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是文学艺术的源泉,唯一的源泉。 能说出来的,未必是太在意的;能写出来的,其实是可以放下的;存在心里的,才是欲罢不能挥之不去的。

更多我的日志

更多我的图片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