地盘,就要听苹果的话——上交租金。

    苹果的服务业务(销售虚拟产品)是目前仅次于iPhone(销售硬件产品)之后的第二大收入来源;在iPhone销量式微的背景下,未来服务收入对苹果总收入的占比要继续提升,在2021财年首次达到20%,并于2023财年达到23%。

    当然,苹果所演绎的“收租资本主义”在当下绝不是个案。打开手机,无数的APP都是在这样的指导思想下和用户构建着市场关系。

    流媒体视频网站奈飞、流媒体音乐平台Spotify更是依靠着用户每月的订阅费,或所谓的租金,获得了巨额的营收。此外从这一角度上看,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二者对苹果APP商店30%的交易抽成咬牙切齿。毕竟,作为地主的苹果公司,怎么能忍受“二房东”自己收租却分文不上交的现实呢?

    除了钱 用户数据也可以交租

    Sadowski在文章中写到,当用户购买一个智能设备后,该设备不仅属于用户,同时也属于制造该设备的科技公司。

    举个例子。智能家居发展得如火如荼。从前仅仅是物理单品的家居产品,现在或多或少都被智能升级,添加上物联网的技术。

    毋庸置疑,智能的家居产品更加便利生活。但Sadowski也提醒,这些可能比你自己都更了解你自己的智能设备,使用中伴随着互联网的接入以及定期的软件更新,其实就是不断拉近线下的用户与线上的科技公司之间的距离,而这之间流动的则是用户的数据。

    上面提到的租金,在互联网语境下,不仅可以是冠以“订阅费”之名向用户收取费用,还可以是用户在使用科技产品中留存下的个人数据。换句话中,在免费的互联网产品中,用户通过向科技公司源源不断的提供自己产生的数据流,而换取到更便利的生活与更持久的接入。这更可以理解为用户以另一种形式上交的租金。

    Facebook这样玩儿过,但超出了底线。去年轰动一时的“剑桥数据门”,让扎克伯格不得不在欧美议会面临立法者针对Facebook售卖用户数据的严厉质询。

    科技巨头在海量数据的喂养下,现在慢慢从预测用户行为向操纵用户行为转变;而对用户的操控逐渐成为科技巨头更骄傲的产品,从而以最高价格在市场被卖出。

    Sadowski在文章中写道,用户与科技巨头,亦或租客与房东,前者为后者提供源源不断收入的同时,也更加巩固了后者作为数字经济社会关键先生的地位。

    他进一步指出,科技巨头保留住了互联网时代中宝贵的虚拟产品所有权与数据所有权,并通过不断将自己融入用户与社会生活、用户与经济交易之间,形成完美的商业闭环,从而创造了不断榨取其中利润的可能。

    本文来自华尔街见闻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