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样的藉河风情线你可喜欢(图)
  • 2020年市文联组织戏剧,书法进校园活动一...(图)
  • 【山东作家毕玉芝的天水情结】——大哥,...
  • 惠州植物园风光——【温室 科普馆】(3)(图)
  • 福建武夷山风光摄影——【天游峰】(3)(图)
  •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冬宫博物馆藏品...(图)
  • 天水新华户外第201期活动-进云屏、包饺子(图)
  • 惠州植物园风光——【温室 科普馆】(2)(图)
  • 福建武夷山风光摄影——【天游峰】(2)(图)
  •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摄影——【冬宫博物馆...(图)
  • 麦积区:白天再现“天水蓝” 傍晚出现“...(图)
  • 雨过天晴秦州城(图)
  • 从2012年8月到2020年7月,转眼八年留下的...(图)
  • 天水杜甫研究会东柯分会7月12日在街亭古...(图)
  • 祝贺外孙女荣升西安重点中学(图)
  • 【桃李不言自成蹊】山中之人——记天水市...
  • “群策群力·决战决胜一一麦积区脱贫攻坚...(图)
  • 福建武夷山风光摄影——【天游峰】(1)(图)
  • 惠州植物园风光——【温室 科普馆】(1)(图)
  •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摄影——【滴血教堂】(图)
  • 为艾叶老师书画题照 [七律(新韵)](图)
  • 莲韵(图)
  • 惠州风光摄影——【金山湖公园】(扩建)...(图)
  • 广西风光摄影——【名仕田园】(11)(完)(图)
  • 杨金锁||夏访白莲寺

    上一篇 / 下一篇  2020-06-21 16:07:59 / 个人分类:郭川

    天水市秦州区太京镇何家庙村有座白莲寺。它建寺的时间不长,但却充满了传奇色彩:大雄宝殿落座菩萨神像时,寺院上空一朵硕大的莲花白云在漂浮,久久不散;一个只有300多口人的小村庄,历时16年,花费200多万元修建这么一座宏伟寺院,其中绝大部分款项是一个被村民称为黑求子的人筹得的;这个人历经了中年丧子的切肤之痛,但他没有被击退,一直坚持到“站着往生了”......这一切的一切,时时叩击着我强烈的好奇心,从而促成我一探究竟,向而往之。

    那天我骑车途径了西十里、窝驼村,正当在通往何家庙村的白莲寺时,老天爷却突然变了脸:风起、云布、雷鸣、电闪......我还没来得及多想,一霎时,下起了无情的雷阵雨。是返回还是继续前行?生性固执的我,觉得返回是淋雨,继续前行也是淋雨!所不同的是返回淋的是退缩的雨,而继续前行淋的却是不屈的雨!于是借助风力油门加的更大啦......谁知无情的阵雨还是阻止了继续前行的脚步!虽然平坦却因雨水冲刷路滑的使摩托车有些不听使唤,开始有打滑摇摆的感觉......遮阳御风的墨镜不但用不上派场,反而因倾洒在镜片上的雨点使得眼睛开始模糊不清,太危险啦!凭几十年的骑车经验,不能再冒险啦!

    此时,看见前面村庄路旁由一商店。于是马上停车后快速跨了进去。店主看见我一副狼狈样,略带偷笑的表情问:“有啥急事过不去,竟然冒着这么大的雨骑摩托车赶路,不要命啦?”唉,怎么跟这位店老板说呢,只好苦笑一声,拿出随身携带的餐巾纸摖了摖满脸淌下来的雨水。

    店主人很热情,看见本人像落汤鸡似的,由沙发上很吃力地站起来手里拿根拐杖一瘸一拐的进卧室拿出了毛巾让擦擦。看得出来,这位热心店主是位残疾人。雨势未减,于是与店主攀谈起来。“这个村庄叫啥名?”“我们这村叫刘家庄。”刘家庄?可是年轻时曾到访过的刘家庄?思绪回到四十多年前,那时的我还是个愣头青,二十不到正值年少轻狂的年纪。利用放暑假的机会在一建筑队干临时工。该建筑队的工头据说因为家庭成分不好,三十有余还没讨到老婆,经人介绍,好不容易在刘家庄找到了一个对象。但在双方商定结婚日子时,由于彩礼的问题闹翻了脸。工头觉得很伤感,于是纠集了我们十余号年轻人,赶往刘家庄抢亲。到了女方家里后,故意找茬,吃了人家的饭菜喝了人家的酒,借酒壮胆撒泼,折腾了一整天。女方家反而以礼相待,任由我们瞎折腾。最终让我们这些酒足饭饱的醉汉灰溜溜的离开了刘家庄。现在回想起来,心里很是不安,也很惭愧。但对这里村民的淳朴厚道更加感动。

