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帝城吟怀[诗作一首](图)
  • 惠州风光摄影——【惠州大桥头】(图)
  • 甘肃敦煌风光摄影——【鸣沙山】(5)(图)
  • 世界著名宫殿——法国巴黎【卢浮宫】(图)
  • 步韵艾叶先生《暮雪吟》
  • 关陇古道[诗作一首](图)
  • 冬日偶题[诗作一首](图)
  • 天水苹果红了(图)
  • 惠州风光摄影——【惠州大桥】(2)(完)(图)
  • 甘肃敦煌风光摄影——【鸣沙山】(4)(图)
  • 世界著名宫殿——法国【凡尔赛宫】(4)...(图)
  • 天水杜甫研究会举行纪念杜甫逝世1250周年...(图)
  • 祖国江山万年春(图)
  • 喜 雪(图)
  • 秋雨(图)
  • 甘肃敦煌风光摄影——【鸣沙山】(3)(图)
  • 惠州风光摄影——【惠州大桥】(1)(图)
  • 世界著名宫殿——法国【凡尔赛宫】(3)(图)
  • 庚子初雪闲吟
  • 恋曲望江亭(图)
  • 嫦娥五号探测器发射成功吟怀[诗作一首](图)
  • 甘肃敦煌风光摄影——【鸣沙山】(2)(图)
  • 惠州风光摄影——【合生大桥】(4)(完)(图)
  • 世界著名宫殿——法国巴黎【凡尔赛宫】(...(图)
  • 孔子新传(一)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9-02-18 12:22:41 / 个人分类:人物志

    (博主按:)
    本文摘自《何新论坛》,原文夹有详细注解,为阅读方便,本人删除了注解,如有兴趣可直接登录:http://www.hexinnet.com/,去年有媒体称著名导演胡玫将导演电影《孔子》,据本人估计本文应该就是该电影的脚本。胡玫近年执导的影视都能看出何新策论的影子,那些电视剧其实更像一篇篇的奏折如:《汉武大帝》、《乔家大院》、《雍正王朝》等都与时事紧密配合。

    ×       ×        ×


    孔子新传

                 何新

     

    孔子号称“圣人”,赫赫有名。但实际上,关于孔子的出身与身世,两千多年以来,却一直还是一个巨大的疑谜。司马迁《史记》中为孔子立有“世家”,前人早已指出,其所纪事及年代皆多有舛误。

    孔子一生事业,是创立了儒学(“五经”体系)这种学术流派,以及“儒家”这一政治组织。人们都知道,孔子是儒家的创始人。但是,从先秦时代百家之一的儒者学说,演变到万系一统的儒门宗教,这一历程并非发生在孔子当世,而是在孔子死后历数百年(汉初),以至上千年(唐初)才逐步完成的。

    实际上,孔子本人初始的学术和政治思想,与汉代以后逐渐系统化的儒教意识形态具有极为重大的不同。至于孔子的生平事迹,则更是遭遇了后世有意无意的极其巨大的沉埋和误解。

    儒家社团在孔子初创的时期(特别在孔子的青年和中年时期),本来是一个具有批判时代政治涵义、主张革新求变、革故鼎新的政治团体。中年以后的孔子通过挫折和历炼,而具有了实用主义和机会主义的政治技巧,开始寻求与政治现实的妥协,其理念趋向保守化,倡导建设稳定的秩序与伦理(“礼”);与早年的孔子大为不同。所以孟子说:孔子,“圣之时者也。”但是另一方面,晚年之孔子著述《礼运》提出“大同”,认为历史周期性地经历“据乱”——“升平”(小康)——“太平”(大同)的三世之变。认为当世现实为“据乱”之世,礼运的最高境界乃是臻入“大同”。在“礼运”中孔子赞扬“选贤与能”的民主政治。在《春秋》中,孔子以记述规格的区别,来暗寓历史批判之“微言大义”,试图为未来政治建树一种价值模式。孔子一生的思想,始终是在变化和发展着。(例如,《易经系词大传》就是孔子这种变革哲学的伟大宣言。)西汉初叶,宗源于荀子而倡导以法立礼思想的儒家今文学派兴起。所谓“今文学派”,其实是儒学中的“现代派”和“实用”主义流派。

