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水红色题材影片《守望》顺利杀青 某部...
  • 夏日行游西狭颂摩崖石刻景区:泼墨崖立思...(图)
  •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琥珀宫】(6)(图)
  • 惠州东江风光(3)(图)
  • 惠州西湖丰诸园——【荷花】(10)(图)
  • 成县西狭吟怀【诗作一首】(图)
  • 大队购置的孔山重工KS669履带式潜孔钻机...(图)
  • 惠州西湖丰诸园——【荷花】(9)(图)
  •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琥珀宫】(5)(图)
  • 惠州东江风光摄影(2)(图)
  • 沿着陇蜀古道,觅踪杜甫入川隐迹在伏家镇...(图)
  • 双星伴月(图)
  • 天水书画家张丰盛书画展在麦积区马跑泉公...(图)
  • 天水书画家张丰盛书画展在麦积区马跑泉公...(图)
  • 停水通知
  •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琥珀宫】(4)(图)
  • 惠州西湖丰诸园——【荷花】(8)(图)
  • 惠州东江风光摄影(1)(图)
  • 天水新华户外第203期活动-走进石门雪山景区(图)
  • 天水新华户外-走进互助青稞酒厂(图)
  • 直击现场丨红色题材影片《守望》天水热拍...
  • 惠州植物园风光——【温室 科普馆】(2...(图)
  •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琥珀宫】(3)(图)
  • 惠州西湖丰诸园——【荷花】(7)(图)
  • 秦声秦韵——邢娟娟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5-01-13 18:21:39 / 个人分类:文学原创

    秦声秦韵

     邢娟娟

     

    宁静的夜,月色微凉,与蓉儿拥被相偎,聆听秦声秦韵,悠度这静好时光。

     这些名叫《断桥》、《二进宫》、《周仁回府》、《走雪》、《放饭》、《三娘教子》、《二堂舍子》的秦腔名段,月光般追着往事细细流淌。小时候跟听爷爷在月亮底下唱“娘睡湿来儿睡干,换了左边换右边”;爬在姥爷的茶炉边听他讲《铡美案》,讲到兴致处,老人家情不自禁唱起“王朝马汉一声喊,相爷把话说心间”。

    乡里庙会不断,逢会必唱大戏,也是乡村的一件大事,更是孩子们最喜欢的,我跟着戏迷爷爷到处赶庙会,十里八村地跑着看,严寒酷暑地追着看,白天黑夜地守着看。着迷似的跑前跑后,眨巴着眼睛听得一知半解,路上问爷爷戏词,回来缠着父亲讲剧情。吃饭时讲,临睡前讲,锄地时讲,割麦时也讲,只要一听说陌生的戏名,就回家就缠着他们问东问西。父亲几乎什么戏都懂,尤会评。毫无疑问是深受爷爷的影响,从唱腔走姿到文武场面,都能说得头头是道。慢慢地,我也能分出一些优劣来。

    秦腔是我儿时最早接触的“文化艺术”,那时候不知道文化是什么,想着秦腔就是唯一的戏。家庭浓厚的爱戏氛围深深影响了我,自小在粗犷温婉的秦声秦韵里长大,让我有了难以割舍的秦腔情结。喜欢青衣的清苦娟秀,喜欢花旦的华丽俏皮,尤喜甚至着迷女扮男装的小生玉树临风般的书卷气。当然也喜欢二胡板胡合奏出的粗狂又圆润的秦音伴奏。寒假时,去二十里外姑姑家玩,一到年底,村里的戏班子就开始张罗着排大戏。村里有个礼堂,戏台就建在里面。姑父姑姑也是演员,腊月时候大家聚集在礼堂排戏,她们叫“踏戏”,我和表姐表妹当然会跟着看,也学会咿咿呀呀地喊一句“高文举打坐花亭上,张梅英提衣跪流屏”。等三天年一过,大戏就浓妆艳抹地正式开唱。我和弟弟扶着小脚的奶奶再去姑姑家,去了总要住到戏唱毕。那段时间是我最快乐的时光,白天黑夜地围着戏台,村里大喇叭一响,鞭炮声起,就知道大戏要演了,搬凳子台下看还不觉得过瘾,直接跟着姑姑去台上看,看后台的化妆,看台上的表演,也看台下花花绿绿的人群,也有了高高在上的快乐和满足。冬雪炕头,也跟着跟姑姑学几句 “适才间大嫂对我言,五典坡来了一位长官爷”,或者跟着表姐唱一句《虎口缘》里的“空山寂静少人过,虎豹才狼常出没”。

