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联怀周恩来总理
  • 祖国必须统一 也必然统一
  • 深圳观澜版画村——【古村落】(5)(图)
  • 惠州风光摄影——【中洲中央公园】(9)(图)
  • 马来西亚印象(10)(图)
  • 麦积区马跑泉中心卫生院获全国“百家健康...(图)
  • 寻根翰墨舞,叩石向天歌 ——天水简古体...(图)
  • 风华绘声音乐教育启动仪式音乐会(图)
  • 戊戌小寒日翠湖晨间行吟
  • 军营旧事(三)
  • 大队综合第三党支部组织党员到天水大革命...(图)
  • 大队党委副书记王青山到部分基层党支部检...(图)
  • 马来西亚印象(9)(图)
  • h惠州风光摄影——【中洲中央公园】(8)(图)
  • 深圳观澜版画村——【古村落】(4)(图)
  • 大队党委副书记王青山一行到部分单位检查...(图)
  • 麦积区摄影家协会举行辞旧迎新座谈交流会(图)
  • 贺卦台山/东柯书画院2019新年书画联展并...(图)
  • 临江仙 原创
  • 百得厨卫(天水)举行2019新品推介会(图)
  • 马来西亚印象(8)(图)
  • 深圳观澜版画村——【古村落】(3)(图)
  • h惠州风光摄影——【中洲中央公园】(7)(图)
  • 王启珍散文:《回看归乡路》(图)
  • 寻找走过的脚印 原创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8-07-13 22:35:35

                  寻找走过的脚印

     

     

        十四岁那年,我爱上了文学,和每个少男少女一样,出于当时的年少轻狂,和对美好生活的憧憬而做起了文学梦。

    总希望自己即使没有李白的酒量和孤傲,也要象杜甫一样诗文能够传唱千年。即使没有苏东坡的“才大气粗”,也要有鲁迅的骨头硬的让世人眼睛发亮。

    这条路注定了孤独和难走,有好多人选择此路,但又忍受不了孤独和寂寞最终退却和放弃了。

    对于一个土生土长的农村人,由于自己基础差底子薄要想在文学这条路走出头,不但荆棘密布,而且充满了各种艰难险阻。一天天的付出,并不能得到回报,慢慢的真让人有些失望,可是,大话已经说出去了,就得对此负责,不然就会留作别人的笑话。

    1990年我到山东威海去当兵,带着美好梦想来到了全国有名的卫生城-----威海。在刘公岛上训练了六个月,当时我写的诗也得到了新兵连的重视。全连队集合时还把我写的诗给连里的新兵念了一下。不知道这些来自五湖四海的新兵听懂了没有,可是这种无形的荣誉却给了我文学创作的激情和力量,有一种不可言喻的成就感。

    六个月的新兵连结束后,我被分派到了青岛北水578船。船长蔡成峰知道我爱好文学也主动找我谈话,有意要发展我这方面的特长。老班长郭崇团也对我很不错,他家在崂山,也把我带到他家里去过,海边渔村的生活让我永不忘怀。忘不了刘公岛月光洒在海面上被海浪打碎的样子,忘不了那一排排石头垒的房子;也忘不了海上来往的货轮发出的汽笛声。时间过的真快,三十年时间弹指一过,总觉得自己行走在青岛宽阔的柏油马路上,总是忘不了海滨浴场的沙滩,和中山公园百代帝王像的英姿,一直在担心那些外国人建洋楼是否还保存着过去的模样。

    世事多变,人生无形,1993年我复原回家分派到关子中学工作,适逢天水举办《羲皇故里》杯诗歌大赛,我写的自由诗《山中雨景》被选入围了,这是一次实打实的没有水分的大赛,天水当时入围的人也没有几个,此次大赛给了我写作道路上很大的帮助。

    起初我一直写白话诗,也学写一些散文,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也慢慢的爱上了古诗词,我写诗词的事让在市里的关子镇的老地下党员甄昶知道了,他把我介绍在了天水市诗词学会。我入会诗写的《无题》诗,甄老很欣赏,天水诗词学会有些会员读了我的诗问我说:“他们还以为我是一个老人呢!”甄老也托人捎话说想见我一面,我去市里公园附近的高干楼找了,却没有找到住处,不久甄昶先生就去世了,此事给人留下了很大的遗憾。刚建立的诗词学会确实办的很好,有天水市原老领导郑荣祖,张子芳,主编是张举鹏。这些人都是和蔼谦虚的,给人留下了很深的影响,他们也甘愿做春泥护花,也愿做伯乐发现人才,和爱护人才,为天水诗词的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我刚加入天水诗词学会的一次会议上,学会领导要求会员自由发言,当时的我很冒失的举手发言了,现在想来真觉得有些可笑。我的文学道路走的不太顺畅,一次把自己写的诗张贴在天水市政府对面新华书店的板报墙上,想不到这一举动引起学校领导的注意,在会上说有的人写“大字报,小字报”,听到这心里感到很不是滋味。

