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玖玖扇情画韵》
  • 相思红叶(图)
  •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夏宫下花园】(...(图)
  • 惠州风光摄影——【红花湖】(3)(图)
  • 深圳湾之夜(2)(图)
  •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夏宫下花园】(...(图)
  • 惠州风光摄影——【红花湖】(2)(图)
  • 深圳湾之夜(1)(图)
  • 童年山丁红(图)
  • 田园生活(图)
  • 天水新华户外俱乐部-登上六盘山红军长征...(图)
  • 赠平民书法家玉玺兄 [七律(新韵)](图)
  • 天水中梁的花牛苹果熟了(图)
  • 惠州风光摄影——【红花湖】(1)(图)
  • 广西北海风光摄影——【金海湾红树林湿地...(图)
  •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夏宫下花园】(...(图)
  • 市供销合作经济组织联合会农资技术扶贫培...(图)
  • 惠州风光摄影——【山水华府小区】(图)
  •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夏宫下花园】(...(图)
  • 广西北海风光摄影——【金海湾红树林湿地...(图)
  • 调查研究(小小说)
  •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夏宫下花园】(...(图)
  • 惠州风光摄影——【演达大道】(图)
  • 广西北海风光摄影——【金海湾红树林湿地...(图)
  • 乡村年事(一):打腊疙瘩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3-01-31 16:25:10 / 个人分类:散文世界

      “有钱没钱回家过年,我知道你想衣锦把家还”,腊月二十三的小年刚过,几乎是一夜间的功夫,大街小巷,超市店铺,到处都播放《有钱没钱回家过年》。或许是这个寒冷的冬天来的太突然,也可能是人们的麻痹思想,在这首委婉动听,深情绵长歌声的催促下,猛然从繁忙的工作中被唤醒,于是人们争先恐后的置办年货,大包小包的选购过年的东西,年的距离跐溜一下,便渗透到每个人的心里。

      一个人在城市里呆久了,很少感受农村过年了热闹气氛,便觉得过年没滋没味。单位每年都是腊月二十八放假,每到年前这段时间,街面上便到处挤满了人,大家也急急忙忙抽空上街选购东西,过年的热闹劲,足以说明人们对年的重视和期盼,特别是门口一辆辆长途客车,刚一到站,车上就大包小包往下卸行李,人们急急忙忙的往家里赶,年前的热闹场面,让我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翘首盼望早点放假回家。带着这种遗憾和伤感,看到窗外人们抢购年货的热闹场面,无形中就勾起儿时过年的一景一幕。

      随手翻起一本民俗文化的书籍,读到天水过年习俗,我的思绪便又一次被带回了农村老家。在我的老家,每年从腊月八打腊疙瘩开始,杀年猪,做豆腐,煮甜酒,办年货,打扫房屋;腊月二十三送灶神,接着煎油饼、贴年画、缝新衣;腊月三十上午赶抢集,下午家家户户贴春联、接先人、吃饺子、抢头炉香。大年初一迎喜神、打抬鼓、大拜年;正月初三送先人,正月初四后看马社火,耍黑烟歌、逛庙会等,更是五光十色,丰富多彩,回味无穷。窗外人声鼎沸,窗内坐立不安,大脑里不断游离萦绕的思绪,迫使我记忆起儿时在老家过年的点点滴滴,一股暖流无意中涌上心头,年的味道便越想越浓,越嗅越烈,几乎把我陶醉,熏倒……

    (一)打腊疙瘩

       打腊疙瘩又叫“打蜡疙瘩”,说白了就是砸冰块、挖冰块。冰块是白色的块状晶体,样子类似蜡块,所以“蜡”、“腊”就混淆了。再因为打冰疙瘩是腊月八特有的习俗,所以人们习惯了“腊疙瘩”这个词。

