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年古宅凌霄红(图)
  • 城市回眸:从岷山机械厂到弘文苑与万达广...(图)
  • 日出西关
  • 七绝•高考抒怀(图)
  • 惠州风光摄影——【金山湖公园】(扩建)...(图)
  • 广西风光摄影——【名仕田园】(10)(图)
  •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摄影——【彼得保罗要...(图)
  • 时间 原创
  • 曲园风荷(图)
  • 惠州风光摄影——【金山湖公园】(扩建)...(图)
  • 广西风光摄影——【名仕田园】(9)(图)
  •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摄影——【彼得保罗要...(图)
  •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白昼节】(北极...(图)
  • 广西风光摄影——【名仕田园】(8)(图)
  • 惠州风光摄影——【金山湖公园】(扩建)...(图)
  • 天水市运管局召开全市道路运输行业创建全...(图)
  • 惠州风光摄影——【金山湖公园】(扩建)...(图)
  • 广西风光摄影——【名仕田园】(7)(图)
  •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摄影——【白昼节】(...(图)
  • 读书评论:一篇欣赏李晓东长篇小说《雪落...(图)
  • 天水市举行2020年高考爱心车志愿活动启动...(图)
  • 《格律诗入门精编》天水书店热销(图)
  • 惠州风光摄影——【金山湖公园】(扩建)...(图)
  • 广西风光摄影——【名仕田园】(6)(图)
  • 牛头河畔吊一坪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5-04-16 17:00:24 / 个人分类:乱弹涂鸦

    中国作家网>> 原创快览 >> 散文 > 正文

    牛头河畔吊一坪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15年04月16日12:19 作者:陇右风华

      牛头河,一条从轩辕黄帝诞生地而来的河流,绵延八十多公里滔滔不绝。千百年来,孕育了华夏文明曙光的轩辕文化。

      牛头河畔,一条叫做稠泥河的小溪,在一条叫做贾川的山谷里流了出来。这条稠泥河,水量不大,河道狭窄,却是这条人文底蕴如此厚重的牛头河的主要支流之一。这样看来,牛头河有如此“功劳”,稠泥河也是功不可没。

      稠泥河所在地贾川,明明是条间距较大的山谷,却偏偏被叫做贾川,实在找不到“川”在哪里?当我走上稠泥河一边的山上,到了一处名叫吊坪的村子后,我才知道川在哪里了。

      吊坪村,位于清水县贾川乡稠泥河流域的半山上。站在吊坪村坐落的山上,远眺稠泥河流域,河道两岸空间开阔,一片悬空的川地就浮现在眼前。而此刻,对于吊坪村之所以叫做吊坪,我似乎也有了自己的答案。

      吊坪村位于半山之上,山下就是牛头河重要的支流稠泥河。吊坪村所在的这座山,坡度相对较缓,而村子就在山顶和山底之间半山腰的一长块坪地上。这般看来,这一长块坪地可不就是吊挂在半山之上吗?

      到吊坪村时,已是夕阳西落的时刻。出于对这块吊在半山之上的村子的好奇,我迫不及待的来到了坪地北头的一座庙旁。从庙的外面看,此庙是新建的,似乎还未完工,像是一座山神庙。庙门正对面,是一座新修建的戏楼。戏台上的空间可谓大气,仿古装修处处到位。爷庙对戏楼,这句在陇右大地被普通民众所熟知的俗语,在这里显得如此形象。

      下午的吊坪,可以说是山高风大发飞扬。站在山坡边上,还没有走远的凛冽冬风,似乎杀了个回马枪,在初春的季节,肆虐的疯狂了一把。这得劲的大风,吹得黄土四起,吹得我头发竖起,吹得吊坪村在大山之腰处,显得更为重要,真是难得的一处避风港。

      转眼,夕阳正在缓缓落下,天边的云彩显得格外漂亮。再转眼,牛头河畔的公路,像一条正在行进中的长龙,蜿蜒前进,但神龙见首不见尾。再转眼,远处的大山上,星星点点的绿洲,把还没完全换绿装的黄土高原点缀的别具些许生机。我陷入了自己眼前这几经转眼,却不曾忘却的景色中。当我再转眼时,天已暗了下来,夜就要降临了。

