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水红色题材影片《守望》顺利杀青 某部...
  • 夏日行游西狭颂摩崖石刻景区:泼墨崖立思...(图)
  •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琥珀宫】(6)(图)
  • 惠州东江风光(3)(图)
  • 惠州西湖丰诸园——【荷花】(10)(图)
  • 成县西狭吟怀【诗作一首】(图)
  • 大队购置的孔山重工KS669履带式潜孔钻机...(图)
  • 惠州西湖丰诸园——【荷花】(9)(图)
  •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琥珀宫】(5)(图)
  • 惠州东江风光摄影(2)(图)
  • 沿着陇蜀古道,觅踪杜甫入川隐迹在伏家镇...(图)
  • 双星伴月(图)
  • 天水书画家张丰盛书画展在麦积区马跑泉公...(图)
  • 天水书画家张丰盛书画展在麦积区马跑泉公...(图)
  • 停水通知
  •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琥珀宫】(4)(图)
  • 惠州西湖丰诸园——【荷花】(8)(图)
  • 惠州东江风光摄影(1)(图)
  • 天水新华户外第203期活动-走进石门雪山景区(图)
  • 天水新华户外-走进互助青稞酒厂(图)
  • 直击现场丨红色题材影片《守望》天水热拍...
  • 惠州植物园风光——【温室 科普馆】(2...(图)
  •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琥珀宫】(3)(图)
  • 惠州西湖丰诸园——【荷花】(7)(图)
  • 张家大院的清浅时光(邢娟娟)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2-06-08 15:25:12 / 个人分类:文学原创

    张家大院的清浅时光

    邢娟娟

    张家大院永远一地幽凉和安宁。能将身心安置在张氏民居神秘静雅的四合院内,是我三生修来的福气。在这里,我既不属于城市,也不属于乡野,更非悠悠古宅的阁楼里藏着的小秀眉。我只是一个无意闯进红漆大门内的,正在经历蜕变的无知小女子,靠着神秘的隔扇门,守着直棂窗前疏淡的灯光,于有些生疏的古文化的气息里,渐渐趋于沉默和安宁。

       张家大院一直这么安静而固执地守着小巧玲珑的四方蓝天四方云朵,守着四方四正的一席遗世独立的清净和荣耀,从明清上百年的历史画卷里穿过,什么样的繁华悲凉没见过,什么样的往返轮回没经过,任由新的繁华一幕幕上演,任由新的悲欢一曲曲终结,她都安静地在这里纹丝不动,不言不语,一前一后两棵百年老银杏,老仆人一样忠诚而刚烈,一路随她风风雨雨,一路陪她生生不息。

         这座始建于明正统二年(公园1437年),扩建于清咸丰二年(公园1852年)的古建筑群(现存大部分是清代建筑),曾走出过七十多位张姓名人雅士,被称为一组布局严谨,迂回曲折的清代庭院式建筑群。这座古老又古老的四合院,给姗姗来迟的仓皇的我,除了无边的肃穆和敬仰,更多的是古老神韵和古老文化传递的震撼,以至于我甘心情愿地无数次忘归,忘我,忘世界

         我办公的红漆门的小木屋里,小轩窗正对着向南的雕漆门,一开窗便有翠色的老樱桃的枝叶伸展着像要隔窗入室,小南屋顶的屋脊上,停飞着几只不知名的鸟儿,有长高的青竹越过檐角,亭亭玉立地沐浴夏风。隔壁有人弹奏钢琴,美妙的《蓝色多瑙河》的乐音在整个宅院升腾,竹林里翻飞的小燕子附和似的也唱起细小的清歌,天蓝的可以浸透人的眼睑,碧天之上有淡云,碧天之下有银杏,淡的云衬着绿的叶,碧云和碧叶之下,是恬静的四合院,恬静的四合院内一间小小的硬山顶单坡水厢房里,住着一个素颜冥思的女子,如我。  

         因了明清历史的荣光和张氏一族的显要,因了久远时光的烙印,这座不大不小的矩形四合院总是引来慕名或好奇的人无数,参观,旅游,调查,访古等等,青石的小院子和小台阶,不知道被多少目光和脚印擦洗着,我悄悄蜗居在电脑的一角,沉浸在旧文字里,整理一些老去的心情。
         
    排练室的屋顶上,百年银杏的叶子葱葱笼笼地深入云霄,蓝天白云之下,它绿得分外妖娆,灯红酒绿之外,它显得格外肃清,有一种羽化的神秘。
         
    小花园所有的花都随春天走了,剩下无边的叶子静听琴声,樱花谢了,樱桃没了,它还是那么矜持地沉思着。后三院的牡丹园里,那些华贵的牡丹,我们都没怎么赏看,它就谢了,许是它生得离我们太远,隔了一个宅院一道门楣的缘故,最有埋怨的大抵是厕所旁边那一树硕大的木绣球,春天正盛时,总开大朵大朵洁白的花,因为它生不逢地,只有去方便的人才惊诧着顺便送出几句赞美。
           