    汉初之今文儒学与主张复古主义和拘泥故典的“古文”学派形成对立和分岐。而贾谊、晃错、董仲舒、公孙弘,则正是汉初传承荀门儒学的一批中坚代表人物。今人侈言汉初文景无为之治,其实文帝已有变法之志,但迫于时势而未敢遽行之。汉景帝时期,反对政治改革的保守派贵族,推崇黄老的“无为”、“守天”、“法自然”学说,而反对今文学派。后来汉武帝采纳董仲舒的建议而独尊儒术,正是为了借重今文儒学所鼓吹“尊王攘夷”的国家主义理念。正如清末今文派大儒廖平、康有为及后来蒙文通所指出,今文儒学中寓有孔子“托古改制”,求新求变倡言“革命”的微言大义。汉武帝后期,卫太子(刘据)支持儒学当时新兴的“谷梁”一派,此学派试图以字义训诂考据来纠正“今文”(公羊)派法今非古,以《春秋》为当世律法之偏差。继之刘氏贵族(河间献王刘德等人)又大献古文经,力推所谓“古文经学”,实际是以古非今,欲改变武帝所弘扬的今文儒学的变制改革方向;用周公的“封建”礼学取代孔、荀的大一统主张。由此而导致后来聚讼纷纭的今古文两大学派之大论战。

    经学之古文学派,始终具有明显主张复古保守的贵族主义倾向,实际是儒学中的“原教旨主义”。

    到东汉末期,郑玄、马融调合今古文两派,儒学之政治改革色彩逐渐泯没,保守色彩渐浓。唐太宗李世民开国后明确地将儒家经典确立为以忠君、孝悌之伦理原则为根本主旨的国家意识形态,于是儒学逐步国教化,才终于在宋元明后发展成为一个保守主义的帝国国家信仰和治国宗教。

    杨向奎指出:“不是教主而起教主作用的是孔子,不是宗教而起宗教作用的是儒家,但儒家并没有迷信(偶象)崇拜。”说儒家没有“迷信崇拜”,并不确然。实际上,自从刘邦建立汉帝国过曲阜以太牢祭祀孔子始,汉晋以下至唐宋元明清两千多年的时期里,孔子一直被不断地神化、圣化、偶象化。

    但是五四“新文化”运动发起,20世纪初西方学术靡荡中国,激进主义的文化革命思潮发出了“打倒孔家店”的呐喊。自此以后,在一百年的反古批孔浪潮中,孔子又不断地被丑化和妖魔化。然而,这种被神圣化或妖魔化的孔子,都并不是历史中那位真正的孔子。

    毕竟,作为一种政治宗教和社会伦理,儒家思想及儒教文化影响中华民族与文明垂二千年。钱穆说:“孔子为中国历史上第一大圣人。在孔子以前,中国历史文化当已有两千五百年以上之积累,而孔子集其大成。在孔子以后,中国历史文化又复有两千五百年以上之演进,而孔子开其新统。在此五千多年之间,中国历史进程之指示,中国文化理想之建立,具有最深影响最大贡献者,殆无人堪与孔子相比伦。”

    尽管孔子在中国文化史中具有如此之大的名望,孔子对于中国历史文化之影响超过了中国历史上的任何一个帝王和任何一个知识分子(也许只有伏羲、黄帝和现代的毛泽东堪与相提并论)。然而迄今为止,关于孔子却还没有一部比较翔实可信的传记和年谱。

    在大部分现代人的心目中,孔子是一个私塾先生式的兴办“私学”的“教育家”。例如冯友兰说:“孔子一生不过是一个门徒众多的教授老儒。”傅斯年说:“儒家者流,不过出于教书匠。”此类说法,可以代表五四以后至今西化派学者们对于非圣化的孔子的流行普遍看法。

    于是孔子一直被解读为一个近乎冬烘的迂腐文人,抱着一肚子关于“周礼”以及“仁义”的酸腐思想,终日喋喋不休地四处周游进行说教。(也不知他与弟子们的衣食吃喝从何而来?)他的身边则围聚着一群近乎白痴而盲目信从的年轻Fans(如子路、颜回之辈),不断地从当时的一个小国家被驱逐到另一个小国家,四处碰壁。这就是现代学术界所一直向人们描述的一幅可怜的孔子形相!试问:如此一个生不逢时的晦气人物,又有何伟大精彩可言?!

