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马跑泉公园“郁”见你——麦积马跑泉公园...(图)
  • 赏太京桃花(图)
  • 泰国首都曼谷风光——【最高餐厅】(76层)(图)
  • 广州增城风光摄影——【白水寨】(2)(...(图)
  • 惠州风光——扩建后的【金山湖公园】(20)(图)
  • 310名车友“骑”聚甘肃两当红色福地体验...(图)
  • 甄奶奶的心愿 文/岁月静好(图)
  • 天水新华户外 - 走 进 红 旗 渠 景 区(图)
  • 马跑泉公园郁金香[诗作一首](图)
  • 惠州风光——扩建后的【金山湖公园】(19)(图)
  • 泰国首都曼谷风光——【蛇 蝎子表演】(图)
  • 广州增城风光摄影——【白水寨】(1)(图)
  • 兰州行
  • 桃花红(图)
  • 天水新华户外第228期活动-桃花依旧笑春风...(图)
  • 宝鸡游
  • 岁月静好
  • 清 明
  • 甘肃平凉风光摄影——【云崖寺】(4)(...(图)
  • 泰国首都曼谷风光——【水果】(图)
  • 惠州风光——扩建后的【金山湖公园】(18)(图)
  • 仲春雨后花鸟市街行【诗作一首】(图)
  • 兰州游
  • 悟 道
  • 文学赏析: 鸣唱的麦蝉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9-05-17 22:38:29

      


    鸣唱的麦蝉


    文/黎洁


             

           六月流火,也流汗。老红的日头(方言,太阳),早早把乡亲们镀成了随意的古铜雕塑群。明快的弯月镰,把太阳的金光闪成银光,“呲呲”地在麦秆间轻呼,长了三个月麦子与土地瞬间分离,顺势躺在人怀里,露出带着斜度的麦茬儿。

           蒸笼一样的天气,快要焖炸了,蝉和蚂蚱决赛,乡亲和老天爷比赛。南面乌央央一片云压了过来,要赶在下雨前收完,要不,下几天,麦就芽了。

           收割中的麦地,就像一道金色的海岸线,麦浪涌来的波纹里,戴着大草帽的汉子,像一颗颗蘑菇贝,嵌在田野间,汗衫索性也脱了,露出黑瘦的肌肉,汗水在脸上、身上汇成了小溪,也顾不得擦上一把。一抬头的功夫,有收割的喜悦,挂在亮白的牙齿上。

           他们眼里,高过地平线的麦芒,是粮仓里堆成锥型的麦山,是一家老小碗里的浆水疙瘩(土语:面条),是刚刚出锅的麦蝉、花花卷,也是孩子上学要交的学费,媳妇的一件花袄。

           空气里,浓郁的麦香,和着黏稠的汗味,捆成一捆。

           先割一小把麦子,一分为二,沿麦穗脖子拧个节,弥成一条麦绳,三把两把,放在麦绳上,再拧个活结,一捆麦一气呵成,毫不含糊。

           我汗流浃背的父亲,卡在一大架子车麦子中,像一把老镰刀,吃力地移动。遇上下坡路,父亲得把两根车杆抗在双肩上,我抓着捆麦的大绳,像一只麦蝉,牢牢粘在麦子上,脚踩在车后面的“刹车”(圆形,用旧轮胎做成)上压车。“刹车”擦着地面走,再陡的山路,速度也不会过快,方向才不会失控。我们停停走走,一路走,一路尘土飞扬。

            “烟瓶烟,冒冒烟。

            牛皮响,种夏田。

            夏田黄,割倒场。

            连枷打,簸箕扬,一扬扬到凤飞县,

            凤飞县来,割绸缎。

            绸缎割下缝袄袄,袄袄缝下一朵花,摆摆挪挪到我家。

            我家屋里一缸酒,案子底下卧下一窝黄连狗。

             打一鞭,不动弹。

             打两鞭,不动弹。

             扭丝门儿半掩儿,两个姐儿做线儿。

             扭丝门儿打开来,两个姐儿做麦蝉。

            锅里飞出八个蝉,煽着翎膀闹收成。”

           刚打碾完,大人们都去南河里打浇水(方言,洗澡)了。溜黑的孩子们唱着歌谣,从虚晃的草垛里钻出来,脸上、身上的汗渍挂成了小蚯蚓,也不顾得擦去,就挨个儿倒立在场圃边的矮墙上。不久,就被一股特殊的香味赶回家。

           被蝉吟鸟语吵醒了的阳光,从树缝里跳跃到地上,摇曳着圆圆的影子。太阳的光是圆的吗?

