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元龙桃花开正红(图)
  • 春色流秦州(图)
  • 格律诗有说(图)
  • 几个千古绝联
  • 停水通知
  • 惠州陈炯明史料馆(12)(图)
  • 东瀛大阪城公园赏樱(3)(图)
  • 湖北神农架国际生态旅游区——【天燕景区...(图)
  • 《散文选刊》2020年02期发散文《风从易安...(图)
  • 赵小玲:绽放在社区“疫”线的铿锵玫瑰(图)
  • 关于减免出租车承包费促进行业复产的倡议书(图)
  • 赵广田一行深入天水慰问调研(图)
  • 元龙,又是一年桃花红(图)
  • 麦积区甘泉镇甘泉村福乐园农家乐开业啦(图)
  • 人面桃花相映红(图)
  • 又赏新阳杏花时(三)(图)
  • G20峰会
  • 停水通知
  • 绝句·自题
  • 湖北神农架国际旅游区——【天燕景区】(...(图)
  • 惠州陈炯明史料馆(11)(图)
  • 东瀛大阪城公园赏樱(2)(图)
  • 春花朵朵扮秦州(图)
  • 征联浅评(图)
  • 乡村年事(四):办年货和放鞭炮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3-02-04 14:30:47 / 个人分类:散文世界

    我的老家是天水陇右的一个劳务输出大镇,自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开始,我们那里的年轻人每年正月十五刚过,便随着副业包头外出打工,到了年底腊月二十三左右,个个西装革履,手拖皮箱满载而归。手里有了票子,腰杆子撑得格外硬,风头梳得格外亮,每逢“二、五、八”的年集,村庄较远的年轻人便骑着摩托车,后面稍带着老婆孩子,加足马力,让摩托车使劲冒着黑烟,从四面八方的乡间小路云集而来。住在镇子周围的人更不示弱,一大帮一大帮前呼后拥,呼啦啦地抢购年货。

     

    每到这时,街面上也就多起了许多漂亮的姑娘,花花绿绿的时尚衣服。人们都是打扮得漂漂亮亮,精精干干,利利落落,把一年来舍不得穿的衣裳都尽情地穿上,把男人在外面买给自己过年的衣服都提前穿上,孩子们也都穿得整整齐齐,心心疼疼,有新衣服的穿新衣服,没新衣服的父母亲赶紧给买,十来天的年货市场,无形中便成了农村人比富显摆的场所。

     

    我家离镇子近,每年这个时候,父亲还没放假回家,但是早已把过年的钱捎给了母亲,在隔壁邻居和村里人的拥簇和结伴下,母亲也一趟又一趟地往返于集市,买的东西无非是些零碎的小东西,因为母亲早已在十一腊月前,就已经准备好了多数年货。像水萝卜、胡萝卜在秋收后卖过多余的,剩下的都埋在菜园子里,足足可以吃一年,单等着过年时往出来挖。

     

    洋芋、白菜、包包菜(卷心菜)、葱、蒜等,每年母亲都在门前的菜园子种很多,初冬收园后全窖在地窖里。辣椒、大蒜不管家里种或没种,都一串串,一辫辫,红通通、白艳艳地提前挂在院门前。粉条有宽的、细的、韭叶的。每年秋收的小洋芋,母亲全都粉碎、淀白,然后晒成干粉面,一进腊月,邻居之间便结伙压成一捆捆的干粉条,不光为了过这个年,来年啥时想吃,就啥时泡。豆腐、豆芽之类的豆制品,如果是母亲在玉米地套种了黄豆的年份,赶上村里或隔壁做豆腐,母亲把豆腐成笼地做,留足过年用的后,舅婆舅舅、姑姑姨姨等亲戚,你家一块,他家一块,大家共同分享。就算遇上我家不种黄豆的年份,母亲也要老早和村里人换一些,以便逢年过节时,泡制新鲜的豆芽,做新鲜的豆腐;至于鸡蛋和猪肉,过年更是不在话下,母亲从来不像城里人那样,今天怕涨价,明天怕不新鲜,购买前总要提心吊胆精挑细选,母亲担心的是自己腌制的腊肉好不好吃,满满一大缸的猪油来年全家人够不够吃。

     

    要过年了,虽然母亲未雨绸缪,准备好了许多吃的东西,但是需要购买的其他年货还很多,比如过年走亲戚的礼品,供奉先人的香蜡裱纸。儿时的我才不管那么多,这些事都是父母亲操的心,而我只关心我的烟花爆竹和年画。一过腊月二十三,我便天天给母亲念叨着买那些东西,母亲拗不过我的软磨硬泡,给我几块钱去买年画,而烟花爆竹母亲总是害怕我会受伤,满口答应却老是不买,我只能趁着买年画的机会过点小瘾,要想玩个痛快,只有趁父亲腊月初回家的机会,撒着娇狮子大开口地下“死命令”。

     

    父亲很疼我,年底回家总是买很多,当时村子里给小孩子买烟花的人家不多,于是村里的孩子都很羡慕我,除夕之夜放完鞭炮,就聚在我家等着看放烟花。几年以后,村里人的经济水平都好的,每年除夕夜各家各户都要放烟花,烟花便在伙伴们的眼里变得不太稀奇,不过年的味儿却在伙伴们期盼的眸子里,越来越浓郁,生活也越来越丰富多彩。我也在大人们一年又一年的期待中,越长越大,越长越成熟。说到过年,对于农村人来说,年货置办的丰不丰盛都是次要的,最重要的是自己的孩子全年都快快乐乐地生活,外出的亲人都平平安安地回家团圆,老人们都健健康康地安享晚年。俗话说:“平安是福”,一年到头了农民人到底图个啥,买多少年货是个够。

     

    老人们常说:年好过,月难过。总之,过节的形式只是外表,我们真正要过的是那份内涵。如今,那些试图以过年的名义,用金钱来弥补曾经缺失的人们,是无论如何也无法从心底里得到快乐的。


    TAG: 包头 便 老家 年轻人

    梅雨赤子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zhangzhiqiang   /   2013-02-07 11:03:43
    5
    现子湾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晚霞   /   2013-02-04 16:37:33
    5
    现子湾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晚霞   /   2013-02-04 16:37:28
    年好过,月难过。过去的却如此。但物质极大丰富的今天不同了,有人说想过年天天是年,不像过去的蒸馍肉菜过年吃的时候了。拜读欣赏佳作!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