    以故,周谷城曾说:“孔子之学说,在政治方面无任何价值。除提倡道德一项以外,他无可取。彼乃天然之教育家,善说道德;政治乃具体之事,非彼之空言所能改良。但正因彼之言是空的,对于后世,反而便发生惊人之影响。于独裁君主,方便尤多。盖独裁君主制,能维持不倒者,全赖两种法宝:一曰武力,二曰道德。孔子是一中材之人,本着一生经验,开口道德,闭口道德,便大为世人所欢迎。”

    以上周氏的这种看法,在现代学界中颇具代表性。

    但是,这种形象的孔子,并不是真正生活于历史中的孔子,而是几千年间被“圣”化和丑化后,关于这位圣人所残留的一幅木乃伊形相。在几千年的圣化、神化和虚幻化过程中,孔子一生真实的经历、生活、血肉、情欲都已抽离而空壳化了;因此,留下来的就只是这么一个荒谬呆愚徒有道德空言的孔子。

    实际上,如果孔子真的只是这样一个呆板无聊冬烘无能的人物,何以竟能顶着中华“圣人”的称号而历两千多年?以至雄才大略如汉武帝也心悦诚服而膜拜于其膝下,终竟成为华夏文明的精神导师和象征?其政治及文化思想(“道统”),又何以能垂范中国古代几乎近三千年而不断绝?另一方面,如果孔子只是这样一个完全不值得崇拜的偶象,而数千年来这个民族的精英竟曾如此地追随之崇拜之,岂不是整体地过于弱智了吗?!难怪“五四”时代激进的新派分子要高呼“打倒孔家店”,而主张推倒全部经学了!

    我写这部传记的目的,是试图寻找和挖掘出历史中那个曾经生存过的真正的孔子。据我的观察,那是一个生于贫贱长于忧患,“艰难困苦,玉汝于成”的孔子;一个弘毅任远,不屈不挠,一而贯之,矢志不移于寻求救国利民之道的孔子;是作为一位伟大政治家、思想家和组织家的孔子;是一个“诗、书、礼、乐、御、射”六艺兼通,勇毅过人,胸怀大志,锲而不舍行其所志,智慧过人学识渊博的孔子;也是一个充满柔情和狡谲,极善随机应变与时俱进,的确堪称所谓“圣之时者”的孔子。

    总之,这是一个有血有肉,有情有义,有心有欲,但也有软弱心灵性格缺陷富有真实人性的活生生的孔子。

    但是,这样一个孔子,并不是我向壁虚构的孔子;而正是从大量历史材料中剪辑还原后,所呈现出来的那个真正的孔子。

                       (一)孔子家世

    1、出生时间

    孔子名丘,字仲尼,鲁国陬邑人。陬,字又作邹,在今山东曲阜附近。孔子宗族本为“子”姓,“孔”是其高曾祖分族的别氏,所以孔子又称“子孔子”。

    据《春秋·公羊传》记,孔子生于鲁襄公二十一年十一月庚子。《谷梁传》则记为同年十月庚子(当夏历827日)生。《史记·孔子世家》云孔子生于鲁襄公二十二年。由于三书所说不一,以致二千余年来聚讼不决。

