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麦积区秦剧团精彩上演原创秦腔现代戏《村...(图)
  • 金灿灿的玉米挂起来(图)
  • 我市积极开展2020年绿色出行宣传月和公交...(图)
  • 惠州风光摄影——【红花湖】(12)(完)(图)
  • 深圳大鹏半岛风光摄影——【西涌海湾】(...(图)
  • 西欧六国风光摄影——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图)
  • 《玖玖扇画情韵》
  • 惠州风光摄影——【红花湖】(11)(图)
  •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叶卡捷琳娜花园...(图)
  • 深圳大鹏半岛风光摄影——【西涌海滩】(...(图)
  • 天水市交通运输局组织开展节前运输市场专...(图)
  • 天水市交通运输局召开 中秋、国庆长假交...(图)
  • 惠州风光摄影——【红花湖】(10)(图)
  • 深圳大鹏半岛风光摄影——【西涌海湾】(...(图)
  •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叶卡捷琳娜花园...(图)
  • 麦积区秦韵演唱团迎双节蒲秀英、张桂月主...(图)
  • 天水市交通运输局开展国庆中秋节前安全生...(图)
  • 惠州风光摄影——【红花湖】(9)(图)
  •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叶卡捷琳娜花园...(图)
  • s深圳大鹏半岛风光摄影——【东涌海湾】...(图)
  • 天水羲通公交旅游集团开通公交20路环线(图)
  • 惠州风光摄影——【红花湖】(8)(图)
  •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叶卡捷琳娜花园...(图)
  • 深圳大亚湾风光摄影——【东涌海湾】(2)(图)
  • 老人与海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6-12-30 10:56:57 / 个人分类:微文

                       老人与海

       海风吹着,天挂在海的边上,深蓝滴落在深蓝里。

       他双手拄着斑驳的船壳边沿,锈迹斑斑的小船,苍老粗糙的手,盘虬卧龙的血管。

       他老了,从他第一次满帆后大喘着粗气的时候,他就深深的意识到。风箱鼓了一辈子风,终于也只能在点点炙红的火星面前沉默,一如当年的他,沉默到平静的面皮下面撕咬着的疯长的野草都烧的无声无息,再也不会有人看见春风吹又生,孤独的草孤独的生长。

       记不得这是第几次出海了,他扬起下颌,凌乱花白的头发里面全是风霜,纵横交错的苦痛陈了多年,摊在脸上,枯黄的脸色就凄凄惨惨的晦暗下来。在被岁月摧毁的面孔上,蓝眼睛却熠熠的湿润着,这温柔多情的蓝玫瑰即便在贫瘠的钢铁里也能热烈烈的绽放。老人合拢了花瓣,缓缓的嗅了嗅海风,咸湿的味道里说不清道不明的苦涩。他耸起并不壮硕的肩膀,用力把小船推离了岸边。

       一个人,离开了他的一个岛。

       无人欢送的盛大出行,我是整个大海唯一的摆渡,真他妈诗意。老人恶狠狠的想。

       喝了口水,老人精疲力尽的躺卧在船头,看着已经看了几十年的蓝天,今天的天是要比昨天颜色深一些。他看着弥漫开来的漫天漫海的燃烧着的蓝色,又失了神。

     

      声音从鬓发间渗透进脑海。

       海神在海里摆渡了三百万年,河神在海的怀抱里苏醒,于是海向河求爱,河望着海蔚蓝的发丝,羞答答的递上了素白的手……

       海要为河献上最好的礼物作为定情之物,他问遍诸天,晚霞告诉他,有一条鱼,叫赤蓝,身子是红色的,眼睛是蓝色的,在它的粉红舌苔下面,有大海的心——一块红色的钻石,心里藏着可以颠覆海的蓝色风暴,石头叫做蓝赤……

       于是海神摆渡去了连他都没有去过的地方,去找一条叫做赤蓝的鱼……

       浪有点急,水溅在老人肩上,老人醒了过来,咒骂了一声。

       老人是去看一个老朋友。

       是一条鱼。

       海仍然深邃的好像要吞没九天一样,深不可测的蓝色轻轻地涌过来荡过去,小船就这样漫无目的的飘着飘着。老人从不找定航向,他知道他会到地方的,像过去的几千个日日夜夜一样,他的朋友会在晚霞弥漫的时候,从红蓝相嵌的世界深处游出来,在他的船周围嘹亮的啼鸣。

