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戏题牡丹(二)(图)
  • 读书不觉春已深,一寸光阴一寸金(图)
  • 副大队长陈健到大队礼县各基层单位督促检...(图)
  • 戏题牡丹(图)
  • 春到天水湖 杨迎勋
  • 这些日子
  • 惠州风光摄影——【仙眷花洲 花海公园】...(图)
  • 柬埔寨金边摄影——【皇宫】(上)(图)
  • 三岔镇柏林观第一届文化艺术节开幕暨文化...(图)
  • 广东潮州风光摄影——【广济楼】(上)(图)
  • 丁晓刚:任法融的家乡情怀(图)
  • 麦积区驻村第一书记与建行“裕农通”的故事(图)
  • 花城天水四季歌(图)
  • 古树(图)
  • 秦安桃花别样红(图)
  • j柬埔寨金边摄影——【皇宫】(外观)(1)(图)
  • 惠州风光摄影——【紫溪半岛花海世界】(...(图)
  • 广东潮州风光摄影——【开元镇国寺】(3...(图)
  • 天水风光(图)
  • 己亥三月十九日爱人往南山牡丹园乃作(图)
  • 世界读书日:聂大受教授带你走进天水市图...(图)
  • 麦积区渭南镇各村妇联召开执委(扩大)会议(图)
  • 麦积区第二十四个世界读书日暨第七届读书...(图)
  • 鸢尾花 杨迎勋
  • 【 第二届国际东方散文奖】甘肃 杨金锁‖温柔陷阱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9-03-09 14:02:06 / 个人分类:郭川

    往事如烟,岁月留痕。这件事已经过去两年多了,本来不想再去回忆它,触摸它,让它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淡忘。然而,这并非是我想象的那么简单。似乎总有一种无形的压力与阴影在困扰着我。我真不知道我们这个社会是怎么了?被朋友忽悠,诱骗到千里之外误入魔窟,差点葬身鱼腹,侥幸逃离险境,捡回了一条小命的我,这么长时间过去了,这事却还在影响着我的正常生活。思前想后,还是觉得应该还原自己遭遇不幸的事实真相,告诉善良的人们,“天上不会掉馅饼”,这是千真万确的真理。尤其看见有些因各种原因深陷险境,危在旦夕,而自己全然不知的那些无辜者,更激起了我必须站出来,以我深受其害的亲身经历,来揭露被朋友忽悠,上当受骗的过程。避免更多的人因过度相信所谓的朋友,依赖朋友而上当受骗,铤而走险,误入歧途,甚至搭上自己的性命。


    (一)
    那是2016年11月份的事了。我多年的一位朋友,应该算是过去无话不谈的知己朋友,知道我已经退休离开工作单位了。由于我单位属于国有企业,退休养老金相对来讲还是不错的,手头上基本不缺零花钱。但我生性是一位闲不住的人。这点,这位朋友是掌握的。因此,一天找到我,非常关切的对我说:退休了好啊,正好,我在外地做较大的生意,手头缺少像你这样的好帮手。如果愿意的话,我可以带你去我那里看看,进行实地考察。觉得可以,就留在我那里一起发展,咱们有福同享,有钱同赚。免费接送,来去自由。愿意发展,留下。不愿意,权当免费旅游一趟。吃住全包,不需要你自己掏一分钱。认识这样的朋友应该是三生有幸。这样的美梦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天赐良机,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刚退休了的人,总有一种失落感,有一种离开工作岗位无可适从的过程。在这种情况下,有这么好的朋友相邀外出既能继续干事业,又能赚大钱。我对这样的朋友,除了从内心感激外,还能有啥话可说的?
       

    怀着激动的心情,回到家里与妻子说了这事,对我多年来唯命是从,善良贤惠的她听到这个消息后也很高兴,只是有点半信半疑。她看见我退休后每天无所事事,一时适应不了没事可做的生活,也就默认了我的想法。她也退休在家,孩子都长大成人了,家里完全能够离开我的。得到了妻子的同意与支持,更加坚定了我跟朋友外出闯世界的决心。当时的心情,几乎感觉自己一夜之间年轻了十几岁。谁说我退休没用了?刚退休就有朋友邀我去发展,去闯世界。这不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又是什么呢?况且朋友发展的地方又是我一直向往而多次路过,却没能专程去过的地方。反正自己心里在想,去了亲眼看看,能适应就适应,能发展就发展。实在适应发展不了,权当出去免费旅游一趟何乐而不为呢?说走就走,毫不含糊,毫不犹豫。从说起这事到准备正式出行,就一两天时间。这也体现了我平时做事说一不二,当机立断的一惯作风。我这位朋友也为我这么果断决策而大赞不已。出发之前,做了一些简单的准备工作,带了些换洗的衣服。当然出门在外,而且还是去做生意创业搞发展去的。身上带了两万多元现金,又把一张还没到期的十万元定期存单提前支取转入活期银行卡随身带上了。


