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龙舟赛拾趣【一】(图)
  • 广东古村落风光摄影——东莞【南社村】(...(图)
  • 惠州西湖风光摄影——【丰湖书院】(3)(图)
  • 卢森堡大公国风光摄影(上)(图)
  • 麦积区梦之灵舞蹈艺术中心举行暑期汇报演出(图)
  • 美景分享(图)
  • 天水风光(图)
  • 彩鸭(图)
  • 朝阳(图)
  • 沁园春•麦积
  • 广东古村落风光摄影——东莞【南社村】(...(图)
  • 惠州西湖风光摄影——【丰湖书院】(2)(图)
  • 台湾故宫博物馆珍贵藏品(5)(完)(图)
  • 天 路
  • 夕阳照麦积
  • 天水市人防办验收检查麦积区人防疏散(地...(图)
  • 建设中的麦积山大道(图)
  • 七里墩社区积极完成残疾人基础信息调查和...
  • 麦积山大道(图)
  • 宝天收费所组织党员干部参观麦积区大革命...(图)
  • 麦积区一帮扶村第一书记王进学为残疾贫困...(图)
  •   秋 思 杨迎勋
  • 陌上花•戊戌立秋
  • 广东古村落风光摄影——东莞【南社村】(...(图)
  • 从小货郎到大老板,他的身世充满传奇与苦难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8-03-12 11:23:30 / 个人分类:人物散文

    从小货郎到大老板,他的身世充满传奇与苦难

     

     

    作者:屈荣芳

     

        题记:1992年,年仅20岁剑眉浓郁,丰神俊朗的少年苏顺安让人追杀,身上挨了一刀,倒在新疆石河子芦围丛中,流血太多,生命极其危险,被赶来的姑姑家人救起并送到医院。挣脱死神的他这一天便明白一个道理:外在环境不重要,你是谁不重要,人最重要的是内心的强大。手掌上有繁杂的生命线、事业线、爱情线,但是只要握紧拳头,命运就在自己的掌握之中,有志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属楚,苦心人天不负,三千越甲可吞吴。

                  

       要说苦,早年的苏顺安出身经历比黄连还苦,他和几个弟弟童年几乎是在苦水里泡大的,幸福快乐与他们绝缘。

      1972年苏顺安出生在天水三阳川渭南镇黄坪村的一个贫苦农家,他的父亲曾在兰州铁路局504工程队当工人。他的母亲是1969年从秦安王尹乡逃荒到渭南来的三个小女孩之一。

        正当青春少女的她便被黄坪村苏顺安奶奶收留做了苏家的儿媳妇,嫁给苏顺安的父亲。这场逃荒路上迫于无奈的婚姻便给这位可怜的小女孩一条生还的出路同时也埋下了苦难一生、英年早逝的祸根。

      父亲在苏顺安出生后不久便辞去兰州的工作,回家照顾老婆和孩子,随着时光流逝几年后三个弟弟的问世,家庭生活更艰辛,日子过得更紧张。正好接上国家政策改变土地承包到户了,政策给了农民方便致富的路子,可因很多家庭都是清贫如洗,农村土地改革后,土地单薄种下的粮食只能维持几个月的口粮,好多家庭都拿土豆去粮食大省陕西换粮食,去张液武威要馍,父亲随大批人马上陕西背粮(卖),一次次地周折也不够供养一家八口人的口粮。母亲为了顾救一家七大八小的生活,重新操起要馍棍到方圆十里八村行乞讨要。

    小小的苏顺安清楚记得每天傍晚日落西山的时候,他会和几个懵懂不谙世事的弟弟等候在村口山神庙顶上,迎接母亲的行乞归来,才能填饱肚子。苏顺安多少年以后一直记得母亲当时为家里做得最难吃的饭菜就是灰灰菜和着粉碎了的荞皮子蒸得馍馍,咽到喉咙里都有针刺的感觉。他的胃病的根就是那时落下的。因为这样长年行乞讨要,风餐露宿,母亲得了气管炎,从此积劳成积由气管炎转为肺气肿,每到三九寒天天气变化,急剧的咳嗽时母亲都在很艰难地挺着。看见母亲及全家人过着这样困苦的生活,小小男子汉苏顺安不由悲从中来,痛从心来。他决心弃学打工,挑起重担,帮母亲分忧解愁。