       老人坐起身来,懒懒又警觉的望了望前方翻滚着的水浪,大海以他一贯的令人反感的做作给你看它蓝色的肚皮,梦幻的迷醉的幻彩的蓝色,你以为它温顺而又多情,它才不会告诉你,在这肚皮下面,有多少尸体在腐烂发臭,有多少垂死的挣扎,有多么的黑暗和血红。我才不会上当,老人愤愤的瞪了海水一眼,用力把帆捆的再紧一点。快到天黑了,正是那些海的走狗和爪牙出没的时候,他虽然不能像当年那样在决斗中用华丽的剑花削下对手的脑袋,但手中紧握的短刀仍然锋利,仍然具备致命的威胁。

       他毕竟老了,水还是很平静,只不过潮水涌上来,小船有点颠簸,于是老人把短刃插在腰间,慢慢的坐下去缓口气。他把花白的头颅埋在两腿间,海风从头皮犁过去,他默默地看着船板,蓝玫瑰忽然地湿润了,每当他闲下来,他就会想起她。

      火红的旋转着的,热烈烈的绽放着的,舞裙一层层起了褶,她从北极融了亿年的风霜,带着一点点沁人心脾的清凉,只一瞥,就沦陷了宏伟的整个城池。那时候的他,还是棱角分明的白皙的耸立云端的石雕,沟壑分明里透着厚重的朝气,蓝玫瑰诚恳的旋转着,他们就自然而然的一起踏上了云端。

       在河畔,在细沙,在湖水,都有火红的裙染上了魅惑的蓝色的痕迹。他们走过的地方,苜蓿都会成群结队的蔓延开来,他同样记得,为了捍卫她,他毅然决然的提出了决斗,又理所当然的流着鲜血携胜利的荣耀躺在她的怀里,芬芳溢满口鼻,群山呼喝,大河滔滔。

       最后的最后,他出了海,在晚霞浸透的港湾,他看着她一点点消失,他要找到最神圣不可思议的礼物来迎娶他最爱的她,海水狰狞的笑……

       天猛的一黑,老人惊醒,看了看周围,晚上快到了,天边的太阳渐渐褪去金色的外衣,露出血红的躯体,晚霞从极西之地摧枯拉朽的一点点占领整个天地。他坐直身子,竖起耳朵,果然,嘴角轻轻的上扬,愉悦的啼鸣从晚霞那边轻巧的传过来,老朋友来了。

       鱼欢快的游过来,红色的身子,魅蓝的眼睛,在渐渐黑下来的海浪里像闪耀的钻石,熠熠的发着光,这是他的唯一的朋友,它叫赤蓝。

       赤蓝披着霞光,柔软的身段带着点急不可耐贴上了老人的船,老人看着眼前这条诸天都要珍惜的鱼,像第一次见到它那样,仍然怀着震撼与敬畏,他粗糙的大手抚摸着赤蓝,赤蓝享受的眯起了眼睛,夜渐渐地深了,大海失却了它深蓝色的纱衣,涌动着看不清的情绪。

       老人仰望苍穹,点点繁星从极深的灰暗中挣脱束缚,星光散落在水面,银色的大海。

       就像那天一样,他出海多日,早已精疲力尽,大海的耐心也消磨殆尽,对着年轻的他露出獠牙,乌云层层的压下来,直逼的他透不过气,海水不再涌荡,死一样的寂静从海底冒出肮脏的铁黑色,他见识到了海真正的模样,暴风雨持续了一整天,他被饥渴的红着眼睛的海追杀的丢盔卸甲,就在他绝望之时,赤蓝就是这样从云层后彩霞缭绕中杀出来,魅蓝的大眼睛满是不可理解的喜悦和迫不及待,大海迟疑了一下,默默地平静下来,重又披上了他蓝色的披风。年轻的他迷失在茫茫深海里,只剩下了一条鱼和一座孤岛,他找不到回家的路。

       即便找到了又怎么样,老人苦笑了一下,赤蓝正张着嘴轻轻含着他的手指尖,只需要一伸手,他就能触碰到柔软的舌苔下面,那块叫做蓝赤的石头。老人看着赤蓝,眼神却不可自已的温柔下来。他和她在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已经成为不可分割的整体,又怎么会伤害她?赤蓝看懂了蓝玫瑰的柔情,轻轻的唱鸣了一声,搅动起银色的漩涡。