    (二)
    做好了准备,便与我这位朋友,还有他另外的四男一女朋友同行。其中,一位据说是位大老板。一位与我一样,也是从我的城市前往外地准备投资发展去的。只是年龄比我小了许多的李某某。还有两男一女,都是年轻人。其中一位是年轻的老总,一位是他的弟弟,另外一位女的是他的对象。我们分别乘坐两辆由年轻老总亲自驾驶的宝马私家车,被称作大老板的某总亲自驾驶一辆普通私家小轿车。因为我和我的这位朋友及大老总年龄相差无几,所以,同乘他的车,其他几位年轻人乘坐年轻老总的车。上车之后,我的朋友还特意解释说,咱老总的几辆高档轿车留在家里没带,这次专门带了一辆普通轿车显得低调不张扬。我为这位大老总的谦虚低调从内心表示了一种敬意……


    七个人分乘两辆车早上八点出发,经“武十”高速,一路风尘的赶往湖北。晚上八点已经赶到了湖北的十堰。据说,离目的地城市还需要几个小时。由于开始下雨,起了大雾,为了安全起见,只好找了个旅店住下。这时大家也饥肠辘辘,肚皮空空。饿的滋味的确不好受。这样的安排太恰到好处了。所住旅店虽然不大,但带有餐厅。由某总亲自点菜,上了一桌简单的南方菜。当然也少不了弄了几瓶“二两半”。酒足饭饱,冲洗之后美美的一觉睡到天大亮……次日早上,吃完早点继续朝武汉方向行进。大约中午时分,到达了目的地——武汉市黄陂区。


    地处武汉市北部的黄陂区,面积2256.7平方公里,户籍人口100余万,是武汉市最大的辖区。是一座具有4400年筑城史,1800余年建置史的中国历史文化名城。曾是楚文化的重要发祥地。 对于这座中国历史文化名城,经历了几千年改朝换代,沧桑风雨,发生了巨大变化。尤其改革开放以来,随着国家对建设大武汉投资力度的不断加大,城市发展得到了空前提高。他们正以博大的胸怀吸引着全国各地具有实力的集团前往武汉发展。当然,这样大好的发展机遇与发展空间,也同样给予了梦想一夜暴富的人们。
      

    我们到达朋友的公司后,没有看见想象中豪华气派的公司面貌,而是在临街找了两个临时停车位。停车后由我的朋友把我们这几位带进了一个规模不小的居民住宅楼。这时正是中午时分,先住下吃饭。然后再去公司考察是再正常不过的了。我们一行七人很快上楼进屋。迎接我们的,从相貌上看得出来,是一位年龄大约五十多岁,慈祥善良,纯朴厚道的老实之人。朋友特意给我和李某某介绍说,这位为我们公司做饭的师傅就是同路前来的年轻老总和他弟弟的父亲。我当时心里在想,既然是年轻老总的父亲,怎么会是做饭的师傅呢……我们几位在交替洗嗽的同时,师傅已经给我们端上来了一桌准备好了的午餐。吃完饭,稍作休息,年轻老总与他弟弟,他的对象,还有大老总,带领与我同时前来创业的李某某出门,说是有事去办。家里就我的朋友,做饭的师傅和我打开电视毫无选择的胡乱点击收看节目。晚上等他们几位回到家里时,做饭师傅又一桌饭菜上了餐桌。晚上我被安排与朋友同住一间屋,同睡一张床。一夜相安无事,美美的一觉睡到天大亮。次日,早餐后,他们开始各自出门忙去了,而我与朋友,做饭师傅继续留在家里。做饭师傅准备下一顿饭,我与朋友继续看电视聊天。这真是神仙过的日子。晚上,年轻老总,大老总与其他在武汉的主人们,专门为我与新来的李某某在外面一个还算高档的酒店设宴,为我们正式接风洗尘。相互敬酒,推杯把盏,好不热闹。大谈大武汉的投资环境,发展空间,发展机遇是必不可少的,自然而然的。身在这样的氛围中,即便是不喝酒也会醉人的。接风洗尘宴席结束后,带着几分醉意回到住处,又睡了一个舒坦觉。做了一个发财美梦……
       

