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年世界赵姓天水堂第九届祭祖大典将于...
  • 景泰永泰古城(图)
  • 沁园春生辰感怀杨勋
  • 六十二岁生日感怀 杨迎勋
  • 澳大利亚风光摄影——【悉尼海湾】(4)(图)
  • 新疆是个好地方——【琼库什台草原】(12)(图)
  • 惠州风光摄影——【巽寮湾](10)(图)
  • 秋日,请到小陇山麦积植物园看秋景(图)
  • 麦积飞天舞(手机)(图)
  • 七律•参观大地湾遗址(图)
  • 新疆是个好地方——【琼库什台草原】(11)(图)
  • 澳大利亚风光摄影——【悉尼海湾】(3)(图)
  • 惠州风光摄影——【巽寮湾】(9)(图)
  • 悼全巧民先生(挽联文\甘肃李三祥)(图)
  • 新疆是个好地方——【琼库什台草原】(10)(图)
  • 澳大利亚风光摄影——【悉尼海湾】(2)(图)
  • 惠州风光摄影——【巽寮湾】(8)(图)
  • 清水县郭川镇黄小村移土填沟改善村民居住...(图)
  • 麦积区政企联动让“花牛苹果”搭上销售快车(图)
  • 甘肃天水新华户外唱响—我和我的祖国(图)
  • 甘肃天水新华户外唱响—我和我的祖国(图)
  • 甘肃天水新华户外唱响—我和我的祖国(图)
  • 丁晓刚:翰墨浸透半坡寨(图)
  • 新疆是个好地方——【琼库什台草原】(9)(图)
  • (国画散文诗剧)===浮一竿时光钓春秋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3-11-25 21:53:06 / 个人分类:云飞原创散文诗

     

    注:南宋 中国古画  绢本,水墨淡彩,纵26.7厘米,横50.6厘米。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藏,原属圆明园收藏。
             作品赏析/白云飞:
            《寒江独钓图》有取唐人诗意——“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唐代诗人柳宗元有一首绝句:“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寒江独钓图》的创作与这首诗有关,这就是诗意画,欣赏这一诗一画,可以领略到“诗是无形画,画是有形诗”的艺术魅力所在。
             《寒江独钓图》在艺术表现上取平远布局,在构图上又有宋人之笔意。整个画面中色调单纯而又柔和,点以赭石、花青,与墨色相间其中,更显厚实和静谧之感。画面四周皆不着墨迹,在紧靠船头附近的水域除了寥寥几笔的波纹外,在船边同时也勾出淡淡的几条水痕和波纹以示江面微波荡漾的动态场景,其余处全为空白,但画面内容却并不空,反倒给人以联想中产生旷达和空寂的视野且有阵阵寒气逼人的效果,这就使得作品更加凝重而又不失一片盎然生机。然而,就是这片空白表现出了烟波浩渺的江水和极强的空广感,这就更加突现出:“独”和“寒”,更衬托了江上寒意萧瑟的浓郁气氛。
            我们再看看舟中独自静坐的老者,他的身体略略向前倾并全神贯注,这就使我们不自而然地想到一个字:“专”,以至于把这种专注的神情和形体全神贯注地都倾压在船头上,故尔船尾也就显得有微微上翘感,又仿佛是风推助澜下的作用起的效果,这样的手笔也就给欣赏者提供了一种浩渺旷远的高层次和大意境,同时更加拓展了我们想象的力度和空间。而且还能感觉得到在其空白之处似有一种意象语言难以表述的意趣和况味,风格独特且更富有诗意,使空白不再是虚无,这正是画家的心灵与自然结合的产物。这种巧妙地利用空白的艺术手法,在艺术上则是利用虚实结合而产生的结果。美学家认为,“艺术家创造的形象是‘实’,引起我们的想象是‘虚’”。那么,《寒江独钓图》就是一幅在艺术上成功地运用虚实结合,创造出意象境界的典范之作。
     
     
    (国画散文诗剧)===浮一竿时光钓春秋
    本编剧由南宋马远的《寒江独钓》图而取的创意之作
    白云飞文
     
    曲江易水,微风习习,波生轻烟,这是一个经年的午后......
    他一如处子,沉默舟楫,就这样宛然寂然地飘泊在这一江冷暮的烟波微澜中甩竿人生......
                                                                                                                         ——题记


    浮一竿时光钓春秋,摆一桨岁月渡蹉跎,展平心中的思绪勾兑江水幽远,扶直人生的品格置换淡泊取舍。一任时空的任性和脆弱,任其无助而又无力地依偎在其身周,他觉得没有什么比浣洗心迹的超然而来得更为重要和心怡了。
     
    淡笔人生的价值,素墨流年的取向,游离浮华的喧嚣,青睐一份安恬的角落,拨转清幽舟载的时光,浅斟一江水流的清澈,于悄悄处打开记忆的风口,听凭其吹开了千古的画卷,缓缓地推动漂泊中的一叶轻舟,在四季那一抹抹的清韵婉约中,矫健流连。
     
    也许今生,不:前世,或者前世的前世,他自认为自己必定是个比风还要啰嗦的一个人吧,所以,他要换一种方式去活着,抑或换一种姿态去面对......

