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马跑泉公园“郁”见你——麦积马跑泉公园...(图)
  • 赏太京桃花(图)
  • 泰国首都曼谷风光——【最高餐厅】(76层)(图)
  • 广州增城风光摄影——【白水寨】(2)(...(图)
  • 惠州风光——扩建后的【金山湖公园】(20)(图)
  • 310名车友“骑”聚甘肃两当红色福地体验...(图)
  • 甄奶奶的心愿 文/岁月静好(图)
  • 天水新华户外 - 走 进 红 旗 渠 景 区(图)
  • 马跑泉公园郁金香[诗作一首](图)
  • 惠州风光——扩建后的【金山湖公园】(19)(图)
  • 泰国首都曼谷风光——【蛇 蝎子表演】(图)
  • 广州增城风光摄影——【白水寨】(1)(图)
  • 兰州行
  • 桃花红(图)
  • 天水新华户外第228期活动-桃花依旧笑春风...(图)
  • 宝鸡游
  • 岁月静好
  • 清 明
  • 甘肃平凉风光摄影——【云崖寺】(4)(...(图)
  • 泰国首都曼谷风光——【水果】(图)
  • 惠州风光——扩建后的【金山湖公园】(18)(图)
  • 仲春雨后花鸟市街行【诗作一首】(图)
  • 兰州游
  • 悟 道
  • 文艺赏析:母亲帮我剥半夏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9-12-30 11:23:07

    母亲帮我剥半夏

     

    文/涓子     

        

           夏日悠长,每每清风拂窗,母亲剥半夏的情境犹在眼前:沐着盛夏炽烈的日光,母亲坐在老槐树下剥半夏,粗黑的手翻转搅动着,嫩白珠圆润的半夏颗“砰砰”脱离粗糙的皮,在母亲的手指间挣脱出来,跳进地上的小水盆或小竹箩里,沉浮,滚动。

           以前不晓得半夏的药用价值及相关常识,只是牢牢记着它的模样。后来专门去网上查阅关于半夏的诗词和记载,发现真正描写半夏药材的诗词甚少,只找到了清代赵瑾叔这首《本草诗》:时当半夏已生齐,霹雳痰宫震鼓聋。制以生姜经可引,代将贝母见休迷。管教痰湿难存胃,须识胎儿易堕脐。血少汗多兼燥渴,古人三禁耳曾提。

           又有详细批注,把半夏的药性描述的详尽生动,特意将原注抄录如下:半夏味辛温有毒,入心脾胃三经。半夏二月生苗,得一阴之气而枯。生于阳,成于阴,故能引阳气入于阴。发表开郁,下气止呕。除湿痰,利二便。能行水气以润肾,燥和胃气而通阴阳。治一切脾湿之症,为除湿化痰,开郁发表之品。俗以半夏性燥有毒,多以贝母代之。必须生姜者,亦以制其毒故也。孕妇忌用,恐堕胎元。如不得已用之,复加姜汁炒过。总主诸痰,验证佐助。火痰黑,老痰胶,加芩、连、栝楼、海粉;寒痰清,湿痰白,入姜、附、苍术陈皮。风痰卒中昏迷,皂角、天南星和;痰核延生肿突,竹沥、白芥子搀。劫痰厥头疼,止痰饮胁痛。散逆气,除呕恶。开结气,发音声。脾泻兼驱,心汗且敛。盖脾恶湿,半夏专能燥湿胜水故尔。苟无湿者,均在禁例。古人立半夏有三禁,谓血家、渴家、汗家也。

           原来半夏有这般神奇的疗效,所以后来有人专门租地种半夏,当然,以上描述当属医家术语,自然是那时我们这些老百姓所极度陌生的,也是很少深究和关注的。我们只关心它拿到市面上那一点自以为荣的价值,仅仅基于小农意识的一点满足罢了,比起高明的收购者,我们显得懵懂而无知多了。

