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惠州风光摄影——【合生大桥】(3)(图)
  • 世界著名宫殿之一——法国巴黎【凡尔赛宫...(图)
  • 甘肃敦煌风光——【鸣沙山 月牙泉】(1)(图)
  • 天水新华户外-20年天水的第一场大雪(图)
  • 杜甫逝世1250周年纪念:天水杜甫研究会冬...(图)
  • 庚子十月七日登南山谒杜公祠[诗作一首](图)
  • 惠州风光摄影——【合生大桥】(2)(图)
  • 深圳菊展(42)(完)(图)
  • 法国巴黎地标建筑——【凯旋门】(图)
  • 玉龙百万小雪到(图)
  • 天水揽胜(图)
  • 我们曾经一起走过(图)
  • 法国巴黎地标建筑——【埃菲尔铁塔】(下)(图)
  • 惠州风光摄影——【和生大桥】(1)(图)
  • 深圳菊展(41)(图)
  • 游青木川古镇——天水猫王户外俱乐部445...(图)
  • 大象山 原创
  • 七律 米 和轻风细雨诗友(图)
  • 星移斗转映日月(图)
  • 天水市运管局开展新版道路运输信息管理系...(图)
  • 法国巴黎地标建筑——【艾菲尔铁塔】(上)(图)
  • 深圳菊展(40)(图)
  • 惠州地标建筑——【合江楼】(3)(完)(图)
  • 人间奇境虎跳峡(新韵)为润民虎跳峡题照(图)
  • 回忆场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9-01-14 17:48:27

                                                            场

                                      

        我又来到了场里。   

           这是以往西北农村常见到的场。方方的,平平的,里面堆着麦秸、菜籽秆和菜籽皮,四周长着几棵树,但缺了场里最常见的碌碡。

          场在村里已经不多见了,现在许多农民到城里务工去了,种粮食的人少了,人们打场大多在自家院子里或者门前空地上。这里本来是村边沟前人家门外的一块废地,大约有三分。人们先铲除了草,然后夯实,用脚踩平,洒水,漫扫,直到它的上面再也扫不起土粒,于是它就成了场。

           孩提时的场很大,那时农业社发达,一个场往往占地十多亩,每个生产小队都有,还有场房,供给生产队看管场用,以后由居家户借去暂时居住。它往往在村里靠近这个队的农户集中居住的巷道旁边,距离居家户不远的地方。场里有牲口圈养着生产队的骡马,我的三爷就曾做过生产队的饲养员。我们队里的场里还有豆腐房子,平时做些豆腐补贴队里。场的中央堆着收来的庄稼,场里放着几个大碾子。

          场里平时堆放着麦柴、玉米杆、黄豆杆、油菜籽皮等物,除过看场的人、偶尔来扯麦柴的人,它里面大多时间是清净的,这就成了碎娃娃们的乐园。我们或者在里面捉迷藏,或者挖荠菜,或者放风筝,拿着弹弓打小鸟,拿着鞭子打木陀罗。那些半大的娃娃则不知从哪里弄来了自行车,推来后偷偷在这里学。一到收割庄稼的时候场里就忙碌起来了。起先是大人们扫场,洒水,然后就看见有架子车从里面出出进进。然后就是一车车的庄稼占据了我们的乐园。我们没有大地方玩了,家里的大人也不叫我们玩了,要叫我们帮忙干活去,我们只好依依不舍离开了。

            一到黄了的麦子被收割进了场里,我就最盼望碾场了。

          碾场时先要铺场,把一捆捆绑着的小麦解开来,然后在场院中间以场心为中心把它们铺成一圈圈的圆形,不用连枷打,用拖拉机碾。男妇头上扎着白羊肚手巾,大伙挽起袖子,准备大干。我最爱看的是用拖拉机碾场了,不象人拉着牛碾场,那样慢。拖拉机手往往是一个年轻小伙子,很麻利的。他在拖拉机转弯的时候倾斜着身子,一言不发,眼睛注视着前面,很激流{潇洒的意思}的,真羡慕他的技术。想着以后自己学学,叫人家也看看自己的神气。他偶尔会叫休息着的人把某个地方的小麦往平里挑一挑。拖拉机带着的大碌碡发出轰隆隆的鸣叫声,惊天动地,气壮山河。这时,碌碡在场院里滚动着,拖拉机在黄色的麦浪里起伏着,男人和妇女歇着,说着话,喝着用山上野草或麦子泡着的公水{口语,其实是开水}。一会儿,一遍碾完,大伙都去挑场,重新把碾过的麦翻过来,把没有碾上的露出来以便再碾,这样要好几次呢。终于一场下来,队长一声吆喝“起场了”!大伙各自找到自己的器具,往场中间涌去。

           当年场里最为壮观的场面恐怕是碾小麦后的起场了,一百多号青壮年男妇,用叉挑着麦柴秆,抖落着里面的麦子,麦子纷纷扬扬落下,整个场里人声鼎沸,土气飞扬。吆喝声,喊人声,器具碰击声,声声入耳。面前在人们叉子的挑动下,展现出了金黄的饱满的麦颗.老庄户人一边干活,一边交口赞叹着"看来今年的收成好,麦子养活人啊".部分人把不带麦子的麦柴挑到平平的地方,由一个把式摞成摞子,一会儿,一大摞柴堆子的底子就形成了。我们碎娃娃们便抱着麦柴跑向底子,摞摞子的把式用叉子把它挑均匀,并且在摞子上走着揉来揉去,要揉实底子,我们也踏啊,跳啊,跑啊,翻着跟头,撕打着,嬉闹着,把式赶着我们,我们也不下去。直到我们把这一层揉实了才翻着跟头下去。这样的摞子不会渗水。最后剩在场院里的就是带着麦皮的小麦了。

           接着就要扬场。队里的把式赤着脚,挽着裤腿,手里拿着木锨,他先抄起一点麦皮往天空一扬,试一试风向,然后就抄起大木锨,使劲朝一个地方扬去,麦皮纷纷扬扬落在近处,小麦被扬到很远的地方,不一会就成了一大堆。

           分粮食是最关键的了,它直接决定着一家人一年的口粮。我们碎娃不管这些,把袋子的一个角塞进去,做成一个尖帽,然后戴上在场里追来撵去。任凭大人喊破喉咙也不会停吓。这时你绝然看不见队长的笑脸。他很严肃地拿着工分本唱分,出纳抱斗,会计把称。领了粮食的人有的喜笑颜开,或者脸色不好。没分到的忧心忡忡。

           农业社消失了,生产队虽然得到延续,但是土地承包后场院的功用日渐萎缩。许多村子里的场院为了解决住宅问题,做了宅基地。

          而今,村子里连眼前的这点场院也不多见了。

          场是庄稼的集散地,也是人们休憩的所在。每当黄昏,夕阳的余晖洒在村头,村子里升起袅袅炊烟,总会有一些人带上凳子,坐在这点小小的场里,听听收音机,看护着小孩子玩耍,看着天上淡淡的青云和稀疏的树的影。偶尔也会看到十多只羊在主人的吆喝声里移动着散乱的步伐望圈里走去.不远处,戴着月亮归来的农人荷锄悠游往家里走,不经意间哼几句秦腔,那沧桑的调子会和青云一道飞得很远。

          场也是人的心灵的港湾。农忙之后,或者在现实中经历了一番摔打后,心灵里会有疲劳,于是独自或者带着孩子来到这里。放松自己的心情,做一回自己。

          站在场院,我感慨万千。


    相关阅读:

    TAG: 回忆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