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刘天波调研督查脱贫攻坚工作,视察了郭川...(图)
  • 霜降吟怀[七言律诗](图)
  • 镶嵌在玫瑰园里的一颗明珠(图)
  • 荷兰王国风光摄影——北方小渔村【瓦伦丹...(图)
  • 我工作过的院校——【惠州学院】(图)
  • 深圳菊展(15)(图)
  • 又是一年菊花开(图)
  • 九月初五观月吟怀【七言律诗】(图)
  • 百度搜索条祠——【惠州学院卫斌教授】(图)
  • 荷兰王国风光摄影——北方小渔村【瓦伦丹...(图)
  • 深圳风光摄影——【菊花展览】(14)(图)
  • 抗美援朝七十周年感怀[七律一首](图)
  • 惠州盐州岛西山落日(2)(图)
  • 荷兰王国风光摄影——北方小渔村【瓦伦丹...(图)
  • 深圳风光摄影——【菊花展览】(13)(图)
  • 观月吟怀[七律一首](图)
  • 游晋祠——天水猫王户外俱乐部440期山西...(图)
  • 菊展佳丽(图)
  • 【中国秦腔网】天水市秦州区老年协会樱花...(图)
  • 深圳菊展(12)(图)
  • 惠州盐州岛落日(1)(图)
  • 荷兰王国风光摄影——北方小渔村【瓦伦丹...(图)
  • 第二届“曲江海洋极地公园杯”全球华语散...(图)
  • 游云冈石窟——天水猫王户外俱乐部440期...(图)
  • 新华网转载:天水一处佛道两教同处的庙宇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5-06-24 17:30:48 / 个人分类:乱弹涂鸦

    天水一处佛道两教同处的庙宇(组图)
    2015年06月15日 14:10:34
    来源: 中国甘肃网-天天天水网
    分享 新华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字号: 】【打印

        原标题:天水佛道两教同处的庙宇——太碌柏林观铁瓦考略(组图)

      麦积区三岔镇太碌村现存有一座佛道两教同处的庙宇,是为太碌村柏林观。根据目前的资料考证,太碌柏林观的历史渊源可追溯到明朝万历年间。

      太碌柏林观又称“铁瓦寺”,柏林观因观东面山坡的柏树林而得名,但这里又因铁瓦而出名,所以最早又叫做“铁瓦寺”。柏林观内庙宇楼阁林立,古风蔚然,主要建筑有方神庙、玉皇阁、佛爷殿、圣母殿及二层戏楼等。据柏林观负责人介绍,二十世纪中后期在维修柏林观时,在一座殿梁顶部的木板后发现一块铁瓦,遮护铁瓦的木板朝外一面光滑无物,盖住铁瓦的一面绘有一位腾云驾雾的神仙,在云端向地面吹了一口气,这口仙气落地之处用线条描出一不规则矩形,上书三字:铁瓦寺。

      这块铁瓦形状与普通建筑用瓦相差无几,长约18到20公分,宽约15公分左右,厚度在1公分左右,内呈黑色,敲击时声音清脆。早年间,铁瓦被放置于观内室外,村民为防盗便在铁瓦一端打孔拴上了铁链。除此之外,铁瓦保存完好,再无人为改变。

      铁瓦凸面平整无字,凹面从右向左分三列铸造金文,曰:“万历十一年造,太白山玉皇池,信士何邦成”,共十七字。其中“十一”两字疑似今简化体,其余十五字为繁体字。据铁瓦金文内容判断,此铁瓦为明朝万历十一年所铸造,距今已有四百三十二年之久。铁瓦金文所述“太白山玉皇池”,应为今陕西周至县太白山顶玉皇池,此地曾于2009年发现一座清康熙年间的“玉皇池凌霄殿”遗址。据专家考证,清代玉皇池凌霄殿原有前殿、中殿、后殿及偏殿,现仅存中殿及其南偏殿。据史料记载,原建筑整体坐西北朝东南,中殿面阔三间,进深九架,分前后厅;屋顶两面坡式,上铺铁瓦。庙内现存遗物有木匾、铁罄、铁钟等共7件,铁罄2件,其中一件制作简单大方,可见“康熙廿五年三月吉日造”年款。

      由此可见,太碌柏林观铁瓦远比太白山玉皇池凌霄殿庙宇所铺铁瓦久远,如果按照康熙二十五年计算,太碌柏林观铁瓦比太白山玉皇池凌霄殿所铺铁瓦早整整一百零三年。但从太白山发现清代玉皇池凌霄殿遗址,以及史料记载此处曾有铁瓦,及现存铁罄等实物来分析,太碌柏林观铁瓦或与太白山玉皇池铁瓦有某种难以割舍的关联。