    次日一大早,突然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朋友穿衣下床开门后,住另外地方的年轻老总与他弟弟进门后说李某某今天凌晨突然胆结石发作,疼的在地上打滚。现被送往附近卫生所正在输液观察,等大医院上班了再送往做进一步的诊疗。
       

    昨晚在酒桌上还谈笑风生,生龙活虎的一中年大男人,怎么说突然生病就生病了……?其实,通过这两天的观察,我心里已经明白了几分。随着李某某第三天不辞而别离开武汉,证实了我的猜想与推断是正确的。我真佩服这位还是我朋友亲戚的李某某的智商与聪明过人之处。他来武汉一两天,发现了猫腻,发现了危险——传销。突发疾病是他金蝉脱壳的最好选择!
      

    本来我也可以寻找机会尽快离开这里的。但我心里在盘算,既然不远千里来这里了,就这么走了不是有点太遗憾吧。凡是从事传销的,他们的最终目的是千方百计的弄钱,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轻易要人命的。我既然来了,就要既来之,则安之吧。因为在十年以前,我被我的一位朋友打电话,由家里哄骗到山东青岛的一个地方,说是投资办公司,去了之后的第二天就被领到他们所谓的公司参加业务培训。一到现场就发现只有在电视上才能看见的传销窝点里的洗脑演讲。我没听到一半就果断地离开洗脑现场了。当时有两位年轻人马上跟随我出来,寸步不离。我以眼镜框架坏了需要马上修理为由,迅速离开了拥有上百人参加洗脑活动较远的地方。同时给跟随我的听口音也是甘肃老乡的两位年轻人当场直说:你们这是传销组织,赶紧与我离开这里吧!不然真正想要走时不一定能走得了。我也不愿意打110报警是因为一旦报警,你们这些人包括我自己在内,都会被关进局子里的。他们两位不但不听我的好言相劝,还立马掏出手机给我的朋友与他们的上线报告。我一看完了,如果再不离开的话,我会被逮住弄回住地的。说时迟那时快,我很快瞅准了一辆公交车,一步跨了上去。这时,我的朋友赶了过来,站在车下急得眼泪都快要掉下来了。说有啥事咱回去说行不?请你不要离开这里好吗?我打开车窗果断地说,赶快上车来,与我一起离开这里回家去!但朋友哪里能听进我的好言相劝?人家已经发展了许多下线,被委以某某经理了。也就是说已经开始能拿到一定的高额回报了。这时,车也开动了,我像逃离地狱般离开了那里。想不到十年之后,往事又神一般重复了。

    (三)
    或许有人会问,你既然十年前已经有过这样被忽悠的经历,为啥十年后遇到这种情况时不冷静思考一下?这次被朋友忽悠到武汉,与当年被朋友忽悠到青岛几乎如出一辙。但这个世界上的事往往就是这样的。我并非圣人,只是一个凡夫俗子。所以,十年之后,已经把被亲人忽悠上当受骗的事给忘得一干二净了。这次又是这么好的朋友相邀,也就没多想,糊里糊涂的跟着朋友去了。当然去武汉后,很快就看到了一切,明白了一切。但这次没有马上离开武汉,是因为我还想转转大武汉。想了解一下传销组织究竟是如何把这么多善良无辜的人们引上贼船的?这次我心知肚明,就权当是一次卧底,一次探险吧。
       

    李某某离开武汉后,我成了这次被带来的香饽饽。连续好几天都是由我的朋友,那位老总亲自陪同,带领我考察游览黄陂经济开发区,气势恢宏,规模宏大的全框架结构的“百姓人家”,中国共产党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召开的旧址纪念馆等地方。当然著名的龙王庙,比杭州西湖大七倍的武汉东湖公园也去游玩了。虽然闻名于世的武汉长江大桥,被誉为“江南三大名楼”之一的武汉黄鹤楼没能被带领去游览,但肯定要去是必须的。
       