    那时最强烈的愿望当然是长大后做一名戏子,化流转的妆容,穿曳地的长裙,细长的手指婉转有度,百媚生娇地舞着水袖,咿咿呀呀地在历史的画卷里穿越轮回。当时电视没有普及,但家里有收音机,录音机,父亲专门搜陕西台的秦腔听,赶集时买来秦腔的磁带听,像“李爱琴,郭明霞,肖玉玲、马友仙”等一些秦腔名角,早早就刻在我的心里。村里每逢开会或放电影,总会先放一段秦腔,一听“离城十里张家庄”,所有人都就能接上“我的父名叫张柏赞”,再放一折《二进宫》,每次唱到“四郎官”时,就嘎然而止,村长便开始喊话了,大伙后来偷偷喊村书记四郎官,笑他想借秦腔给他壮胆,他也想喊一嗓子吧!

    恍然间,几十年的光阴早已零落,那些跌落在秦腔里美好的时段,被岁月的风越吹越清晰,那些熟悉的场面只能在记忆里搜寻。大秦腔一直在唱,而领我逛庙会的爷爷早已不在人间十年了,姥爷的罐罐茶还在,人却早已步入冰冷的黄泉路。而步入耄耋的父亲,依然领着一大群孙子还在看戏,那些聚精会神听他讲戏的小脑袋,分明是我影子。姑姑头发白了,村里的戏班子许多年前早已散伙,进城后的他们,偶尔也赶庙会看戏,也听桥边地摊子喊秦腔,我知道,她们和我一样,在寻找和珍藏一种你难以磨灭的秦腔情结。

    上学后,我依旧固执地、一如既往地喜欢我的大秦腔。因为秦音凝结着我乡土情结的根,让远离故土的我,循着她的声韵,去亲近麦田的气息。我也时不时吼一嗓子跑调的、忘词的秦腔,唱着唱着不觉热泪盈眶。                 

    如是夜色如水,蔷薇静开,母子相拥再听秦音。这些熟悉又陌生的曲目唱段,在小家伙有板有眼的稚嫩唱腔里,越发令人眷恋。想起去年在西安的小巷,一段《十五贯》惹来西安许多老戏迷的好评。好想让时间定格当下,我不老去,她不长大,我们一直这样幸福相偎,把岁月用戏曲横渡,让我们的母女情分在韵律中永驻。不觉中,秦腔唱着,二胡拉着,母子们早已悄然入梦,梦里,我们是舞袖的青衣,游着西湖山水,唱着太平年间把荣享……

     

     

     


    TAG:

    邢娟娟 引用 删除 颜如月   /   2015-01-16 15:59:37
    5
    引用 删除 def36   /   2015-01-15 17:35:52
      一时间酒馆二楼上一片哗然,“谁呀……”“谁这么厉害,竟然有如此功夫”“…是呀是啊呀…”“功夫如此了得”!当然仅仅是这样刀疤脸还是强撑着内心的恐惧道:“胆小鬼,真不敢出来吗,那好我就杀了这个小乞丐……”说罢,刀疤脸继续拿起半截的大刀冲向夏枫一边,举起大刀就要砍杀夏枫和小女孩。“唰唰……”这一次大家总算发现紫色光芒出现的地点来自酒馆一个不应人注目的灰暗角落。又是几股淡紫色的光芒,分别击中刀疤脸身上各个要害部位……“噗,噗”。此次刀疤脸已有了准备,欧莱艺彩装膜反骗子,虽然气急败坏但是还是分心环绕四周,随时准备躲避偷袭……只不过紫色气流如此迅速,根本不给他有任何反应时间。连续三道气流准确的击中刀疤
    歪嘴乱说 引用 删除 叫化子   /   2015-01-15 09:56:26
    写的好,拍个手
    歪嘴乱说 引用 删除 叫化子   /   2015-01-15 09:56:08
    5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5-01-14 11:40:52
    5
    平沙落雁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平沙落雁   /   2015-01-13 21:39:06
    5
    杨迎勋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杨迎勋   /   2015-01-13 19:06:36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