      从太碌柏林观铁瓦金文分析,此铁瓦当为一名叫何邦成的信士于明朝万历十一年,在太白山玉皇池这个地方铸造。而此铁瓦在太碌柏林观发现,并有殿梁木板绘图所述情景,或为信士何邦成为还愿所铸造的铁瓦。此外,在太碌柏林观亦存有一件铁磬,此磬为圆底座,底座锈损无字,圆口型,高约20公分,口径约15公分,磬身铸有金文,经辨认为人的姓名,多达六七人。磬身金文部分字体磨损不清,但多数姓名清晰可辨,还有简单的图案线条分布在磬口外围周边;磬内较为粗糙,无纹无字。这与太白山玉皇池现存铁磬似乎亦能关联。

      但由于太碌柏林观暂无相关古代石碑记文或史料记载,其始建时间无法考知。根据观内铁瓦这一研究价值很高的实物判断,此观或在明代万历十一年之前就有小规模庙宇建筑。

      前文所述,太碌柏林观铁瓦金文所书有疑似今简化体“十一”二字,似有后人伪造嫌疑。但据笔者查阅资料考证,此嫌疑不存。汉字是从符号演化而来,在发展变化中逐渐成形,并持续复杂化,由不规则的甲骨文演变为大篆体,再到相对有形可循的小篆体,再到汉隶、宋体,汉字的写法、字形都是不断变化的。其次,作为象形字,在金属器物上的“十一”确实与今简化体“十一”相似,但其写法不同,实质亦不同,一个古体,一个今体。所以说太碌柏林观铁瓦上所书“十一”并非简化体“十一”,而是金铭文体的“十一”,属古代汉字的一种写法,亦是宋元以来常见于器物铭文上的文体。这在同时期其它地方出土文物中多有例证,如:2013年秦皇岛市发现的“万历十五年德州营右部造”文字砖,其中“十五”亦同今简化体相似。

      据柏林观负责人介绍,此地是“先有铁瓦寺,后有柏林寺”。由此可见,铁瓦寺确实要比道观早得多。传说,当年铁瓦从天而降,就有了铁瓦寺,后人在铁瓦寺旁,即今太碌村东面山坡种植柏树,逐渐成林,才有了柏林寺。再后来,此地供奉上了佛道两教的人物,佛教主要是释迦摩尼、文殊菩萨;道家最早的是当地的方神,即本地修炼成仙的人,后又供奉上了玉皇大帝、七圣母等仙家,遂有柏林观之名。

      但为何佛教寺庙中多了道教观台,目前无从得知。或许因为佛教庙宇先是由于某种客观原因而衰败,才有了道家入住的现状。正所谓“道观空废而僧人入住,寺院荒芜而道士做东”,藏万卷佛教经典的莫高窟不就是被王道士所“看管”吗?此类现象历来如此。

      从铁瓦金文所述“信士何邦成”来看,铁瓦寺应为佛教寺庙,这与现在观内佛道共存现象可相印证。但“原本指信奉佛教的在家男子”的“信士”一词,后来也多指“在家修行的道家弟子”,所以说仅从“信士”一词来判断是佛是道也不可靠。唯一能肯能定的就是,被太碌村民世代所沿叫的“柏林寺”之名,“寺”就是佛教专用之名,起码在万历十一年,“寺”是不会指道教场所的。

      综上所述,柏林寺先为佛教庙宇,“铁瓦”当为佛教俗家弟子何邦成于万历十一年在太白山玉皇池所铸,又还愿于太碌柏林寺,此后这块“万历年铁瓦”就被柏林寺僧众历代所传,或许因为何邦成身份显赫,柏林寺一度被称作铁瓦寺,直至柏林寺一度荒废,被道家弟子所住持后,才又被叫做柏林观了。(郭彦龙)

    http://news.xinmin.cn/shehui/2015/06/15/27875513.html新民网

    http://mt.sohu.com/20150615/n415047435.shtml搜狐

    http://story.gscn.com.cn/system/2015/06/15/011038135.shtml中国甘肃网


    TAG: 天水 新华网

    高原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高原   /   2015-06-24 21:16:17
    5
    虎子 引用 删除 曹彦虎   /   2015-06-24 17:39:06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