    1986年,年仅14岁刚上初一的苏顺安,为了吃口饱饭,辍学远离家乡,西行青海湖畔,光脚板跟着挑货郎担的舅舅做了一名小货郎。在异地他乡怀着凄苦的心,为了一餐饱饭,受尽欺负,看惯白眼。但聪明绝顶的他总能找到一些挣钱的小门道,比如把货郎担摆到学校门口去卖,有时可以挣到比舅舅多一些的钱。半年后,他放弃了小货郎的职业投奔到兰州清真大寺本地人承包的建筑工地成了一名和灰工。这期间,他亲眼目睹一位工友的一只手硬生生被搅拌机截掉四根手指,盖在帽子下的那只手顺裤裆血流了一路,像女人的经血一样。少年苏顺安成了伺候这位工友的人,每天一块钱的工钱。在医院他看到那种无法言说的惨状,除了巨大的恐惧,他决定离开建筑工地,永远不再回来。

       1986年,刚刚十四岁的他二次来到青海,投奔青海一家砖厂打工,码坯、推车、送窑样样都干。超负荷的体力劳动压在瘦弱的少年肩上。为了生活,三阳川人特有的坚强使他没有退路选择。两年的砖厂劳动,着实影响了他的体格发育,同时历练了社会经验,从一个懵懂少年,过早在残酷的环境中走向成熟。

        1989年,为了能多挣点钱计划进疆闯一闯,在接到新疆石河子生产建设兵团的一位远房姑姑的信后,他只身爬火车进疆开始了三年的长工生活,从凄苦的少年走进艰苦的青年时代,可他从未放弃对生活的憧憬。

      他先是在姑姑介绍的一位四川人的羊厂放羊,300多只羊,真不是小数字。起早贪黑,一天下来累得天昏地暗,大半年后丢了一只主人的羊,主人非要让赔赏,扣过工资不剩几钱,他心酸地悄悄离开了这家羊厂。自己找到石河子市郊区的一家菜地打工,主家待他不薄,他决定留下长期干。两月后的一个晚上他神不知鬼不觉地潜回羊厂去取自己的破行李,结果被主家的小儿子发现,捅了一刀,他在疯狂逃命的途中倒在芦苇丛中,差点斃命。两个小时后失血过多的他被姑姑家人救起,拣回一条命。为了感谢救命之恩,他留在姑姑的养牛厂又干了一年的苦力,每天天不亮就起床挤牛奶送牛奶,放牛,切草,凡是家里开口的东西都由他喂养。

    1991思乡心切的他为了离亲人更近一些,也为了改变依旧的贫穷,他选择了最苦最累的货场搬运工。在兰州东部货厂他扛麻袋,推板车。刚进工地被人欺侮压榨是常有的事,他经受住了血腥的考验。而这个选择,又陪伴他五年。每一个浑身酸痛的日日夜夜,那些沉重的箱子磨破肩膀的伤口,那些沉重的麻袋擦破脊背的血丝,都成为刻在骨头里的坚强和以后走向成功的阶梯。十年繁重的体力劳动,让他清醒地认识到,纵有一身蛮力无法改变家庭的贫困。

       1996年,他来到兰州房建公司水电队跟上村里一块长大的发小刘恩峰在工地干活。一边开始系统地自学电工知识,从简单的预埋电工到建筑施工电工开始起步,一步一个脚印。仅以初中没毕业的学历学习电工图纸。笨鸟先飞,精卫填海的精神,就是他当时的写照。当工地上累了一天的工人早早进入梦乡之时,有着《平凡的世界》里孙少平精神的青年苏顺安还在一盏桔红的暗灯下抓紧学习,一点一滴的积累,全神投入地辨识,做记录。就凭着这种坚韧和倔强,在短短两年时间他学成了初级电工到高级电工的全部知识,并在工作实践中积累到丰富的实践作业经验。

    这期间日子刚刚好转,1996的某一天,年仅四十四岁被病魔缠身的母亲去逝身亡。当苏顺安看见自己悲苦一生,坎坷一生,行乞讨要抓养他们兄弟几人长大的母亲,那颗心又碎了一地,精神彻底奔溃。

