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惠州风光摄影——【金山龙庭小区(4)(图)
  • 邓演达故乡——惠州市惠城区三栋镇鹿颈村(图)
  • 柬埔寨大吴哥城摄影——【塔普伦庙】(3)(图)
  • 柬埔寨大吴哥城摄影——【塔普伦庙】(2)(图)
  • 惠州风光摄影——【金山龙庭小区(3)(图)
  • 惠州历史名人——【邓演达故居】(6)(...(图)
  • 人在旅途(图)
  • 九一八有怀(图)
  • 元龙镇第三届人民代表大会胜利闭幕(图)
  • 惠州历史名人——【邓演达故居】(5)(图)
  • 惠州风光摄影——【金山龙庭小区】(2)(图)
  • 柬埔寨大吴哥城摄影——【塔普伦庙】(1)(图)
  • 神十二英雄归来
  • 赞平民书法家张玉玺(图)
  • 喜迎神舟十二号凯旋(图)
  • 柬埔寨大吴哥城摄影——【十二生肖塔】(...(图)
  • 惠州风光摄影——【金山龙庭小区】(1)(图)
  • 惠州历史名人——【邓演达故居】(4)(图)
  • 仲秋八日闲吟
  • 惠州风光摄影——【山水华府小区】(2)...(图)
  • 惠州历史名人——【邓演达故居】(3)(图)
  • 柬埔寨大吴哥城摄影——【十二生肖塔】(...(图)
  • 观全运会开幕式(图)
  • 秋雨秦州(手机摄影)(图)
  • 晨思春寒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3-03-07 11:12:13 / 个人分类:散文

     

    夜,是宁静的,氤氲在一片苍茫里。夜,又是忧伤的,演绎在一片寂寥里。华灯俱灭,只留下两旁昏暗的路灯。加完班,一个人在回家的路上,竞有些形孤影单。

     

     

    不知什么时候,天空里下起了冰冷的雪花,飘打在我的脸上,不知是什么原因,竞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寒冷,仿若严冬还徜徉着没有离去,春天没有归来。也许是因为经常加班的原因,已习惯了在黑夜里行走。

     

     

    冷空气渐行渐远,绕了一个弯,我便回到了家中。看看时间,已经是午夜1点多钟。简单洗了把脸,脱下衣服,纳枕即睡。不知何时开始,头很痛,痛不可支的感觉,我强忍着看了表,凌晨5点多钟。起床尚早,可是怎么也睡不着,兴许是体内的生物钟乱了。便轻轻的闭上眼睛,想象到自己是一朵云,在天上任意漂浮。又感觉自己周围轻烟笼罩,似乎掉进了云山雾海。但是,头痛却丝毫未减,也许是感冒了。许久不曾感冒,看来是再劫难逃,一如我逃不过命运,逃不过现实一样。

     

     

    起来烧了杯水,呆呆地坐在窗前,习惯性的打开我的插卡音箱,一遍一遍地听着常听的歌曲,把自己落魄在一种无知无觉的氛围里,似乎沧桑的有些清冷,如手上的白开水一般,除了冒有热气,一切却平淡无奇。喜欢独处,喜欢独处时的安静,厌倦尘世的喧嚣。可是,安静从来都是暂时的,喧嚣从来没有忘记对我的光顾。

     

     

    默默地站在窗前,看着斑驳的树枝又缓缓萌出新芽,心里不觉叹惋世事多变,感慨岁月无情。心中的惆怅像夜里的潮水一样此起彼伏,跌跌荡荡。曾经,生命里浓墨重彩的一笔已搁浅在岁月的风里,连一丝印象也没有留下。曾经,是如此深刻的活在身体的每根神经里的人和事,也都像垂死的鱼儿身上的鳞片,渐渐从身上剥落,消灭。岁月的音符慌乱急促,心也在浮躁里动荡着,生命里最活跃的那些时光也不复存在。我不愿遗忘所有变成记忆的一切往事,却无法把它们全都复原成最开始的模样。

     

     

    喜欢把自己当成诗人,而诗人总是在流浪中拾取路边的一丛野花,便有了抒写整个河山的情感冲动。那一丛野花便是这条孤独的路上的音乐,而我只喜欢宁静,不想孤独。喜欢把自己当做书法家,凝万千思绪,挥洒四面八方,尽散笔端柔情,写万水千山无限。在一片幽寂中,笑对红尘坎坷,岁月沧桑。而今,却只能搁笔三千,携一簇心殇,钤盖石章几处,暂写春夏秋冬、尘世浮华!

     

     

    窗外寒风张扬地吹着,卷着一丝丝的寒意。远处青山渺渺,近处空中楼阁,那薄如蝉翼的未来,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虚幻,那么虚假。我不知道,岁月的轮回里会真正地留下那些华章,当生命最终经历所有的风雨走到尽头,也许,你会发现原来一切的风雨侵袭只是我们必须经历的一段路程。

     

     

    没有生命可以长久,没有生命可以不受磨难,我本乐观,我本坚强,却又忍不住为这个咋暖还寒的春天,涂写下冷寂的文字,为之纪念。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