    从11月27日早上开始,我的朋友带领我先后走访了12位所谓“事业有成”的老乡。每天安排走访4位,上午2位,下午2位。每见到一位,说的是同一些话,讲的是同一个故事,比划的是同一张纸上描绘的递进法则:你如果能荣幸的加入咱们这个团队并能一次性投资入股十万零两千八百元钱的话,你不但很快会发展成为千万富翁,而且还能被委以经理、老总等职务,可以过过当官的瘾。多么大的诱惑力啊!不过,对于我这位在国有企业当过将近30年科长的人来说,没有什么吸引力的。况且,我心里已经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但该装的还得装。我关心的是在武汉住了这么几天时间了,还没有去想去的黄鹤楼呢。每次被领进洗脑的地方,怕瞌睡了露出马脚,由居住地临出门时,泡一杯浓浓的茶,以防在瞌睡打盹时马上押上几口……三天的洗脑总算坚持熬出来了。第四天,也就是11月30日是要我缴纳入股资金的最后期限。我提前一天通过朋友向所谓的老总提出,能否让我先去黄鹤楼看看,然后再缴纳入股资金?这个看似不过分,很合理的要求很快得到了他们的认可,痛快的答应了。我便先一天晚上,暗自把该拿的东西全部神不知鬼不觉的偷偷装在了一个不起眼的包里。而大行李包,嗽口工具,换洗的内衣,拖鞋等日常用品原封未动的摆放在原来的位置,一切如故。第二天年轻老总派了我的朋友和朋友的一位年轻力壮的助手(打手)欲陪我专程去黄鹤楼游玩去。出门后,我设法巧妙的把朋友的助手给支开了,让他去玩一天。他那里知道这是我有意而为之的一个调虎离山之计。
       

    我在朋友的陪同下,直奔黄鹤楼,美美地玩了多半天。中午由我做东,在长江大桥酒楼上点了两条刚从长江里捞出来的新鲜昌鱼,要了几道其他菜,开了两瓶啤酒,算是对朋友的告别宴。其实,在上楼就餐之前,我就已经选择好了逃跑的路线。为啥要用逃跑这样的字眼?我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大家想必是能够理解的。因为,我这些天已经对他们传销组织的住所,活动规律都了如指掌。一但报警,定会一举捣毁这个窝点的。你想想,他们能让我轻易离开?能让我坏了他们的大事?因为有人误入歧途后发现自己上当受骗了,设法报警之后,自己也被当做传销组织的成员被审查,被没收身上所有的钱财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由于我在原单位担任保卫科长多年,多次参加法律学习与培训,每年订阅各种有关法律法规的报刊杂志,有一定的法律知识基础。我心里非常清楚,如果报警的话,我身上拿的十二万多资金会血本全无的。还会被押解公安局接受审查,记录在案的!这就是误入传销组织的好多人不愿意报警的主要原因。我才不会干这种傻事呢。我宁愿在狼窝里被狼吞了,也不愿入虎穴遭虎咽了。唯一的办法就是一个字:逃!
       

    吃饱喝足后,与我的朋友说了些旁敲侧击的道别话。当然,我也不敢动员他与我一起离开武汉,因为他已经投资进去了十万零两千八百多元,已经发展了几位下线,当了所谓的部门经理。如果这个时候让他舍弃发财的机会跟我回去是绝对不可能的。如果他不但不听我的话,给他们的人通风报信后,我能轻易离开吗?在利益的驱动下,我被他们碎尸万断后扔进长江里喂鱼也不是不可能的。这方面发生的事例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由我结完账,离开酒店看见附近公园正在唱江湖戏,我的朋友在给一位表演的美女拍照录像时,我毫不犹豫的迅速躲开他的视线,穿过马路,上了一辆准备出发的公交车。等车开了,一打问去武昌的高铁站时,几乎全车的人都在笑话我,因为这辆车就是从武昌高铁站开过来的!但我却没有理会他们对我的笑话。我当时在想,只要离开我的朋友视线,咋都成!只坐了一站就下车开始寻找返回武昌高铁站的公交车,同时也立即把手机关机了。因为不关机,朋友会通过卫星定位系统很快找到我所在的地理位置的。
      

    连夜前往湖南衡阳,晚上开机给家里人打了个报平安的电话,简单说明遇到了点麻烦事,过几天就回来了,这期间不便开机通话。然后马上关了机。第二天开始了我前往南岳衡山、又先后前往河南洛阳的龙门、少林寺的单人旅行。因为在我游览的“三山五岳四石窟”里,这是我要去的其中几个旅游景点。

