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际魔术师龙凤先生做客天水文化旅游网络...
  • 五绝•缘聚甘泉镇西枝村农家(图)
  • 惠州西湖丰诸园——【荷花】(14)(图)
  •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琥珀宫】(10)(图)
  • 惠州东江风光摄影(7)(图)
  • 五绝•甘泉镇西枝村怀古(图)
  •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琥珀宫】(9)(图)
  • 惠州西湖丰诸园——【荷花】(13)(图)
  • 惠州东江风光摄影(6)(图)
  • 【吊桥】立秋日的元龙亦很美(下)(图)
  • 立秋日的元龙亦很美(上)(图)
  • 在天水 有个草原叫大庄(图)
  •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琥珀宫】(8)(图)
  • 惠州西湖丰诸园——【荷花】(12)(图)
  • 惠州东江风光摄影(5)(图)
  • 夏日水上公园(图)
  • 莲花城里看风景【散文随笔】(图)
  • 祝广东宏远男篮再展辉煌(图)
  • 公园荷韵(图)
  • 惠州西湖丰诸园——【荷花】(11)(图)
  •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琥珀宫】(7)(图)
  • 雪落秦州,于无声处听惊雷——对话天水旧...(图)
  • 惠州东江风光摄影(4)(图)
  • 天水红色题材影片《守望》顺利杀青 某部...
  • 略记武君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8-12-23 22:46:51 / 个人分类:人物志

    春节过得实在没意思,尤其到晚上,电视也不去看,待无聊之极,便自找些旧书来乱翻,那大抵是些文学书籍,由于积习故,过去曾热烈地捧读而今竟有些廖 然了,然而那本发黄的《中国古代文学作品选注》确令人忆起那些琐琐的往事来。这本是1988年版的高等师范中文专业教材,想象十年前还在来自民勤的一位姑 娘手中屡屡温习,而今世迁事异,竟流落于陇东南渭水一隅我的书桌上,再想想大学的时光,忍不住让人感叹岁月匆匆了。

                            

       武君是来自民勤的姑娘,她没有芬芳的颜色,也没有窈窕的身材,一身村姑气派,但因了几次的争论便在第一学期末就有些熟悉了,她很敏感也很骄傲,至于何故却不得而知,总之那时确是常常争吵不休的——大约因无聊于时罢。

    先前我本坐在后排的,她和陈君同桌,自然较远,其交往便很有限了,后来竟不知何故想和道君相换,道十分愉快地即行调换,于是我们就成了邻桌。

    刚搬上去,有些陌生,由于是第一排,粉笔灰自然没少吃,老师们的飞沫大约经常在头上飘撒,但最怕的还是回过头去,那一张张明眸直让人害羞不已,因而并不曾 和他们说话,待日子一天一天过去,终于可以海阔天空的神聊,但陈君似乎作梗,往往以我指她,这场误会大约在当时很被公认,对我来说,其实只和武君仅仅有过 两次的外出爬山,大学生风潮易涌,流言常起,可能正是如此,但却不以为然。

    伊是细眉细眼的、杏脸却不桃腮,男士打分不及格,但她确乎不肯认输,拼命去追班上的小伙,结果是一无所获,直到第二年几次出入舞场后和她的民勤老乡撮合 了,一高一低,肤色颇近,真有自然天成的样子,其时,常见相约相拥,进进出出俨然恋人。好些同学则往往暗暗地讥笑,然于我则只有祝福了,我们的关系依然如 同过去,吵吵闹闹地十分投机。

    公元一九九六年春,本人报了汉语言文学的自学考试,伊们都很惊讶,但更多的是帮助,大约因爱好相同,故常常在一起谈论,十分 投机的,后来她竟把她姐姐上张掖师专时的教材送了两本,一本是《中国古代文学作品选注》,另一本是同一系列教材《文学概论》。

                             

    去年的这个时侯(1997年1月21日—2月15日)因为考虑工作。一直

    梦想去西边,便应她之邀去了趟民勤,那些路程在过去的日记里略有记载,最另人难忘的便是从金昌到民勤她家的一段旅程。在她姐姐处小住二日后,我们三人便在 亮晶晶的阳光下逆着凛冽的北风乘上赴民勤的汽车向她家而去。汽车先是向北到下四分便又向东到昌盛就径向北了,这一路属腾格里沙漠边缘,汽车路就行走在沙漠 与戈壁的交界处,南边是茫茫的戈壁,北边是绵绵无垠,线条柔和的沙漠,阳光照的一片烟霭,大漠渺茫,使人心神凝滞。飞扬的尘土落满每一个人,视线也有些模 糊。当一路的风光变成白杨聚合的农业之国时,汽车在斜阳残辉中进了民勤县城,而同行的马君则已经到家了,到泉山镇,我两还得再行一程。

