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际魔术师龙凤先生做客天水文化旅游网络...
  • 五绝•缘聚甘泉镇西枝村农家(图)
  • 惠州西湖丰诸园——【荷花】(14)(图)
  •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琥珀宫】(10)(图)
  • 惠州东江风光摄影(7)(图)
  • 五绝•甘泉镇西枝村怀古(图)
  •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琥珀宫】(9)(图)
  • 惠州西湖丰诸园——【荷花】(13)(图)
  • 惠州东江风光摄影(6)(图)
  • 【吊桥】立秋日的元龙亦很美(下)(图)
  • 立秋日的元龙亦很美(上)(图)
  • 在天水 有个草原叫大庄(图)
  •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琥珀宫】(8)(图)
  • 惠州西湖丰诸园——【荷花】(12)(图)
  • 惠州东江风光摄影(5)(图)
  • 夏日水上公园(图)
  • 莲花城里看风景【散文随笔】(图)
  • 祝广东宏远男篮再展辉煌(图)
  • 公园荷韵(图)
  • 惠州西湖丰诸园——【荷花】(11)(图)
  •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琥珀宫】(7)(图)
  • 雪落秦州,于无声处听惊雷——对话天水旧...(图)
  • 惠州东江风光摄影(4)(图)
  • 天水红色题材影片《守望》顺利杀青 某部...
  • 《广应山志》前言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8-12-23 23:09:48 / 个人分类:三阳川故事

            追根问祖,是人类的永恒话题。对于一部分中国人而言,山西大槐树似乎是一个神圣的符号。大多 数北方人,都说祖籍是山西洪桐大槐树。有的人还能举出了关于从大槐树迁出的人的各种体貌特征,但因经不起推敲。没有得到一些研究者的认同。有位河南的专家 对此进行了长期实地调查,发现中国北方和中原地区以及海外都有大槐树人的后裔。

    对于大槐树人在什么时候、为什么迁徙、又迁到那里的问题,已有不少学者进行了研究。

    由于移民事件并未见诸正史,相关问题并不是很明晰,但有的学者根据一些地方的家谱以及地方志的片言只句,考证认为,以山西大槐树为起点的大迁徙事件应发生在明初。

    这与当时山西的富庶和人口众多有关。

    据说,汾酒、陈醋、煤炭使山西在元明清时期有过举足轻重的地位。

    由于多年战乱,明初叶各地人口严重不足,北方地区撂荒严重,为巩固国防,增强国力,明政府采取强制措施进行移民。

    从各地民间传说看,这次迁徙也许类似美国历史上的西进运动,充满了血腥和暴力,许多家庭因此 妻离子散,骨肉隔绝。我的家乡人们有个在走路时背手的习惯,据说与当时的移民手背缚着并且用绳子串在一起被驱赶上路有关,由于路途遥远,时间一长,即使解 去缚手的绳子,背手走路竟成了习惯。

    这些被迫移民人大多数没有文化,因此在新安居的地方没有能力编写家谱,其对后代只能口口相传,只知道自己来自大槐树,也许大槐树仅仅是他们被集中在一起等待出发并且最终在此踏上迁移之路的。

    现在的洪桐县为吸引游客,发展地方经济,已作成了巍峨的大槐树祭坛,编导了关于大迁徙的晋剧。

     所以提到这些,是因为三阳川人也有关于来自大槐树下的传说。事实上我们已无从确定这种说法的真伪,史无前例的日子已永远销毁了一些记忆。仅仅三十多年,我们就已失去了许多,何况五百年前。

     但是,我相信在五百年前三阳川的居民一定很少。从历史气象分析,历史上天水一带的雨量相当 充沛,那时渭河上有揽系的渡船。结合地形,笔者以为,过去三阳川就是一片荒滩,甚至是沼泽。因此,三阳川的居民基本为移民应是可信的,偶然的一次,收看电 视节目,CCTV-11的一个节目吸引了我,这个节目介绍山西的戏曲风俗,着重介绍了各地众多的戏楼和庙宇,中间有地方居民的访谈,我为他们的口音和我们 的相似而惊异。而当讲到神庙对戏楼的建筑格局,以及求雨的程序的时候,我联想到三阳川的多神庙和求雨风俗,事实上,这个过程几乎就是一样的。而介绍上党地 区某个县的元君庙的时候,我确实有些激动,根据介绍,他们的求雨仪式、庙会日期和我们乡里的元君庙有许多一致性。

         由此,我常想,我们也许就是那个地方的移民,先民跣足而徙,没有文字记录,但习俗一定会原封不动的传承——当一个地方的人被同时大量迁移到同一个地方后。

         也许方言和民俗能为我们提供一种新的视觉,从这个角度找寻大迁徙的走向分布比那些生理特征更有意义。尽管北方在许多习俗上有相同点,但细心的人们一定能够 发现,与我们毗邻的陕西省,在口音和习俗上却存在较大差异,因此和我们相距间隔甚远但有相似的口音和习俗(包括神灵崇拜)的山西的一些地方,肯定和我们是 有更为接近的文化渊源和传承关系的。

    现在,卢浩若老先生写出了这本《广应山志》,关于元君庙的由来,尽管有“而唐而宋”的碑记,但我更倾向于从山西移民而来的说法。

    几百年过去了,没有文字记录,给我们留下深深遗憾。

    卢先生的努力也许从现在给后人打住这种缺憾。

    因为,所谓“广应山志”,就是我们几个村庄的地方志。我们常常为江浙的高度发达的文化和密集的历史名人而感喟,其实,我们缺少的就是这份历史感,文化感,因而也缺乏一种氛围,一种造就人才的氛围,于是,庸常成了我们的乡俗。

    但愿,卢先生藉《广应山志》能变此庸常,营造新的氛围。若激励子弟,卓尔万方,其功自当不朽。


    TAG: 广应山志 前言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