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马跑泉公园“郁”见你——麦积马跑泉公园...(图)
  • 赏太京桃花(图)
  • 泰国首都曼谷风光——【最高餐厅】(76层)(图)
  • 广州增城风光摄影——【白水寨】(2)(...(图)
  • 惠州风光——扩建后的【金山湖公园】(20)(图)
  • 310名车友“骑”聚甘肃两当红色福地体验...(图)
  • 甄奶奶的心愿 文/岁月静好(图)
  • 天水新华户外 - 走 进 红 旗 渠 景 区(图)
  • 马跑泉公园郁金香[诗作一首](图)
  • 惠州风光——扩建后的【金山湖公园】(19)(图)
  • 泰国首都曼谷风光——【蛇 蝎子表演】(图)
  • 广州增城风光摄影——【白水寨】(1)(图)
  • 兰州行
  • 桃花红(图)
  • 天水新华户外第228期活动-桃花依旧笑春风...(图)
  • 宝鸡游
  • 岁月静好
  • 清 明
  • 甘肃平凉风光摄影——【云崖寺】(4)(...(图)
  • 泰国首都曼谷风光——【水果】(图)
  • 惠州风光——扩建后的【金山湖公园】(18)(图)
  • 仲春雨后花鸟市街行【诗作一首】(图)
  • 兰州游
  • 悟 道
  • 从丁晓刚的国画写生说起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4-12-20 05:16:02

    从丁晓刚的国画写生说起

     

     

             昨天,丁晓刚先生请我到其家中吃茶,同时,他也让我瞧最近的几幅写生,他画的是荔枝,看着画面,我不由渐入欣赏的佳境。这种被称为南国仙果的荔枝是如何让他画的这么痴迷的?我不得而解。因为荔枝是广东一带的东西,在天水只有在夏日大街上才能看到。丁晓刚先生说,三十年前他曾到南江做过一名戍边战士, 曾听够了祖国南国雨打芭樵的声音,看醉过诱人的红荔枝。在他的记忆中,岭南画派也多表达这些。

            说的也是,从丁晓刚先生的写生画作中,我读到了中国画的写意与写生精神。“写意”在中国画中通常指区别于“工笔”的一种画法。但“写意”更是中国画最本质的艺术观,是区别于“写实”“具象”“客观”“再现”等概念的一种独特的艺术思维方式。丁晓刚老师告诉我,中国画的“写意”不是指简单地对似是而非的形象和含混不清的图像来写其大意,而是指画家对于时代、民族、社会、自然等的深邃体察,在心中积成的一种意识、一种精神和凝炼的感情,并借助于客观物象和笔墨表达出来。说的也是,丁晓刚先生的作品《岭南记忆》系列写生作品,表达的正是这样的内容。荔枝在晨雾弥漫的水面上倒挂,鸭子在水面上游走,芭樵叶子映衬着这些,在丁晓刚先生的笔下表达的淋漓尽致。中国写意画要写生,真的不是一般工夫,首先画家要把眼中看到的东西打成腹稿,再将其抽象化,用外师造化,中得心源的创作思想完成笔墨的造形,而这一创作思想造形所完成的是思想、是感情、是对社会的认知和赞美甚至是批评。我知道,中国画中最为大家的齐白石、李可染都是写生高手,大画家吴昌硕生活在自已杂草丛生的“芜园”才有其大作问世,这些画家们震憾着中国很多年。所以,中国画家的写意画写生是一种深度的修练,是寻找更多的禅意,它更是一种创作,经由写生完成的写意画,作品气韵生动,一般画家达不到。这也正是丁晓刚先生爱写生的主要原因。

            我不是画家,但我是一个对中国文化痴迷的人,我也知道,早在1000多年前,中国画的写意观已经基本形成,并在理论与实践上不断地丰富和发展着。“外师造化,中得心源”“迁想妙得”“缘物寄情,物我交融”“神遇而迹化”“对花写照将人意”“写大自然之性亦写吾人之心”等等,都是中国画写意理论的精华。在写意理论的指导下,中国画既注意客观真实,又注重主观创造;既有具象的刻画,又有抽象的概括;既有再现的因素,又有表现的因素。读完丁晓刚先生的这些写生作品,我才有所悟,有所体验,中国画在这些对立的方面没有互相排斥,也不是机械地拼凑,而是有机地融合成一种审美要求。丁晓刚先生给我说,任何只强调某一方面因素的极端绘画形式,都不能正确体现中国绘画的写意观。丁晓刚先生认为,中国画家很善于在相互对立排斥的矛盾中求得和谐,不像西方绘画喜欢寻求对立和极端:抽象一味抽象,具象就是具象。中国人喜欢在两极之间思辨,在两极之间做大千文章,善于开发宽阔、深远、包融性极强的中间地带。在丁晓刚先生这里,“写意”与“写生”这看似不相同的绘画方法,在中国画写意理论的指导下得到了十分完美的结合。写意并非排斥写生,而是十分强调画家们通过耐心不竭、细致入微的手写心记来把握形象、意境和气氛。中国画家与西方画家对写生的概念是很不同的。在西方画家的心中,写生是面对实物直接描绘的一种绘画方法。而中国画家对写生的理解宽泛得多——不只是一种描绘方法,更是一种创作精神。

           值得注意的是,有的人没有领会中国画的写意精神,所画形似未真,何况传神。有些人强调所谓观念,一味变形,主观臆造,追求怪奇,这样下去就会截断艺术活源,失去生机,观者乏味,画者也会很快感到走投无路。还有些人,惯于模仿,使传统僵化成为陈词老套而趋于概念。还有人虽然面对生活,但不会联想、不敢想象,依样画葫芦。这些都是因为没有真正理解中国画写意与写生的辩证关系。丁晓刚先生还说,正确的创作状态需要认识,只有我们在生活中不断培养感悟能力、捕捉能力和创构能力,包括对情感经验的形象传达能力和潜意识内容的象征表达能力,才能发挥中国画写意的特性,不断有所收获。我想,这些话真正的画家们是听得懂的。


    TAG: 广东 荔枝 民族 天水 中国画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