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科院华南植物园(广州)——【沙漠植物...(图)
  • 埃及【卡纳克神庙】(5)(图)
  • 惠州【东坡纪念馆】——三苏祠展厅(5)(图)
  • 欣闻古都西安新冠清零有感(图)
  • 辛丑大寒有吟(图)
  • 埃及【卡纳克神庙】(4)(图)
  • 中科院华南植物园(广州)——【沙漠植物...(图)
  • 惠州【东坡纪念馆】——三苏祠展厅(4)(图)
  • 停水通知
  • 年关(图)
  • 埃及【卡纳克神庙】(3)(图)
  • 中科院华南植物园(广州)——【沙漠植物...(图)
  • 惠州【东坡纪念馆】——三苏祠展厅(3)(图)
  • 中科院华南植物园——【热带雨林室】(2)(图)
  • 埃及【卡纳克神庙】(2)(图)
  • 惠州【东坡纪念馆】——三苏祠展厅(2)(图)
  • 冬日的麦积山(图)
  • 《玖玖扇情画韵》
  • 冰路雪影(图)
  • 停水通知
  • 防 疫(图)
  • 梅花开了(图)
  • 地球变暖谁之过(图)
  • 惠州【东坡纪念馆】——三苏祠展厅(1)(图)
  • 那年那月那电影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1-06-25 16:11:27

    我小的时候,正值八十年代。

    我认为:那是中国电影的鼎盛期。爱情片和武打片,成为当时中国电影的主流,许多爱情片已经成为今天的经典,刘晓庆、陈冲、张瑜、唐国强等,成为家喻户晓的人物。后来,由于《少林寺》的横空出世,李连杰一鸣惊人,成为年轻人崇拜的偶像,其影片以真打实斗的场面而引发了功夫电影的热潮。在当时,年少的我们,自然还看不出爱情片的“深奥内涵”,因而,顺理成章地迷恋上了热闹刺激的武打片。

    其实,在《少林寺》之前,曾经有一部武打片,是刘晓庆主演的《神秘的大佛》,第一次观看,那种惊奇、激动和刺激,至今难以忘怀。除李连杰主演的《少林寺》《少林小子》外,赵长军主演的《武当》、李俊峰主演的《武林志》等成为当时的热门影片;而《少林寺弟子》因为有天水选手徐庆祥的参与,自然成为我们热捧的影片之一,但由于徐庆祥的长相“不像好人”,只是出演了坏人们的“凶恶的打手”,这令我们感到莫名地遗憾。然而,留给我印象最深的,莫过于安亚平主演的《天国恩仇》吧!

     

    那是八十年代中期的夏季的一个下午,村里的大喇叭响了起来,村干部用自豪的声音宣布:“广大的社员同志们,今晚有电影,今晚有电影,影片是《天国恩仇》,主演安亚平,他是咋们五龙乡安家山人,请广大社员吃过晚饭前来观看……     

    安家山,不就是离咋们村不过几里地的安家山吗?虽知道那是一个习武之村,但没听说谁这么厉害的,一时间,村子里像沸腾了的锅。

    小孩子们喜得像雀儿一般,奔出家门,互相传递着这激动人心的消息,大人们更是笑逐颜开,奔走相告,准备晚上好好看看这位家乡后生的精彩表演,也有一些知道“内部消息者”,神秘地向人们透露着这位后生的“具体情况”:

    “他们家是安家山的大户哩!他哒哒弟兄好几个,他是老几老几的儿子,有一个几爸,听说当局长哩……,乖乖!人家安家山的拳,厉害着哩!在咋们当地,哼!那真是两哑巴见面没说的。嘿嘿!”

    “这小子,是省武校出来的,他的剑术和双钩得过全国武术比赛的什么奖,因长相俊俏,被一位大导演看中了的……

     

    晚饭后,村里的大部分人和附近村庄的人都集中到戏场里来了。

    村民们招呼着平日里能‘说得来的人’,三个一群,五个一伙,带着小凳子,来到戏场里,买上一毛钱的麻子或葵花籽,抽着旱烟,嗑着瓜子,说着一些不三不四的老笑话,引得一些媳妇们抿了嘴嗤嗤的笑。有些男人们甚至脱了上衣,垫在屁股下面,席地而坐,等待电影开映。一些较小的孩子怕看不见,爬上了高高的土墙骑在上面,另一些学生娃则几个或十几个人,穿梭在戏台后面的空旷处和麦垛间,不知疲倦地疯跑着,以两颗老槐树为‘锅’,做着那个永不厌倦的、叫做什么‘传练猫’的游戏。一些胆大的后生和姑娘们,大约已经懂得‘情为何物’了吧!挤在人多的地方浑水摸鱼,你捏我一把,我拧你一下,偷偷地送给对方一些瓜子或糖果;也有一些远远地躲在麦柴堆后面,含情脉脉、耳鬓厮磨地说着只有他们自己听得见的悄悄话 ……

