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水抗疫速描(图)
  • 时光 原创
  • 兰州饭店天水和谐园秋色斑斓,五彩缤纷(图)
  • 广东中山风光摄影——【詹园】(3)(图)
  • 埃及风光摄影——【哈夫拉金字塔】与【狮...(图)
  • 菊花摄影(4)(图)
  • 桃花沟森林公园(图)
  • 菊花摄影(3)(图)
  • 埃及风光摄影——【哈夫拉金字塔】与【狮...(图)
  • 广东中山风光摄影——【詹园】(2)(图)
  • 广东中山风光摄影——【詹园】(1)(图)
  • 埃及【吉萨金字塔群】(2)(图)
  • 菊花摄影(2)(图)
  • 天水风光独好(手机摄影)(图)
  • 公园赏菊(图)
  • 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手机摄影作品选)(图)
  • 菊花摄影(1)(图)
  • 埃及【吉萨金字塔群】(1)(图)
  • 惠州陈炯明墓(2)(全部完)(图)
  • 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摄影——【郁金香】(...(图)
  • 世界建造之谜——埃及最大【胡夫金字塔】...(图)
  • 惠州陈炯明墓(1)(图)
  • 月满人间(图)
  • 桃花沟赏秋(图)
  • 丁晓刚随笔:外嫁的男人

    上一篇 / 下一篇  2021-09-29 04:17:32

     丁晓刚随笔:外嫁的男人

     

     

     

     

     

          在我们生存的这片土地上,千百年来,文化差异很大。在地处四川与甘肃交界的秦巴山区的甘肃陇南一些地方,男婚女嫁这一传统习俗被历史性的巅倒。同样是汉族婚俗,甘肃陇南的“男嫁女娶”却成了一道特殊的风景。

      最近,我受邀参加了一次陇南传统文化沙龙活动,与陇南研究地方文化的学者谈及一个古老而新鲜的话题,那就是陇南的 “男嫁女娶”风俗。我在一些山区实地看到了一幕,一家人为出嫁的儿子送行,在花轿起身时要出发时,父母泪流满面,家人齐声大喊:山上飞石头,你也再别回头,场面真的凄然。而新郎则是高高兴兴的从村里出发,在乐曲声中来到女方家,让新娘子接其进入洞房,场面很热烈。

      我有一个远房亲戚,他已七十多岁了,去年才知道是陇南人的上门女婿,他长期在陇南的一个小县城郊区生活,育有两子,一个随着女方的姓,一个随着男方的姓。据说是当年其父被错划为右派遣送外地劳动后,家庭贫困而走进女方家的,由于他家中弟兄较多他又是家中老大,老母亲无力为他娶媳妇,为了减轻老母亲的压力和吃饱肚子,他走出去讨饭到了陇南,被女方家收留成了上门女婿。

       其实,汉族人的婚姻生活中男到女家,这是一个并不陌生的话题。可为什么到了甘肃陇南就变成了顺理成章的“男嫁女娶”婚俗?近几年,这个古老而又新鲜的主题,吸引了不少关注的目光。

    到陇南市采访,有朋友领我来到一个叫“红女祠”的地方,在这里听了一个关于红女神的传说,才有所领悟。红女是一个饱受婆家欺凌的女子,传说中红女的故事主线是婆家如何欺负红女,红女如何不堪忍受跳下悬崖的。故事凄楚动人,这就在陇南女孩子心中造就一种特别的原始认知——婆家一定不会比娘家好,婆家人一定会欺负儿媳妇的。陇南的很多女孩子从懂事起,父母就要领其每年来红女寺祭红女,让女儿从小就认识到如果嫁出去就一定没有好结果,婆家一定会折磨你不会让你得到幸福的。所以希望女儿从小不要想着外嫁,招个男人上门为自已家撑门面并传宗接代才是真正幸福的婚姻。不要小看这个红女的故事和红女祠,它让陇南很多花季般的女孩子谈嫁生畏,在小小的芳心中留下了生活的阴影,所以长大后她们的父母天天希望有媒人上门来提上门亲,为的是女儿不出嫁。由此陇南的很多女孩子认为,尽管娘家穷,但只有待在娘家才会有安全感。所以,民间有谚语:石头垒墙墙不倒,母猪养的满院跑,女儿招汉娘说好,娶来的男人偷偷跑。这几句话带有强烈的民间讽刺味,说出来,是个陇南人都会骂的,我虽也不喜欢这么说陇南人,但也不知用什么语言能更好的表扬他们,只觉得这样说太不尊重陇南人了。

