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元龙镇开展“岗位大练兵、业务大比武”互...(图)
  • 广东潮州西湖风光(1)(图)
  • 澳大利亚风光摄影——【悉尼歌剧院】(2)(图)
  • 惠州【东坡纪念馆】——【寓惠事迹陈列】...(图)
  • 孟夏二十四日傍晚公园漫步(图)
  • 澳大利亚风光摄影——【悉尼歌剧院】(1)(图)
  • 习主席视察广东潮州的地方——【牌坊街】...(图)
  • 惠州【东坡纪念馆】——【寓惠事迹陈列】...(图)
  • 习主席视察广东潮州——【牌坊街】(1)(图)
  • 澳大利亚墨尔本市风光——【淘金者博物馆...(图)
  • 惠州【东坡纪念馆】——【寓惠事迹陈列】...(图)
  • 秦州孟夏吟怀[五绝](图)
  • 广东潮州风光——【开元镇国寺】(2)(图)
  • 澳大利亚墨尔本市风光——【淘金者博物馆...(图)
  • 惠州【东坡纪念馆】——【寓惠事迹陈列】...(图)
  • 悼念袁老逝世一周年
  • 夏花灿烂观花海:镜头里的秦州北山月季生...(图)
  • 广东潮州风光——【开元镇国寺】(1)(图)
  • 澳大利亚墨尔本市风光——【淘金者博物馆...(图)
  • 惠州【东坡纪念馆】——【寓惠事迹陈列】...(图)
  • 澳大利亚墨尔本市风光——【澳洲金店】(...(图)
  • 惠州【东坡纪念馆】——【寓惠事迹陈列】...(图)
  • 的潮州名人——【饶宗颐学术馆】(6)(...(图)
  • 榴花初绽樱桃红【散文】(图)
  • 重拾徒步遇暴雨(游记)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6-06-14 22:48:00


                重拾徒步遇暴雨(游记)

                             一

             十个多月了,由于突如其来的变故我曾一度偏离了自己的生活轨迹。曾以为我的生活只剩下眼前的苟且,那里还有什么诗和远方啊!当然,对于我最爱的徒步,也就只能是一种奢望了了。
            然而,端午节第二天晚上9点多,雪花兄弟打来的一个电话,让我重新拾起了徒步。 
            接到电话时,我心里没谱,担心由于自己的原因会影响队伍的进程。可是雪花兄弟说,这次是休闲游,走路不多,以玩为主,你绝对可以的。在他的鼓励下,我答应了。
             第二天早上,简单收拾,背了两个菜煎饼就提前赶到了目的地。
             下了26路公交车,看见有一辆红色的写着利桥字样的中巴车就停在旁边。除了两位司机师傅,车上空无一人,我坐在前排副驾驶的位置上等着大家。
              7点20分,时间到了,没有人来,时间过了,也没有人来。连群主雪花也不见踪影。
             我们不禁纳闷,这是怎么回事呢?他们怎么能这样不诚信呢?可转念一想,这不对,这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其他人我不了解,但雪花兄弟我是信任的。以前多次与他同行,他的人品,他的担当,他的责任感,都是有口皆碑的。尤其是那年《老君山上的感动》以及《闫家沟观冰瀑》,都给我留下了很深、很好的印象。
            正当我满腹狐疑的时候,司机的电话铃响了。原来,车停错了位置,与集合地点之间差了一点距离,加上道路转弯,等车的人们刚好看不到车。
             嘿嘿!
             车开到玉泉观,人们上车后,我回头一看,满车厢五彩斑斓的衣服,阳光灿烂的笑容,可是除了群主,没有找到一张熟悉的面孔。车开了,我欣赏着窗外的风景,沐浴着和煦的朝阳渐渐入睡了。
             大约十点钟,车开到了李桥乡西沟的一个村子。下开后,大家逆流而上往西沟的深处走去。

                     二

          夏天的西沟四周一片碧绿。山是绿的,树是绿的,庄稼是绿的,野草是绿的,就连河里的水也是绿的。
          走不多远,人们已经被翠绿、清澈的河水勾出了脚步,一个个跑到河滩玩起来了。
          西沟的河水不大,安安静静,清清浅浅。河底大大小小的石子,缓缓游动的蝌蚪,小鱼,还有那一片片、一束束,嫩绿色的水藻,构成了一幅幅式样奇特的图案。驴友们有的下水捉鱼、抓螃蟹,有的在岸上捡石子玩,有的则在水里面变换着姿势,拍着一张张美片,会过家的女人,则提着袋子,摘着一棵棵野菜蒲公英回家凉拌。在旷野中乐,在河水里玩,人们一个个仿佛回到了童年。
           
             快中午了,大家上岸,在大核桃树下共进午餐。在这里,我又认识了好多新朋友。漂亮、优雅、能歌善舞的燕子,热情、阳光的叶子、冰雨、月亮以及青春靓丽的刺玫瑰、晶晶等。另外,两位活泼、机灵的小美女,也给我们的旅途增添了不少的乐趣。其他的朋友虽然都对不上号,但是看得出,他们良好的素质,协作互助的团队精神使人肃然起敬。
           午餐结束,燕子和雪化他们正准备组织大家唱歌跳舞做游戏,可是发现天空渐渐地乌云笼罩起来。我建议大家赶紧撤退,万一下起大雨可就麻烦了。我知道山里的雨说下就下,而且山洪爆发是很可怕的事情,何况大多数是妇女和儿童。
            雪花兄弟给司机打了电话,我们大家就开始返回。
              
                 三
            
             起初大家没太得当回事儿,都在慢条斯理地悠哉游哉。可是,快走到村庄一家人的大门口时,雨点突然噼里啪啦砸了下来。落在土里的雨点,有铜钱那么大,并向四周飞溅辐射。接着,就有冰雹打在雨伞上。大家赶紧跑进了村口第一户农家的大门。
           大门敞开着,房门也敞开着。前面的人,跑进了庭房,我们后面的人一跨进大门,狂风暴雨加冰雹扑面袭来,雨伞也不起作用了,人根本无法前进。我们只好钻进靠大门口的一个柴房里。
           柴房堆积着各种农具,自行车、手推车等几乎占满了整个地面。我们六七个人只好侧着身子,栖身在农具的空隙中。我和叶子、冰雨,站在离门窗最近的地方,风一吹,雨和冰雹不时地从外面飞进来。我们用雨伞挡在门口和没有窗棂的大窗口。疾风骤雨加冰雹,下了大约40分钟。有时候,雨刚刚稍微小点,一会儿就又大下起来,冰雹停了又下,下了又停。叶子将伞翻过来,一会儿,就能捞起一大把的冰雹,虽然颗粒不大,但是数量不少。听到有人轻轻地说:过去了,叶子便笑着说:小时候,每当发大水或者地震的时候,大人们总是不停的喊:过去了,过去了……
           谈笑间,风渐渐停了,雨终于小了,院里的冰雹,也看不见了。
                        四

          大家走出大门,看到满路上都是水,有两位老乡在疏通水路。女的站在路边上打着两把伞,男的则挽起裤腿用铁锹掏着沟渠里的污泥,这画面好温馨。
          不多一会儿,中巴车已经开到了我们的面前。大家上车,走到老房子那里又下去参观、拍照。然后上车后一路平安,大约六点钟顺利回家。
              一天的徒步,没有走多少路,一点也不觉着累。但经历了惊心动魄的暴雨,认识了那么多的新朋友,使人心情舒畅。

                       五

            最后,提醒驴友们:夏天暴雨多,容易山洪暴发,出门一定要随时观察天气,不要贪玩,安全第一。
           
             
       





    - [ ]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