    关于孔子生年所以发生上述说法之不同,原因是因为秦汉以前,中国各地区、多朝代使用历法不同,又在换算中发生讹误。颛顼历之1月,在周历及夏历各为10月及12月,有旧年、新年之别,则纪时序必有一年之误。实际在《史记》关于春秋战国时代的纪年中,多次发生过这种类似的历法换算之讹误。盖《公羊传》用颛顼历,《谷梁传》用周历。颛顼历(建亥)11月,正当周历(建子)之十月。至于“二十一年”、“二十二年”之异,也是由于不同历法换算中造成了纪年舛误。

    建月

    夏历

    10

    11

    12

    1

    2

    3

    4

    5

    6

    7

    9

    颛顼历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周历

    12

    1

    2

    3

    4

    5

    6

    7

    8

    9

    11

    今人计算孔子纪年,多信从《史记》,但实际则仍应以先于《史记》成书的公羊、谷梁为准,即确定孔子生于公元前55299(庚子)日。
                
                       2

    孔子祖上曾有一个颇为显赫的贵族世家背景。

    孔子直系先祖可以上溯于殷商王族之名人微子启及微仲。微子是商王族之庶子,是商纣王(帝辛)的异母之兄。

    周武王克商后,并未灭商祀。武王仍封纣之嫡子武庚及其族属守于殷邑,继奉商祀。但周武王死后,武庚即反叛周,被周公率师东征所镇压。周公平乱之后,封商王族之庶子微子启及其族属守于商丘,国号宋(商之音转)。但宋之爵位(级别)仍列上公,与周公之子鲁公伯禽并列,爵位高于中原其他诸侯之上。

    微子启死后,其弟微仲继位。所以宋国之君族,是出自殷商王族之庶枝,孔子的族属,可以一直上溯于此。

    孔子的高祖子弗父何,是宋君愍公之嫡长子。如依照周公所立之宗法制度,诸侯世世当立嫡长子为太子,则弗父何本具有继位宋君的资格。但是,商朝虽也曾有父死子继的父系传位先例,但并未形成严密的制度。在商亡而宋立国以后,由于宋君微子本身也是庶子,因此自微子以下,其继统并不严格遵守周人的宗法制,仍采用殷商传统的“兄终弟及”即据母系的传承制度。

    宋愍公死前,未将王位传于嫡子弗父何,而传于自己之弟。弗父何之弟名叫鲋祀,对此不满。他后来发动政变弑杀了国君(其叔父)。政变成功后,鲋祀先假意欲将君位让给其兄弗父何,但弗父何不敢受,鲋祀就自己坐了了王位,此即宋厉公。子弗父何以下三世,均以世卿担任宋国之大司马。

    3、由宋迁鲁

    孔子之七世祖子正考父,职司是宋国太宰。正考父也是宋国公室的一代名臣,历宋戴公、武公、宣公三世为卿(约在前799年—前729年)。有人认为《诗经》中的“商颂”,就是子正考父所制作的。

    正考父为人以谦逊知名。庄子曾说:正考父为士时,见人躬着背。任命为大夫后,见人弯下腰。任命为上卿后,见人更谦恭地俯下身子。地位愈高,谦卑愈甚。

    孔子之六世祖孔父嘉,复任宋国之大司马,主持军事。此前孔氏诸祖皆不标“孔”氏。从孔父嘉一代后,始别族命氏称“孔”。(孔,当为其采邑名。)孔父嘉时代,宋国发生内乱,孔父嘉后来被宋太宰华督所杀害。

    [《左传》记此事谓:宋殇公9年(BC-711年)孔父嘉任大司马,主持军事,多次与邻国的郑国作战,战争引起国民不满。孔父嘉有美妻。太宰华督使人宣言国中曰:“国君即位十年,对外打了十一仗,民生痛苦不堪,都是大司马孔父嘉的责任。我们应该除掉他以安定民心。”不久,华督发动政变,杀死孔父嘉,夺去其美妻。后来华督又弑杀宋君,另立宋庄公。]

