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度搜索条祠——【惠州学院卫斌教授】(图)
  • 荷兰王国风光摄影——北方小渔村【瓦伦丹...(图)
  • 深圳风光摄影——【菊花展览】(14)(图)
  • 抗美援朝七十周年感怀[七律一首](图)
  • 惠州盐州岛西山落日(2)(图)
  • 荷兰王国风光摄影——北方小渔村【瓦伦丹...(图)
  • 深圳风光摄影——【菊花展览】(13)(图)
  • 观月吟怀[七律一首](图)
  • 游晋祠——天水猫王户外俱乐部440期山西...(图)
  • 菊展佳丽(图)
  • 【中国秦腔网】天水市秦州区老年协会樱花...(图)
  • 深圳菊展(12)(图)
  • 惠州盐州岛落日(1)(图)
  • 荷兰王国风光摄影——北方小渔村【瓦伦丹...(图)
  • 第二届“曲江海洋极地公园杯”全球华语散...(图)
  • 游云冈石窟——天水猫王户外俱乐部440期...(图)
  • 深圳菊展(11)(图)
  • 惠州行吟(为卫斌老师惠州摄影题照)(图)
  • 荷兰王国风光摄影——北方小渔村【瓦伦丹...(图)
  • 天水新华户外俱乐部第211期活动-黄柏塬里...(图)
  • 惠州盐州岛西山落日(1)(图)
  • 温家峡里秋色浓(图)
  • 马跑泉公园赏菊秋行[七言律诗](图)
  • 深圳特区四十年感怀[七言律诗一首](图)
  • 一个也不能少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3-08-14 08:25:57

     

                                                             一个也不能少


                                             —— 记娘娘坝镇马家坝四队(宽沟)队长坚求子
                                                                                                       
            “仔细看看,一个也不能少!”这是在洪水袭击村庄时,人们在撤离过程中,坚求子吊在嘴边的一句话。
            坚求子是娘娘坝镇马家坝村四队(宽沟)的队长。宽沟地处一条峡谷中,十几户人家依山傍水坐落在沟的两边。在“7.25”特大洪灾发生后,坚队长首先把大家转移集中在安全地带,后来在救援人员的帮助下,全村80多人全部安全转移,无一伤亡。
            7月25日,随着滂沱大雨不停地下着,肆虐的洪水疯狂地从两边的山坡上倾泻而下,沟里的水不断上涨。眼看着有的人家已经进了水,有的房屋、围墙开始倒塌,人们惊恐万分,但又束手无策。这时候,一直在庄里查看的坚队长当机立断,通知大家转移到“张家湾”和“骆家台子”去。由于这两个地方,有两处突出的的石崖,石崖下暂时可避雨安身。
            后来路被冲毁了,坚队长带领大家冒雨抢修,由于雨不停,水不断,所以刚修好的路又被冲毁。接连修了四次以后,那条唯一通向外界的生命之路还是被堵得死死的,人们只好蹚着呼啸的洪水,顺流艰难出沟。
            宽沟村全村17户人家,和其他地方一样,村子里的强壮劳力都外出打工,家里只剩下老人和儿童,还有几个残疾人。在坚队长的精心安排下,临时避难点的人们互相安慰着、鼓励着,没有发生任何摔伤、和挤压等事故。直到一天一夜后, 救援队官兵来了,大家齐心协力才安全撤离出去。
             一开始,村里的骆建老两口等几位七八十岁的老人家不愿意离开家园,坚队长就苦口婆心地发动其他人一起动员,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村子里的残疾人张谷爪夫妇一聋一哑,房子倒了,牲口被压死了,夫妇俩哭天喊地迟迟不愿离开;王振国、王卫卫兄弟俩腿脚不灵便,行走非常困难,坚队长的儿子就勇敢地承担起了照顾他俩的义务;还有一位投靠亲戚的曹王村的62岁孤寡老人曹随心,他是最后一个离开的,他守着侄女家的几只羊,迟迟不肯走。他说:“我一个人无依无靠,无牵无挂,如果侥幸活下来,我守着这几只羊,还可以给娃娃们放羊混口饭吃,大不了被压死,或者被洪水卷走,还省得连累亲戚,给娃娃们省下一笔丧葬费。”后来无可奈何的坚队长只好动员其亲戚,几位妇女声泪俱下地劝说,他才勉强离开。
            当坚队长动员村民全部撤离之后,这才想起自己74的老母亲。当他跑回家里时老母亲已经不在家里,他焦急万分。后来才知道,老人家已经被救援官兵背出去了,于是便继续组织帮扶其他人撤离。一直走到梁家庄他才赶上他们,才将自己的老母亲接了过来,背出了沟。
             从宽沟到大庄的路十几里,大家走了两个多小时,在官兵们全力以赴下,大家拖儿带女,扶老携幼,一步一步地走出了沟。那其中的艰辛,无语言表。
            出沟不久,两边的山体就垮塌下来了,当时人们都说:“宽沟村就剩一条河了。”
            后来在太京安置点,他积极配合指挥人员照顾、抚慰、开导自己的村民,既要相信政府,树立信心;又要学会感恩,安心等待;还要学会自救,之后还得自谋生路,自力更生,重建家园。他时时提醒灾民们:“对于大家捐助来的东西,一定要爱惜,能吃多少拿多少,能用多少取多少,这些都是政府的爱心和好心人的血汗钱,千万别浪费。”
             现在灾民们已经都相应政府的号召,带上安置费,有的投亲靠友,有的自己租了房子。坚队长也租在了秦州区东十里村。
             坚队长把自己的家人安顿下来后,他还是忘不了他的村民们,常常抽空到各个安置点去嘘寒问暖,并在为村民们的找工作和孩子们的上学问题操劳着、奔波着、忙碌着。


            

     

     


     


    TAG: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3-12-04 15:14:26
    5
    梅雨赤子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zhangzhiqiang   /   2013-08-14 10:45:56
    5
    润木的空间 引用 删除 润木   /   2013-08-14 10:12:07
    5
    陇上人家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陇上人家   /   2013-08-14 08:48:08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