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丝绸之路》2012年第19期目录 补存(图)
  • 我爱北京天安门(1)(图)
  • 何啟元《看女》劇照一一甘肅静寧王興輝配...(图)
  • 三门峡、平陆大天鹅(图)
  • 天安门上太阳升(图)
  • 张峻、王青山书记赴省工信委参加集体廉政...(图)
  • 广西壮族自治区风光摄影——【南宁博物馆...(图)
  •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图)
  • 澳大利亚墨尔本风光摄影——【街景】(2)(图)
  • 澳大利亚墨尔本风光摄影——【疏芬山金矿...(图)
  • 天水夜色(图)
  • 丁晓刚书法:六屏与四屏(图)
  • 夕阳里的芦苇花(图)
  • 吴正元杜甫秦州诗书法展在麦积区文化馆举办(图)
  • 《读者》发表两篇,补存。(图)
  • 麦积区“麦图讲堂”开讲 民俗学家李子伟...(图)
  • 金色的暖阳(图)
  • 王宏劇照一一甘肅靜寧王興輝诗一首(图)
  • 岷山厂里看秋色(图)
  • 广西壮族自治区风光摄影——【南宁博物馆...(图)
  • 澳大利亚墨尔本风光摄影——【街景】(1)(图)
  • 澳大利亚墨尔本风光摄影——【疏芬山金矿...(图)
  • 丁晓刚国画:梦中传彩又六幅(图)
  • 麦积区画家杜未作品入展第九届全国花鸟画...(图)
  • 佳偶天成管赵恋 未破当年一块泥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6-10-05 11:31:42 / 个人分类:散文.元代

     

    李林芳

     

    纵观天上人间、古今中外,动人心魂的爱情故事,几乎都是悲剧。比如雷锋塔碎断桥梦,银汉清浅两下分,彩蝶翩翩双飞翼,泪洒倾盆长城新;比如罗密欧与朱丽叶、美人鱼和王子……不仅现实,童话、神话似乎都无法成全至浓至深之爱,从而世人皆咏《长恨歌》,孔雀年年东南飞,纳兰湿衫泣孤坟,易安声声冷清清……

    于是乎,“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生同衾、死同穴”,“志同道合”、“宜室宜家”这类愿望,人生之中,能得其一二者,已是难能可贵。倘若将这些词藻堆砌起来,去祈祷爱情与人生,真真显得太过贪心,如果再补上“才子佳人,情深意长;诗画唱和、高山流水”,那几近痴人说梦,更显无法企及。

    然而,世间偏偏曾有此佳偶,实现人类关于爱情和婚姻的无数梦想,成就一段经典爱情,绘制出国人情爱生活的唯美篇章,树立起情爱文化的精神高标,流传千古,令人艳羡。

    这对神仙眷侣,便是管道升与赵孟頫。

    管道升,字仲姬,1262年生于浙江吴兴。从小聪明过人,父母甚觉奇异,必欲为其觅得佳婿。

    赵孟頫,字子昂,号松雪,松雪道人,1254年生于吴兴。宋太祖赵匡胤十一世孙,秦王德芳之后。幼聪敏,读书过目成诵,为文操笔立就。十四岁时,用父荫补官,试中吏部铨法,调真州司户参军。宋亡,闲居家中,钻研学业。

    管父非常赏识赵孟頫,以为必能大贵,于是将道升嫁予孟頫。至元廿六年(1288年),赵孟頫以公事至杭州,乃与道升相偕至京城。

    凡世间最美好的爱情,都会让相爱之人相互促进,相得益彰,变得更加美好而优秀。管赵之恋,便是范例。

    管道升虽然幼习书画,但未有师承,完全无法与出身宗室、读书传家的赵孟頫相比。不过,聪颖过人的管道升,在育子持家的同时,勤奋钻研揣摩,最终同样诗词书画俱嘉。在古代女书法家中地位仅次于王羲之老师卫夫人。从艺术造诣的全面来看,管道升超越历史上此前此后一切才女,可谓空前且绝后。这其中自然有赵孟頫这位亦师亦友的夫君一份不可磨灭的功劳。