    孔父嘉之子,即孔子之五世祖孔木金父,为避内乱逃离宋国,举族迁居到鲁国。因鲁宋两国公族之间世代有婚姻之亲,所以孔氏一族此后即繁衍在鲁国,其后人多为鲁国贵族的家臣。

    4、祖父与父亲

    孔丘的曾祖父是孔防叔。根据周代的命名风俗,“叔”是指行次(长曰伯,次曰叔),“防”是所出生的氏地。

    孔防叔是鲁国贵族臧孙氏的家臣。防是臧孙氏的封地(位于曲阜之东),孔防叔曾任防邑宰(防邑总管)或防大夫,以地命氏,故称“防叔”。

    孔防叔之子孔伯夏。伯夏生孔叔纥,又称叔梁纥,简称“孔纥”,此人就是孔子的生父。

    关于孔纥的生平,先秦史料中记述很少,关于其生年亦无可考。但关于其卒年,史料则有记载,谓孔纥死于孔子三岁时,即鲁襄公24年(前549)。据《左传》记,孔纥是鲁贵族孟献子(蔑)别宗臧氏之家的家臣。

    鲁国宗室贵族中,最显赫者为三家:季孙氏、孟孙氏、叔孙氏。因这三家贵族都是鲁桓公的子孙,故鲁人称此三家贵族为“三桓”之后,简称“三桓”。孟献子家族,也是“三桓”之一。

    5、勇猛的武士孔纥

    鲁襄公10年(前1563),晋国、吴国组织多国联军围攻一个小城邑福阳。福阳,地处今江苏安徽交界处,又称偪阳、付阳,即今江苏沛县(沛、偪古音通)。是一个非华夏族小。

    6、野合而生的私生子

    最值得注意但也历来最被古今儒者所讳言的一个重要事实是:孔子的出身并非贵族之世家,而实际只是武士孔纥与一位贫家女子颜氏“野合”,而生出的一个私生子。换句话说,他的贵族出身,并不是原装的,而是后来才被追认的,类似刘备的中山靖王后裔的出身一样。

    这一事实是司马迁当年实地访察孔子家乡后,所了解到的孔子真实的身世情况,并明确记录在《史记》中:“纥与颜氏女祷于尼丘,野合而生孔子。”

    所谓“野合”,直解之即在田野林地中性交。另一种说法是男女没有举行婚礼之前的性交,也是“野合”。清儒桂馥《札朴》:“《史记》记梁父野合而生孔子。按‘野合’,言未得成礼于女氏之庙也。”换句话说,总而言之,不管是田野之交还是廊庙之交,所谓野合,亦即未婚而交合。

    司马迁在《史记》孔传中记述的关于孔子父母“野合”的事实十分清楚,因此可以断定,孔丘父母关系实际是非规范性的(“非礼”)关系。

    孔子的正名叫孔丘,别名(即“字”)叫“仲尼”。小山曰丘,尼者,即尼山,乃东鲁沂水之发源地,距陬邑约10华里。以“丘”及“尼”命名,看来与孔子父母的上述“野合”故事是有关系的。仔细审核《史记》中关于孔子出生的记录,可以这样说,在《史记》原文及先秦及秦汉文献中,除司马迁记录了孔纥与颜氏女发生过野合关系外,并没有关于孔、颜二家曾建立婚姻关系的任何正式记载。因此,可以肯定地说,后世所有关于孔纥与颜氏存在婚姻关系的描述,都是汉以后的儒士文人所编造的。(其中尤以晋人王肃为著名)换句话说,为了神化孔丘,儒者们试图抹去这一段野合的记录,而根据汉以后常规的婚制礼俗编造了孔纥与颜氏女之间所谓正式的婚姻关系。