    透过云层的风从天边走来,待行至旷野时方编织了几许停顿,一些肤浅露出水面,一些练达沉入水底。于是风不再停留,拍涛离岸后,唯留下倾斜的波痕去慢慢叠加青春的印象,而他则静坐于舟悠悠地浮游生命的直径。
     
    一泓远波至云径,是新空下的楚楚眸光,幽静、清浅、恬淡。撩开缥缈中云纱的一角,用风随潺湲逐渐朦胧的心事去打湿江畔,调匀一袭素色,斑斑点点处覆盖了尘世中的一片浮华,让岁月在指尖瞬间安然起来。
     
    他等的是:江水悠悠,愿者上钩么?我曾经悄悄问过水了,水说并不知道这些,水说也不认识这个人,倒是他的影子似曾相识。我又曾偷偷拍拍鱼哥的肩膀,问他知不知道,鱼哥则帅然而又洒脱地冲我一笑道:我不懂人类的觉悟和深奥......

    他会知道这些么?他并不知道这些,可能他也根本就不想知道这些吧!转眸江面,水流滞缓,薄雾弥漫。抬眼四周,风推舟摇,波接天边,此时:烟波致澜,烟舟横泣,而舟中的主人并不曾留意这些,唯一江寒烟正悄悄升起层层白色的薄纱,正极其用心地布置,象是想竭尽全力地去稀释掉这浓浓一片跌落于凡尘中的孤寂,然后再无声无息地笼罩在水面上,于旷野中添加一些素养和色调,鸥鸟见状,遂引颈唉唉,悲鸣几声后即刻盘旋而去......

    你听到了吗?你看到了吗?你真的听到了吗?你真的看到了吗?
    哦,是啊是啊,听到了......看到了......
    真的听到了么?真的看到了么?
    真的听到了啊......真的看到了啊......
    不信你就看看去,快去看看去啊!哦——
    可能是太过投入吧,所以一场境界也就由远而近。
    忘我了么......忘我了么......忘了啊......忘了啊......
    真的是忘了啊......真的是忘了啊......真的忘了啊......真的忘了啊......
    江舟欲言,浪舟催发
    主人似乎并不急着靠岸......

    江风开始呜咽,浪花开始躲避,作为一个信念,作为一种忘我,他欣然归隐在世俗中身心外的一种淡泊、一种搁浅中。以淡定的姿态把自己摆放在这空旷而又飘渺的一江之上,就好像是一座浮雕似的。时间以静止的状态悬浮在一竿之下,理念以沉默的方向顺着浮标游走在一江之上。不得而知,他究竟沉默了什么?如果换做是我明知岸边有烟火,为何偏到江心去逐波。如果不是,那结果就无从知晓了。对于他来说,生活中真正缺席的早已经不是这一竿下刻意出的作品了吧!而是他真正与大自然浑为一体的一种境界的超脱和另一种境界的衍生吧!

    此刻,远处的江底有一尾正逆着远古的水域娓娓游来,由远及近,似乎是怀揣着梦想和渴盼,带着曾经的心甘情愿,择近道迂回经过他的面前时,和他面对面僵持了片刻,他似乎并没有看到它,只是很随意的看着自己的倒影,他静静地坐着、静静地看着、静静地等着......

    也许唯静,能理性看待世事万物,能理性看待自己和别人,能让你不会因为生活的一时波澜曲折而乱了方寸,或者偏离轨道。在时间的长河中,会逐渐洗去身心的浮华;也许入定,更是一种宽容、一种理智、一种姿态,在绵长的岁月中,会慢慢剔除身心的浮燥,慢慢沉积一份淡泊的宁静,慢慢沉积一份睿智的从容和达观......


