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惠州风光摄影——【惠州大桥】(2)(完)(图)
  • 甘肃敦煌风光摄影——【鸣沙山】(4)(图)
  • 世界著名宫殿——法国【凡尔赛宫】(4)...(图)
  • 天水杜甫研究会举行纪念杜甫逝世1250周年...(图)
  • 祖国江山万年春(图)
  • 喜 雪(图)
  • 秋雨(图)
  • 甘肃敦煌风光摄影——【鸣沙山】(3)(图)
  • 惠州风光摄影——【惠州大桥】(1)(图)
  • 世界著名宫殿——法国【凡尔赛宫】(3)(图)
  • 庚子初雪闲吟
  • 恋曲望江亭(图)
  • 嫦娥五号探测器发射成功吟怀[诗作一首](图)
  • 甘肃敦煌风光摄影——【鸣沙山】(2)(图)
  • 惠州风光摄影——【合生大桥】(4)(完)(图)
  • 世界著名宫殿——法国巴黎【凡尔赛宫】(...(图)
  • 贺嫦娥五号发射成功 [五律(新韵)](图)
  • 惠州风光摄影——【合生大桥】(3)(图)
  • 世界著名宫殿之一——法国巴黎【凡尔赛宫...(图)
  • 甘肃敦煌风光——【鸣沙山 月牙泉】(1)(图)
  • 天水新华户外-20年天水的第一场大雪(图)
  • 杜甫逝世1250周年纪念:天水杜甫研究会冬...(图)
  • 庚子十月七日登南山谒杜公祠[诗作一首](图)
  • 惠州风光摄影——【合生大桥】(2)(图)
  •  天水黑社火:流淌在记忆里的乡愁

    上一篇 / 下一篇  2020-10-30 08:32:43 / 个人分类:人文历史

     天水黑社火流淌在记忆里的乡愁

     

     作者:白尚礼

     

    (秦州区文化馆供稿)

     

    黑社火,天水人叫“黑烟歌”,书面语“秧歌”,属于民间乡村艺术,流传很广,主要是各村口头传承,一村传一村,差异很大。有实力的村子,过年既有白天的马社火,又有晚上的黑烟歌,白天刚看完马社火,晚上接着看黑烟歌,热热闹闹,喜气洋洋,别有一番风味。烟歌演出时,大都以民间小曲小调为唱腔,不用搭台,随场地的大小尽兴表演,贴近生活,贴切自然,顺耳顺口,优美动听,老少皆宜,人人能唱。       

    在我们老家,黑烟歌演出前,如果要到另一个村表演(出庄),会长就提前派“探马”戴上“绑铃”去报信,傍晚,已经装扮就绪的烟歌队便打着灯笼,敲锣打鼓出发了。烟歌队一进村,如果这个村有庙宇,首先要去庙里进行表演,在紧张热烈的鼓点声中,男女“身子”(角色)引圆场后,一般演唱个《十支香》之类的节目后,就到村里选定的农家院落里演出。正式开演前,一般由拳把式“打场子”,或者耍阵狮子,目的就是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让出一块表演场地,也算是开场的前奏曲。然后由“大头娃娃”和打灯笼的孩子迅速沿场子转一圈,演出便正式开始。      

     烟歌的开场叫“引”,也称“引伞”,就是男女两队“身子”,男的系着红腰带,头扎“鸽子旋崖”白手巾,手持三角小旗或其它特殊的什物,女的浓妆艳抹,头戴“额子”,身着花衣彩裙,左手端“莲花灯”,右手拿大折花彩伞,在一个手持“高摇伞”者的领队下,伴着忽快忽慢的唢呐和鼓点的节奏,摆出不同的队形(套路或“大摆队”、或“穿倒8字”、或“黑虎剜心”、或“挤麻子”),扭出不同的花样。引到快结束时,两队合为一队,男女间隔,形成一个大圈,这时唢呐一停,持高摇伞者首先进场唱“对口曲”,之后一男一女为一组,分别进行演唱。演唱对口曲时男的唱,女的围着他扭,内容除了传统和现成的外,大多是现编现唱,或触景生情,或借题发挥,或赞扬村子的热情招待,或夸赞主家的房屋漂亮整齐,福禄寿财等,唱出了男身子的随机应变,诙谐幽默,唱出了烟歌队的气势和实力。     

