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马跑泉公园“郁”见你——麦积马跑泉公园...(图)
  • 赏太京桃花(图)
  • 泰国首都曼谷风光——【最高餐厅】(76层)(图)
  • 广州增城风光摄影——【白水寨】(2)(...(图)
  • 惠州风光——扩建后的【金山湖公园】(20)(图)
  • 310名车友“骑”聚甘肃两当红色福地体验...(图)
  • 甄奶奶的心愿 文/岁月静好(图)
  • 天水新华户外 - 走 进 红 旗 渠 景 区(图)
  • 马跑泉公园郁金香[诗作一首](图)
  • 惠州风光——扩建后的【金山湖公园】(19)(图)
  • 泰国首都曼谷风光——【蛇 蝎子表演】(图)
  • 广州增城风光摄影——【白水寨】(1)(图)
  • 兰州行
  • 桃花红(图)
  • 天水新华户外第228期活动-桃花依旧笑春风...(图)
  • 宝鸡游
  • 岁月静好
  • 清 明
  • 甘肃平凉风光摄影——【云崖寺】(4)(...(图)
  • 泰国首都曼谷风光——【水果】(图)
  • 惠州风光——扩建后的【金山湖公园】(18)(图)
  • 仲春雨后花鸟市街行【诗作一首】(图)
  • 兰州游
  • 悟 道
  • 文艺赏析:李家湾龙王庙记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9-12-17 11:17:41

    李雁彬/文


    图片


    龙王庙处秦安县城西北黑龙山的李家湾村。李家湾龙王俗称潘家爷,因此地旧有潘家镇而得名。潘家镇遗址在李家湾村对面的坪地上,平坦开阔,果椒成片,是村子里今天最肥沃的土地。据乡老相传,在秦安县北锁子峡的公路开通前,县城通往县北阳兀川去兰州的车马大道必须要经过潘家镇。古道西出县城后,由宋家场渡河,斜上15里至潘家镇,之后沿山梁行走,经泰山墩、下灌川坡,至阳兀川,经宋家河湾即达阳兀川金城里。据县内所存碑文和史志资料,古代锁子峡亦有小道,但狭窄险峻,加之脚下河水喧腾,只可容单人只身通过,清乾隆七年牛运震做秦安知县的时候,县北玉钟峡发生了一次山体滑坡,牛知县接到报告后,没顾上吃饭,匆匆带了几个衙役从锁子峡“缘山步行”赶安伏镇组织救灾。清代,锁子峡口岩壁有“天开石镜”四个摩崖大字,清道光年间知县吴世春在此撰文立碑。晚清甘肃学政叶昌炽描述锁子峡道路为“山原细路,经行如栈。”“两股战战”云云,极言山径之险。所以驴驮马载的商队只能绕行较远的官道了。过去县城通往县北阳兀川的道路有两条,一条在县东四十里墩湾附近的李家店子分路由三棵树梁达叶家堡至阳兀川,另一条就是通过潘家镇的官道。在古道上一般每二十里的山梁上会起一个大土墩,因此有二十里墩湾、四十里墩湾这样的地名。这些土墩在平常是路程的标志,在战乱时也是点放狼烟、传递信息的最好途径。站在刘坪镇的二十里墩上面就可以清晰地看出四十里墩和李家湾山梁上的王家墩。大概计算了一下,从县城到潘家镇是十五里,到王家墩就是二十里。一般在这样一个路标的附近都会有交易市场和车马歇脚的店所。二十里墩湾的刘家铺、王家墩附近的潘家镇都是这样形成的聚落。潘家镇是官道西出县城后商旅歇脚稍驻的第一站,想当年商旅络绎,驼铃悠悠,潘家镇街道两旁店铺林立,酒馆饭店充斥着各种口音的猜拳行令的声音,南来北往的货物就地交易。一条古道就是一条血脉和这个小镇相互滋养着。一条古道必须要有一个神灵来护佑商旅的平安,潘家镇的龙王就当之无愧成了这条经过黑龙山古道路的守护神。彼时,过路客商和当地居民纷纷进庙焚香祝祷,龙王庙香火旺盛。

    民国时期,华双公路开通,锁子峡天险被打通,这条古道迅速衰落,坐地商铺酒家纷纷搬离,潘家镇也逐渐萧条,最后只剩下务农为生的居民。公元1920年,西北发生史上少见的海原大地震,那些失修的铺面在剧烈的晃动之后,纷纷倒塌,化为尘土。原址上的人家从此搬离,龙王庙亦迁李家湾今址。潘家镇这个曾经繁荣一时的古镇也被流逝的时间轻轻抹去,人们甚至忘记了他曾经存在过,史料上也没留下片言只语的记载,但人们仍然将此地的龙王称潘家爷。


    图片

    龙王庙所在的李家湾村位于黑龙山往东伸出的一条支脉山麓,黑龙山主峰王家墩沿着这条山梁趋赴而来,在村左突然回转,回首向南,态若顾盼,遥望潘家镇旧址,庙宇座东朝西,虽数亩,但规模备至,颇有气象。有主殿一座三楹,四明柱出廊,悬山顶。前有抱厦前后12柱,雕龙镂凤,五彩缤纷,拱脊饰游龙戏舞,云水翻腾。殿虽略小,但建造精致,颇具匠心。左右各有侧房数间,为庙官香客所居,或堆放杂物。有两个月门通往后院。庙内山门左右有钟鼓楼,飞檐翘角,玲珑可观。正前方为牌坊式山门三间,有正门和左右侧门,歇山顶,正脊高耸,饰游龙飞舞,有斜柱牵拉,柱间透雕龙纹。额书“龙王庙”。庙外台阶为石条铺砌,宽阔敞亮,左右雕栏相护。乔木松柏渐成气候,新栽花木清雅可爱。