    派出所的所长照例是要来维持秩序的,他老人家一来,那些谈情说爱的便消失的无影无踪了。电影开演前,所长做了慷慨激昂的关于‘维持会场秩序’的专题讲话,什么‘男女不准挤在一起’,必须‘男东女西’或‘男左女右’分开之类的话,所长的这种作法,我不知道正确与否,今天回想起来,颇觉有点滑稽可笑;然而,一般来说,老人们的态度则是十二分的赞成:

    “所长就是负责任嘛!应该管管这些家伙”

    “听说有人在麦跺子后面亲嘴哩!有小孩亲眼看见过的。”

    “对着哩!咋们村都是文明村哩!这样下去,成何体统?”

    年轻人自然是敢怒而不敢言,用“怕得要死,恨得要命”这句话来形容怕是最恰当不过吧!

     

    经过漫长的等待,电影终于开演了。那些由于疯跑而没占到地方的小孩,便爬上了戏台,到银幕后面去看电影了,画面虽是反着的,但能看清楚,只是要看懂字就不那么容易了,但对于他们来说,这已经是很不错的享受了。

    随着剧情的发展,一些大娘们一边看一边议论着,她们完全忘我地把自己融入到剧情当中去了。看到高玉龙受苦时,她们难过地抽泣,当高玉龙痛打坏蛋时,她们高兴地嘎嘎大笑,这引来了前面几个人的严重不满,而她们依然嘀嘀咕咕地猜测着“后来的”结局。

    “这娃娃心疼地,惹人地,这么俊的娃娃,这些坏蛋咋就放不过他呢?”

    “后来咋样了?赢了没?”

    前面的一位终于忍不住了,严厉地制止了她们的“捣乱”:

    “丫丫,婶娘,别吵了行不行,最后是好人赢了,好人胜利了。”

    即便这样,演到动情处,人们还是要欢呼雀跃的,为高玉龙的受苦而流泪,为好人们的胜利而欢呼,为白文冰这些坏蛋的凶恶而切齿,为坏人们的残忍而咒骂。

    正在焦紧处,一卷放完,戏场里立时如蜂鸣、如集市,哗啦啦一片响声,大声议论剧情的、争论功夫高低的、出去解手的、喊妈的、叫儿子的、乱作一团。一些后面站着看的人则围在放映机旁,“叭叭”地吸着纸条卷的旱烟,也有一些大方人从兜里掏出不带嘴的“凤壶烟”分发给周围的伙伴,津津有味地抽着,认真细致地观察着放映员的一举一动。爱管闲事的二球则爬上戏台去巡视,见有小孩在戏台上撒尿,气愤地大声呵斥着,将小孩们全部轰下了台,他一走,孩子们呼啦啦又冲了上去……

    换了几次片子,白文斌他们终于被消灭,全场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掌声经久不息。

    人们欢笑着、叫喊着向四下里散开去,各种声音混响成一片,杂乱的手电筒的光柱扑闪扑闪地照射着,戏场里又恢复到那种闹哄哄的场面,有的人似乎没看够,回头看着放映员收拾摊子,才恋恋不舍地离开,回家的路上,人们还在津津有味地笑着、谈论着。那场景,使人们在磕磕碰碰的拥挤中感受到一种说不出的快乐。

     

    多年后,一个雨后的下午,我站在泥泞的老戏场里,久久地凝视着它,戏台如同一位风烛残年的老人,孤零零地座落在那里,似在回忆着它往日的辉煌。曾几何时,四周的土坯墙早已倒塌,不见了踪迹,几棵老槐树终因腐朽而被锯掉,一副惨败的景象。形成鲜明对照的,则是戏台对面新建的三层村委会的办公楼,倒是比它雄伟了许多。村里的一切娱乐活动早已转移到村边新建的戏场里去,如今,它已然是一位退休的老人了。

    岁月流逝,时代变迁,看电影看电视已是足不出户,飞入了寻常百姓家,但我们的心境已变了许多,早已找不到当年的感觉了;

    回想往日场景,依然使人觉得留恋和快乐,那儿时的单纯,少年的激情,那难忘的岁月, 热闹的情景,竟如同荷花映水,留给人的永远是最珍贵、最美丽的纯净……

    透过泪珠,我眼中的戏场变得朦胧起来。

    我心中的老戏台!我那留下了纯真记忆的美好岁月,那见证了贫穷年代能带给我们欢声笑语的电影啊!

    哦!那年那月!那电影!

    上海老西门搬家公司

    TAG: 电影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