       挤上东胜的汽车,已困的不轻,只知道外面的路面很糟。车颠簸得人在座位上高高低低,窗外的明月也时时上下晃荡。一阵跋涉后在红柳园停下,即到她家门口,那 茫茫的大漠,圆圆的明月,时时窜出的冷冻在提醒我,我已经远离我的家乡,而是在本省的最北端,她的东边是蒙古的阿拉善右旗。

                                   

         伊的家是清贫的,宽大的房子里仅有的几件陈设,没有专用的厨房

    大约是冬天的缘故,做饭是在同一个屋子,一个很粗糙的火炉上架着一口很大的锅。其时,在我们刚进屋的时候,伊的母亲——一位有些痴呆的中年妇女和伊的小妹正忙着做饭,一边在案板上擀面,一边在烧水,案板的另一头约略切碎着些芋根和白菜,除此而外就看不到别的了。

         伊的父母没有儿子,有五个姑娘,伊是老三由于传统的固习。二女儿早已经招了个女婿,已有一双儿女,脸色红红的,虎头虎脑正象伊的二姐夫。他显然是一个憨厚 的人,个头不高却已经完全是一个典型的成熟了的农村男人,在我刚进屋时便进来寒暄,又是递烟,又是倒茶,之后便只是坐着看电视,演的是刘小庆主演的《武则 天》。伊的二姐忙着做饭,伊似乎一年没洗头洗脸了,头发乱蓬蓬的竖在不同的方向。黑黑的半截手时时会伸进后边翘起来的棉袄中,大约因勤快的原因鞋带也不 系,在窄窄的屋里飞跑,伊的母亲则面似冷水,迟滞的目光朝着火炉,仍然裹着头,穿着鞋盘腿坐在炕上。

    冒着热气的面条隐隐约约有一股膻膳味,那双黑手捧来的咸菜还有些碜牙,但无论如何这已是在遥遥的远方做客,怎样都是新奇,这里是沙漠,菜里有沙子才自然。武君不住说些歉语,家里就这个样子,就不要太计较,出门在外要吃饱。如此喃喃不已。

         不久,伊的父亲,一个满身尘土身材魁梧的人近来了,我以前在学校见过他的,一眼便认出,于是上前问候。又说出此次游历的的原由,以免引起误会,他倒十分诚 恳地说“既然来了就多玩几日”祝愿我找到一个好的单位。彼此没有太多言语,一路上准备的话全用不上了。为此我们只好看电视来消磨时间。民勤台一晚上播放3 集《武则天》,我们大抵只说些武后的英武可佩如此云云。后来终于安排在套间的床上休息,竟一头倒下去,再醒时已是明亮的天,约略记得伊的父亲曾添过炉火。

                             

       四野当然空旷、寂寥,不远处就有沙丘,那梦想中的沙丘就在眼前,浩淼的沙漠边缘,有些人家,能不让人心情激动?脚深深埋在细细的沙里,北国的太阳劲照着, 一种暖暖的寒意从身上涌起,一把温暖的沙如同水一样从指缝中滑落,被风拂成一片尘土,飘扬在红柳枝上,渐渐消散,那沙丘上的枯枝、老根,干干净净,使人觉 得这里以前肯定有过大洪水冲刷,那印迹正是洪水泛滥后的遗物,但这又是多么的荒谬,望那白晃晃的太阳,再眺眺远远的沙线,才感到朔方风的猛烈,那武君的桃 肤怎能抵得住呢?

       伊把大姐的小孩抱来,让睡在沙丘上,和伊的小妹说话,我只有看几个别家的男孩玩耍,他们个个粗糙黝黑又健康。旁近却是有人在用小四轮耕地,预示着春天的消息,白杨的行阵在大漠的碧空下傲岸英发。

                              

       寒假以找工作为名的西游最终只得了几首律绝,九七年夏,我们分奔四方时,就送与武君------那个细眉细眼心地善良的女孩了。工专一别将半年了,各方都 是音尘绝渺,在天烟时时回忆这西部之旅,武君的形象常常跃如心海,她现在的职业估计不错,因为单位很好,在金昌公路总段。

              

    翻阅作品选,那份善良的祝愿,默默的支持,让人铭记那永远的追求,为了理想而奋然前行。

      (1998 春节)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