      如果说“男嫁女娶”是陇南传统婚姻生活的主流,那么是不是陇南就没有女人出嫁?在我采访的一些村子,嫁人的还是很多的,但过的都不“幸福”,因为,这些出嫁的女人是因为娘家有特殊原因而出嫁的。他们原本并不想出嫁,由于出嫁是不得已而为之,所以嫁到婆家后一开始就用敌视的态度与婆家一家人打交道,婆家对她再好,也改变不了她的敌视行为。因为在他从小接受的观念里,婆家人是不会对其真正好的,这些出嫁了的女儿观念已被“格式化”。在我看来,要不是被娘家人洗脑后的认知出了问题,幸福的婚姻生活还是可以改变自己的。陇南一些娘家人虽说把女儿出嫁了,但还尽其所能的为其灌输婆家人不好的观念,特别是当出嫁的女儿与娘家人闹点小摩擦,娘家人好似得到了机会,操纵出嫁的女儿随意回娘家并与婆家关系搞的很紧张,但一些娘家人不以为然,甚至认为只有这样,才能给自己敬上 “孝心。所以,出嫁的女儿主观上与婆家人的关系处的很不好,人在婆家,心还在娘家,由于出嫁的女儿时时要满足娘家人的想法,小夫妻经常吵架,为其一生的幸福埋下了祸根,所以,在现实生活中很多陇南人家有儿子的也索性不娶儿媳妇,把儿子也嫁出去,入乡随俗一了百了。谚语是无聊而精妙的,它说出了一地的乡间风俗,那更是生活在现实中的人们对生活的总结和无奈。

      红女祠建在石山上,据朋友介绍,现存的红女祠为清初重建,乾隆时曾增修殿阁。据记载,同治三年,太平天国军进军武都,以水濂洞为指挥处,战事失利后,军士舍身坠崖,建筑被清军烧毁,仅存红女祠。沿着那漆黑的天然石岩洞蜿蜒而上,可登上楼阁,上面记载着红女的传说以及历代兴建红女祠的历史。从红女祠的窗口俯视,脚底腾空,好似身临天境,大有飘然成仙的感觉。在楼阁右跨过石桥,就是舍身崖。据说这里是红女舍身跳崖之处,故名舍身崖。站在崖边,脚底是千丈深渊,不由令人心底发虚,双脚发软。你想想看,当一个母亲或者父亲领着自己将成为少女的女儿来到此地,讲述红女外嫁而受不了婆家“欺负”而跳下这个悬崖的故事时,那充满清纯的少女眼里不知对嫁人有多么的恐惧,只有当看到女儿的恐惧时,那些父母想让女儿留在家中为其招个男人上门传宗接代的目的就会实现。而达到这个目的,陇南少男少女们不知又牺牲了多少爱与情,固执的父母不知又欠下了多少人间情债,拆散了多少情侣。

      “宁挖一座坟,不拆一对人”,这是我小时在老家学堂上听一位民办老师讲的,他用《梁山伯与祝英台》的故事启发我们,以致于我至今还是一位爱情至上主义者。

       这个世界上最可恶的是什么,叫我说是约定俗成的不伦之理,因为不伦之理一但控制在少数人手中,就会变成工具,不伦之理一但被一个群体认同,这个社会就会出大问题。一些人用不伦之理来绑架一个家族和一个人或者是一个社会,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这样下去,这个社会有真正的社会道德可言吗?陇南的很多女孩子为何成了“窝里老”?她们为何成了父母绑架的对象?是因为他们的父母也被社会绑架过,出于无奈,在儿女身上只有如法炮制才是最好的选择。从此她们几辈子人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成了娘家传宗接代的工具,真是呜呼哀哉!

       一个母亲的素质决定着一个民族的素质,在这样一个不受外来文化冲击的母氏家族,人的素质能提高吗?社会的悲哀由此产生。无独不偶,陇南人“男嫁女娶”并不是家中没有男孩子,而这是一种乡俗,家中就是有男孩子也要把他嫁出去,这样才好为女儿娶男人。它与现代社会格格不入的是,如果一个女孩子看上一个男孩子或者一个男孩子看上了一位女子,他们首先要考虑的是能否男到女家。在甘肃陇南,七月初七是“乞巧节”,是传说中牛郎织女从鹊桥渡天河相会的日子,据我的观察,其实这一活动是陇南女子才艺展示活动,为什么能够传下来,因为在展示活动中表现出的“优秀”女子就会有很多男子抢着上女家门当女婿,甚至男方倒贴财产到女方家生活。

      “资本主义把一切美好的东西都变成了金钱”,马克思的这句话用在这里并不言过其实。“男嫁女娶”真的是封建买卖婚姻的一种特殊变异,更是以女性为中心的人口买卖商务活动。“乞巧”是流行于甘肃陇南的非物质文化活动,更是一场实实在在的民间走秀。牛郎是一个外嫁了的男子,因为在陇南人的传说中,憨厚的牛郎在自己家中过的也很不幸福。而传说中欺负牛郎在家中不能生活的是自己的嫂子,而这个嫂子正好又是他招了上门女婿的姐姐。这个故事是告诉陇南守在家的男孩子,你最好嫁出去,要不家中的嫂嫂不会让你幸福的,所以织女的出现,让牛郎有了去处,寻找到了生活的归宿。从文化学层面讲,甘肃陇南人的“女娶男嫁”有其深厚的文化和生活背景,一些细节更值得沉思。

