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跨过鸭绿江》:一部守望和平,高扬着革...(图)
  • 中越跨国瀑布——【德天瀑布】(出口)(...(图)
  • 韩国首尔风光摄影——【景福宫】(7)(图)
  • 广州园博会——【插花】(3)(图)
  • 夜思 原创
  • 广州园博会——【插花】(2)(图)
  • 韩国首尔风光摄影——【景福宫】(6)(图)
  • 中越跨国【德天瀑布】(6)(图)
  • 题南宅腊梅 [七绝](图)
  • 中越跨国瀑布——【板约小瀑布】(5)(图)
  • 广州园博会——【插花】(1)(图)
  • 韩国首尔风光摄影——【景福宫】(5)(图)
  • 缅怀邱少云
  • 新年的开心事:《天水周刊》2021年1月21...(图)
  • 韩国首尔风光摄影——【景福宫】(4)(图)
  • 中越跨国瀑布——【德天大瀑布】(4)(图)
  • 惠州市惠东县梁化林场——【梅园】(5)...(图)
  • 赞天水诗坛双杰(图)
  • 扶贫路上那颗星 文/王峰梅(图)
  • 腊日巧遇大寒[诗作一首](图)
  • 惠州市惠东县梁化林场——【梅园】(4)(图)
  • 中越跨国瀑布——【德天大瀑布】(3)(图)
  • 韩国首尔风光摄影——【景福宫】(3)(图)
  • 惠州市惠东县梁化林场——【梅园】(3)(图)
  • 关于水的记忆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1-05-14 00:48:16 / 个人分类:散文

    关于水的记忆

     

    对于水最刻骨的记忆,大概是在我七八岁的时候。那时比较干旱,我家住在半山腰,时常发生水荒,为了吃水,要到离家四五里远的地方挑水。老家有一个地方叫老泉,那里的一眼泉水一年四季长流不断,而且水质甘甜。遇到天旱之年,家家户户,老老少少肩挑着大小不一的木桶,浩浩荡荡的运水队伍一路络绎不绝,老泉的水成了村里人的救命水。虽然泉水不大,但水量极稳,没有人因为水而红脸。七八岁时,我也加入到了这支队伍里,开始为家里挑水。起初,挑一趟水要歇不知多少次,到家时已经累的浑身像散了架似的,晚上睡觉时肩膀红肿疼痛地难以入眠。后来,慢慢习惯了,也学会了不停歇把扁担从左肩膀换到右肩膀,一路反复多次就到家了,挑水的时间缩短了很多。那时比较家里贫穷,生活很艰辛,所以童年时对于水的记忆大多是苦涩的。

    那时唯一让人难忘的是干旱年份举行的盛大的祈雨仪式。在我们村里,每遇到严重干旱的一年,眼看着地里的庄稼苗都耷拉着头,可是老天就是不施舍那怕是丁点雨水,长辈们眼睁睁看着就要绝收了,无奈之下,就按照祖祖辈辈流传下来的老办法,由附近几个村的族长商议,开始组织祈雨事宜。我们村里,供奉着据说掌管着附近十八村村民命运的八龙王。八龙王面部较黑,脸型宽大,胡须很长,看上去极是威严。小时候,每逢过年去上庙里上香时,常怀着敬畏之心,很少与之对视。祈雨时间一般定在农历四月初八,祈雨活动开始后,先举行一个隆重的祭祀仪式,然后由四个精壮的小伙子抬着雕饰非常华美的大轿把八龙王请出庙,在几百村里人的簇拥下绕着事先计划好的路线,由一个大家公认的“师公”引领,一路上祈求八龙王显灵降雨,庇佑他的子民免受天灾。最隆重的仪式一般选在一个比较宽敞的麦场,众人围着八龙王和“师公”席地而跪,“师公”开始作法,用法器敲打自己的头部和腹部,口中念念有词,其步法颇像电影中原始人祭祀时的舞蹈。整个祈雨仪式是极其庄严而肃穆的,每一个人都虔诚无语,唯恐因自己的一点不敬而导致天不降甘霖。在我的记忆中,每次祈雨仪式结束后,老天或多或少都会下雨,所以小时候每年春节到庙里上香时,我都会虔诚的跪拜八龙王,不仅是因为他给村里人带来了救命水,更因为他是附近十八个村里人们共同的远古先祖。

    后来,我到附近的一个小镇上了初中,每天上学都要淌过两条河,因为学校坐落在两条河交汇处的一个高台上。南边的一条河清澈,西边的一条浑浊,两条河交汇处泾渭分明。我常常到南边那条叫清水河的河边去玩。其实那不算是一条河,充其量是一条小溪。夏天,小溪里有小鱼儿,捉鱼儿就成了我们每天放学后的必修课。听老人说把捉到的小鱼儿活吞了眼睛会很明亮,所以大多鱼儿都成了我们的腹中之物。最让人心有余悸的是西边那条浑浊的小河,一到秋季,阴雨连绵,有时会连续下一个月的雨,河水暴涨,哗哗的水声充斥两岸,上学必须要淌过它,我们常常选择河岸比较宽敞的地方,挽起裤子,一个个手拉着手移小步战战兢兢地摸着过河。河水夹杂着大小的石头打在腿上硬生生的疼,河面大大小小的漩涡看着头都发晕,我比较瘦小,被大同学拉着,时常闭着眼睛过河。直到现在,我一闭上眼睛,脑袋里总是呈现出河水漩涡的幻象,小时上学过河的余悸一直挥之不去,所以我一直对水有一种恐惧心理,始终与它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工作后,多次学过游泳都未曾成功。

    现在,我每天上班都要经过藉河,这条人工汇聚起来的河水其实没有河水最起码的特征,因为你看不到它的流动,一条河只有流动起来才就活了,才就有了生命。它其实就是一个人工湖,静静的,没有流动感。有次去兰州,车堵在了黄河大桥上,我就在大桥上看了一个半小时的黄河,它汹涌地流动着,大大小小的漩涡一个接着一个,看久了,一阵眩晕感袭击了我,这才是真正的河。看过黄河之后,我就再也没有感到它是一条河,尽管我每天都要经过它。

    这几天,我住的八楼完全停水了,生活似乎又回到三十年前,每天被水所困,日子苦不堪言啊!

       

       

    上海四川北路搬家公司
    上海北外滩搬家公司
    上海欧阳路搬家公司
    上海广中路搬家公司
    上海凉城新村搬家公司
    上海嘉兴路搬家公司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