    7、孤儿与弃子

    因此,据《史记》的记述,孔丘乃是其父亲武士孔纥在一次神道教的祭会间,在曲阜附近一个名叫“尼丘”山谷的狂欢集会中,与一个平民少女颜氏(征在)发生“野合”,受孕而生出的私生子。
    之所以说孔子是“私生子”,是因为没有任何可信证据能够表明,孔纥后来知道自己有了这个孩子。在这次野合之后,孔纥似乎也再没有与这个贫穷的少女颜氏(征在)见过面。故孔子少时,只知其母不知其父。由此造成的童年心理创伤,使孔子一生怀有非常强的恋父心理情结,反映在其政治思想中,即崇拜君父。
    孔子出生后居住于母亲颜氏的家族中,此地即今曲阜郊外的“阙里”,而非居住在其父族所在的陬邑。阙里,原是一个为鲁国贵族主持丧葬执役者的居里,孔子母亲颜征在世代居住于此,并在这里抚养孔子成长至十六岁。
    关于孔母颜征在的出身及身世,先秦文献中未见记述。可以肯定的只是,颜氏家族,绝非鲁国之显族,颜征在乃是一个贫家女子。但颜氏是一位很有傲骨和自尊的女性。在那次尼丘之会后,颜氏似乎终身未嫁。生下孔子后,颜氏独自抚养孤儿,她生前也没有把孔子的出身来历,告诉给少年的孔子。
    春秋时期以至直到西汉,特别是在存留殷商文化传统的一些邦国中,一直仍有母系制度的遗俗,从母居,并不被习俗认为很奇怪之事。
    由于家世孤寒,实际上,孔丘的整个童年和少年时期,都是在贫穷与卑贱中度过的。

    8、关于“五父之衢”
    当孔子三岁时,孔纥已去世(去世时孔纥大约五十——六十岁左右)。但是,对这个命途多舛的苦孩子所真正不幸的是,当孔丘十五、六岁时,母亲颜氏征在也早早地弃世了。由于颜氏只是一个贫家寡居之妇,所以她死后只能被草草地埋葬(“薄殡”)于陬邑附近的一个野葬之地——“五(恶)父(夫)之衢”。
    周代制度,城邑居民依据职业及社会身份、地位之不同而分类居住。世业世居,生前不能轻易迁移改变居所,死后也只能依据死者生前之宗族及等级贵贱,而被葬入不同之墓地。郑玄《周礼》注指出:“古者万民墓地不同处,分使其地各有区域,得以族葬,使不相害。”

    “五父之衢”是鲁国一块著名的墓地。其所以著名,并非因为它是吉地,相反,根据《左传》中的记述,“五父之衢”乃是鲁国一处被认为不祥而经常遭受诅咒的墓地。
    《左传》襄公8年记:季武子与叔孙穆子盟誓,“诅(誓)于五父之衢”。定公7年记:阳虎与鲁君及三桓盟于毫社,又“诅(誓)于五父之衢。”
    所谓“诅”,即“诅誓”,今语谓之“发恶誓”。两人相盟,彼此相约信守承诺,否则就不得好死。这种誓词,就叫“诅”。因此,“诅”是一种发恶报之誓的宗教仪式。诅于“五父之衢”,即立誓使背盟者遭横死,死后埋葬于“五父之衢”之谓也。
    由此可知,“五父之衢”是鲁国横死无主之鬼的葬所,必为不祥之地。《礼记?檀弓》记述孔子母亲颜氏死后即葬身于此地。仅由此一点,也就可以看出孔母颜氏生前之身份是多么卑贱。

