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澳大利亚悉尼风光摄影——【曼利水族馆】...(图)
  • 秋季到市人民公园来看菊展(图)
  • 惠州风光摄影——【大亚湾绿道】(2)(图)
  • 惠州市惠阳区风光摄影——【小桂湾】(5...(图)
  • 惠州市惠阳区风光摄影——【小桂湾】(4)(图)
  • 澳大利亚风光摄影——【悉尼海湾】(4)...(图)
  • 不忘初心 牢记使命——郭川镇组织收看中...
  • 惠州风光摄影——【金山湖公园】(2)(图)
  • 惠州惠阳区风光摄影——【小桂湾】(3)(图)
  • 澳大利亚风光摄影——【悉尼海湾】(3)(图)
  • 马跑泉水上公园风光如画(二)(图)
  • 公告—由于系统维护升级暂停更新信息6天!
  • 陇山秋雨 原创
  • 雁南飞 原创
  • 金橘灿烂(图)
  • 银杏(图)
  • 秋之魅(图)
  • 当街叫卖管制刀具 张家川警方依法收缴
  • 张家川:抓获扒窃犯 揪出吸毒案
  • 十九大召开在即(图)
  • 麦积区人大常委会督查新一轮退耕还林工程...(图)
  •  阳关感怀 杨迎勋          ...
  • :菊韵 杨迎勋
  • 惠州风光摄影——【大亚湾骑行绿道】(1)(图)
  • 穿越归来话险途(四)山野茫茫 路在何方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3-11-22 06:53:40

    (四)山野茫茫 路在何方

                              

    进了那条沟,根本就没有路。

    我们一直沿着河水逆流而上。河滩上全是石头。大的,小的,有形的、无形的,高高低低、远远近近,随意地摆着,放着,散落着。我们在乱石滩上,时而跳过来;时而跨过去。小心翼翼,稍不留神就会失足,湿身。大家互相帮扶着往前走。

    男士们个个都是纯爷们,他们总是跑在最前面,探路,在险要处搀扶大家过河,上山。

    明月不小心掉进水里,衣服湿了,鞋子里全灌进水了。

    大家齐心协力帮助她。有人掏出了干净的毛巾,有人送上了崭新的白手套,统统赛进了明月的鞋里头。 “双枪 ” 老朋友“天河热土”赶紧抢过相机 卸掉电池,风轻云淡接过来,一路拿在手上晾着,直到水分干了……初冬的山野河水冰凉,但朋友们热情的举动纯纯的、暖暖的,我们都很感动。

     

    真是“一山一景致,一沟一风光”,走了不知道多少时间,来到了一片“落叶松”前。我听到有人喊:“胡杨林”,循声举目眺望,还真的很美。

    那高耸入云的个头,那挺拔笔直的身躯,那金灿灿的绚丽色彩,比起娇贵的、声名远扬的胡杨林,一点也不逊色。大家惊叹,称赞,驻足留影。

    两点多,我们来到一处小瀑布前,眼前出现了两条沟。一条是我们一路走来的有流水的主河道。可是这条沟,在瀑布上面就没有路了;另一条则是侧面通向西南方向的旱沟。

    “到底怎么走?”大家开始商量。有的人坐下来将就几口干粮,有的人喝水补充体力。我们又吃了森林兄弟的油饼。

    最后讨论结果,还是几位群管和领队拍板决定走旱沟。实践证明,当时的决定是正确的。

    进了那条沟,山势渐渐陡起来,到山顶听说有2千零60米海拔。

    脚下随处可见横七竖八的树木、藤蔓,互相交织着、缠绕着,有的则随心所欲地长成了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姿势。石头上,长满了青苔。那些树木和野草,有的依旧不减夏日的风姿,苍翠、碧绿;有的已经卸妆,准备休眠。其中最受大家青睐的还是那三三两两的红桦树,一片片树皮藕断丝连,在风中舞姿翩翩,吸引着美女们的脚步。还有那罕见的“灵芝” (幽香绿叶妹妹老公说的是树花),一朵朵漂亮的梅花在树枝上绽放着,活像出自雕塑家之手的艺术品。我们的美女妹妹“天空边缘”,一路举着它翻山越岭,爱不释手。

    快到山顶时,我们发现了一些石头上有银白色的东西镶嵌着,在阳光下闪闪发亮。大多数人认为是什么矿石,“天空边缘”妹妹则认为是“鱼的化石”。她说那上面的银色斑点,一定是鱼鳞,经过千百年的风雨侵蚀,地质变化,演变成今天这个样子。她富有诗情画意的想象,让我们也半信半疑。我们真的感慨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爬到半山腰,又到了一处岔道口。“走哪边?”大家的意见有分歧。

    领队“静水深流”妹妹,掏出两张地图,和大家研讨路线。我凑上去一看,谷歌地图上,山脉河流密密麻麻的,我们当时的位置到底在哪里,不得而知。

    我忽然想起了现代通讯的“导航系统”。然而,我的话刚一出口,就遭到反对:“信号都没有,还谈什么导航呀!”

