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马跑泉公园“郁”见你——麦积马跑泉公园...(图)
  • 赏太京桃花(图)
  • 泰国首都曼谷风光——【最高餐厅】(76层)(图)
  • 广州增城风光摄影——【白水寨】(2)(...(图)
  • 惠州风光——扩建后的【金山湖公园】(20)(图)
  • 310名车友“骑”聚甘肃两当红色福地体验...(图)
  • 甄奶奶的心愿 文/岁月静好(图)
  • 天水新华户外 - 走 进 红 旗 渠 景 区(图)
  • 马跑泉公园郁金香[诗作一首](图)
  • 惠州风光——扩建后的【金山湖公园】(19)(图)
  • 泰国首都曼谷风光——【蛇 蝎子表演】(图)
  • 广州增城风光摄影——【白水寨】(1)(图)
  • 兰州行
  • 桃花红(图)
  • 天水新华户外第228期活动-桃花依旧笑春风...(图)
  • 宝鸡游
  • 岁月静好
  • 清 明
  • 甘肃平凉风光摄影——【云崖寺】(4)(...(图)
  • 泰国首都曼谷风光——【水果】(图)
  • 惠州风光——扩建后的【金山湖公园】(18)(图)
  • 仲春雨后花鸟市街行【诗作一首】(图)
  • 兰州游
  • 悟 道
  • 李子伟 || 巷陌人家•王家巷(方言读hang)道(方言读tang)的故事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9-12-26 11:20:33

          从赵仁家往外,紧挨的是主一民家,是老户。王家的院子特别大,门头上长着一棵类似葡萄的植物,果子小,有涩味,能凑和吃一、二颗。全巷人家唯一他家有口井,巷子里的人家有一口公井,在张家老屋的门左边,因此没有人去他家打水。王一民家过去是有光阴的人家,开过斗行。王一民高个子,人很精,手脚溜刷,是个干活的好手。

           王一民有三个外号,一叫“老麦衣”、二叫“老泥壁”、三叫“大下井”,一个人有三个浑号,真是少见。老麦衣就是存放吋间长的小麦皮,其用处只有一个,就是泥墙壁时和泥用,起到拉筋固形的作用;“老泥壁”是泥墙时用来抹平墙面的一种工具。从这二个外号分析,说明王一民这个人处世圆滑,善于和稀泥、抹光墙。事实也正是如此,王大哥这个人性格圆滑,“白杨树叶子二面光”,遇事不愿得罪人,二面讨好,结果大家都瞧不起他,给他取了名副其实的二个绰号。至于“大下井”,我一直没弄明白是什么意思,大概有点好占便宜的意思,也符合他的实际。

           王一民有个独子,叫黑狗,在甘谷粮站工作。黑狗先娶的媳妇生了个儿子,名叫狼娃,后来又娶了个媳妇,也生了个儿子,叫碎狼。不知什么原因,黑狗不要媳妇了,可是王一民老俩口喜欢这个媳妇,父子因此闹翻,一直不和。后来媳妇被离弃了,带走了碎狼,黑狗又要了一个比较洋气、年轻的,给他生了个姑娘。王一民与黑狗均已作古,狼娃,也叫大狼,没成家,一个人孤居着,塌房烂院,衣食无着,很可怜。后来碎狼来了,与大狼商量好,由碎狼出钱,在老院子里盖起了二层楼房,把他们全家搬到了安远街上,大狼晚年就靠碎狼养着,生活有了着落,膝下还有了孙子(碎狼的娃),碎狼也终于回归自己的老家,两全齐美。碎狼官名叫文学,喜欢学习,我上师范时,假期回家,他会常来向我问东问西,而大狼则懒无生力,象个大烟鬼一样,也象极了他的舅爷-----处娃(我以前写过)。处娃就是个大烟鬼,不过有篆刻手艺,而狼姓什么也不会。

           从王一民家往外,是一个大淖坝,深坑,归三家人所有,里面长着一棵大椿树,后来被我家放了,椿树是树王,农村讲究用椿木做门坎,我们家客房的门坎就是用那棵椿木做的。后来淖坝被王吉祥的老二想得楦去了三分之一多,修了新庄。

          现在要说到王吉祥家了。淖坝的东边是王吉祥家,原来是一户,现在弟兄俩分开,又扩进了淖坝,变成二户了。王吉祥当过生产队长,我们家的人,巷子里的人,许多的人,都不喜欢他。他高个子,走路佝着腰,“沙塌沙塌”,一点也不利索,最突出的特点是有个红红的酒糟鼻子。我在陇南工作时,每次回家,他闻声即来看我,我递给他一根“三门峡”,他接过几下就吸完了,一阵儿功夫,一合“三门峡”吸完了,他拍拍屁股便志了,他就是那么一个人。每到街上逢集的日子,他忙了,去瓮城东面的猪羊市,给买卖双方说合生意,在袖筒里揣价钱,挣一点中人的小钱,算是不错的收入。

           王吉祥家的光阴过去不错,他的母亲害苦了我们一家。

           我家与王吉祥家一墙之隔,说话的声音互相能听得到。1961年我二哥从引洮工程上回来,给家里带来了十几斤豆面。那时市场已开放,我们家在街上卖米汤(大米粥),由我和我妹子、大外甥女三个轮流看摊子。一日下午,我回家取东西,档门开着,家里没一个人,我找了一把锁子(老式锁,用铁丝一透就开),出来时把门锁了。过了不长时间,我妹子回家拿东西,发现档门仍是大开,家里也没人,她取上东西 ,出来时又找了一把老式锁,把门锁了。我和妹子在街上说到这事,都觉得奇怪。集散后,我们回家发现母亲坐在廊沿上哭泣,我们问咋了?母亲说你二哥拿来的十几斤面叫贼娃子偷走了。母亲把面放在炕后角,用被子盖着。原来我母亲出门时,把门锁了,我第一趟回家取东西,惊诧了贼,他躲起来了,我没发现,就锁了门。我妹子二次回家取东西,贼已得手,我母亲回家,发现门开着,判断进了贼,一番寻查,发现面被偷走了。接着我们又在家里找痕迹,发现圈(厕所)里留有二只楔形的小脚印,压的很深很深,说明贼娃子在厕所里站了好长时间。我母亲一看脚印,立即判断是丢娃婆婆的脚印。抓贼要抓赃,我们没证据,证据是二只脚印,说明不了什么,我们只能干骂一阵,隔壁又不吭声。

          事后我们分析,隔壁的贼是里应外合,弄坏了三把锁,只有他家有这个作贼的条件,一次次门锁了,隔墙一喊,她家的人从外面便轻松地弄开了锁。这次被贼偷走面,使我们家很长时间陷入悲痛之中。1961年!那面对一个家庭来说多么重要!

          以后好长时间,我都不敢进厕所,那双楔形的小脚印,让我感到是魔鬼留下的印痕。

          王吉祥大儿子丢娃和我耍的很好,他走云南、入西藏贩卖衣服,很是挣了些钱,在蔺家下面盖起了搂房,过上了美好的日子。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