    我有些懊悔才开始注意那一前一后两棵百年树龄的银杏树,等我扬起目光仰望时,她已然葱笼地、前呼后应地覆盖着张家宅院的半边天,想起一句歌词好大一颗树,绿色的祝福,撒给大地多少绿荫,那是爱的音符。是啊,原来这里独有的幽凉和清新,都得益于这古老而苍翠的荫凉,我们整日低头走路,享受清幽时常常忽略了送给我们福音的老银杏。原来我只喜欢秋天里洒满一地的小巧而金黄的小扇面似的银杏叶,以为她天生就是金黄的摸样,却原来她的青春也如此妖娆。深秋时青年南路一整条街,夹道都是铺展着金黄的银杏树,黄金大道一样,我曾狂傲地写过一首《我的黄金大道》的诗歌,如今若再去走街,这绵延着无边绿茵的路基,又该称作什么呢?
          
    朋友说她的办公室热得坐不住,奔向外面的啤酒摊乘凉去了。我那里也不想去,也不必去,两颗百年老银杏,外加一棵正当年龄的樱桃树,在古朴的张氏三个静幽幽的老宅院铺展开来,硕大的绿荫如伞,遮蔽着夏日的躁热,衬得一方静净的蓝天白云,什么样的心伤什么样的繁复,都能被这绿荫温润,抚平。张家大院很温凉地安抚着我湿疼的心,且让我安心地栖居在此吧。
          
    下午秦州小曲和秦腔团在这里热闹地排演了半天,记者领导游人一拨一拨的,但这个院子有经年沉淀的安宁,任怎样喧闹的人情世故,都不能破坏和干扰它矜持而庄重的心境。所以我不必出门,更不必出声,只是安静地敲着文字,继续安顿有些疲惫的心。
        
    我愈来愈喜欢这个古朴而传统的院落,或曰文化古宅更为妥当,经常托腮冥想,这个曾经走出很多个文人雅士的老宅院,曾经一定有更多的故事在这里上演过吧。很多时候我更喜欢人去楼空后,一个人开着向晚的小轩窗,接着檐角伸过来的樱桃枝翠绿叶子缝隙里夕阳的余辉,看鸟儿翻飞,看稀疏的星星一颗颗缀满天际,直到一轮晓月在小南院屋顶悠悠升起。
         
    若要回去,还要隔着一道长长的走廊,一个四方小宅院,再打开那扇朱红色的漆大门,才能与这座城市接轨,所以我喜欢寻找古宅深院的幽深和安宁,就一直安静地守在这里,现在她们都回家了,在车水马龙的城市的街道和喧闹时尚的人群穿行,我且蜗居在这里,啤酒,红酒,白酒,大菜和火锅,说笑推让,这些都遥远地成为旧时光,曾经那么痴迷地去过的蜂蜜柚子茶的茶楼,有几个月光景不曾莅临了,那个曾与我举杯对酌山花开的人,突然杳无音讯地消失了,那些觥筹交错的日子,没心思搭理好几个月了。
          
    甚至那么一些想念我和牵挂的人,都懒得去见了,现在最想,悄悄在这里,戒见,戒酒,戒欢,戒掉所有羁绊,清心寡欲地,守在这个四合院,搬个凳子坐在树下,看那些浓密的叶子怎样触摸蓝天,看这些鸟儿飞过竹林飞过檐角,一个院子一个院子地盘旋,看树叶的缝隙里漏下的光影,在我裙子上俏皮地画着各种摇晃的图案,看一朵云又一朵云,从银杏树的臂弯里绵延,炊烟升起了,门房小丁炒菜的香味越窗而过,又多了几声陌生的鸟鸣,又添了几束淡淡的暗影。

           太阳终于走出二院最高的青石瓦檐,在三院的花园边寂寞的闪了一下,顺着一院红漆大门走了。那些躺在画室的山水,花鸟和行草们,一点也不留恋,可我突然很想念那个去了远方的画油画的姑娘,很想念那块舒展开无边葱绿的草原,很想念青花瓷酒杯里那一滴酒的香气,也很想念,那些日夜醒着的睡眠。
        
    终于有人来打断这些了,终于有了灯火的味道在窗棂伸展,终于,有家的呼声喊我吃饭了。
        
    暂别了,我恋不够猜不透的张家大院,暂别了,我爱着的银杏树和银杏叶,还有这里的炊烟,鸟鸣,还有这棵一直安静地守着我窗台的樱桃树。
         
    隔日的明媚里,我们再续清浅时光的安逸,乘着初夏的岁月静好。

     


    TAG: 安宁 神秘 小女子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3-10-09 23:19:02
    5
    华源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华源   /   2013-10-09 22:49:02
    5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2-06-08 22:14:11
    秦州区解放路育生巷
    毕之航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毕之航   /   2012-06-08 20:34:10
    5
    润木的空间 引用 删除 润木   /   2012-06-08 16:57:20
    5
    常明的蜗居 引用 删除 常明   /   2012-06-08 15:38:22
    好文,就是不知张家大院在那里!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