    最后,还是我们的巾帼英雄“雨在树梢”和“静水深流”妹妹,果断决定走西边的沟。

    山势越来越陡,“路”越来越难走,我的脚下开始不稳当了。好几次趔趔趄趄,身体差点失去平衡。明月被摔倒在一个洞穴旁,差点掉进了她的那个“窝”。但是我们谁也不叫苦叫累,怨天尤人,相反的都在努力支撑着,坚持着,互相鼓励着。

    后来我们发现新朋友“孤帆远影”小兄弟的裤子被刮开了一个三角口子,一块布耷拉下来,随着脚步的运动,在哗啦哗啦扇动。我忍不住对他笑并告诉他:“裤子烂了”。他风趣地说:“走得太热了,屁股上开个窗口,拉个帘子凉快点!”这话一出口,我们都被逗乐了,疲惫顿消,精神来了。

    正当我们埋头爬山时,忽然听到一声清脆悦耳的鸟鸣声,我们很是兴奋,也很纳闷,怎么就一声呢?有诗云“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说来也怪,走了那么半天,竟然没有听到一声鸟叫,也没有见到哪里有惊起的野鸡、野兔之类的。所以这一声短暂而又动听的鸟声,感觉非常新奇。给这空旷、寂寥的荒郊野岭增添了几分灵动。我和蓝韵一头雾水,四处观望,突然看见“孤帆远影”站在高处,嘻嘻地冲着我们憨笑。嘿嘿,原来是他在演口技呀。

    “层层叠叠山,曲曲环环路. 丁丁冬冬泉,高高下下树。”

    终于到山顶了。在大家的苦苦期盼中,到了山顶,确切点应该叫梁顶。两边还是连绵不断的群山。一个馒头形的的小山丘呈现在我们面前,翻过去就开始下山了。

    站在“馒头”上,透过疏疏密密的树梢放眼四望,一览众山小。

    已经下午三点多了,大家饥肠辘辘,正准备吃午饭。风轻云淡兄弟打开了他的包。那个包呀,满满当当的,简直就是个小厨房。锅灶、食材、调料、餐具,一应俱全。真服了他的周到细心,更敬佩他的热心和责任感。正在这时候,望望兄弟来了,他阻止了大家,要求先随便吃一点现成的,下山后再慢慢品尝火锅。

    对,还是他想得周到,我们也都恍然大悟。下山有路吗?何时能回家?车在哪里等?……上了山,或许只完成了此行的一般。还有那么多的未知。在这荒无人烟的深山密林,时间,是一刻也不能耽误的。

    于是大家赶紧掏出饼子、面皮,呱呱,蛋糕等熟食,互相交换着分享起来。

    匆匆忙忙吃完,又起身钻进了一片毛竹林。那片竹林很大,从山顶一直延伸下去。

    我听到有人说“走进野猪林,当一回林冲。”哈哈。“野猪林”“野竹林”多么有趣的谐音。我进入了《水浒传》惊心动魄的故事中。那些梁山好汉的身影一个个在我面前闪过。

    忽然,我听见前面有人告诉我:“小心点,别踩着竹子,很滑的。用手抓住竹子,转过身,倒退着走!”我一边答应一边照着做,果然有效。遇到稍微平坦一些的地方,我们就坐着往下溜,尽管有沙土灌进了鞋里,手上脸上也时不时被竹棍竹叶划得生疼,但毕竟还是没有摔跤。那片野竹林究竟有多长,如此这般,我们走了好久才来到沟里。

    这条沟,远比来时的还要难走。一是坡度大,二是石头之间跨度大,三是处处有高高低低的坎,往往无处下脚。我们只好边观察边慢慢往前挪动。

    这样的路不知道走了多久,才看见了河边上有一条像样的路。尽管上面全被野草覆盖,但路的轮廓还是有的。

    这时候,天色就渐渐暗了下来,由于个体差异,19人的队伍距离渐渐拉开,被自然分割成了三部分。前面是美女领队“静水深流”、后勤主管“望望”,双枪“天河热土”,还有新朋友“红尘一笑”“孤帆远影”5个人。他们遥遥领先,在给大家辛勤探路,并不时给大家传递信息。

