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去岁中秋赏山月,今日故乡雨中逢!(图)
  • 中秋夜观月——王兴辉(图)
  • 惠州西湖北门(图)
  • 深圳茶溪谷——【茶翁古镇】(2)(完)(图)
  • 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3)(图)
  • 中秋前夜有吟
  • 如画天水(图)
  • 火焰山——新疆之旅一(图)
  • 中秋情
  • 潇洒走一回(图)
  • 深圳茶溪谷——【差翁古镇】(1)(图)
  • 惠州西湖小景(图)
  • 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2)(图)
  • 一切随缘(图)
  • 风花雪月随风去
  • 水天一色映山红
  • 比利时首都——【布鲁赛尔】(1)(图)
  • 惠州西湖风光摄影——【景贤祠](8)(完)(图)
  • 深圳茶溪谷——【花钟教堂】(图)
  • 苏蕙织锦《回文璇玑图》(图)
  • 秋月
  • 麦积区首期“陇原巧手”骨干技能培训班开班(图)
  • 秋夜观月吟怀【拟古诗一首】(图)
  • 相逢是缘相知是愿(图)
  • 散文:我与老妻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8-09-07 07:45:45

    我与老妻

          
    早秋的陕北,己开始有了透骨的凉意。在延安工作的女儿,给我订了去延安的车票,于是我来了,将要到延安火车站时,妻突然打电话说,他领着外孙子在火车站接我,叫我留意一下。我近乎责备地说,你来干什么!因为我知妻的腰疼多年,領着调皮的孙子来接我,的确让我生出了几分担心。

    出了车站,在茫茫人流中寻找妻和孙子,妻突然用手从身后戳了我一下,我回头,看到两个月不见且一脸疲惫的妻和双目闪亮的外孙子。外孙子这时叫着爷爷,用小手拉住我。妻在两个月前,就来到延安,因女儿第二胎给我生了一个外孙女。
            
    延安火车站到女儿家尚有十来里路,我想打的,但节俭的妻执意要坐公交车,我应允了。一路站在公交车上我俩相扶着,颤危危的牵着孙子的小手生怕出危险。车过杨家岭到了蓝家坪,就算到女儿家了。
           
    女儿怀抱刚满月的孩子从卧室里出来迎接我,看得出,女儿整个月子休息的并不好,脸色蜡黄,眼神迷茫。妻说,因自己晚上腰疼起不了床,女儿每夜要给小孙子喂奶,换尿布起床几次,所以休息不好才这个样子。
           
    女儿在延安十一年,的确过的很累,但她很坚强,面对工作,房子,车子,儿子,内心强大的她,不仅在单位上努力工作,屡屡受表扬和奖励,而且生孩子,买房子,买车子一样不落于人后,把个小家庭操持的有模有样。我心疼女儿持家虽好但累着了自已,但女儿一笑说,爸,你不也是这样过来的吗?我向你学习。身为女儿身,她已忘记了自已的性别。
            
    妻在延安帮助女儿一家己断断续续有几年之久,四年前,因外孙子上了幼儿园才回到天水,因为想孙子,有时也去延安,看看外孙子和女儿。回想六年前,小外孙出生,我们老两口谒尽全力,孩子天水几个月,延安几个月,妻也是两地来回奔跑,我也是一边工作一边协助。那个时侯,我与妻身体尚可,妻虽有腰椎紊乱的老毛病,但还可以支撑。这些年,身体状况远不如以前了,特别是三年前一次抱孙子时被扭伤外加一次重度腕部骨折,雪上加霜般卧床近两年,就再也不如以前了,为了恢复,花了不少冤枉钱,跑了不少医院,在省人民医院,大夫说,回家睡着去吧,无药可治。从此,我一边帮着儿子一家,一边照看着卧床的妻,在繁重的工作任务之余,我基本上是妻的保姆,做饭洗衣服基本上是我的事。今年,女儿怀了二胎并顺利生产。关键时刻,为了女儿,妻说就是硬撑也要到延安侍候月子,因为女儿无公公无婆婆,她如果再不在身边,女儿会更无助的。我懂女儿也懂妻,让她及早去了延安,事情正如我所想,妻子到女儿家后一切好多了,妻虽然为女儿干不了多少家务抱不了娃,但有她在家,可以为女儿一家做点饭吃,女儿内心也有了很大安慰,我也放心了很多。
         
    出于无奈,身患糖尿病且有不少并发症的我,也只有在治疗和工作之余几边奔跑了。不跑怎么办?我老家尚有长期卧床二十四小时需要人陪守的八十八岁的老父亲和步态蹒跚行动不便的老母亲,虽然平时靠我姐和一个亲房的儿媳妇照看着,但做为儿子,我得随叫随到且尽量抽时间去看望,我能做的,就是经常花点钱,为老人购些需要的药品并及时送过去。老人家很理解我,说让我一定不要耽误工作,更不要误了家事和身体,我每次去看望老人,听他说这些话时,我心里泪水直流。当老人打发我早点回天水时,双腿真的迈不出家门,我看着卧床的老父亲向我挥手,我难过之极。可我分身无术,公事、家事、自已的事事事交织,如何是好?今年清明节前后,我请假在老家照看老人,一场几十年不遇的雪灾突然袭击了天水,一些县受灾严重,领导要求所有人必须到达一线,不得有误,我请假未准,老父亲及时让老母亲叫来了姐姐替换我,让我心生感动和浓浓的留恋。自己退休尚有几年,又担负着重要的工作职责,真的不可懈怠。我一直想把老人接到天水一起生活,但老人家执意不来,说他们对后事有想法有安排,让我别再乱安排了,所以只好恭敬不如从命了。
         