    (四)
    平安回到家里之后,这件事本来我不想再提了,就让它永远朽在我的肚子里得了。然而,我的朋友年底回到家乡后,觉得偷鸡不成蚀把米,心里吃悔不过。在一个小范围的朋友群里,突然说了这么一段话:你以为你是谁?像你这样没素质没档次的人,我们这个团队是不会吸收你的……哎呀!天底下竟有这等事?我信任朋友,视朋友为知己,但由于过分的信任,差点把小命都丢在了外地。为了维护朋友的声誉,打碎牙往肚子里咽。不准备给任何人再提起这事。万万没有想到,朋友竟然会把这事主动说出来,挑战我的底线。岂有此理!是可忍孰不可忍!我当即反唇相讥:既然你把这事公开了,那你说说,我是如何去的武汉?你们的团队是怎样的一个团队?是做啥大生意的?是搞啥发展的,不妨也让大家知道知道。我还对他讲,我做人的原则是任何时候都不会做出卖朋友出卖亲人的缺德之事。不会把自己的幸福凌驾于别人的痛苦之上。把自己的朋友,亲人推向火坑!虽然他没有再敢多说一句话,但却被群里其他朋友看见我与他的聊天内容了。有两位直接找到我,问我,你是不是被他弄到武汉搞传销去了?面对这种提问,我只好如实告诉了这两位朋友的一切。他们听了后非常感谢我,说幸亏你及时告诉了我们真相,不然,我们都答应并约好过完年要随他一起去武汉的!
       

    我虽然劝阻了这两位欲前往武汉发大财的朋友,但这下却彻底惹怒了我的这位朋友。因为之前他带去武汉的李某某与我没能上当受骗,回到了家里。而他重新发展好了的这两位下线因我而黄了,他能不恨我?也怪我当时心肠太软了。如果我隐瞒真相,不告诉我的那两位朋友,等他们跟着去武汉后,有两种结局,一是接受现实,愿意缴纳十万零两千八百元资金搞传销,要么会撕破脸皮,设法逃离那里。起码会让他们两位知道我的这位朋友究竟是怎样的朋友。他在武汉究竟开的是什么公司?发展的是什么事业?


    我非常佩服我这位”朋友”的活动能量,由于我没上当受骗,还坏了他的大事。所以他怀恨在心,使出浑身解数,利用我与他都是天水市某一民间组织的会员这个特殊身份,大有不把我赶出这个组织,不把我在社会上的名声搞臭誓不罢休之势。要不是这个民间组织的主要领导的婉言相劝与挽留,要不是这个组织的大多数会员都是正直正派善良之人的话,我差点被逼迫的离开了这个组织。现在我不但没被赶走,还被委以重任。
      

    今天,我之所以把这些掏心窝子的话说出来,是想要告诫我的朋友们、亲人们、读者们,千万别把那些所谓的“朋友”当朋友,太过于信任这样的“朋友”,发生在我身上的事,很有可能会光顾到其他人身上的。
      

    当然,我也要让我的这位朋友明白,当年的那天,我为什么会突然不辞而别,销声匿迹,手机关机,无法联系?害的你们派出好多人连夜四处寻找我下落无果的真正原因。因为当时我怕被你们找到杀害灭口,怕把自己的小命丢在武汉长江里被喂鱼!
        

    需要给朋友们、亲人们、读者们交代清楚的一点,就是我那位朋友经过这两年多时间的折腾,已经迷途知返,回到了家乡,过起了正常人的生活。我不知道他投出去的十万零两千八百元钱捞回来了没?但在其他众多朋友的撮合下,我们的关系也得到了修复,虽然没有和好如初的感觉了,但总算消除了相互敌对的心理现状。我真心希望还在靠传销做发财美梦的人们,能够放下幻想,放下温柔之刀,立地成佛。本本分分做人,踏踏实实做事,过好快乐幸福每一天。

    作者简介:杨金锁,笔名:山中之人(网名),天水市作家协会会员、天水市摄影家协会会员、天水孔子文化研究学院常务理事、宣传活动部部长、孔学纵横杂志编辑部副主任、海河文学杂志副主编、中国秦腔网天水工作站站长、首席记者、华夏文明导报.天水周刊特约记者。

    主        办:《东方散文》杂志社

    顾        问:林   非    贾平凹     万伯翱

                       韩石山    刘玉堂     石   楠

    社        长:刘云龙

    总        编:憨   仲

    副   总   编:蔡永祥   毛小东

    总 编 助 理:邵宝珠   冯小军

    编辑部主任:白  冰

    责 任 编 辑:杨玉泰    国际军    张广利

                         陈庆连    丁    素    路曼曼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