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曹游天坛公园【二】(图)
  • 小林下山庄!【摄影:嶓冢山人李三祥】(图)
  • 礼县方言“老婆”,是夫人还是妇人呢?
  • 万紫山上的回声
  • 兰州新区,花香草青(图)
  • 大自然(图)
  • 丁酉年霜降(图)
  • 骆驼美人
  • 收看十九大感怀(限七阳韵)(图)
  • 十一川西游吟一组(图)
  • 叶知秋(图)
  • 菊韵秦州(图)
  • 秋到和谐园(图)
  • 秦州区人民公园人流如潮,市民争相赏菊(图)
  • 澳大利亚悉尼风光摄影——【曼利水族馆】...(图)
  • 秋季到市人民公园来看菊展(图)
  • 惠州风光摄影——【大亚湾绿道】(2)(图)
  • 惠州市惠阳区风光摄影——【小桂湾】(5...(图)
  • 惠州市惠阳区风光摄影——【小桂湾】(4)(图)
  • 澳大利亚风光摄影——【悉尼海湾】(4)...(图)
  • 不忘初心 牢记使命——郭川镇组织收看中...
  • 惠州风光摄影——【金山湖公园】(2)(图)
  • 惠州惠阳区风光摄影——【小桂湾】(3)(图)
  • 澳大利亚风光摄影——【悉尼海湾】(3)(图)
  • 背粪 原创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6-09-28 16:45:50

                            背粪 

     

     

                      (岁月的记忆)

     

     

     

     

    过去的农村人种庄稼,要给地里施大量的农肥,这些肥料都是农民自己利用各种方式制作的,小镇上每户人家都养一头猪。那时的猪是全身黑色的,人们称作土猪,土猪是和现在的洋猪有很大区别的,在生产队的时候这种新品种的洋猪还没有出现,几乎每家都养的是乌黑的土猪,后来随着洋猪的出现,原先的土猪就慢慢在人们视线中消失了。

    当时人们养猪的原因主要是一方面用来攒粪,,另一方面是人们在生产队分的粮食不够吃时,一年到头可以给家里做一些填补,也可以给生产队上缴兑换工分,因为上面有政策,队里有生猪的任务。如果一个生产队社员养的猪比较多,任务完成了,过年时也可以按自己家的情况处理,由于那时没有市场不能进行买卖交易,就自己杀掉,作为一年粮食不够吃情况下的填补。

    小镇上的村民养猪来攒粪,利用猪的粪尿作为地里用的肥料,记得那时每户人家厕所都有一个一米五左右宽高正方形的粪坑,这个粪坑是用来攒人和猪的粪便的,猪是不会听话的,它会随处大小便的,时间一长村民就要运来一些土,作伴均匀,然后再用铁锨铲进粪坑里,这样一天天的日积月累,到了冬季粪坑里的粪就会攒满。

    每到冬季天寒地冻的时候,人们就要用铁锨把粪坑里的粪翻出来,这些又脏又累的活都是力气活,但是为了多挣一点工分,人们是不怕累不怕脏的。

    南街村的街道走向是由北向南的,那时的街道很窄,由各个个生产队把每户人家的粪由队长分配成不同的等分,自南向北五六十米的街道全是黑色的粪堆。

    我五六岁的时候,看到村民们背的竹子做的背篓觉得很好玩,也很好奇,就边哭边闹要求父亲给我买一个,大概父亲觉得我年龄太小总是没有答应。七岁那年,我向父亲提出要一个背篓的要求时,父亲欣然答应了,父亲说我已长大成为一个真正的男子汉了。他很快就在街上给我买了一个精致又好看的小背篓,我迫不及待的让祖母拴了个肩膀上挂的绳子,就要试着背。我把这个爱不释手的背篓背在肩头觉得很好玩。

    这年冬天,我们村划分的粪堆,堆满了整个南街的街头,看起来整个街道都黑乎乎的,就象摆开的一字长蛇阵,那时候的村民只知道出力干活,不知道什么是脏和臭。一天除了出力就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干活,不是抓儿喂女,就是为了子女劳心劳神。

    母亲也给我家要了一堆生产队长划分的粪堆,对于这个粪堆我觉得与其他社员的相比还不够大,总觉得有些不尽人意。这时候缄默不言的父亲开口了他说:“你哭闹着要背篓,现在到派上用场的时候了。”我一听这话高兴的不得了,什么时候父亲还用这话褒奖过我,就欢天喜地的拿起我心爱的小背篓。父亲给我用铁锨铲粪,第一锨我就觉得一沉,腰往后一仰,好在我还撑得住,第二锨,就觉得更沉了,父亲说:“好了,走吧!”。我为了显示自己是个真正的男子汉,也为了回答哭闹着要背篓的虚荣心,要求父亲在来一锨,父亲也就勉强再加了半锨。起初,我还能大步流星的跑跑几步,后来就觉得越来越沉,感觉到这玩意不好玩。

    这粪要背到南山上王家洼的地里,一同背粪的人很多,他们在一起有说有笑的看起来很开心的样子。走到南河坝我已有些走不动了,一起背粪的父亲就让我靠在路边地埂歇一会,然后又觉得轻松了好多,就又背起背篓大步的跑几步,。过了一会儿又觉得沉重的走不动了,这一次父亲不让我歇,让我坚持一会儿。来到了陡峭又窄的山路,那路是又细又弯羊肠道,下面是悬崖,几乎没有路可走。一起背粪的社员一边鼓励我,一边说我真行。其实我早已撑不住了,我真后悔以前不听话,整天哭闹着要这个小背篓,这真是自讨苦吃,我身上就象背着一座山,我恨眼前这陡峭的山路,这那是人走的路,最窄的地方不到一尺宽,下面又是悬崖,这叫人怎么走。父亲看出了我的心思,就又让我靠在地埂歇一会儿,好不容易把粪背到了目的地,心里头有说不出的高兴,但是人已累的半死,心想以后再也不干这玩命的玩意儿了,也对这段山路有了有生以来的惧怕,可是不巧的是分产到户时这里又分了一小块地,幸运的是这块地在一次土地调整时又上缴了。

    童年时背粪的事说起了很有趣,也很有意义,到现在一想起都觉得身上有一些沉重,现在的人就不同了,农村人都住上高楼开上汽车了,就连原先的背篓也很少见了。但是回首数一数以前走过的脚印,也是心里的一种慰藉。因为那些脚印都是每个人深一脚浅一脚走出了的,都很真实,以至于使人难以释怀。

                                                         2016-9-22高原


    TAG: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7-05-10 05:25:11
    5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7-05-07 15:48:13
    5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7-05-04 19:14:47
    5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7-05-01 19:07:02
    5
    现子湾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晚霞   /   2016-10-03 23:36:30
    5
    素笺花言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马新堂   /   2016-09-29 10:41:47
    5
    嶓冢山人李三祥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李三祥   /   2016-09-29 01:29:01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