           我把眼睛眯成缝,抬头,发现空中漂浮着许多白花花的麦蝉,它们都穿着白色大喇叭裙,上面缀着红色的小梅花、褐色的自然斑纹,冒着热气;它们动作不一,有的双手叉腰,有的两手抱头……随着音乐旋转,转着转着,我也转成了一只穿裙子的小麦蝉,而小黑,转成了一只大黑蝉。

           小黑不是小狗,是我们的发小。他的母亲生下他,就跟着外地的小老板跑了,他餐风露宿,硬生生把四季都活成一只蝉。

           他皮肤黝黑,浑身是土,鼻子下面挂着两串黑色的鼻涕虫,也沾满了灰土,干贴在皮肤上。这黑鬼一天到晚激上爬下,就是为了捉蝉,他说蝉的叫声里有钢音。

           这不,他正用脏污的食指和拇指卡住蝉头,镀银的蝉,倔强地振动着翅膀,发出“哔——呜——,哔——呜——”的抗议声,吵得伙伴们捂住了耳朵。那蝉的声音,是振出来,还是唱出来,是嘴里唱的,还是翅膀唱的,终于弄清楚了。

           大姐刚洒扫好院子,在院子中间摆好供桌,母亲的第一锅麦蝉就欢蹦乱跳地出锅,共八个。母亲焚香祭拜,嘴里念念有词,唯一的供品就是一笸箩热麦蝉。约莫供十分钟后,再把麦蝉分给孩子们。

           小黑拿着母亲给的双份麦蝉,叼了一大口,张着一只黑翅膀飞了。

           一口下去,温糯的麦香入浸入肺腑,甜透了心。我顺势坐在灶前的木凳上,烧起火来。

            烙馍炒豆,文火满锅。我左手往灶间塞麦柴,右手拿搅火棍,低头,把火挑到满锅底。调皮的灶火,把我的脸蛋烤成阴阳脸。母亲并不回头,道,“我娃的脸就是心疼”。我看着母亲的侧影,感受到她眉眼里漾着的笑意。

           母亲把糅了碱面的发面檊圆,再沿中心切成四个小扇形。取出其中一个,沿最边上的半径,各切出三个细条,每个细条朝上拉,从末端开始卷成蜗牛状,六只蝉足左右对称起来,圆心部分不切透,用细竹棍捣两只眼睛,身体上做上红色的梅花。这样,一只静立的麦蝉,抱头,振翅,开唱。

           五黄六月,是一段金色的日子,麦蝉叫了,天就熟了。

           忙倒后,新麦面下来,家家都要烙麦蝉。一说麦蝉是喜虫,吟唱着丰收曲,以示纪念;二说麦蝉是灵虫,为保来年风调雨顺,以蝉祭天。

           新麦发面,麦秆烧火,待下锅烙出褐色的火疤,蝉细软的身体,逐渐变厚变热变硬,一股由内而外的清香升腾起来。

          这真是一件很奇怪的事呢。相貌平平的母亲,长着小树枝一样糙的双手,仅用一把面,就能做出好十几种的美味。

          那天中午放学,不知道母亲干啥去了,又饿又气,等到同学喊我上学时,母亲才匆匆赶回来。一进门,水都不喝一口,就洗手做饭,边洗边说,娃饿了,一点活,赶完了才来,你等一下,妈给你先炒个鸡蛋。

           “迟了!不吃了!”高高卷起的裤脚,我气不打一处来,头也不回地去了学校。

            还没等第一节课下,正在写作文的我,被老师叫到了办公室。

           说是我妈给我送的午饭。我打开饭盒,两个温软香糯的麦蝉,还有几个洗好的粉色小水萝卜。水萝卜下麦蝉吃,麦香加萝卜香,香得直掉眼泪,我吸溜着鼻子,几乎是风卷残云地下肚。

           那可是我吃过的最香的一次馍了,那味道终生难忘。

           多年以后,远嫁他乡的小姐姐打来电话,诉说她如何想吃母亲烙的麦蝉,如何用最优等的精细白面,备了炉子柴火,就连方法也是母亲教的,但无论怎么尝试,都做不出小时候那个味道。

           我也深以为然,走遍千山万水,吃过好多美食,始终都没有母亲那个味儿。

          总其原因,不是厨艺的问题,而是食材的问题。当初母亲的食材,纯天然,无添加。那些顶着嫩绿芽、粉红头、雪白脸的小水萝卜,那些蜷着长脚的麦蝉,渗着母亲汗水和疼爱,一直幽居在我们的的味蕾中,无可替代。甚至会在所有暗淡的时光里唱响,像母亲哄我们睡觉时哼的歌谣,轻绵、温暖、治愈。

           这世间,回不去的,何止是故乡。那个纯天然的时代,再也回不去了。

          漂泊在外,总会想家,想母亲的灶间飘出的香味。一回到家,我七十多的老母亲,总是摇摇晃晃扶着灶台,喊着要端掉电磁炉,给她的老孩子张罗一顿柴火饭。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