      在甘肃陇南武都区一些村子,登记在户口簿上的户主很多都是女人,这是“留女不留男”的结果。“男嫁女娶”主要有两种形式:一种是“男到女家,更名入籍”。男方嫁到女方家后,一切遵从女方家族的习惯和规矩,按照女方家族的姓氏辈序改名换姓和女方同样称呼族内成员。若双方发生矛盾需要离婚时,如果是男方提出离婚的,“来是一人,去是一人”,男方不具有财产分配权,如果是女方提出离婚的,财产男女双方各一半。另一种是“二门俱开,两来两去”。婚后男女双方保留各自原有姓氏,男女都有继承双方父母遗产的权利和赡养双方父母的义务。婚后若生育两个子女,男女双方名下各一个,各自顶门立户。如果婚后男方进入女方家中定居时,男方带上原先属于自己所有的生产资料及财产,男方对这部分财产具有支配权,故名“带财入舍”,若离婚,这部分财产归男方所有。

      “男嫁女娶”在陇南不是个别现象,它不是一村一寨的特殊婚俗,一个时期以来,是整个秦巴山区的主流婚俗。为什么会有这种与世隔绝的婚俗呢?这也与一段历史有关。相传这一习俗缘于太平天国。清同治四年,太平军兵败阶州,启王梁成富率众突围,与四川制台骆秉章部激战,启王及其太平军将士大部分遇难。洪刚部仓促渡过嘉陵江,来到了今陕西省宁强县燕子砭一带,不料在潘家坝遭官军埋伏,死伤过半洪刚战死。太平军余部分几路突围,其中一路在赖光达带领下,绕道八海河,来到陇南一带。为求得生存,一部分在陇南深山老林中,放下武器,化整为零,隐姓埋名,三三两两融入当地百姓之中入赘,甚至杀了百姓家的男人,自已为婿安家落户,自此刀耕火种,繁衍生息,消失在大山深处的茫茫林海之中。

     目前,陇南人男嫁女娶这种婚姻也要借助于媒妁之言来完成,男方不跟女方家要彩礼,定亲后女方只需给男子缝几套衣服。出嫁了的男子,逢年过节可回娘家去看望生身父母。每年的大年三十必须在女方家里过,大年初一以后才可以回家或走亲戚。结婚前都要立婚约为据,婚约的签订一般在结婚仪式上进行。绝大多数在办酒席待客时签约,在这个时候签约,才显得隆重严肃。在婚礼上,由族长主持仪式,婚约男女双方各持一份,类似于现在的结婚证,对婚姻有“道德”意义上的约束作用,婚后双方共同遵守。这种风俗发展到现在,被最大限度地保留下来,由于长期的封闭,过去陇南很多人并不知道别的地方是女人嫁给男人的,当地的许多老人也只知道男孩子长大了要嫁给女人才对。

      47岁的农妇马政芳至今没出过大山,如今她日夜盼望着在外打工的女儿早日回乡,娶回来一个孝顺的“男媳妇”安稳过日子。马政芳的儿子几年前就“嫁”出去了,在邻村随女方改名换姓。这是祖祖辈辈传下来的老规矩。现如今,如果女儿不娶男人,跟着嫁过去了,那是最没面子的事。马政芳现今最大的烦恼就是怕女儿留不住。在陇南的武都东部山区,虽然一直保持着男嫁女娶的婚姻习俗,但随着交通便利这种局面被打破,村里年轻人都开始涌向城市,上学后有了工作或者留在城市,很多女孩在打工时恋爱结婚,嫁了外地人。“女儿打电话说她已经谈了对象,不回来。”马政芳说着掉了眼泪,这意味着他们老俩口独自守在村里度过晚年,膝下无子陪伴,更重要的是,她认为,马家的香火延续就此断了。几位驻村的工作人员告诉我,尽管大部分村民都依然延续着男嫁女娶这一老传统,但村里越来越多的“90后”“00后”离乡上学或打工,过去与世隔绝的这些山村随着现代化的冲击、互联网的介入、生活条件和经济水平提高等多种因素,这种奇婚异俗“男嫁女娶”正在面临着传承之困。

