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夸磐安辣椒(图)
  • 双节夜龙城(图)
  • 为艾叶书法题照(图)
  • 日落惠州红花湖(3)(完)(图)
  • 深圳葵涌坝光村风光摄影(3)(图)
  • 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4)(图)
  • 鼓韵(图)
  • 2020(庚子)年祭孔子文
  • 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3)(图)
  • 深圳葵涌坝光村风光摄影(2)(图)
  • 日落惠州红花湖(2)(图)
  •  二〇二〇(庚子)年祭孔文(图)
  • 今日文苑一览!(图)
  • 大队专项工作组集中督查各二级单位落实党...(图)
  • 陈健带队到大队工程勘察院灾防院等单位调...(图)
  • 大队长助理张多运一行参加省工信厅组织开...(图)
  • 大队党委召开理论学习中心组2020年第10次...(图)
  • 天水文庙举行2020(庚子)年孔子诞辰257...(图)
  • 我的座驾和新换发的驾驶证(图)
  • 日落惠州红花湖(1)(图)
  • 深圳葵涌坝光村风光摄影(1)(图)
  • 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2)(图)
  • 麦积区秦剧团精彩上演原创秦腔现代戏《村...(图)
  • 金灿灿的玉米挂起来(图)
  • 遗氨水 原创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6-12-07 19:00:02

                     遗氨水

     

     

              过去在生产队种庄稼,地里施肥时用的一种液体的肥料,名叫氨水。氨水是无色透明或略带黄色的,气味刺鼻难闻,人一接触就会有一种刺眼刺鼻的感觉。

              那时候在农村水泥刚出现,每一个大队都在村子用水泥修筑一个牢固的氨水池,这个氨水池一般都是长方形的。一些能干的社员用水泥修建好后,氨水池里面要用沥青仔细的浇筑一遍,以防止氨水倒入后从水泥池渗出。

              每隔一段时间就有汽车把氨水运到各个村子来,车上拉的是又高又大的油桶,人们都叫氨水桶,是用比较结实的铁皮制作的,几个力气大的男子就能把一桶装有二三百就重的氨水从车上搬下来,然后用油管把氨水抽进氨水池里。小孩子看见大人在忙碌着往池子里抽氨水,为看稀奇,就到周围玩耍。远远的就能闻见一股刺鼻的气味扑面而来。

              春季播种的时候就由年轻力壮的男人们从氨水池里抽出来。在池中置放了一段时间的氨水,从池子中抽出来,气味更难闻,熏的男社员不敢近前,但是地里耕作时要用氨水,必须要在不耽误工期的情况下尽快完成。几个年轻的男子用手捂着鼻子,顶着刺眼的气味把池中的氨水往大铁桶里抽。这样时间一长让人觉得眼睛都无法睁开,空气有些窒息,就只能换人。让其他人又重复往桶里接氨水,这样不停的反复才能进行,那时接氨水的人被氨水刺鼻刺眼的气味刺激的有气无力的,看起来很难看的样子。

              等把一天里要用的氨水全部抽出后,就把一大桶氨水架在独轮车上,再往地里推。小镇上家家都有一个木制的独轮车,从六七岁的小孩子开始就学推独轮车,到了十八九岁就已是推独轮车的好手了。独轮车行驶在平坦的路上有些驾驶技术好的年轻人,为了显示自己独特的驾车技艺,一只手推车,看样子就象耍杂技似的。这时的独轮车在左右摇晃,车上的一大桶氨水在来回摆动,一旁走的社员担心的说:“不要显得能了!”推独轮车的人急忙把另一只手按上去。得意的说到:“吵什么,吵?我可是推这玩意的把式。”一路上说说笑笑的,很快就来到地头。

              这时的社员早已在地里忙的不亦乐乎,有的男社员赶着牛或其它牲口耕地,过去的生产队耕地一般都是用两头牛,也就是人们所说的:古老的“二牛抬杠”的方式。牛走起来比较慢,妇女们在耕过的地里有的撒子,有的遗氨水。每个遗氨水的女人都有一个不到一尺长,高约一尺的小铁桶,桶上面有一个突出的壶嘴,这样每走一步,小铁桶里的氨水就顺壶嘴流到刚才耕完的松软的地里。

              氨水的气味很难闻,氨水也有很大的腐蚀性,刺眼刺鼻的气味熏的这些手提小桶的妇女难以睁眼,但是又不敢用手去捂鼻子和擦眼睛。前面的耕牛在缓缓的行走,遗氨水的妇女随着艰难的前行。由于是两头牛同时进行耕地,有的牛走的快,有的牛走的慢,赶牛的社员手中拿一个长长的皮鞭,看到那一头牛不好好耕地,厉声骂道:“把你挨刀的!”说着扬起手中的皮鞭朝牛身上抽去。挨了皮鞭的牛立即放快四蹄,往前赶。惹的后面遗氨水的妇女哈哈大笑,赶牛的社员被笑得有些不自在。就对后面遗氨水的妇女说:“笑什么,笑,难到那氨水的味道还好闻吗?”后面的妇女说到:“氨水的味道不好闻,可是比你们男人的尿好闻。”耕地的男人一听遗氨水的妇女这样一说更加来劲了。边走边说:“你们这些女人一天就知道说男人,你们离了男人就不能活了?”

              后面遗氨水的几个女人你一言,我一语,整个地里都闹翻了天,一个插嘴说:“你们男人离了女人就不能活了,要不怎么都花钱要娶女人?”

              前面有嘴馋的耕牛看见旁边的一株草,就乘机偷吃,两个耕牛走不到一起,停了下来,这时耕地的社员又扬起了手中的皮鞭,使劲的向牛打去,嘴里骂道:“把你滚山的,还馋死”。遗氨水的妇女边笑边说:“自己不好好耕,骂牛咋哩?”耕地的社员说:“是的,这真是男人不行怨妇人”。

              几组牛在宽阔的土地上来回耕作,耕作后一眼望不到边的土地看起来很是养眼。地里是沸腾的男女社员的吵闹声,说笑声,还有刺眼刺鼻的氨水的气味。

              一阵风吹来,那欢悦的吵闹声,和刺鼻刺眼的氨水味全都被风吹散,吹到了历史深处。

     

                              2016-11-18高原


    TAG:

    虎子 引用 删除 曹彦虎   /   2016-12-14 17:29:08
    5
    杨迎勋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杨迎勋   /   2016-12-08 18:00:05
    5
    素笺花言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马新堂   /   2016-12-08 15:52:28
    5
    尧龙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尧龙   /   2016-12-07 21:08:21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