        母亲去世后,苏顺安在兰州跟上老乡搞装修,得了急性阑尾炎,刘恩峰帮助借钱治病,命悬一线的他找到媳妇娘家,媳妇借钱救命做了手术。

    1998年,他又只身来到乌鲁木齐市,投奔到表哥承包的一个建筑工地干活。他自已破坏了自己曾经的誓言。刚开始帮着表哥砌石墙。每干一件事,苏顺安总是表现出比别人更多的聪明才智。他给表哥出谋划策,他们也可以学四川人浇预制梁,这样就可以挣到更多的钱。结果他们浇铸的预制梁成功了,那年底,表哥的建筑队挣到一大笔钱,当然也有苏顺安的份。直到1999年重返兰州进入了兰州供电局下属单位工程承包工程,以自己的能力达到心中的目标,带领兄弟朋友自己干,2014年已经做了在别人看来是老板的他,因朋友南兴魁送一名牌LV包包,烧包的他脖子上又喜欢带一粗金链子,晚上让歹徒看见跟踪,连捅两刀,再一次差点命丧黄泉。至此他经历了人生三次生死洗牌,劫数不断,身上留下五处窟窿,每次都福大命大造化大挣脱鬼门关,坚持至今。

    尽管这样,他做了老板日子好过后,每每午夜梦回,想起母亲曾经悲苦的一生,最后又凄惨的离世,他躺在床上被子蒙头,偷偷的流着只有自己能知道的眼泪,心里那个酸楚的音符跳跃着,“妈妈”是儿子的无能没有挽救回您的生命,愿你在天国安宁幸福。每年清明节给母亲上坟,薄酒一杯,却无法祭典内心的慌恐与悲凉。

       春风自暖枝,苦尽甘会来,2003年苏顺安事业开始起步,与兰州永耀电力有限公司的创始人陈耀德总经理合作,他们公司从起初的低压安装,到十千伏的电力系统配套安装,到今天的330千伏的电力供电的整套安装施工,以及一项项国内大型输变电工程的成功建设。无不见证了一位西北黄土地的儿子,从心酸的童年走向辉煌的过程。

       说起秦腔艺术也是苏顺安曾经的最爱。童年的时候他就喜欢唱秦腔。无论在青海湖畔漂泊打工的日子,还是在新疆大漠戈壁做长工的日子,他喊破嗓子吼几声秦腔,那是他在思念家乡,也是他对生活最好的发泄和寄托。

        后来在兰州永耀电力公司,做了老板后,带着百十号兄弟在甘肃电力行业这个特殊行业摸爬滚打,高耸入云的电塔上,使他常年必须在精神高度集中的状态下工作,为了调理身体透支,忙里偷闲喊几声秦腔,是他缓解压力最好的良方。

     再后来,把企业做到一定程度后,境界为之大幅升华。这个曾经吃着百家饭长大,做苦力十年的老板,开始为家乡的文化公益事业出钱出力,不遗余力。他曾自掏数万元请来陕西最好的剧团为家乡黄坪村唱大戏,为村里购买上万元的音响。他带头捐款数万元领着乡亲们重修了民俗庙会。他曾数十年如一日坚持资助、慰问村里60岁以上老人。

    在工作之余喜欢和员工以秦腔自娱自乐,业余时间能为高空作业的兄弟们吼一段秦腔助兴,算是推动工作动力吧!他声音宏厚沙哑,底气十足,唱腔优美激越,西部男儿,奋力向上,气吞山河的雄心令人陶醉,有李派一脉的传承与发扬光大。

    有机会的情况下他也会参加与一些家乡文化传媒公司组织的秦腔公益演出活动,并给予经济上的支持与赞助。这一切的一切无不彰显着一位有良知的企业家内心的丰盈与大爱。与其说他的世界里已然离不开秦腔,倒不如说他离不开三阳川这片充满秦声的故土。也正是秦腔伴着他从一个小货郎一步步走向了更大的成功,走向辉煌与梦想。

     

     

     

     

     


    TAG:

    烟雨阁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烟雨阁   /   2018-03-14 14:33:58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