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越跨国瀑布——【板约小瀑布】(5)(图)
  • 广州园博会——【插花】(1)(图)
  • 韩国首尔风光摄影——【景福宫】(5)(图)
  • 缅怀邱少云
  • 新年的开心事:《天水周刊》2021年1月21...(图)
  • 韩国首尔风光摄影——【景福宫】(4)(图)
  • 中越跨国瀑布——【德天大瀑布】(4)(图)
  • 惠州市惠东县梁化林场——【梅园】(5)...(图)
  • 赞天水诗坛双杰(图)
  • 扶贫路上那颗星 文/王峰梅(图)
  • 腊日巧遇大寒[诗作一首](图)
  • 惠州市惠东县梁化林场——【梅园】(4)(图)
  • 中越跨国瀑布——【德天大瀑布】(3)(图)
  • 韩国首尔风光摄影——【景福宫】(3)(图)
  • 惠州市惠东县梁化林场——【梅园】(3)(图)
  • 韩国首尔风光摄影——【景福宫】(2)(图)
  • 中越跨国瀑布——【板越小瀑布】(越南)...(图)
  • 古坡草原 原创
  • 中越跨国【德天瀑布】(1)(图)
  • 韩国首尔风光摄影——【景福宫】(1)(图)
  • 惠州市惠东县梁化林场——【梅园】(2)(图)
  • 老年大学联(图)
  • 白马史诗,一部揭秘白马人民族精神的英雄...(图)
  • 青海湖风光摄影——【鸟岛】(15)(完)(图)
  • 罗峪沟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1-08-01 00:34:09 / 个人分类:杂谈

    罗峪沟

     

    罗峪沟在北山脚下,是这座城市天然的开放式下水道,每天污水横流,臭气熏天。在这个“陇上最佳宜居城市”里,两岸居民生活在藏污纳垢之地,多年来竟然无人问津,任凭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中过着闹心的生活。虽然近年来这座西北小城在大张旗鼓地搞“三城连创”,但罗峪沟似乎不是这个城市的一部分,常常是被遗忘的角落。

    好像自打去年以来,这座城市的公厕都免费了,可是市民并没有因此而文明多少,大街小巷大小便依然随处可见。罗峪沟则如一个天然的免费公厕,白天,人们可以肆无忌惮地随意小便,晚上理所当然地随意大便,当然女人除外。积年如此,人们也就习以为常了,就像饿了要吃饭,吃了要排泄一样自然。我们可以在道德上谴责这种行为,却不能阻止一个人的屙屎拉尿,俗话说水火不留情嘛,总不能让屎尿憋死人吧,总得有个拉屎撒尿的地方吧。如果不拉撒在这里,又在哪里拉撒呢?

    除此之外,罗峪沟还是一个天然的垃圾场。每天清晨,可见两岸的居民手里拎着装满生活垃圾的塑料袋,很优雅地顺手往沟里一扔,更可恶的是把晚上的排泄物也归入了罗峪沟。河床被垃圾填充,长时间无人清理,蚊蝇滋生,气味难闻。其实罗峪沟两岸的一些人是自己作践自己,硬生生把自己不当人看。人有时候就是这么贱。

    从去年的某一天开始,罗峪沟来了一帮人,据说是要整治罗峪沟,那一段时间我一直关注着这条沟。那帮人把罗峪沟两岸的护坡用水泥糊了一遍,在沟里砌了一道水渠后就再没有了下文。护坡用水泥糊一遍,可以加固,防止大水冲垮河堤,可是我一直没有弄明白那道水渠是干什么用的,因为整修之后的罗峪沟除了护坡变得稍微干净之外,依然污水横流,臭气逼人,它集下水道、厕所和垃圾场的功能一点都没有改变。不仅如此,施工时河床被挖的大坑小窖,原来比较流畅的恶水,现在沉积在坑里,臭味更是铺天盖地。为何如此?我百思不得其解,但是有一点是明确无误的,那就是在罗峪沟干的一些事,大多都是一些缺德的事。

    一到夏天,我最渴望的是雨。只有一场大雨,才能冲走罗峪沟积累的污垢,把恶臭扫荡干净。这几天,几场雨清洗了罗峪沟,我终于可以打开窗户,清清爽爽地坐在屋里过一个难得清闲的周末。看来,人治有时候不如天治,大自然自有其生态循环的法则。

    罗峪沟,给一座城市一记响亮的耳光。

     

     

    上海四川北路搬家公司
    上海北外滩搬家公司
    上海欧阳路搬家公司
    上海广中路搬家公司
    上海凉城新村搬家公司
    上海嘉兴路搬家公司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