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惠州市惠东县梁化林场——【梅园】(3)(图)
  • 韩国首尔风光摄影——【景福宫】(2)(图)
  • 中越跨国瀑布——【板越小瀑布】(越南)...(图)
  • 古坡草原 原创
  • 中越跨国【德天瀑布】(1)(图)
  • 韩国首尔风光摄影——【景福宫】(1)(图)
  • 惠州市惠东县梁化林场——【梅园】(2)(图)
  • 老年大学联(图)
  • 白马史诗,一部揭秘白马人民族精神的英雄...(图)
  • 青海湖风光摄影——【鸟岛】(15)(完)(图)
  • 韩国首尔风光摄影——【街景】(3)(完)(图)
  • 惠州市惠东县梁化林场——【梅园】(1)(图)
  • 腊月里的情怀【散文随笔】 ​(图)
  • 大湾区城市惠州风光摄影——【西枝江畔】...(图)
  • 韩国首尔风光摄影——【街景】(2)(图)
  • 青海湖风光摄影——【鸟岛】(14)(图)
  • 七律•踏雪解放沟穿越蝴蝶谷(图)
  • [影像记忆]疫情岁月(二)(图)
  • 踏雪解放沟穿越蝴蝶谷(图)
  • 有感于今年三九天气太阳红(图)
  • 韩国首尔风光摄影——【街景】(1)(图)
  • 韩国首尔风光摄影——【街景】(1)(图)
  • 青海湖风光摄影——【鸟岛】(13)(图)
  • 大湾区城市惠州风光摄影——【西枝江畔】...(图)
  • 《支教日记》六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4-08-18 12:53:34 / 精华(3) / 置顶(3) / 个人分类:小猫原创

    2014.3.3  
        春天的雨,总会让人心情舒畅,山里的清晨,被细雨滋润后,空气中充溢着泥土的清香。支教的第二周,是在蒙蒙细雨中开始的。就像今天要教的课文,春风轻轻的吹,春雨细细的下。
        第一节,依然是我的课。走进教室,我问孩子们课文有没有预习,孩子们大声的回答,预习了。我往黑板上写字时让回答声音最大的邢廉杰读课文,第一句我就震撼了。他读冲天来了,六数溜了。我回头看他的书,原来是:春天来了,柳树绿了。我的个天啊…讲了课文,学了生字,下课时收作业,有的孩子没写完,等待时,他们的各种坐姿让人难过在凳子上做的,跪的,蹲的,甚至爬的…适合初中生的桌椅,让孩子们只能以各种姿势来解决读写问题。
        下课,无疑是所有孩子开心的时刻,有的在跳房子,有的用轮胎剪成的皮筋当跳绳,断了很多次,打了很多节,但这丝毫影响不了他们游戏的情绪。经过几天的教学,对我,已没有了羞涩,大呼小叫的喊我一起玩。
        我和孩子们玩起来,忽然想起小时候,下课我们也是这样玩的。那时的我,穷人家的孩子,也有打了很多节的皮筋,也和伙伴们一起跳房子。而今,城市里孩子已经迷上了手机电脑,不在玩这种单纯的游戏了。
        我和孩子们玩的很开心,教他们不同的花样,也许是缺乏锻炼吧,跳了一会已经累得不行,响亮的上课铃解救了我。
        回到办公室,我的桌子被换了位置。整理桌面的李老师开心不已。说看到我带来的毛毡宣纸,就知道是同道中人,就把我的桌子和他换在一起了。我们可以一起练字,方便切磋探讨。让一个长者给自己收拾桌子还真是不好意思,我笑笑说,我才学呢,写不好的,他也笑着说,没事的,大家都是爱好者。硬是拉着我写了一节课的时间,柳体,欧体,小篆,通通都写,欣慰的是,我还写出来了几个好字。
        一早上很快就过去了,中午又有人叫吃饭,是我班上的一个孩子家,他爷爷是这所小学的退休教师,说他的孙女穿着我送过来的新衣服,带着我送来的围巾手套,听说我来支教了,特别开心,和校长说了好几次,一定要让我们去他家吃顿饭。我不好意思去,老人让儿子媳妇跑来又叫我们,等我们到他家,面条已经入锅,不一会炸酱面,凉菜,就已上桌。手工面,柴火饭,美食诱惑下,我竟然吃了两碗。抱着圆鼓鼓的肚子回到学校,很多孩子已经在校园里玩了。
        躺在我的小床上休息片刻,虽没有家里的大床柔软舒适,但在这里,却有不一样的平静安然。看着屋顶,数着那一根根的木头,想像,曾住在这里的人,有着怎样的故事。意外的发现我的床上方居然有一个小洞,可以看到亮亮的天空。我可让我担心了,下雨时,会不会刚好流在我的床上呢?
        下午没有我的课,就在电脑上扒碟,争取这周学会,下周可以给孩子们教中国功夫版的舞蹈,精忠报国。
        自习课,带着改好的作业去教室,做的好的孩子,我贴上了笑脸贴纸,孩子们很开心,也看到没有得到贴纸的孩子失落的眼神。给他们讲解完作业,布置了家庭作业,告诉孩子们,如果作业完成的好,明天还有更漂亮的贴纸。孩子们开心的保证自己是做的最好的。真心希望他们都可以是最好的。
        晚饭我做了酸辣粉,不太会做饭的我居然做的很好吃,迫不及待的又做了一些,请大家品尝。在各位老师的赞许中,又填饱了肚子,做饭的成功,还是让我很有成就感的。
        刚收拾完东西,李老师来敲门,说就看到我带了手风琴来,我说是上音乐课用一下,他滔滔不绝的讲他和手风琴的渊源,讲了他对器乐的痴迷,一定要和我合奏一曲,用他的二胡扬琴和我来个中西合璧。
        这可难为了我,手风琴放在家十年没动,弹个儿歌还行,合奏,肯定是没戏的。可我没想到他的执着,在他的盛情邀请下,我没底气的和他过去,演奏了唯一没有忘记的花儿与少年,没想到,我的拙劣水品居然赢得了掌声。
        他和我一直合奏,花儿与少年,春天在哪里,捉泥鳅,我是山里小歌手……我努力的看谱,努力的弹琴,似乎上学的时候也没这么认真过。从七点弹到十点,很久没有这样了,手指都有些肿了。不得不承认,我真的遇到音乐痴迷者了,我回到宿舍,李老师的二胡声依旧在校园飞扬…

    TAG: 日记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