       老人轻抚了一下赤蓝的大头,和着衣服躺在船板上,轻轻地合上了眼皮。

    声音从鬓发间渗透进脑海。

       ……海神有不可思议的伟岸神力,他驰骋大海,在海之南极杀了恶鲨,在海之北极禁锢了凶鲸,在海之东极奴役了人鱼,最后,在海的最西边,最接近晚霞的地方,找到了赤蓝鱼,海神狂喜,他没有想到这个地方距离晚霞这么近,他呼喊晚霞想要当面对它表示感谢,却意外地发现晚霞不见了,稍微的疑惑并不能使他败兴,他向赤蓝讨要蓝赤石,赤蓝鱼蓝色的大眼睛看了海神许久许久,答应他可以拿走蓝赤石,但必须要起誓答应赤蓝一个要求,海神毫不犹豫的答应了,如愿拿走了蓝赤石。

       那是一场盛大的婚礼,诸天庆贺,万神朝拜,海与河沉浸在蜜一样的爱恋中,当海神再次来到赤蓝这里时,已经过去了很久很久,赤蓝非常欣喜,邀请海一起看日出,海很不耐烦的表示自己是来完成承诺的,赤蓝蓝色地大眼睛黯淡下来,随后她提出要求,要海陪她生活一个四季轮回。

       海惊愕的同时非常恼怒,但迫于誓言约束只能留了下来,赤蓝很开心,她每天在海身边畅游,感受四季不同的海,海却一直很深沉,有时候简直可怕,到了冬天,海阴郁着脸,对着赤蓝粗鲁的表达自己的厌恶,赤蓝很伤心,但她仍然强颜欢笑,说要为海采集霞光,海没有吭声。

       在夜幕降临的时候,赤蓝兴冲冲的采集霞光回来却发现海已经提前离开,她悲痛欲绝,启程去追寻。在暴风雨中她追上了海,苦苦哀求,海不为所动,于是赤蓝想要去拥抱海,结果海毫不怜惜的出手,赤蓝的鲜血洒满了海面,柔软的彩光中,海惊讶的发现,变回本体的赤蓝竟然是晚霞!

       我注视了你百万年,我为你点缀你的西海百万年,我爱了你百万年,我只想要一个四季轮回难道都不可以么?赤蓝晚霞的哭声响彻九天,她怨恨海于是厉啸着施展诅咒,海被困在了孤岛上,一个人直到永远……

    老人睁开眼睛,蓝玫瑰充斥着复杂的情绪,他看着手底下熟睡着的赤蓝,这就是你想要的么,一个人,一座孤岛,一条鱼,几十年的与世隔绝。我虽然不知道你鱼身子下面隐藏着的是谁的魂魄,即便你爱我爱的那么深,我从你的和我一样的蓝眼睛看到了多少柔情,可是我,只是想见她一面,对不起……我陪伴了你四季轮回,可是我无法停在你的港湾里,我爱的不是你,我要找到回家的路,真的对不起……

       老人拿出短刃,颤抖着双手伸向赤蓝,该结束了,杀了你,我就能破除诅咒,找到回家的路,我就能见到她,我陪了你这么多年,真的对不起……

       血光映红了夜晚的海。

       清晨,老人一个人,一条船,带着蓝赤石,回了阔别几十年的家,踏上岸边,他终于打破了诅咒,重新恢复了年轻和朝气,他的心带着一点点不安和更大的喜悦前往约定好的婚礼殿堂,远远地他看见一袭火红的婚纱,他大喜,高举着蓝赤石冲过去。

       他刹住了脚步,惊恐的睁大了眼睛,这不是她,这不是她,不,我把她丢在哪了?走过来的新娘款款腰肢,薄施粉黛的脸蛋上充满了幸福,我终于得到你了,我爱了你这么多年,谁都不能把你夺走,即便她也不行!他喝问新娘她在哪里,新娘露出狰狞的笑,你亲自动的手,你问我?他的世界崩塌成了废墟,闪电和烈火呼啸而过,他成了灰烬,哭惨了!他夺门而出。

       他杀死了她!她是赤蓝!

       他疯了!

     

      老人再一次出了海。

       海风轻轻地吹着,大海带着蓝色的面具。

       天是蓝的,倾倒在蓝蓝的海里。海是蓝的,席卷到蓝蓝的天上。

       诺大的海中心有一座孤岛,孤岛上有一个老人,老人有一条小船。

       老人每天都出海,在夜晚独自飘在海面上,没有人知道这个地方,这是被爱情放逐的诅咒之地,老人和海相依相伴,他们都在等待同一个人,或者说,一条鱼。

       一条叫做赤蓝的鱼。

       这就是老人和海的故事。


    TAG:

    梦回蓝苑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梦回蓝苑   /   2017-02-23 00:18:43
    5
    高原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高原   /   2016-12-30 12:06:06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