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阳春三月花盛开 雷锋精神放光彩   麦...(图)
  • 惠州盆花(29)(图)
  • 世界文化遗产——福建厦门【鼓浪屿】(31)(图)
  • 泰国风光摄影——芭提雅【金佛寺】(1)(图)
  • 天水市交通运输局组织召开天水市(两区)...(图)
  • 白石峪秦汉古道探秘(图)
  • 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掠影——【水上清真寺...(图)
  • 惠州盆花(28)(图)
  • 世界文化遗产——福建厦门【鼓浪屿】(30)(图)
  • 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掠影——【水上清真寺...(图)
  • 惠州盆花(27)(图)
  • 世界文化遗产——福建厦门【鼓浪屿】(29)(图)
  • 甘肃省作家协会2020年会员发展公示(图)
  • 天水市交通运输局举办2021年 秦州、麦积...(图)
  • 为成全应凤山题照(图)
  • 和絮雪飞花《何处又逢君》(图)
  • 惠州盆花(26)(图)
  • 世界文化遗产——福建厦门【鼓浪屿】(28)(图)
  • 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掠影——【首相新官邸...(图)
  • 天水湖有趣的鹅(图)
  • 夜赏玉兰(图)
  • 春雨玉兰报春归(图)
  • 惠州盆花(25)(图)
  • 世界文化遗产——福建厦门【鼓浪屿】(27)(图)
  • 父亲与武术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8-12-23 22:22:39 / 个人分类:人物志

        我一直认为父亲是深印着中国文化传统的人,尽管他仅仅上到小学三年级。

    父亲是村里的能人,也是我们乡里的名人,谁家要盖房看日子,谁有了求医不愈的病,父亲往往会出马为人家解围,在许多乡里的医生束手无策的时候,他竟然能用一两副中药把病根治,用父亲自己的话来说,有时为了人家的事,能把混身的解数都使上。也因为如此,乡里人对父亲特别尊重。其实,父亲最风光的时候是每年春节过完各村的庙会开始的时候。

    我们乡里的庙会一般有定式,一方面是地方神祗的祭祀,一方面是大伙在节后的娱乐,因而有庙会必然请大戏,演戏前还要举行武术表演赛。

    每年过完春节,父亲都要收到一些有关武术表演的请柬,父亲是热衷于国术的,他也像有些爱好的人一样,渴望切磋和交流,故每次是有请必到的。

    在表演赛举行的一天,乡里的老少弟子一齐来到家中,出发前,还要请父亲指点一二,温习温习。父亲似乎是天才,但凡学习过的套路,即便几年不练习,也不会忘记。有时偶有疏落,只要翻开那些韵文口诀念念就自然记起了。

    三阳川过去习武之风盛行,现在似乎已很少有人刻意去学习。大约应归缘于经济的发展。

    这几年,因不在家中,常常想起小时候父亲教我习武的情景,那还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农村生活还比较困难,但比农业社时期好多了。改革刚刚起步,大伙思想还比较封闭,农闲很少有人外出打工,因而冬天里随父亲学习武术的人特别多,有时院子里会站得满满的。

    我自小身体羸弱,常常显出娇弱不胜的样子,这令父亲非常失望,也因而很有些恨铁不成钢的焦虑。我到现在一直以为,他之所以不厌其烦的教导弟子,主要目的,还是想给我营造一个学习武术的氛围,引导我自觉积极学习。事实上,我天生的与父亲相反,我对父亲的热望一无所动。见到父亲练习时,常常找借口逃避。那时能让父亲稍微宽心的恐怕就只有一点了,我的记性特别好,父亲的拳术套路只要教三遍我就能记下来,因而那时他的弟子还得我来手把手的仔细教练。等到大伙都能娴熟的演练的时候,他才从热炕上下来一一校正每一个的姿势,他常常告戒弟子一招一势必须作到位,所谓行如风,站如松,出手带劲,回手轻疾。讲到招式时,还要从各个角度与弟子们进行拆解,这时他能滔滔不绝的说上好多,从黄帝、老子到关圣、岳飞,一面是武术渊源,一面是历史故事,大伙听得津津有味。其实,好些东西都是从三国、水浒、杨家将、说岳中杜撰出来的,于是仁义,诚信,忠孝,自强,等传统一一灌输给弟子,有时也讲医道。武、医、阴阳、风水、星象等本来滥觞于道家,而父亲竟全沾染上了。也常常不失时机地传授给弟子。

    应该以阳刚威猛为特质的武术套路在我手脚中变成了轻佻和“飘若欲仙”,这成了父亲的心忌。他一直希望我能改掉这个毛病,但后来上了中学、大学,有了太多的文化课的学习,也就渐渐疏离了武术。父亲的这个心忌也就不了了之了。

    这几年已很少有人跟父亲学习武术,也很少见到父亲练习,偶尔想起时,就劝父亲多练习以免把这门文化丢了。说起来,父亲也有些忧忡。父亲的武术是从母亲的爷爷那里学的,而外曾祖当年是三阳川很有名望的武林人物。现在,当年的老师父们都已作古,跟父亲年纪相仿的同志也大都无暇顾及,甚至已丢弃了。况且也业已各自华颠,就更加有心无力了。

    新近回家,见到父亲定了个大白纸本子,画了一些套路的招式,工笔人物十分精到,动作联系也很流畅。为此,我竟唏嘘了很久,父亲练习画画,我只隐约记得,我那时确实很小,离现在大约快三十年了罢。

                               20027月 ·  天水


    TAG: 父亲 武术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