           但这些丝毫都不影响我和小伙伴对半夏的热情,我和弟弟一袋一袋挖回来的半夏,全部交于母亲,因为要把它变成心念的钱钱之前,必须让先把它变成漂亮白净的小珍珠,给它完成一次彻底的涅槃蜕变,这又是一项极具技术含量的劳动,一直是母亲代我们来完成的。

           每次把麦子拉回麦场,帮大人们码好麦垛后,我和弟弟就迫不及待地回到院子,掏出各自小布袋子里的半夏,一边比兑争论着,一面仔细地抖出浮土,小心翼翼地把它们请进各自早就预备好的小盆子里,先伺候它们泡澡。

           半夏的外皮上有毒,直接接触会皮肤过敏,生出猩红的小疹子,奇痒难忍,也会把手指头的皮肤腐蚀成麻褐色的褶子很久都难褪去。

           在我家,我们只管挖,剥半夏常常是母亲的事。母亲怕把我们的小手被半夏腐蚀,也怕我们剥得不干净卖不了好价钱枉辛苦一场。

           剥半夏一定要选在太阳好的日子,有好热头的一天必定是三伏天最热的时候。母亲割麦回来伺候全家吃完饭,洗碗喂猪打扫毕了,放弃午间唯一打盹儿的时间,坐在槐树或杏树荫下开始剥半夏。常常剥着剥着就睡着了,头磕在树上或盆边上惊醒后又开始剥。

           母亲把我们提前泡在小盆里的半夏,先用手搓揉几遍,拿清水冲洗干净,然后找一块干绵布垫着手指开始剥起来。垫布可以防止半夏太滑捏不稳,也可以保护手指避免深度腐蚀。其实在搓洗的时候,手已经被腐蚀了,即使垫上布,还是难免被水汁侵蚀到肉里,眼看着她的手大片大片地红起来,她没反应似的快速捞起一把半夏,一颗一颗送到手指前,左手三个指头卡住半夏的一头,右手食指和大拇指合力一搓,泡软的皮即刻褪去,一颗圆溜溜白兮兮的半夏颗就从粗陋的外衣包裹里蹦了出来,“砰”的一声跳进水里,水灵灵的嫩白透亮,有时劲使大了,就咕噜噜窜到桌子底下去了,像个顽皮的孩子,我和弟弟就会趴在桌子底下到处寻。

           我和弟弟常常因为给谁先剥而争吵不休,母亲为了公平,就一个盆里剥一把,这样就把两个小盆子的半夏几乎同时剥完。

           母亲娴熟的剥半夏动作惹得我和弟弟跃跃欲试。可当我们捞起一颗半夏放进手指去剥时,不是拿捏不住早早溜掉,就是一半皮稀里八岔地没剥净,手背已经痒的不行,且溅得周围到处是水。每每这时,母亲总是将我们吆喝走,父亲磨完镰也会就给她帮忙,他们一边剥半夏,一边说着麦子的收成,或者一些零碎的家事,我们围在身边看着听着常常就睡着了。

           有时,邻居三婆来串门,也帮着母亲剥半夏,住在老院的奶奶下来碰上,也来帮忙剥几把,我们姐弟最喜欢她们两个来,因为她们都有一肚子好古经呢!(古经,民间故事)

           褪去粗糙皮囊的丑半夏,经过他们的手指拨弄,即刻蜕变成一颗浑身雪白珠圆玉洁的小珍珠,盈盈地在水中闪着水嫩的光泽。

           母亲抚弄着剥完的半夏颗,粗糙的手愈发粗糙了,像极了半夏最初粗糙的皮囊,满是褶皱满是粗粝的骨节,指甲缝里填满了又黑又脏的半夏皮,她却一脸满足地看着两盆珠圆玉润的半夏微微笑。

           那些剥完的半夏全完和没有了最初的丑陋的模样,像一个蜕变涅槃的女子,褪去腐朽,洗净铅华,凸显出可人的美好仪容。经母亲手里蜕变的半夏,愈发圆润,光洁,白皙和乖巧,仿佛她一手调教的孩子。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