    正殿龙王塑像为古代所遗,为行像,面容乌黑清癯,二目炯炯有神。龙王牌位为“拽坪潭塔黑池龙王。”龙王庙始建时间不可考,但据民间相传,来历久远。庙宇在民国9年迁至此地,建有大殿、钟鼓楼等建筑,规模与今天相仿。旧庙于破四旧运动中拆除,1986年后村民捐资陆续重建。院内左右立建庙碑两通,一为《南将军事略》碑,一为《南将军祠功德芳名》碑,皆为邑名人撰书。碑记皆以潘家爷龙王为南将军,即唐代参与平定“安史之乱”的英雄南霁云,与安家坪二龙王为同一龙王。但安家坪二龙王牌位为“昭估嘉泽二龙大王,”与潘家爷龙王并非同一名号,故不敢贸然断定。

    明《秦安志》:“西北二十里曰黑龙山,其山草木油油然,盘于阳兀,瞰锁峡,带陇水(亦与神仙山连)。迤南为兔坡。为娑罗湾(十里),俯束龙峪。迤北为黑龙凹(二十里),俯禾稼平。”又:“城西水东有龙神庙。为城西渡。”从记载看,潘家爷龙王所在的山梁明代前一直名黑龙山,冥冥之中似与龙王庙有很深的源渊,可惜年久失其典故。观龙王塑像,与安家坪龙王亦迥然有别,本着尊重历史的原则,我们仍然沿用古代名号,为拽坪潭塔黑池龙王,亦为古成纪地域更古老的龙王之一,当与南将军无涉。相去不远的黑龙洼村建有龙王行宫,传为清代县城巨氏家族所建。在西川镇张家坡村旧有龙王行宫,近年又移址重建,雄伟壮丽,气象非凡。另外县城郊宋家场村亦建有行宫,概沿袭明代龙神庙。见于明志的“城西水东”的龙王庙今日遗存者惟此一处,又从庙官口中得知,历代通往阳兀川的道路在宋家场渡河上山,与志所载相符。

    庙内保存古代签薄一册,小楷毛笔书写,基本完好,为清代李家湾村一位落魄秀才抄写。又遗有一古砚台,亦为秀才生前所用,造型颇为古拙。传说此秀才学识过人,但极为散淡,应举子试时因抽大烟而错过考试,归里后不复应试,终老于村。庙内保留有清代刺绣八仙丝绸檐彩一幅,长约丈余,宽二尺余,绣工精致,人物形象逼真,虽历百余年而鲜艳如故。也是清代县城碌碡巷名门巨家所献,即晚清拔贡巨国桂家族。看来,巨氏家族与潘家爷龙王渊源颇深。


    图片


    李家湾龙王庙主殿重建于1986年,钟楼建于1991年,鼓楼和抱厦建于1993年,东西侧房建于1994年,山门落成于2011年。2005年,庙外石阶栏杆建成,规模备至。由此可见,龙王庙是此地的村民们历年来持之以恒,一点一滴地恢复和修建起来的,也是这片土地上朴实的农民们安放心灵、祈求护佑的精神寄托。

    龙王马路共辖十八庄,为黑龙洼、宋家场、张家坡、雒家堡、李家湾、王家山、杨家湾、冯家山、歹家窑、雒家川、辛家沟、侯家门、庞勒村、王马家硖、贤门村等。均分布于葫芦河西岸黑龙山、西小河沿岸和县城北郭的部分村庄,统御一方,由来久远。在《水经注》中西小河水被称为“金黑水”,盖因其水位于县川之西,在五行中西方属金,在五色中西方为黑,故有此名。此外,金黑水之名或与黑龙山、黑龙洼皆有牵涉,可能还隐藏着一段早已失传的传奇故事吧。

    潘家镇黑池龙王是县城郊主要龙王之一,在古代的“穿城过海”游神祈福民俗中,随于九江八海行雨龙王之后。龙神崇拜是陇右民俗的一大特色,县内龙王庙遍布全境,以龙得名的山水村庄众多,陇水之西的西小河在古代称束龙峪。县北锁子峡口与黑龙山相对的东岸山梁亦称青龙山,与县主山九龙山连。可见“四山旋拱”的秦安县城大半被龙山所围。盖因陇右渭北,多为黄土山梁地貌,绵亘迂回,其势如龙盘虎踞,故称龙者多。而居民世代以农耕为生,稼穑艰难,多赖风调雨顺,龙掌风雨,故民俗多信仰和崇拜龙王。仅县城城郊十里之内可知的龙王庙有剡家湾八海行雨龙王、安家坪二龙王、胡家渠龙王、潘家爷龙王及行宫3处、涧滩海池龙王等,在宋家场潘家爷龙王中另奉祀有锁子龙王,据传本身为秦安历史名人西凉王吕光。

    龙王庙会为县城西北郊的较大庙会,每年正月至二月间举行,届时,邀请秦剧团演出,迎请各路诸神助兴,迎饭、跳神,人神共娱,欢腾吉庆。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