    9、孔颜二族的特殊关系
    据《史记》孔子传记:颜母从不对孔子讲她的父亲是谁,“讳之”。颜母为什么对孔子讳言其父?据汉儒郑玄说:“孔子之父陬叔梁纥,与颜氏之女征在野合而生孔子。征在耻焉,不告。”就是说,颜征在对于“野合”受孕一事,感到有所耻辱,因此在孔子出生后,她始终不向孔子提及他的父亲。
    然而,颜母能向孔子隐瞒其父亲的事那么久,说明她生前一定是远离孔氏家族而独居。因而可以肯定,颜氏及孔丘与孔纥的关系,事实上在孔纥及颜氏生前,从未得到孔纥家族的承认。否则作为邑大夫的公子,孔子在少年时的生活也就不会那样地贫贱了。
    根据上古的命名风俗,作为一个无父的孤儿,孔子的姓本应当依从母族之姓为颜氏。换句话说,孔丘之母党为颜氏之族。我们知道,颜氏一族与孔子关系至为密切,孔子所最钟爱的学生即是鲁人颜回。
    颜回的父亲颜路毕生贫穷,但很早就已侍从追随孔子身边,号曰“弟子”。实际颜路在孔子身边的角色,似乎更像孔子的一个使役。其子颜回以“德行”闻名,但平生其实也并没有显示出特别出色超众的才能,却一直受到孔子的特殊关爱。
    在孔子的独生子孔鲤死后不久,颜回也早死。孔子悲痛欲绝,呼天曰:“噫,天丧予!天丧乎!”以至颜回父亲颜路居然对孔子提出,要求孔子卖掉自己的驾乘马车,来为颜回买棺椁助葬。虽然此要求为孔子所拒绝,但由此可以看出颜孔关系之深。
    棺木之外套加木椁,这是贵族的葬仪。颜氏非贵族,这样要求是不合礼数的。但孔子并没有斥责颜路,而只是说:“无论是否有才能,我拿学生都当自己孩子看。我儿子孔鲤死时,他的规格也只有棺木而没有配外椁啊!”
    孔子又说:“我不能没有马车而出门步行。因为我常常要与大夫们一齐外出,不能没有马车啊!”又说:“颜回看我如同父亲,而我却不能将他当儿子看。不是我不爱他,是怕弟子们有议论啊!”
    由《论语》中的这些记述,当可以看出颜氏父子与孔子必具有某种较特殊的关系,超乎一般师生关系之上,很可能是孔子母亲颜氏的族党。
    还值得注意的是,孔门七十弟子中,颜氏一族是其中人数最多的一个群体。据《颜氏家训》记:
    “颜氏之先,本乎邹鲁,或分入齐,世以儒雅为业。仲尼门徒,升堂者七十有二,颜氏居八焉。”
    《颜氏家训》赵曦明注列举此八人云:
    “颜回,字子渊,鲁人。颜无由,字路,回之父。颜幸,字正柳。颜高(即颜刻),字子蹻。

       12、惊世骇俗之举
    孔子的母亲颜氏死后,是一位与颜氏相邻的拉輓车人之母亲(“輓父之母”),向孔子透露了关于孔子生父是孔纥及其家世背景的故事。
    所谓“輓父”,即“挽父”或“挽夫”,挽车之夫也;也就是为死去的人拉丧车送往墓地者。这位輓夫曾为前陬邑大夫、贵族老爷孔纥拉过送灵的挽车,所以知道孔纥一族之墓地在“防邑”。这位挽车人的母亲将这些情况告知了孔丘。
    由于孔子之曾祖父孔防叔曾任防邑大夫,“防”乃孔氏故邑,因此孔氏之的族墓地在防邑。
    知道这个消息后,正当血气方刚之年的十七岁孔丘干出了一件大胆惊人的事情。他来到防邑的孔氏墓地,找到了孔纥的墓穴。孔丘公然向孔纥的遗族挑战,未经过他们的许可,他就掘开了孔纥的坟墓,将自己那位身世卑贱的母亲之遗骨与这位贵族父亲的遗骨合葬在一起。④
    无论从殷商礼俗还是从周礼看,青年孔丘的这种作法,即将一个完全不具有任何名分的一夜情人(甚至不能称为正式的“妾”),与一个世系显赫的贵族武士掘墓合葬,这都是一件惊世骇俗的举动。我们应当能够想象,当此事发生之时,在鲁国上流社会所必然会发生的冲击和震动。据《史记?索隐》记述,孔纥的正妻乃是施氏,无子,但生有九个女儿。孔纥生前纳有一妾,此妾生有一子名孟皮。孟者,长也,皮者,跛也(孟跛,今语即大瘸子)。盖孟皮自幼即因病坏足(小儿麻痹症?)。根据周代之宗法制,由于孟皮是妾生,所以他也只应当是孔纥之庶子。以殷商礼制,决定贵族公子的继承权首先应论母系之贵贱。而若以周之宗法制,妾所生子,乃是“庶子”,庶子不能继承标志着贵族身份的爵号。


    TAG: 孔子 新传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