      一夜时间,在眼睛一闭一睁的瞬间,就偷偷的溜走了。当日头还未探出云层之时,在夜莺还未归巢之时,在农家的炊烟还未升起之时,我也偷偷的溜了出去。

      沿着宽大的沙土路,独自一人悠闲却又略有沉思般的,漫步在还不不非常熟悉的吊坪村。昨日同样的地点,早晨的景色与下午的景色却截然不同。

      同样在山坡边,没有昨日的大风呼啸,世界是寂静的。同样转眼间,远处山上的农家,还有微弱的灯光在闪烁着,此刻,不知有多少幸福的家庭,在享受着难得的团聚;又有多少父母喜悦的为自己的儿女准备可口的早饭,又不知有多少儿女在热炕上做着自己的美梦。同样再转眼间,牛头河畔的公路上,那条长龙似乎在一夜之间,长出了许多发亮的眼睛,这些发亮的眼睛,遍布长龙的全身,好似处处是龙头,处处又是龙尾。同样是在再次转眼间,朝阳已经冉冉升起,远眺牛头河谷两岸,淡淡的轻雾悬浮空中,河谷两岸的大山若隐若现,天边的云彩,似乎与大地相接,宛如一片天宫的盛景,仿佛此刻就置身仙境一般。

      太阳探出了脑袋,吊坪村的家家户户都升起了炊烟,我还独自漫步在乡间的道路。这一刻,路下荒地里的野鸡也开始活动了。它们或呱呱晨叫,或扑腾起飞,或穿荒而过,世界开始有动静了。一群上学的小孩,在我对面结伴而来。看到这些徒步上学的农村孩子,我想起了当年同样的自己。这些小孩也就七八岁,应该是小学生。他们穿着统一的校服,有些背着买来的双肩书包,有的背着和我当年上学时一样的手工缝制单肩书包。当我和孩子们迎面相逢时,我很不自觉的掏出了手机,想把此刻的心情感触记录下来。孩子们看见我要拍照时,他们竟然都害羞的跑了起来,一边小跑,一边嬉笑着说“看,给你照相着呢”。看到孩子们的笑脸,我也用心的笑了。

      看着孩子们远去方向,我拍了几张他们结伴徒步求学的背影,我觉得这非常珍贵。这是座普通的山村,在一条看似普通却又不普通的牛头河的支流稠泥河畔的吊坪村。牛头河水孕育了轩辕文化,也养育了吊坪村所在的大山,让吊在半山上的吊坪村,不再那么干枯。稠泥河注入了牛头河,将贾川的肥泥带入了牛头河水,这才让牛头河更具肥力,让轩辕文化的精神,在牛头河谷两岸代代相传。

      牛头河畔,吊在半山上的坪地。有风吹的肆虐声响,也有世界的安静;有夕阳西落的傍晚美景,也有旭日东升时分的人间仙境。是它,牛头河水,养育了这里的生命;是它,轩辕精神,指引着这里的生命艰苦奋斗,生生不息。

    作者简介:郭彦龙,男,上世纪九十年代生,现供职于天水某交通单位,从事秘书工作。业余喜好地史研习、散文写作,先后在《天水晚报》《天水周刊》《未来导报》《青岛财经日报》等省内外报刊发表诗歌、散文及地史文章十余篇(首),有作品被收录《杜甫与陇右地域文化文集》。

     


    TAG: 牛头河畔吊一坪

    现子湾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晚霞   /   2015-04-17 23:15:44
    5
    平沙落雁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平沙落雁   /   2015-04-17 09:24:47
    5
    松林雨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松林雨   /   2015-04-17 06:21:15
    5
    烟雨阁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烟雨阁   /   2015-04-16 23:42:58
    5
    亭中书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亭中书   /   2015-04-16 21:15:45
    5
    郭柏林 引用 删除 郭柏林   /   2015-04-16 19:01:04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