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际魔术师龙凤先生做客天水文化旅游网络...
  • 五绝•缘聚甘泉镇西枝村农家(图)
  • 惠州西湖丰诸园——【荷花】(14)(图)
  •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琥珀宫】(10)(图)
  • 惠州东江风光摄影(7)(图)
  • 五绝•甘泉镇西枝村怀古(图)
  •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琥珀宫】(9)(图)
  • 惠州西湖丰诸园——【荷花】(13)(图)
  • 惠州东江风光摄影(6)(图)
  • 【吊桥】立秋日的元龙亦很美(下)(图)
  • 立秋日的元龙亦很美(上)(图)
  • 在天水 有个草原叫大庄(图)
  •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琥珀宫】(8)(图)
  • 惠州西湖丰诸园——【荷花】(12)(图)
  • 惠州东江风光摄影(5)(图)
  • 夏日水上公园(图)
  • 莲花城里看风景【散文随笔】(图)
  • 祝广东宏远男篮再展辉煌(图)
  • 公园荷韵(图)
  • 惠州西湖丰诸园——【荷花】(11)(图)
  •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琥珀宫】(7)(图)
  • 雪落秦州,于无声处听惊雷——对话天水旧...(图)
  • 惠州东江风光摄影(4)(图)
  • 天水红色题材影片《守望》顺利杀青 某部...
  • 二爷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8-12-23 22:36:03 / 精华(3) / 个人分类:人物志

    父亲从乡下来了。

    我便打开电脑,让他和远在酒泉的二爷视频见面。

    二爷去年冬天摔了一跤,竟然摔出了一身病,先是骨折,再就是膀胱出血,医生们手术不敢大做,只好采用保守疗法,于是到现在仍然掉着一个尿袋。

    二爷的春节是在医院度过的。知道二爷住院,正月初二父亲连夜跑到北道又买了一天的票才搭上去酒泉的火车。后来出院了,病情也只是稳定住了。

    大半年过去了,和二爷有过两次视频,二爷又急切地想见到父亲,这种心情在我能感觉到。每次回乡下家中,便告诉父亲二爷的身体状况,这次父亲一到来,我便给酒泉的叔叔打电话,准备午间视频。

    在屏幕上,二爷明显苍老了许多,说话时不住的挠头,不住的擦拭眼泪。二爷和父亲的对话是问答方式,先是问我们家的情况,接着是几个姑姑的状况,后来问父亲 今年种几亩地,收成怎么样,够不够吃,反复的问,父亲反复的回答,再后来二爷开始问村子里的人情况,问了许多名字,父亲的回答一概很简洁:死了。偶尔有 “还活着”的回答。我在隔壁听得不断“死了”的回答的时候,也不时插话问父亲,二爷问的这个人是谁,那个人是谁,父亲便说是这个的大,那个的妈,如果我还 不知道,父亲便说是这个的爷那个的婆。

    他们爷俩絮絮叨叨了近一个小时,那边的叔叔说该吃午饭了,二爷才缓缓离开电脑。

    在我的记忆中,二爷只回来过两次,最早的一次是在1984年曾祖母去世三周年祭祀的时候,还有一次是1990年为小叔上学的事回到家乡。

    二爷一直是父亲崇拜的偶像,在我们幼小的记忆中,二爷医术高明,看病几乎不捉脉,(事实上二爷主要学习西(苏)医,很少学中医,中医是讲究望闻问切的,当 然二爷不会去给病人号脉的,这和深得中医之道的三爷成了反差,三爷也经历了参军、自学成为兰州石油学校不开诊所的中医师)。做事迅速从不拖拉。

    和二爷有过直接交流的是1997年元月,我大学快毕业了的那个寒假。

    给我的最初印象是,二爷仍然保持着军人作风,一个人要伺服病人,还要作饭,还要给求医者看病做手术,似乎没有闲着的工夫,我几乎没有见过一家人摆开阵势围 着桌子吃饭的情形,二爷的午饭一般是从厨房开始,走到客厅就已经吃完。我很诧异他吃得这么快,而他似乎总是在教训小叔:懒。

    二爷的书房和药房排在一起,发黄的50年代版本的苏联译本专著码了一个小房间,关于战地手术方面的又占了大半。许多上面还有龙飞凤舞的批画。

    关于二爷在部队辞职后落户沙漠边缘,我一直想了解二爷当初的想法,二爷似乎倒没在意,只偶尔问及才说自己获得了几枚解放勋章,当了怎样的军官,迦师地区是怎样经常地震,自己当年的战友现在如何,一切轻描淡写,只有一句口头禅:凭技术吃饭。

    二爷的医术确实很高,在自己的诊所经常给人做常规手术,我亲眼看过他给一个人做白内障摘除手术。甚至在正月初一还给人做鼻息肉的手术。而在我的印象中,这在私人诊所几乎是不可能的。

    对二爷的所有经历中,做出最大的牺牲的就是二婆,据父亲讲,二婆从天水师范毕业后本来准备教书的,和二爷结婚后去了新疆,1966年落户金塔后,她只在1978年回来过一次,直到2003年去世就再没回到她过去日夜思念的三阳川老家。

    而我见到二婆的时候,她由于半身不遂,只能扶墙行走。

    一晃又是10年了,二爷一直坚定的说要回来,但他退休的年龄竟一直在增大。这次如果没有摔倒他一定还在上班,尽管已经76岁。 而这这让我想起“落叶归根”的老话。

    我想,二爷一定能够回来看看家乡的。

    2007-10-20


    TAG: 二爷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