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菊花摄影(1)(图)
  • 东莞休闲吧——【下坝坊】(1)(图)
  • 埃及开罗【国家博物馆】(6)(图)
  • 埃及开罗【国家博物馆】(5)(图)
  • 惠州冠和博物馆——【明清家具】(4)(图)
  • 东莞【粤晖园】摄影——【五元坊】(2)...(图)
  • 闻黑河北安冬雪有感 浣溪沙(新韵)(图)
  • 惠州冠和博物馆——【明清家具】(3)(图)
  • 东莞粤晖园】摄影——【五元坊】(1)(图)
  • 埃及开罗【国家博物馆】(4)(图)
  • 我的少年伙伴岳飞
  • 惠州冠和博物馆——【明清家具】(2)(图)
  • 埃及开罗【国家博物馆】(3)(图)
  • 东莞【粤晖园】摄影——【无香湖】(2)(图)
  • 紧急停水通知
  • 惠州冠和博物馆——【明清家具】(1)(图)
  • 埃及开罗【国家博物馆】(2)(图)
  • 东莞【粤晖园】摄影——【无香湖】(1)(图)
  • 东莞粤晖园】摄影——【紫烟崖】(图)
  • 惠州冠和博物馆——【根雕艺术品】(3)(图)
  • 埃及开罗【国家博物馆】(1)(图)
  • 惠州冠和博物馆——【根雕艺术品】(2)(图)
  • 东莞【粤晖园】摄影——【展览馆】(图)
  • 埃及沙哈拉大沙漠中的公路服务区(2)(...(图)
  • 圆梦曲溪(中)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0-07-02 07:05:58

    圆梦曲溪()

     

    这个周六,我又随金翅鸟的朋友们出行远足,圆了我的曲溪梦。

    这天一早,按照群里的通知,我们做了充分的准备——长袖衣服、长裤子、雨伞、太阳帽、太阳镜、手套、围脖、防晒霜、徒步鞋、凉鞋……按照约定的时间、地点,50多人乘车准时从北道出发。

    大约10点钟,我们来到了麦积山下。司机师傅给路口检查的工作人员说明了去向,汽车过了河向右边的山路开去。新修的路面虚虚的,软软的。汽车开在上面左摇右晃,时不时还遇上正在修路的机器——铲车、挖掘机、压路机。每每遇上这种情况,汽车都要停下来等候,有的驴友们还会下车去帮忙。少则十几分钟,多则半小时。

    新修的路还是比较狭窄,刚好能行驶一辆大车。司机师傅不停得感叹:“这路太窄了,弯子也很急,要是再下来一辆车可该怎么办?”我坐在第一排副驾驶的位置上,(其实,我每次抢在第一排,都是为了能够多观赏窗外的美景,多抓拍几张珍贵的照片,然而,每次在行驶的车上拍的照片大都是虚的,没有几张能用的。朋友们提醒我:“省着点,一是省电,二是省快门,说如此乱拍,对相机的寿命是没有好处的。”我虽然知道朋友们是一片诚心,一番好意,可总是不长记性,一看到车窗外美丽的田园风光,就又情不自禁了。)

      每逢险路,我都捏着一把汗,既想提醒司机小心,又担心分散其注意力。只有在心里默默祈祷,为司机师傅,也为我们一车爱游世、爱大自然的朋友。

    大约两小时过去了,路面平整多了,车跑起来了,河宽了,水清了,透过浓密的树木,能看见河里的石头了。司机师傅高兴地赞叹:“这还像个路!”说着愉快的哼起了小曲。

    这时候,窗外的雨渐渐大起来了,车上的雨刮器在玻璃窗上不停得摆动,一滴滴拖着尾巴的雨点就像一串串音符,摆动的雨刮器就是一行行跳跃的线谱。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