    我和树梢妹妹、幽香绿叶、天空边缘 蓝韵还有“传说”兄弟一起走。

    天越来越黑,我们一起唯一的英雄汉“传说”兄弟总是观前顾后,他背负着沉甸甸的行囊,里面还有明月的两大包火锅菜。他要求自己走在最后面,为我们保驾护航。他担心我走不动,刻意将我安排在前面,并不断地催促着:“刘老师,快点!怎么又慢了!”哈哈,我只好乖乖地俯首听命。一路快步加小跑。我知道他在有意保护我。因为大家都心知肚明,走了老半天,没有一点出沟的迹象。处处“山重水复”,何时“柳暗花明”。我们担心:“是不是绕着大山转圈圈,如果这样,我们可就惨了。”

    就我们自己而言,大不了大家围在一起,点篝火取暖烧饭,可是家里人就会急坏的,电话没有一点信号。

    我们的几位美女妹妹个个都很勇敢,一路谈笑风生,互相鼓励着。“树梢”妹妹不停地鼓舞大家:“别担心,一定会走出去的!”每到难走的路段,“天空边缘”便冲到最前面,用手电筒给我们照明。“幽香绿叶”她是初次走远路、走夜路,但她没有一点怨言,还常常用幽默风趣的语言逗大家开心,“蓝韵”不多说话,她在默默地观察地形,每当没路了,她都会第一个另辟蹊径,引领大家闯关。

    在途中,我放心不下外甥明月,她不仅衣服、鞋子全湿着,而且头上还磕出了一个包。我不停给她打电话,直到有信号了,她告诉我,她很好,后面8个人,6位男士,大家相互照顾着,没事的。

     

    “有牛粪了!”——“几头牛!”——“有路了!有路就有人家!——“看那里有小桥!是人搭建的!”——“有信号了!有信号了!快给家里人打电话吧!他们可能都急死了!”——“看看!月亮出来了!有月亮就能看见路,就有希望!”——“电线杆!距离人家不远了!”——“有人的声音……”

    走到一处木栅栏前,我们正在翻越,发现两头牛跟上来了,它们没有翻过来。那是它们的主人专门给它们设计的。我们回头看着它们可怜巴巴的大眼睛,于心不忍。

    快出沟了,我们听到了两声奇怪的声音,大家毛骨悚然,但谁也不敢说是“狼”在叫,我说:“别怕,牛叫哩!”大家也都齐声应和,给自己壮胆。在车上,大家才敢说那真是两声浪叫。想起来就后怕。

    从看到牛粪的那一刻,希望开始燃烧。

    后来听到了人的声音,我们快马加鞭赶上去。

    音果然是“孤帆远影”、“红尘一笑”在等我们。他们说前面的三个人,准备找到人家,借摩托车接大家出沟,我们感动着。

     

     

     

     

     

     

     

     

     

     

     


    TAG:

    引用 删除 幽香绿叶   /   2013-12-10 14:34:01
    呵呵我们的探险经历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3-12-04 15:05:30
    5
    月下凤影 引用 删除 月下凤影   /   2013-11-26 12:48:29
    5
    松林雨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松林雨   /   2013-11-24 17:04:09
    走到一处木栅栏前,我们正在翻越,发现两头牛跟上来了,它们没有翻过来。那编织得密密扎扎的篱笆墙是它们的主人专门给它们设计的。让它们乖乖呆在大山里,清心寡欲,好好修炼呢!嘿嘿,这也是人类的残忍之所在啊!我们回头看着它们可怜巴巴的大眼睛,于心不忍。
    快出沟了,我们听到了两声奇怪的声音,在这漆黑黑的深山旷野,听后毛骨悚然。我们屏气凝神,谁也不敢说是“狼”在叫。我说:“别怕,牛叫哩!”树梢妹妹和大家也都齐声应和,给自己壮胆。在车上,大家才敢说那真是两声狼叫,想起来就头皮就发麻。
    大漠孤烟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大漠孤烟   /   2013-11-22 16:57:39
    5
    陇上人家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陇上人家   /   2013-11-22 15:02:45
    5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3-11-22 13:23:20
    5
    嶓冢山人李三祥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李三祥   /   2013-11-22 12:25:12
    5
    嶓冢山人李三祥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李三祥   /   2013-11-22 12:25:09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3-11-22 12:16:34
    5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3-11-22 11:59:49
    5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3-11-22 09:31:31
    5
    天山雪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天山雪   /   2013-11-22 09:08:53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