    妻在女儿家就怕我担心,一直说很开心,有一日,妻给我打来电话说,让我一个人保重,话语里有些噎咽,我说怎么了,他说他单位一个同事的丈夫,在其妻去外地看女儿时,去世在家中几日无人知,他怕!我安慰了她几句,也就挂机了。说起我自己,妻的的担心并非多余,在我罹患糖尿病近二十年里,住过多少次院,吃过多少药,做过什么样的治疗妻最清楚,我现在的身体状况,只有她最了解,当她每次当靣或者电话里给我嘱咐一些事时,眼眶里总有泪水溢出,这时的我,更懂得她的牵挂。我现在,自己一日三餐饭必须严格控制,时时注意血糖变化,大夫不让生气,说不然会加重并发症。其实由于眼底出血,我的视力一直在下降,由于眼底出血合并双眼白内瘴,我去年在省人民医院动了手术,现在生活基本可以自理。坚强是我的性格,我平时在天水一个人生活时,其本上按医生要求自己做饭,每天吃九顿药并打着胰岛素,至于病情控制如何,这里就不说了。昨天,乘着在兰州开会,我一个人再次只身来到甘肃省人民医院,大夫让我做一个眼底造影,由于检查比较危险需家属陪同,且检查后几日内无法视物行走,只身一人的我只好放弃。类似这样的事,我一般情况也不会随意拖累家人。
          
    在女儿家待了一周,我目睹了一些生活的琐事和细节,每天,妻总是家中第一个起床,为全家做早饭并不停的张罗叫醒大家,紧接着给孙子喂饭。小孙子从出生就聪明过人,但天真好动,住往是妻一口又一口的喊着满屋子追着喂饭吃。一个早上忙过,孙子去了幼儿园,女婿去了单位,妻还要收拾家并刷锅洗碗,去超市买菜,准备着中午与晚上的饭。其间我陪妻去了几趟超市,见妻总是挑最便宜的莱,我说为什么,妻说,女儿每月给她一千元虽不少,但她生怕超支,因为孩子们挣钱不易,延安的物价也很高。为帮妻,我在延安几日,基本上我每天早上出去买菜,帮助做饭,家中也是其乐融融。
          
    我要回天水了,妻起了个大早,赶紧给我做早餐,我在吃,她在看,相对无言。我要出门了,妻又执意要与小孙子一起送我,我拒绝了,因为,我知道,她心中有一种留恋,但我还是很快速的走出了女儿家门。我看了妻一眼,只见她凌乱的发际又添了很多白发,疲惫的眼神无奈的望着我,我只说了声自已保重便下了楼,心中不由得泛起浓浓的酸楚。
         
    人们常说麦黄一夜,人老一年,妻比我小两岁,这些年从蹬子上起身一定要扶着墙,从卧室到厕所总是双手扶腰,身上贴满了各种膏药,站不了五分钟就要坐下,干一点点事就要躺下。勤劳的本性驱使妻不想躺下,他总是想多承担一些事。有一日妻给我说,女儿的家事他不放心,因为女儿虽坚强但身子很单薄,在延安这个地方很多事很无助,我劝她说,我们能帮则帮,尽力而为,但不要太累,因为我们也能力有限。我告诉妻,孩子靠不了父母一辈子,父母也不能完全靠儿女,只要自已能动,要尽量少给儿女增加负担,我们已步入人生之秋,还会更加老去甚至离开人世,女儿有丈夫有儿子,会一天天好起来的。可善良的妻还是一声叹息。
         
    可怜天下父母心,真是如此。我非常羡慕那些凡事都能放下的父母,想起我的父母,他们都是农民的儿女,生了我们姊妹四个,外加自已的父母,一生负担颇重。他们白手起家,靠着工资养家,并没有给我们钱财,我买房子,供子女上大学,给儿女成家更是自已白手起家,倍加努力的结果。想起我走过的近六十年的人生之路,是父母用一种人生的智慧教诲着我前行,人生之路虽苦犹甜,我对生活反而倍加珍惜。我一直在向我的父母学习,可我和妻在这方面先天不足都很难做到,爱和责任经常驱驶着我俩身不由己的为儿女去付出,也许,这是我们这一辈做父母的需要重新做的一道难题!也许,这道难题还会另有新解。

    写于201897日凌晨。

     

    三十年前,我与我的妻子和儿女在一起。 


    TAG:

    高原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高原   /   2018-09-13 22:00:05
    5
    虎子 引用 删除 曹彦虎   /   2018-09-13 18:22:41
    5
    现子湾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晚霞   /   2018-09-13 18:01:22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