    当我问起他的身体是怎么成为这样的?他对我说:他都快60岁的人了,19岁时因一个小小的手术而造成一条腿残疾,继而严重影响到另一只腿肌肉萎缩,彻底丧失了劳动能力。父母相继离世,生活完全依靠其兄长辅助生存,终身未娶,本人当即从心里暗暗流露出了一股说不清的滋味……当我将话题转向白莲寺时,他说他略知一二。并且给我讲述的跟我之前听说到的基本一致。还真有这回事?看看外面雨停了,于是我起身告辞了店家,摖干了停放在店外面的“坐骑”,重新上了路。大约行进了数公里,来到了岔路口——一边是上山通往马岐山的路,一边就是今天要到达的盘龙山何家庙白莲寺的路。这时老天爷似乎也被我执着的精神所感动,天空开始放晴。这更增添了我上山探访的信心。

    上山的路陡而窄,但却很平坦。因为这是在前年当地政府“村村通”惠民工程实施时新修建的水泥路。八公里的路刹那间就赶到啦! 车停在盘龙山最高处——位于高山之巅的何家庙。由于刚下过雨,环视周围,向远处眺望,映入眼帘的是四面群山环绕,叠恋重障,烟雾缭绕,时隐时现,十分神奇而壮观!向近处观看,一片绿树成荫,掩饰村庄,显得那么静谧,偶闻得鸡鸣犬吠。在村中隐现出的白莲寺更是凸显的神奇无比!村中有寺,寺在村中......好一个人间仙境!真是凡人宜居,神仙聚拢之地……

    拿出相机赶快抓拍了一组烟雾风光照,然后又跨上摩托车穿越村庄径直前往村西北的白莲寺院前。眼望寺庙山门,联想翩翩,我曾周游过国内许多名山,名刹古迹甚至国外一些世界奇迹之地,但在这小小不知名的地方,却有这么一座寺院,真是让我从心里为之一震,感慨万千啊!这座算不上是金碧辉煌,但却沉雄壮观的寺院竟然是以黑求子为主的几位居士用化缘得来的善款修建起来的!这不得不让人从内心对这位未曾谋面的已经“往生”了的黑求子有种钦佩与敬仰之情!

    村里看庙的两位农妇(其中一位系黑求子遗孀,另一位则是他的婶婶)看见来了客人,主动前来打招呼。因我是从城里专程前来参观白莲寺的,显得非常热情。其中黑求子遗孀她二话没说即返回离寺庙一墙之隔的家里特意提了一壶热水,为我沏了茶。简单的聊了一会儿后,她两带领我边进庙门参观、边向我介绍了她们自己知道的关于白莲寺的情况。

    《夏访白莲寺》主人公黑求子的遗孀

    白莲寺占地面积并不是很大,约一亩地多一点。共分三层,分别是:一层中间供奉的为弥勒佛,右面供奉的为文殊菩萨,左面供奉的为普贤菩萨;二层中间供奉的是韦陀护法佛,左右两边供奉的分别是四大天王;三层大雄宝殿中间供奉的是释迦牟尼,右面供奉的是药师王菩萨、观世音菩萨,左面供奉的是阿弥陀佛、地藏菩萨。每尊佛像“神采奕奕”“佛光普照”,让人纳拜。每座殿内壁画栩栩如生,活灵活现,每幅画就是佛的一个动人故事。

    正因为我是慕名前来探访白莲寺的,少不了要多问这要问那,比如这白莲寺的名字是怎么得来的,尤其是黑求子是怎么为修建白莲寺出力的、他又是怎么“往生”的?她俩看我问的这么细致,于是干脆邀请我到黑求子家里坐下来好好聊聊。这也正合我的心愿,爽快答应并跟随她们两个走进了黑求子的家里。

    典型的农家小院。院子门座北朝东南,北面正屋三间,西面两间,东面一小间厨房。南面小花园里种有一棵正在结满桃子的树。整个院子不大,房子都是土坯砌的墙。与一隔之墙的白莲寺形成鲜明的对照......试想,如果黑求子把用于修建白莲寺的精力用在修建自家房屋上,那将是怎样的一种面貌?

    被主人领进北房正屋落座后,看见屋里陈设极其简单,土炕、一张尘旧但被擦的很干净的三斗柜桌,一台老式电视机,地下只有几把凳子......除此之外几乎再看不见什么像样值钱的东西了。倒是正侧面墙上挂的黑求子的遗像,让人感到一位面庞虽然黝黑但却憨厚淳朴的善良人想与我要诉说些什么......

    此时,村支书马万胜听说城里专程来了一位参观白莲寺的,特意前来与我坐下聊了起来。村里人说村支书也是黑求子的堂叔,他将庙会会长马德胜等人也叫了过来。

    据他们讲,在这个小小的村庄之所以能够修建起如此规模的白莲寺,黑求子功不可没!实际上,在确定修建白莲寺之前的80年代初期,黑求子就经常利用干农活的间隙,牵着自己的小毛驴,肩扛背驮,从8公里外的山下往山上背沙驮石子,先期盖起了三间简易的供奉佛像的房子,但后来因修建白莲寺时被拆掉了,又在原地修建了这座规模宏大的寺院。为了建寺院,他几十年如一日,从未间断过。因为这些,黑求子“往生”后,村里人专为他立了一座碑,尊称他为“佛”的化身,就连跟随他吃过不少苦头的那头小毛驴也被村里人称为“神驴”。