    它似乎像是如约而来,慢慢地、慢慢地靠近......
    还记得吗?还记得吗?它曾不停地无数遍地追问过,雁去的时候,季节仅带走一声悲鸣,也许正是这一声的悲鸣,至达在整个季节而产生了一曲曲不息的颤音。如果你再侧耳细听,也许能够倾听到江风中似乎夹杂着箫音幽幽、筝音漫漫。
    于是,落花沉香,落叶成尘。
    从此:他身心云天外;
    从此:他魂泊山水间。

    是那阵阵季风植满了寂寥中的寂寥,把他风化成这般沧桑模样?风轻易地就完成一幅作品,一座载满沧桑和成熟思者的雕像。它觉得眼前这个雕塑又有些伟岸,这种伟岸又有些咄咄逼人,少不得冷飕飕打了个寒噤,顿时感到冰入肌肤心生败意。于是,它把一腔幽怨全都抛洒在这个冰冷的江面上,这会儿这座雕塑则正专注地俯视着自己的心境,好像全然不理会这些。它不知道这座雕塑有没有生命,会不会像它一样在不需要睡眠的时候动一动?它觉得还是没有必要在此逗留太久,他,竿下垂钓的只不过是一个它进不去的世界,于是,它静默地转首......

    此刻的江面上雪一样的沉默、冰一样的寒彻。或者,他根本就不愿意去眷顾其它,却由着清远虚淡的寒彻。是的,就连鸥鸟也凄厉哀鸣而过都再不愿回返,而他,却如此顽固地独自俯首人生。其实,他早就看到它了,在他看到它的刹那之间,他内心里是涌过一阵喜悦和舒畅的,像是与一位久别的老友相逢在此,掩饰不住内心的狂喜,他不想过早地与老友挥别。因此,他并没有去惊动它,而是静静地、静静地专注......
     
    借问这汩汩江水啊,你是否早已习惯了风的缠绵?你在波涛荡漾中极尽娇柔地、又略显多情还是过于痴情?尽管那些日出与日落间潮起潮落出古韵的芳香, 这其中夹带着太多太多的迷惘,在那些眷恋的开满浪花的诗笺里,悠然地、闲适地停泊着这弯宋朝的舟楫。时光伫立在岁月深处,正一如既往地在聆听,在朵朵浪花还未凋谢之前,在层层跌宕的落差里飘逸着灿烂的容颜,季节就像一本没有线装的书,绚丽中豪放有度、风骨犹存……

    他的一竿湖笔只静静地描绘着、勾勒着,一些文字浮出水面,一些色彩沉入水底。一丝丝,一点点,一滴滴,清清浅浅里就像一个世世相约的故人,把刻骨铭心的爱和信仰全洒在这片厚重的水域,一点不剩。  还是什么都不要去想吧,就这样,静静地、静静地凝望吧。一丝丝雕刻,谁说不是一种爱的诠释;一点点修饰,谁说不是一种情的孤独;一滴滴剥落,谁说不是一种美的延续。
     
    他像是一个静止的时光流逝在水面上认真地、忘我地看着、看着、看着......
    他像是依偎在一卷卷唐诗宋词的品鉴者执著地、痴情地等待、等待、等待......
     
    在如此朴素简约的时光里,他更加清瘦又略显单薄。在时光散发着青涩的尽头,世俗慢条斯理地梳洗着忘却,人生像是一场没有目的地的旅行,那些在意的和不经意地。无论如何都不是最终目的地的风景,虽然结局残缺但过程又极尽柔美。还是平心静气地看一看吧,请暂停下粗俗的优柔和浮躁吧,去读一读这静水悠悠的江域,在目光里仿如一纸书笺的岁月。你听到了吗?你看到了吗?请耐心地、静静地去听一听吧!请认真地、坦然地去看一看吧!风浪隔着舟身传递着一种语言,沉默大声地渡读着,由船尾递进,由船头承载......

    思绪叩动着水弦,只为能拂响一阙温柔的韵律充盈在耳畔,带着素琴的凄恻和婉约,让心音慢慢流过这片厚重的时空,那片缓缓流动的江水啊,在岁月的琴笺上留下一串串清脆曼妙的音符,就着悠美的曲调慨然弹拨着生命的坚强和厚实......

    把历史倒带在此,把时间搁浅在此,我们再回过头看看吧
    一曲潮起间,人生的路上平淡而又朴实
    这时水面上有一阵风吹来,他依然在静静地等待、静静地等待、静静地等待......
    一曲潮退时,人生的路上湛蓝而又潮湿
    这时水面上有一阵风吹过,他依然在静静地等待、静静地等待、静静地等待......


    TAG: 寒江雪 千山鸟飞绝 日本东京 散文诗 圆明园

    杞人阁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天水之杞人   /   2013-12-09 17:47:07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