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风水师“起诉”同行:看错风水致事主家破人亡
  • 杨爱斌:公募在完善养老第三支柱方面承担重要使命
  • 到手年薪20万!盾构司机在大城市成了紧缺人才
  • 复联4首映场爆满冷淡并存 票房预估在25至48亿间
  • 南京钢铁张秋生:钢价或在4月下旬至5月份高位回调
  • 张尧浠:避险情绪回升利好难续 黄金弱势震荡倾向筑底
  • 摩根大通策略师称将加码新兴市场股票 并且看好亚洲
  • 太原幼童遭女教师掐脖子殴打 涉事教师被拘留15日
  • 浙江省台州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陈祥荣被查(简历)
  • 水电欠费也上征信离婚不算首套房?官方回应了
  • 南京钢铁张秋生:钢价或在4月下旬至5月份高位回调
  • 网信办:正风报道网等违规从事新闻服务 已依法关闭
  • 女乘客航班上主动帮助哭闹婴儿 婴儿却死在她怀中
  • 325万人0点狂欢复联4刷屏 意外的是:发行方股价凉了
  • 人社部:6248亿余元养老金到账运营 实施中央调剂制度
  • 燃料油短期偏弱运行
  • 河北村支书醉驾致一家人4死1伤 最小年仅11岁
  • 瑞幸股权结构曝光:陆正耀持股30.53%为最大股东
  • 方星海:我国经济增长将更多地需要外资(讲话全文)
  • 智库报告:中国资产价格正处于有利环境
  • 新尝试新实践 证券行政和解首开先河
  • 李国庆:刘强东不是政治家 不需要为偶尔的外遇道歉
  • 美富豪女儿承认蓄养"奴隶" 资助邪教性奴组织20年
  • 斯里兰卡议员描述爆炸现场:到处都是被炸飞的残肢
  • 快3助手为什么要付费

    江苏快三是违法的吗">上一篇 / 广西福彩快3基本走势图">下一篇  2019-04-24 22:46:14

    原创: 毛翊君 中国新闻周刊

    4月16日至18日,封面新闻、华西都市报、大星文化、作家榜经典文库,全国独家发布“第13届作家榜”,该榜单首度发布“童书作家榜”:杨红樱以5600万版税登榜首,北猫、曹文轩、沈石溪等新老作家紧随其后。

    有网友因郑渊洁未入榜单,质疑其皮皮鲁图书销量。对此,郑渊洁发微博长文公开回应,炮轰中国童书的巨大销售泡沫。同时,他直指“中国作家童书榜”第三名曹文轩的2700万元销售所得和进校售书有关,并晒出了相关学校的征订单图片。

    2016年,郑渊洁在写给时任教育部部长袁贵仁的公开信中提到:“有些作家在书商的运作下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第25条,到中小学打着讲课的幌子卖书,校方利用权威动员学生‘自愿’购书,数量巨大。”并称,这种现象“近年已有席卷全国的趋势”。信中还明确讲到,江西二十一世纪出版社曾多次安排他在进校讲课时售书。郑渊洁在信中“呼吁作家不再去校园销售自己的童书,给孩子自由选择图书的机会”。

    为证实郑渊洁的说法,4月20日下午,《中国新闻周刊》记者拨打了曹文轩的电话,但无人接听。郑渊洁则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指出,为了有理有据,这两千字的微博他写了5个小时,重点希望曹文轩和位居童书榜首位的杨红樱能晒出相关销量的税单。

    《中国新闻周刊》:你最早是怎么关注到作家进校卖书这个现象的?

