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方作家》杂志2012年04期目录 补存(图)
  • 《北方作家》2010年02期目录 补存(图)
  • 三阳川首届“我要上三阳川春晚”晋级总决...(图)
  • 《丝绸之路》2012年第19期目录 补存(图)
  • 我爱北京天安门(1)(图)
  • 何啟元《看女》劇照一一甘肅静寧王興輝配...(图)
  • 三门峡、平陆大天鹅(图)
  • 天安门上太阳升(图)
  • 张峻、王青山书记赴省工信委参加集体廉政...(图)
  • 广西壮族自治区风光摄影——【南宁博物馆...(图)
  •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图)
  • 澳大利亚墨尔本风光摄影——【街景】(2)(图)
  • 澳大利亚墨尔本风光摄影——【疏芬山金矿...(图)
  • 天水夜色(图)
  • 丁晓刚书法:六屏与四屏(图)
  • 夕阳里的芦苇花(图)
  • 吴正元杜甫秦州诗书法展在麦积区文化馆举办(图)
  • 《读者》发表两篇,补存。(图)
  • 麦积区“麦图讲堂”开讲 民俗学家李子伟...(图)
  • 金色的暖阳(图)
  • 王宏劇照一一甘肅靜寧王興輝诗一首(图)
  • 岷山厂里看秋色(图)
  • 广西壮族自治区风光摄影——【南宁博物馆...(图)
  • 澳大利亚墨尔本风光摄影——【街景】(1)(图)
  • 割柴 原创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6-10-15 20:38:50

    割柴

     

     

    在生产队时,农民每到秋季就要割柴,这些割柴的人都是一些身强力壮的男子,他们有的赶着生产队的骡马,有的动用自家的独轮车。

    因为那时的人们做饭都用的是木柴,一到秋季生产队的农活比较少时,人们就开始准备一年的做饭用的木柴了。在这个季节天短夜长,小镇上割柴要走几十里山路,一直走到后山去割柴。有一点年龄的人都有过割柴的经历,割柴是一种很辛苦的农活。

    天还没有蒙蒙亮,割柴的人们就三个一伙,五个一团的出发了,暮色中骡马的铃声叮当叮当的从大街上穿过,伴随着他们的说话声,吆喝声和咳嗽声,夹杂着独轮车的咯吱声打破了夜色的沉寂。

    割柴的农民半夜三四点起来带上干粮,那时的干粮就是家中准备的干馍,生产队的主粮是玉米面,玉米是黄色的,也有白色的,这样的玉米磨的面也就是这两种颜色。大多数人家中每天都离不了玉米面馍。他们一般情况都不带水,因后山的山泉和小溪中有水,口渴了随便喝两口就能解渴,听人们说后山的水硬,肠胃不好的人是吃不消的。割柴要半夜出发,到白天天快黑时才能回来。

    深秋的时节,冷风吹得呼呼的响,儿女在热炕头睡得正香,骡马打着响鼻,开始活动筋骨,往后山去的人们为了防冷,有的在腰间缠上半截麻绳,人们常说:“十单不如一棉,十棉不如腰里一缠”。有的还头上缠了女人的头巾,走在路上最怕冷的就是耳朵,耳朵在人的面部伸的最长,冷风吹来就吹打着耳梢子,让人躲避不及。走着,走着,走上七里八里路就会越走越热,一路上谈天说地,儿女情长无所不说,说着说着不觉得天就明了,身上的汗也出来了。不由得调开嗓门扯上一嗓子,先来一首《走西口》,再来几句《黄羊坡》,一起割柴的伙伴,你一曲我一曲的过过瘾。

    说着唱着,不知不觉就来到了后山脚下,放眼朝山上一望,看一下那里的柴长势茂密,然后拴好骡马,放下车子,收拾停当准备上山,昨晚刚磨的镰刀,吹毛利刃,今天使起来好使。

    几个人攀上了山顶弯弯曲曲的羊肠道,一看到长势这样好的柴心都醉了,挥舞着镰刀用力砍去,那种舒服就如猛虎下山岗,麻利的人一声不吭,一会儿一捆柴就完成了。也有摸慢的,话多的,一路上笑话说个不停,总是从下半身不的上来,嘴烂场的不成,干起活来还是死话淌哩!一看别人的柴已割的差不多了,这时急了,镰刀挥的呼呼生风。

    麻利的人很快就把柴割够了,最后束捆起来,要从山顶把这么多的一大捆柴弄到拴骡马的地方,可不容易,但是割柴的人自有自己的妙招,他们几个一起商量看好山势,把捆好的柴从山顶推下来,人们把这种方法叫“放滚梢”。几个人合力把捆好的柴推下去,只看见柴捆顺着陡峭的山坡一咕噜儿就会落到山脚。当然,“放滚梢”也是有一定的技巧和经验的,弄不好就会把捆好的柴架在半山腰的悬崖或挂在树上,那时候可就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眼看着其他人都要回家了,自己的柴却架在了山腰的悬崖上,人又不能近前,只能怨自己倒霉,心里自然是难受的。这时就会由一起的伙伴大家帮忙在附近砍一捆柴,刚才的失望又有了希望,哭脸又变成了笑脸,烂场话照样谝,说着谝着很快就忘记了一切的烦恼。

    在山下一起吃馍喝水,时不时再扯一嗓子山歌:“妹送干歌炕楞头,打了灯盏倒了油,油了妹妹的花袜子,油了哥哥的花枕头……”。后边有人催促了:“唱什么?唱,还有心情唱,赶快把柴绑好,回家吧!”又有人一边帮腔:“急什么,反正是赶天黑到家就行了,急着抱孙子去吗?”又有人说:“瞧你这个样子,离抱孙子还早哩,你就好好的等着吧!”

    说着笑着,二话喋着,急忙啃几口手中的干馍,收拾一下带的东西就给牲口和独轮车捆柴,很快的大家就上路了,一路上有说有笑,大伙赶走牲口,或推着独轮车走的汗流浃背。黄昏时割柴的人们就到了家里,有的强壮男子整个秋季院子里割的柴就整齐的堆积起来,看起来就要成山了。

    到了八十年代末,农村人还有人割柴,现在由于电器系列的做饭用品的出现,再也没有人去后山割柴了,逢集时也看不到卖柴的人和事了。这种中国历史上延续了多少年的樵夫的形象也逐渐在人们视线中消失了。虽然如今过去割柴的劳动方式已经走出了农村人的生活圈子,走出了历史的阴影,永远的和人们告别了,但是过去的那段生活经历,那段可歌可泣的人和事却永远走不出人们对往事的惦记和回忆。

     

    2016-10-14高原


    TAG:

    平安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平安   /   2016-10-21 16:02:51
    5
    佟家宝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佟家宝   /   2016-10-20 21:04:58
    5
    现子湾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晚霞   /   2016-10-16 17:34:20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