      因为知道了陇南人的这些婚俗,我不由得对陇南远嫁外地的女孩子和走出陇南的男孩子特别的关注。我有一位朋友,儿子在工作实习期间认识了一位大学毕业的陇南康县女孩子,由于相爱,他们结婚了,但两人的观念根本无法统一,因为这个女孩子在接受过高等教育后,与家人闹意见嫁了出来,可一但小两口有点分岐,她就背着婆家人不停的与娘家人打电话,一些娘家人在身后不停的为其出馊主意,让其与丈夫和婆家的人闹意见,为的是让自已的女儿不要忘记自已娘家,更可恶的是个别七大姑八大姨心怀自已的目的,让远嫁在外的女孩子听其言,以所谓的乡情扰乱年轻人的生活视线,而这位女孩子也由于从小成长的环境所致,根本无法摆脱娘家人的纠缠,面有难色的经常向爱人和婆家人提个人要求,而这些要求都是为了满足其嫁出来后娘家人的“颜面”,为的是她好进娘家的门,因为她知道,如果不按娘家人的想法做,她回娘家时娘家人会给其难看的脸色看的。在陇南,女儿外嫁,是父母亲很没有面子的事,所以虽然有些女大学生上学后谈恋爱外嫁了,但是要挣脱父母的羁绊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为在陇南人看来,她的外嫁行为已打破了父母的“三观”,是丢人的事。这位朋友说,当时儿子把这个女孩子领进门时,他没有多考虑,他只觉得应该为孩子的感情着想就同意了这门婚事,不曾想有些地方根本无法一致。首先,这位陇南嫁过来的儿媳与儿子闹意见的内容多是娘家人的想法而不是小两口生活的内容,而这位朋友的儿子最不能接受的就是这些。这位朋友说,他儿子平时工作很忙,一回到家,儿媳就给他讲娘家人应该如何如何,时间一久,小两口已到无话可说的地步。我不是情感问题的专家,但我认为,一个正常的小家庭,小两口应该先把自已的日子过好,再来讨论一些生活中的细节,特别是老人的扶助,孩子的培养教育,家中生活的经济安排都是在独立自主的状态下完成,而不要过多夹杂小两口以外包括父母的意见,其实,小两口生活的内容里如果过多的夹杂了别人生活的意见和内容,这是他们生活的悲哀。年轻人自已也要学会处理家族事务,两个不同的家庭虽然成了亲家,但认知自然不同,小两口面对两个不同的家庭,要发挥“双面胶”的作用,有时还要学会做“三面胶、多面胶”。夫妻间更要学会搁置争议,求同存异,努力用共同的话题完成共同的生活内容。我在这里要说的是,一定要给年轻人创造新生活的空间和机会,不要老把自已的想法摆上桌面,不论你是谁,如果孩子们过的不幸福你能幸福吗?还有朋友说,陇南的女人生性麻緾,因为她们来自母系社会,由于长期“男嫁女娶”的原因,女人在家里习惯说了算,由于从小不出娘家门,她们以自我为中心已形成习惯,所以难以嫁出来后成为贤妻良母,因为陇南嫁出来的女子本意不是来做小女人,这是娘家人给予的本性,虽然有些女孩子在读了大学后,知道了外面的世界,对新生活有目标,但由于从小的生长环境所致,埋藏在心底的潜意识会时时冒出来叫你防不胜防。这些话我过去没有听说过,所以不好评论,但我觉得,由于社会在进步,人们对落后的东西必然是带着批评的色彩,这也不为过。

       一位从陇南跑出来在城市企业里招聘的男孩子说,与其在老家等待着被出嫁还不如在城市里找个姑娘直接当上门女婿,凡正都是一样的,他自已还巴不得成为城里人迎娶的对象。但他说,这只是一厢情愿,城里的女孩子家没有人愿意娶男孩子为夫,因为城里人在儿女的婚姻里没有过多的夹杂个人自私的想法,虽然城里大多数人是独生子女,娶个上门女婿更实用,可城里人到底不是我们秦巴山区的农民,他们深知,自己娶来的不只是一个女婿,而是一群无法沟通观念相悖的亲戚,搞不好还会引狼入室。

      男孩子的话,说出了他的真实感受。可怜这个男孩子,如果在城市里站不稳脚根,未来还得回到陇南老家,说不定就被人“娶”走了,给某一个女孩子家传宗接代去了。叫我说,其实这样也挺好,男孩子可较为轻松的过一辈子,只是一辈也别想走出大山。不过时代在变,在陇南,按照“男嫁女娶”成家的男孩子,这些年在外面生活的诱惑下,也有的跑出大山,自寻幸福的,他们已经不愿意在女方家过日子了,更有离婚与外面的女人结婚过日子求得幸福的。改变一种传统需要外力,这是真理!

     


    TAG:

    润木的空间 引用 删除 润木   /   2021-10-04 09:09:36
    5
    佟家宝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佟家宝   /   2021-10-03 20:35:04
    5
    虎子 引用 删除 曹彦虎   /   2021-10-03 16:46:24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