    郑渊洁:十多年前,我的书在南方一家出版社出版,出了一段时间后,他们就跟我说“你可不可以到小学去教孩子写作,或者跟孩子交流,讲讲阅读”,我说“可以啊,这是个挺好的事儿”。去了以后我就觉得有点问题了,首先,他们不去省会、大城市,只去二三线城市或县里。

    我觉得这么老远来了,应该讲一两个小时,孩子们也爱听。但是他们就不让,说你讲二十分钟就可以了,你要给卖书留出时间。我问什么意思,他们就说,“也可以让孩子买一些你的书嘛。”

    陪我的人是出版社和当地新华书店的,讲了一个小时,他们就给我递一张纸条让我立即结束,不能再讲了。我就把这个纸条念出来,跟孩子们说“你看他们给我递了这个纸条,你们是愿意听我讲课,还是愿意买书?”他们说愿意听我讲课

    我跟国外的童书作家交流,他们都特别惊讶,说这种销售方式闻所未闻。他们说,童书作家应该去学校和孩子交流,但是绝对不能去卖书。因为去学校卖书是利用老师的权威,孩子是被迫的。

    《中国新闻周刊》:中国的童书作家基本上都默认这个事实吗?

    郑渊洁:对,都知道,反正写童书和出童书的人都知道。我是十几年前发现了之后就不再去了。我就给时任教育部部长写了封信,之后还是有所收敛,因为我发在了微博上。

    后来他们就采用另一种方式:老师会跟同学说,这个周末让你们爸爸妈妈去指定的新华书店买谁谁谁的书,买完以后书不要拿走,在书的扉页上写上你们的班级和名字。书店就把这个书交给来的作家,拉到他住的宾馆去,作家在那儿签完书,书店再把书收走,再送到学校去。所以,作家去学校讲课的时候,现场是不出现书的。

    假签的情况也很多,作家就不签了,出版社的编辑模仿他们的笔迹签。这两年我不提这个事儿了,就又非常猖狂了。

    《中国新闻周刊》:这么多年,这种方式带来的影响是什么?

    郑渊洁:最重要的影响我觉得有三点:

    首先,现在孩子的阅读率是下降了,因为声光电的东西特别多,比如电脑游戏、手机游戏、动画片,所以接触图书特别少。那么孩子接触的第一本图书就特别重要,如果第一本书孩子看着没意思,他可能就永远不再找书看了,如果第一本书非常有意思,是他自己选择的,哪怕第二本书遇到不好看的,他也知道是有好看的书的,他自己会去找。但是作家进了学校,老师强迫孩子去买,一般是这样,你买了才能去听他的课,不买就不能听,听完下一周的作文题目就是我眼中的谁谁谁。

    第二个危害,导致中国儿童文学作家群断层,现在榜上凡是销量靠前的都七老八十,就是我们这个岁数的。为什么年轻作家出不来,出版社也可以把他们运作到学校去卖书啊,但是学校不认,学校说你给我弄来这么一个二三十岁的我们都不认识,你还是给我找谁谁谁吧,所以这就是不公平竞争了。这些所谓的老作家去了学校,一个星期卖出3万本书,一个月卖出6万本,一年卖出去几十万本,销量大了以后就导致年轻作家出不来。

    第三个危害,就是回扣的出现。

    郑渊洁:这个事还是挺偶然的。这次是作家榜头一次设立童书榜,制榜人应该也觉得前面几个人的数量比较大,想一一核实一下,为了保证这个榜单的准确性。他们就找到我核实我的数据,我无意中获悉这个榜要把所有儿童文学作家集中在一个榜单上,我马上就说我拒绝上榜。

    其中有一个网友用比较不友好的语言,说我不敢回应这个,整天说你的书卖得多,实际上你连榜都上不了,榜上最后一名的年收入是150万。我说你等着,我来写一篇文章。

    最近有上千个企业抢注了我的文学角色,包括皮皮鲁和鲁西西商标,经常维权我会出庭,我把《商标法》已经全文都背下来了,10151个字。我知道所有事在法庭上就是认证据,别的都不认,所以这篇文章写的时候那就是要搜集好证据,写了5个小时。

    《中国新闻周刊》:你期望这个事情得到怎样解决?

    郑渊洁:童书作家图书最准确的销量数据应该是税单,但是如果他不是这个数量,(榜单)发出来以后他又不辟谣,就是等于认可了,那这种情况下就等于用一个虚数来为自己做广告。但这个(关于税单)还没有人回应我。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