    一位正直善良,虔诚佛缘的信教徒,他让我感动,让我心生敬意。在40年前,他的哥哥因暴病离开人世,留下不到 2 —— 4岁的两个小侄子和他们的妈妈,生活举步维艰。尚未结婚的黑求子,为了照顾无依无靠的他嫂子与两个年幼的侄子,毅然决然地娶比他大3岁的嫂子为妻,承担起了照顾他们母子三人的生活重担。

    他们结合在一起后也有了自己的一个宝贝儿子。然而,就在他们的儿子已经年满19周岁时,却在2013年正月里正值天下大雪时,与同伴相约前往隔山相望的马岐山梨花寺进香后,由于多喝了几杯酒,在返回时迷了路被冻死了。

    中年丧子的切肤之痛,遇到普通人恐怕是难以面对与接受的。然而有着对佛祖无比虔诚与信念的黑求子,坦然接受了这近乎残忍的现实,一如既往的继续为修建白莲寺不停地劳作,四处奔波化缘。

    白莲寺自1998年春季奠基,2013年7月份落成。在这16年时间里,黑求子化缘、筹措资金,不知跑了多少路,吃了多少苦头。这只有他自己心里最清楚,可惜他已经“往生”了。当然,在化缘跑资金过程中,也遇到了许多热心肠的居士。大家给本人谈的最多的除了黑求子就是一位何姓女居士。说如果没有何居士等的鼎力相助,白莲寺的后续资金就会落空,大殿落成也很有可能中途夭折。

    当我不解地问村支书,这么穷的地方,为何不想方设法把自家的房屋修建好,却非要固执的修建寺庙呢?对于这个问题,村支书莞尔一笑说:“如果黑求子没有‘往生’的话, 他的回答会让你满意的!”接着,村支书终于说出了让我较满意的答案。村支书说,黑求子修建白莲寺的目的,人在世时,与他交流过。黑求子将佛放在生命的重要位置。佛的学说,是教化人们净化心灵,让人们做善事,修建寺院,就等于做了一件人生中的大事。这件大事留给后代,让人们不要忘记,善行必有善报。少做恶事,村村和睦,不要为一点小事大打出手,引起村与村矛盾重重。家庭和睦,幸福安康,尤其年轻人“天不怕地不怕”的个性在佛的劝教下会得到洗礼,心灵世界会是另外一片天地,村与村之间、家庭与家庭之间少些矛盾,少些犯罪,少些刑事案件,人人互敬互让,尊老爱幼,孝悌风尚形成,这应该是功德无量的。

    专为黑求子建的塔

    我终于明白了黑求子的行为,原来一个“善”字在他心中滚动。

    对于白莲寺的来历,村支书马万胜老人饶有兴致的说,2013年7月份的那天上午10时左右,正当大家准备开始往大雄宝殿落座菩萨神像时,发现寺院上空有一朵硕大的莲花白云在漂浮,久久不散,于是,有人当即脱口而出:“白莲花,啊,白莲寺!”大家拍手称赞,有人叩首便拜。就这样,白莲寺应运而生了。

    当我快要离开时,还有一个未解之谜萦绕在脑海里,那就是黑求子究竟是如何“往生的”?因为我匆匆来白莲寺探访的主要问题也就是来了解这个谜。

    马万胜老人说:“关于人们传说的黑求子站着“往生”的事,其实是有一定的传奇色彩的。黑求子于2013年7月26日凌晨3时多“往生”时,向家里人要了个苹果吃了一半,突然口里自言自语:‘快去庙里点蜡烧香......腾地方,阿弥陀佛来接我啦!’言毕,就再也没醒过来。”村里人七嘴八舌的说黑求子是佛的人,被佛接走了,也有人说他做了大量的善事,佛不让他受苦了。尽管村里人有这样那样的说法,但我认为黑求子的死,可能有两种原因,一是在这几十年筹建白莲寺的奔波中,积劳成疾;二是自己亲生儿子的意外死亡对他也是直接的打击。

    就这么简单,就这么神奇!

    我为黑求子的执着感动,我为黑求子的善行的胸怀感动!

    返回的路上,天空又零散的下起了小雨,但我脑子里仿佛闪现着黑求子黝黑、淳朴、善良、慈祥的脸庞与劳作的身影。他犹如一尊佛像云驾天空,关注与护佑着这里的平安·····

    作者简介:杨金锁,笔名:山人(山中之人),天水市作家协会会员、天水市摄影家协会会员、甘肃省伏羲文化研究会会员、《伏羲文化》杂志编辑部编辑、天水市孔子文化研究学院理事、天水市杜甫文化研究会会员、中国秦腔网天水工作站站长、首席记者。喜欢旅游,喜欢看戏听秦腔,采访报道秦腔剧团与优秀秦腔演员。人物通讯、专访、戏剧评论及散文散见于《天水日报》、《天水晚报》、《甘肃广播电视报.天水周刊》、《伏羲文化》、《东方散文》、《散文福地》、《海河文学》《天水文学》等报刊杂志及中国秦腔网、甘肃在线、甘肃论坛、天水在线等网络媒体。

    来源:海河文学


    TAG:

    虎子 引用 删除 曹彦虎   /   2020-06-24 10:24:39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