    管道升在《修竹图自识》中写道:墨竹,君子之所爱也。余虽在女流,窃甚好学。未有师承,难穷三昧。及侍吾松雪十余秋,傍观下笔,始得一二。偶遇此卷闲置斋中,乃乘兴一挥,不觉盈轴,与余儿女辈玩之。仲姬识。

    由此可见,管道升的艺术造诣,是在赵孟頫的熏陶下奠基的。

    管道升曾自言:“操弄笔墨,故非女工。然而天性好之,自不能已。窃见吾松雪精此墨竹,为日已久,亦颇会意。”

    “吾松雪”画竹,爱妻伴与侧侍奉笔墨纸砚,旁观品味,好画恋人、爱屋及乌,情感神交又沟通艺术会意,互励互勉产生出无限动力。

    赵孟頫在《题管道升梅竹卷》写道:道升素爱笔墨,每见余尺幅小卷,专意仿摹,落笔秀媚,超逸绝尘。此卷虽是小景,深得暗香疏影之致。故倩予品题,聊缀小诗,以记一时之兴云。大德二年九月既望,吴兴赵孟頫书。题记之前是七律一首:

    握笔知伊夺化工,

    消闲游戏墨池中。

    寒梅缀学香生月,

    疏竹凝烟叶倚风。

    小径幽然临石砌,

    斜蹊清雅护苔封。

    炉香袅袅茶烟外,

    逸兴飘然岂俗同?

    一代书画大师、品鉴能力超凡的赵孟頫对其妻的作品有如此高的评价,在深沉的爱与殷切的赞许双重激励下的管道升,书画的技艺又怎能不突飞猛进?幸福若此,人间又有几人能修得?

    作画品题,诗词酬唱,雅趣逸兴取代了庸常生活的繁琐乏味,相濡以沫的夫妻成为品画论诗的挚友知音。虽才高如孟頫,又怎能不满怀得意?于是,便有了《与师孟书》:

    山妻对饮唱渔歌,

    唱罢渔歌道气多。

    风定云收中夜静,

    满天明月浸寒波。

    据传,赵孟頫在信中给朋友录下这首诗之后,还连连询问:“此诗如何?如何?”可见管赵夫妇的精神交流是何等的惬意!

    此夫妻二人伉俪情深,于诗画之中秀恩爱,不仅要朋友参与品评,连古人都得躺枪。《吴兴备志》卷25记载说“管夫人画与文敏争重”,并记管道升画兰幽丛联决题诗云:

    赵管才高柳絮风,

    水晶宫里画幽丛。

    秋来纫在夫君佩,

    笑杀回文漫自工。

    “柳絮风”出自《世说新语》典故,用以形容女子拥有卓越的文学才能。“回文”则用的是前秦苏蕙《璇玑图》的典故。才华横溢的管赵夫妇相依相偎画幽兰,并学屈原“纫秋兰以为佩”,由道升情切切、意绵绵将其画精心绣在夫君“吾松雪”佩饰上,让其视若珍宝、如影随形……其情其景,又怎是受到丈夫冷遇,一个人淒凄惨惨,在漫漫长夜中填诗织锦、苦捱日月的苏若兰所能比拟?

    然而命运有时就会捉弄人,题此诗时,管道升大概怎么也不会想到有一天她也险些落入苏若兰的窘境。

    1304,赵孟頫五十岁,出任江浙等处儒学提举,而管道升留在京都照顾老小。

    夫妻两地分居,五十岁的男子,正当中年,赵孟頫置身繁华之地,温柔乡里,难免想学名士风流,蠢蠢欲动。但他不好向妻子明说,遂作了首小词示意:“我为学士,你做夫人,岂不闻王学士有桃叶、桃根,苏学士有朝云、暮云。我便多娶几个吴姬、越女,无过分,你年纪,已过四旬,只管占住玉堂春。”

    虽然当时社会上的名士纳妾成风,然而对痴情而又高格调的管道升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她绝不允许另一个女人来分享“吾松雪”的爱。

    她彻夜难眠,画竹一幅,并题诗曰:

    “夫君去日竹新栽,竹子成林夫未来;容貌一衰难再好,不如花落又花开。”

    这首词用白描手法,曲折尽致,用委婉哀怨的笔调,借助自己容貌来“嗟老”,表达自己内心的担忧和凄婉绵丽得伤愁。

    此诗寄予夫君之后,管道升仍然不放心,想起昔日两情温柔缱绻时候,情不自禁又作成流传千古的爱情经典《我侬词》:

    “你侬我侬,忒煞情多。情多处,热如火。把一块泥,捻一个你,塑一个我。将咱两个一齐打破,用水调和。再捻一个你,再塑一个我。我泥中有你,你泥中有我。我与你生同一个衾,死同一个椁。”

    《词苑丛谈》记载了赵孟頫收到此词之后的结果:“子昂得词,大笑而止。”也许孟頫读词之后,为情所动,回味起两个人水乳交融般的爱情,“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也许,赵孟頫纳妾之词,只是夫妻间的戏谑调笑。这已无需追究,最终是管赵之恋依旧,而且情深日笃。

    其实,吴姬、越女,又有谁能代替爱妻在赵孟頫心中的地位?年青貌美的女子,赵也许会悦其色。但二十几年的夫妻生活,管赵二人已是神契心通的挚友。

    赵孟頫作为遗逸而出仕元朝,身份荣华而尴尬,在朝廷、家族中都颇受非议。唯一与之心心相印的,便只有爱妻管道升。

    题在管道升画《渔父图》上,夫妻唱和的几首《渔歌子》,便能体现出管道升对赵孟頫的理解和宽慰,赵孟頫对管道升的共鸣与懂得。管道升词有四首:

    其一:

    遥想山堂数树梅,

    凌寒玉蕊发南枝。

    山月照,晓风吹,

    只为清香苦欲归。

    其二:

    南望吴兴路四千,

    几时回去霅溪边。

    名与利,付之天。

    笑把渔竿上画船。

    其三:

    身在燕山近帝居,

    归心日夜忆东吴。

    斟美酒,脍新鱼,

    除却清闲总不如。

    其四:

    人生贵极是王侯,

    浮利浮名不自由。

    争得似,一扁舟,

    弄月吟风归去休。

    赵孟頫的和词只存两首:

    其一:

    渺渺烟波一叶舟,

    西风木落五湖秋。

    盟鸥鹭,傲王侯,

    管甚鲈鱼不上钩!

    其二:

    侬在东南震泽州,

    烟波日日钓鱼舟。

    山似翠,酒如油,

    醉眼看山百自由。

    除了唱和词,真迹上尚存赵孟頫跋语。跋语云:吴兴郡夫人不学诗而能诗,不学画而能画,得于天者然也。此渔父词,皆相劝以归之意,无贪荣苟进之心。其与老妻强颜道“双鬓未全斑,何苦行吟泽畔,不近长安”者,异矣。

    首先,赵孟頫读懂了管道升这几首《渔歌子》词的表层意思,是“相劝以归”。此外,赵孟頫对管道升的相劝表示了认同,他在跋语中写的“其与老妻强颜道“双鬓未全斑,何苦行吟泽畔,不近长安”者,异矣”,是说管道升不同于通常所见的那样一些妻子,就是板着脸勉强丈夫说“你还没老,为何退隐,不求荣华富贵”的妻子。赵孟頫认为妻子管道升“无贪荣苟进之心”,这样的理解则是一种深层次的理解。

    不慕荣华,把浮利浮名双双看透,只想与深爱之人霅溪垂钓,斟美酒,脍新鱼,弄月吟风,只留一身自由和清香的管道升,是赵孟頫同声相应,同气相求的知心之人。赵孟頫对管道升理解、欣赏与赞许,是因为他们心灵的共鸣。

    管道升不仅能如此高层次地相夫,而且能言传身教地教子。她的诗词书画不仅是与夫君唱和交流的媒介,还是她用以教育子女的重要法宝。

    清人孙承泽的《庚子消夏记》卷2《管夫人墨竹》条载有管道升的题画诗:

    春晴今日又逢晴,

    闲与儿曹竹下行。

    春意近来浓几许,

    森森稚子石边生。

    在这样的艺术氛围中,她的两个儿子赵雍、赵奕都是成就非凡。为后来文人津津乐道的一件事,在赵孟頫写的管道升墓志铭中最初被记载下来:天子命夫人书千文,敕玉工磨玉轴送秘书监装池收藏,因又命余书六体为六卷,雍亦书一卷,且曰:令后世知我朝有善书妇人,且一家皆能书,亦奇事也。

    家有“善书妇人”的熏陶指点,“一家皆能书”并非“奇事”。

    “宜室宜家”,且益室益家,这样的好女人,赵孟頫又怎能不爱在心头?一幅流芳后世的《深秋贴》,使赵孟頫对爱妻的深情可见一斑:

    “道昇跪复婶婶夫人妆前,道昇久不奉字,不胜驰想,秋深渐寒,计惟淑履请安。近尊堂太夫人与令侄吉师父,皆在此一再相会,想婶婶亦已知之,兹有蜜果四盝,糖霜饼四包,郎君鲞廿尾,烛百条拜纳,聊见微意,辱略物领,诚感当何如。未会晤间,冀对时珍爱,官人不别作书,附此致意,三总管想即日安胜,郎娘悉佳。不宣,九月廿日,道昇跪复。”

    这是管道昇给婶婶的问安、馈赠的家信,实为赵孟頫所书。其笔力扎实,体态修长,秀媚圆活,畅朗劲健。大概赵氏信笔写来一时忘情,末款署了自己的名,发觉后忙又改过,现在还可以看出涂改之迹。

    代妻给家人写书信、问安、送礼物,名满天下的赵大才子可谓趣味盎然,用心良苦,用情至深。

    有道是“家和万事兴”,夫妻二人志同道合,比翼齐飞。1310年,赵孟頫官居一品,元赠魏国公;管道升也被升为“一品夫人”,号魏国夫人,世称管夫人。赵孟頫画称“元人冠冕”,籀分隶真行草无不冠绝古今,以书名天下;管道升也成为著名的女性书法家、画家、诗词创作家。她笃信佛法,曾手书《金刚经》数十卷,赠名山寺奉藏。手书《璇玑图》诗,笔法工绝。擅画墨竹梅兰。晴竹新篁,为其首创。

    1319年五月中旬,在山东临清,管道升带着无限的留念和对丈夫的不舍病逝在一个清冷的夜晚。

    管道升去世后,葬于德清县东衡山之原。赵孟頫在墓志铭中写道:“东山之原,夫人所择,规为同穴,百世无易。”由此可知,德清县东衡山之原的墓地,是管道升自己选择的,选择时便已约定,死后同穴。这样的选择与约定,充满深深的爱意。

    失去爱妻的赵孟頫,在1321年春,怀着满腔柔情和两年相思,跟随管道升一起去了。他们的孩子依照双亲的遗愿,将他们合葬在了一起。

    清人吴绮《林蕙堂全集》卷22《管夫人砚》一诗中这样写道:秘阁才人管仲姬,琉璃砚匣玉圭携。看来尚作连环样,未破当年一块泥。砚为泥烧,以泥入诗,自然妥当。其实,这里潜藏的典故,正是《我侬词》的喻体。管赵之恋,最终实现了“生同一个衾,死同一个椁”的事实,正是“未破当年一块泥”的生动诠释。

    管赵之恋,佳偶天成,一世相爱生同衾,白头偕老死同穴。书写了一段完美的爱情故事,成为了美满婚姻生活的典范,留下了诸多宝贵的艺术珍品,与世间情同不老,伴千古爱共日月。

     


    TAG:

    现子湾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晚霞   /   2017-02-16 18:00:17
    5
    素笺花言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马新堂   /   2016-12-06 17:35:26
    5
    烟雨阁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烟雨阁   /   2016-10-06 20:57:42
    5
    亭中书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亭中书   /   2016-10-06 11:12:49
    5
    陈晓军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晓军   /   2016-10-05 19:52:20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