      那么天水人为什么腊月八一定要打腊疙瘩呢?史书记载此俗起源极为古老,它源于远古人们冬季祭水神和取新水淋浴祓禊的仪式。而在我看来,最简单的意思,无非是冰块遇热会慢慢融化,融化的水渗进土壤,土地有了充足的水分,庄稼才会长得旺盛,五谷才会丰收,人畜才会兴旺。在这里,恰恰不就应了现实生活中,“消”和“旺”这两个字的寓意。另外,冰是水遇冷凝结而成,水又是天上降雨(雪)或地上泉水而得,不就又应了迷信中 “天”和“地”这两层意思。

      不管古人怎么约定俗成,现代人怎么理解这一习俗,反正是腊月八这一天清晨,在我们老家,人人起床很早,家家户户都要打腊疙瘩,完了把背回来的冰块,在正堂供桌下、厅房屋里、厨房门背后、水缸旁、酸菜缸旁、灶台上、大门口,以及鸡圈、猪圈、羊圈、菜园子,甚至门外的麦草堆、灶炕灰、粪堆子上都要放,表示消灾消难,消瘟除病,同时祈求五谷丰收、人畜兴旺的意思。农村相传,有能耐的人,在挖来的腊疙瘩上就可以预测到来年庄稼的丰欠。如果冰块上冻结成的图像像小麦、预示来年小麦丰收;像玉米,预示来年玉米丰收。像哪种农作物,就预示哪种农作物来年必然大丰收,春后安排农事时,人们便多多播种此种作物。

      记得小时候,每到腊月八,一大清早,我还在热炕窝里睡懒觉,隔壁邻居家的孩子背着背篼,老远喊着打腊疙瘩走哩,打腊疙瘩走哩!母亲便急急忙忙把我和哥哥摇醒,我扛着镢头,哥哥背着大背篼,我俩急匆匆来到水泉上面的沟里。那里早已聚集了很多人,昨夜刺骨的寒冷,把不太宽的水沟冻得严严实实,大家用镢头或斧头使劲地挖,使劲地敲。冰面很硬,急着赶早集的大人们,随意挖些小冰疙瘩就回家了。没拿家伙的人,在篮子里捡些剩冰疙瘩,凑合着也回家了。

      听母亲说,腊疙瘩越新鲜圆润越好,越瓷实光亮越喜气,我就和邻居的孩子扛着洋镐,抱着铁锨一直往沟底走,最后在沟里头,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挖到最干净、最硬、最大的冰块回家。在返回的路上,冰面很滑,背着一满背篼的腊疙瘩不好走,我们就坐在背篼上,手里拖着洋镐和铁锨,一路哗啦啦地溜冰回家。

      还记得有一年,腊月的天气不太冷,冰面结得很软,大家为了挖到瓷实光亮的腊疙瘩,争先恐后地进沟抢好冰,好不容易我抢到了一片硬冰面,急急忙忙把镢头挥下去,同村的王二毛不知啥时候在我旁边,被后面的人撞了还是自己滑到了,跐溜一下,直挺挺地摔在冰面上,头恰好碰到我的镢头,脑袋顿时鲜血直流,我一时被吓傻了,站在那里直哆嗦,他家的亲房急忙背他回家。后来很自然的,母亲一趟一趟往他家跑,虽说他的头是自己碰到我镢头上的,但道理我还是说不过去。幸亏当时只伤了点头皮,他父母亲脾气也好,没有和我家较太大的劲。王二毛缝了几针,在家躺了几天就好了。我却挨了家里一顿揍,母亲说幸好是伤了点头皮,如果手底下再快点,一镢头下去,那还了得,听了母亲的话我也一惊。事情都过去这么多年了,每次一提起打腊疙瘩的事,我就会想起王二毛的头。

      远处传来了爆竹的声音,年的脚步也越来越近。童年的各种记忆,在脑海里时不时地浮现,总是想着回老家过年的愿望,因为许多客观原因的打扰,始终没有实现,我想把它逐渐地忘记,但我越是这么想,思想越是杂乱。看来这段儿时不经意的往事,我是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我可亲可敬的故乡,我日思夜想的老家,还有那又冰又爽的腊疙瘩。


    TAG: 豆腐 歌声 老家

    胡杨林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胡杨林   /   2013-02-01 18:18:51
    5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3-01-31 22:20:38
    5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3-01-31 20:55:13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