    有一次,把自己写的不太成熟的诗词写信寄给了天水很有名望的人,并且写有:“挑战名家,大家”,很快的就收到了天水师院张鸿勋教授和李继祖教授的回信。现在想来当时年轻气盛的举动实觉可笑。还把一首《伏羲文化节》的诗寄给了时任天水市市委书记的张津梁,张书记很重视,此事批复天水市文联主席程凯,程凯和我认识,在市文联他给拿出张书记批复的信让我看。我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人生就是逢场作戏,也没有一定的公式,说不出个谁对谁错。

    2001年我的文学剧本《苏若兰》完成了,当时天水市文化局的局长是甘永福,文艺创作科科长是田小牛,我满怀信心的把自己的剧本拿到了市文化局,田科长给我赠了几本稿子表示对我写作艰辛的慰劳,虽然东西不重,也有几分“讽刺”的感人。剧本写成了我也没有尝到甜头,相反得到的是推销自己的艰难和痛苦,我一直觉得有的人在用嘲笑的眼光说:“你写的那是剧本吗?天水市还没有人能写成剧本呢,包括甘肃也没有人能写成剧本,就中国文学史上也就那么寥寥几个能叫上名来的,古有汤显祖,关汉卿,王实甫,今有老舍,曹禺,你就能写了剧本,就再不要闹笑话了?”我也把剧本寄给省里戏剧名家和宣传部长,连一封回信也没有收到,同时也寄给了陕西的名家,也是同样的泥牛入海的结果,不久陕西的《苏若兰》搬上戏剧舞台了,我的心都流泪了。

    我深深地相信我创作《苏若兰》的最精彩的一场《春阁怨》,就是关汉卿,汤显祖写到这里也就绝了。多次的推销自己,多次的碰壁和失望,真的使我对自己写作有些怀疑。人们常说:“当上帝给你关上一扇门时,就会给你打开一扇窗”,此话确实不假。在我文学的道路上有三首歌给了我坚持和拼搏的力量。《我的未来不是梦》《水手》《爱拼才会赢》这三首歌给了我创作的激情和坚持写作的信心和决心。

    近三十年的文学道路上,虽然没有取得什么辉煌的成绩,但是一点小小的收获都会是我坚持的理由。有的人觉得这条路太难走,也劝我早点放弃,市里好多有一定成就的人都已放弃,或改能够赚钱的营生了。可是我仍然坚信古人说的:“铁棒磨成针”信心。

    推销自己是很不体面的事,有时候深怕别人误解,把自己说的太谦虚又怕不能引起别人的注意,抬高自己又怕有“王婆卖瓜”之嫌,给普通人推销又没什么意义,给“领导”推销又怕别人说其他闲话。可是文章写得再好装在抽屉里永远是不能为人知的,只有把自己推销出去才能达到写作的目的,才能使自己的作品达到服务社会的目的。

    随着互联网的普及和发展,我的好多文章发在了网上,引起了好多网友的关注,同时也结识了好多网友。尤其象北大的文学博士胡枫,我们一起都谈得来,他给予我文学创作方面的支持和帮助。2016年我写的文学剧本《苏若兰》发在了《秦州文艺》上,这虽算不上可喜的成绩,却使我看到了成功的希望,人们常说:只要付出,就会得到回报,我坚信这话是正确的。2017年我创作的文学剧本《李白》面世了,我满怀信心的把作品寄给省市领导,但收获甚微,几乎没有得到一封回复,有些情况是可以想象的。今年五月份《李白》的文学剧本被《东方文化周刊》全本刊出,对此心里很高兴。正如有个名人说的:“冬天到了,春天还会远吗?”,相信《李白》的文学剧本很快的就会搬上影视或戏剧舞台。

    习主席提出的文化自信,这在当今社会是很及时和很重要的。一个人如果没有文化自信是可悲的,一个国家如果没有文化自信是没有希望的。不知别人是这么做的,我认为我是一个默默地践行者和百折不挠的坚持者。人生有梦,不会寂寞,国家有梦,生活就有希望。为了寻找自己的文学梦,也为了实现国家的中国梦而努力。

     

                                                    2018/7/13高原

     

     

     


    TAG:

    虎子 引用 删除 曹彦虎   /   2018-07-14 20:15:09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