    引完场后,演出才算正式开始,节目大致分集体唱和传统剧目表演等,类似于现在的戏曲小品,题材广泛,内容丰富,牵扯到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大到国家出台的好政策,小到家庭琐事、民风民情的表现等。小曲内容如《十盏灯》《十杯酒》《十月怀胎》《四季行兵》等,传统剧目如《瓜女婿拜寿》《李三娘研磨》《下四川》《花亭相会》《李彦贵买水》《擀荞面》等,贴近现实生活,最能打动人心,受到老百姓欢迎。烟歌主体演完后,是带道具的表演,也算是结束前的压轴表演,或“踩仙鹤”、“跑旱船”,或舞龙、耍狮子等,以上压轴表演,有的烟歌队全都有,有的表现部分,主要是看道具准备得是否扎实,村里人手是否充足,演员阵容是否强大,这也是最风光,最耍人,最显示烟歌队实力的地方,难度大,人员多,场面热闹,气势恢宏。       

    小时候,我们村也有社火队,道具服装都是祖祖辈辈传下来的,满满装了三大戏箱子,后来镇上兴起耍大烟歌,即白天的马社火,村里也就组织耍了几年,等到马社火停歇后,时隔两年就又操办起黑烟歌,每年正月初三过了就开始,演出时间不固定,全看人员到位和组织情况,或七八天,或十天半个月,有时光在村里热闹几天,有时也出庄表演,近处到周围几个村,远处北到万家庄、孙集村,南到下街村、高楼村,东到张家庄、落地沟,西到白家石沟、李家石沟等村。表演过程有七大部分,即打场、引伞、唱小曲、演剧目、跑灯、渡船、耍狮或舞龙,有时由于时间限制,这几个环节可以适当减少,但引伞、唱小曲、演剧目、耍龙或舞狮环节,万万不可少,少了有失完整,显得仓促,对主家没有诚意。

    每年开演时,如果不出村,身子早早化妆打扮完毕,先到山神庙表演一段,完了再到“灶爷”家院里,按照完整程序,节目尽量上,演员尽情表演,痛痛快快,热热闹闹地玩半夜。“灶爷”是我的一个玩伴的绰号,打小脸比较黑,我们就一直这样称呼他。他家住在村中央,院子特别宽阔,大概有一个篮球场大,听村里人说,他爷爷和父亲自小爱耍烟歌,曾当过好几届烟歌头和会长,村里祖上有规定,谁家当会长,谁家就供奉家神,烟歌也就在谁家院里耍,“灶爷”家会长当的时间长,人们便约定俗成或习惯性地认可了这个位置,后来不管家神在不在他家供,烟歌照旧在他家演。       

    先前我年龄太小时,只能跟在烟歌队后面“溜”,时不时打个下手,装扮个大头娃娃,疯疯癫癫地吓唬比我更小的孩子。等我十四五岁时,身子装扮得不好,曲子也唱得很“掉价”,只能耍狮子或者舞龙。清楚记得有一年去白家石沟表演,天很冷,又纷纷扬扬下着鹅毛大雪,为了节约路程,烟歌队走山路抄近道,大人小孩捏着手电,提着灯笼,敲锣打鼓走在弯弯曲曲的羊肠小道上,花花绿绿的表演道具,在灯光和雪地的映照下,染红了半个山头,在雪地里显得无与伦比,绚丽多彩。       

    演出结束了,返村时,雪太大,路被封了,大部分人决定沿大路回村,小部分人坚持走山路,我们舞龙队少年人比较多,主家又招待喝了点酒,带着醉意,大伙冒冒失失也走山道,我跟在他们后面,深一脚浅一脚,哆哆嗦嗦,战战兢兢,路上不知翻了多少跟头,摔了多少跤,半道又有三四个人滚下沟,幸亏雪厚没有摔伤,大伙就一个拖一个,一个拉一个,费了大半夜,像是打败仗的伤兵,跌跌拌拌,垮垮咧咧地返村。       

    回家后,我发高烧大病一场,在炕上躺了几天才好。听隔壁大爷说,那夜我们回来后,多数人都病了,狮子头也破了,龙身也扯了,女身子用的莲花灯全都扁了,散架了,村里老艺人花了一天多时间才修补好,烟歌也就歇了好几天,等到大家缓过劲,精神气头好了,才勉强演了几场,那一年我们的烟歌没有出庄,全都是因为以上原因。       

    现在想来,当时人们的物质生活虽然简单,但劲头是那么地大,人心是多么地齐。去年,听亲戚说,地方文化部门大力扶持乡村文化,支持民间社火表演,村里人又重新翻出旧衣物,添置了一些新道具,重打基子重盘炕,操办起停歇已久的黑社火,村里重新焕发起生机活力,热热闹闹过大年。


    TAG:

    佟家宝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佟家宝   /   2020-10-30 14:00:54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