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马跑泉水上公园风光如画(二)(图)
  • 公告—由于系统维护升级暂停更新信息6天!
  • 陇山秋雨 原创
  • 雁南飞 原创
  • 金橘灿烂(图)
  • 银杏(图)
  • 秋之魅(图)
  • 当街叫卖管制刀具 张家川警方依法收缴
  • 张家川:抓获扒窃犯 揪出吸毒案
  • 十九大召开在即(图)
  • 麦积区人大常委会督查新一轮退耕还林工程...(图)
  •  阳关感怀 杨迎勋          ...
  • :菊韵 杨迎勋
  • 惠州风光摄影——【大亚湾骑行绿道】(1)(图)
  • 惠州惠阳区风光摄影——【小桂湾】(2)(图)
  • 澳大利亚风光摄影——【悉尼海湾】(2)(图)
  • 天水:花牛的诱惑(图)
  • 印象宝鸡(组诗)
  • 秋天的麦积山植物园(图)
  • 为秦州园林点赞(图)
  • 人生要有价值观(图)
  •    晚秋写意 杨迎勋 
  • 七绝•家风教育
  • 老曹游天坛公园【一】(图)
  • 乡愁是新阳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1-05-25 09:22:21

                                       乡愁是新阳
        时间已到了周末。

        单位的人,每每到这个时候,能开溜的,已然悄悄地坐了车回家,看望他们亲爱的另一半和可爱的孩子去了。这情况,领导们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装装糊涂了。这倒也是,谁没有一点“私事”呢?谁没有父母长辈、妻子儿女呢?如果确实没什么特别的大事,谁也不好阻止人家回家的脚步,就是阻止,恐怕多半也是徒劳的,对于常年工作在基层的乡镇干部来说,白加黑五加二是常有的事,并不是每周能回一趟家的,一想到回家,谁不是归心似箭呢?

        吃过早饭,淅淅沥沥的雨竟然下起来了。

        在乡下,在这样的日子里,如果没有什么焦紧事,谁也懒得出门,常年劳碌的庄农活人,早就躺在土炕上,拉着均匀的鼾声,大腿斜搭在被子上,没黑没明地睡起来,似乎要把积攒下来的疲劳,趁着雨天统统发泄出去。

        那是多么的舒坦啊!朦胧的睡梦中,听着自己的老婆在厨房里馓馓饭时木勺发出的有节奏的“咚咚”声、炝浆水时的发出的“滋滋”声…,这叮叮咣咣的锅碗瓢盆交响曲,着实令人陶醉。
           
        也有喜欢热闹者,攒上三五个人,谝起了“闲传”,屋里烟雾缭绕,那“电炉子”上的“罐罐茶”滚得咣当当响,电视上的秦腔狠命地吼着,一边喝着茶,一边唾沫星子溅得老高,说着一些古往今朝的“大事情”。

        “把它家的,拉一锅,拉一锅;人常说,抽上一锅烟,赛过活神仙呢!”

        “来,喝一盅!饭后一盅茶,我是神仙哒么!”

        “嗯,就是么,对着哩!世上有三‘受活’,吃烟喝茶闲蹴着!”

        “哈哈哈”……

        灰白色的炊烟从家家户户的房顶升起来,飘散在雾蒙蒙的细雨里…

       到了上班时候,雨还没有见停的意思,想想雨天睡觉的那个舒服,我的惰性霎时就上来了:算了,躺着吧!

        睡得正香,妻打来电话:“《活力天水》节目正播放宣传新阳的专题片呢!”叫我打开电视,我笑了:“收不到。”她忘了乡下是收不到天水台的,继而又叫我上网看《天水广电网》的视频,我回答她:“好几天没有上网了,没地方去,正睡觉呢!”妻失望地挂了电话。

        天水电视台的节目倒是不错的:《人文天水》、《直播天水》、《活力天水》等还是值得一看的,有人说天水台的节目之所以好,是因为曾经得到过央视主持人朱军的点拨,对于这消息,我还是心存疑虑的:朱军是地地道道的兰州人,肯定会首先“点拨”一下省台的,更何况还有水均益、李修平、张莉等这些“老兰州”人呢?但我们可怜的省台就像扶不起的阿斗,其节目的影响力和知名度,在全国所有的地方台里,恐怕是“倒数的”名列前茅吧!反正我是很少收看的,好像是年年进行“全新大改版”,但偶尔看看新闻,男主播们那几张一成不变的臃肿的大脸面,就不由令人发出感叹:甘肃的男人到哪里去了?

        无聊之际,拿手机登陆了空间,却意外地看到了多年未见的“老巷道人”--漂亮的大姐加同学的留言,说是通过老乡的空间找到的我。在我的记忆中,她是学校的“校花”、文艺骨干,每逢学校有演出,她肯定是女一号,抑或就是仪仗队的“领队”。大约是比我大一两岁的缘故吧,或者是她的光环太耀眼,那时竟很少说过话。突然的邂逅,却有说不完的话题:童年趣事、校园生活、家庭状况、孩子的学习,等等等等,聊了很多很多。

        另一个也是“老巷道”的,算是小弟弟了,在西宁上班。用他哥哥的号进了我的空间,他哥哥却是我小时候最崇拜的,当时是村里武术队的“头头”,英俊潇洒,痴爱武术,家里收拾得像是“武馆”似的,一到农闲,家里便异常热闹,习武的人络绎不绝。每逢春节“舞狮”或“耍拳”,总少不了他高大雄伟的身影。他订有一份“武林”杂志,关于李连杰、赵长军他们的最新动态,也是他最先知晓,然后讲给我们听。和他一起习武的,还有我的一个五爸,论辈份,比我高一辈,年龄却比我大不了多少,他表演的“少林棍”曾获得过县里举办的武术表演三等奖。在他们的“培养”下,我竟然也学会了“鹞子翻身”、“单撇二起”等简单动作。

        与他们的聊天,我冥冥之中感觉到,话里话外流露出的是浓浓的乡愁,对往事的回味,总是有意无意地对我诉说着远在他乡的游子的思乡之情。

        常年在外的人,谁不想念自己的家乡呢!这令我想起了家乡的几个名人来,对于家乡的回忆和留恋,我们能从他们的字里行间品味出来的。

        “画卦台高渭水清,故乡常在梦魂中。

        相逢何故亲如许,同是羲皇故里人。”


        “家住新阳渭水边,长堤垂柳锁青烟,

        阳春三月纷纷雨,飞絮落花胜江南。”

     

        “西望秦州是故乡,山遥水远路茫茫,

         老身多病思归切,夜夜梦醒意偏伤。”

        其一为霍松林教授所做,是写卦台山的,后两首为郭克教授所做,是描写新阳河堤景色和怀乡之情的。怎么样?足以表达远方游子的思乡之情吧!每每临读,总能感觉到沦落异乡的游子心中无法释怀的对故乡的浓浓的乡愁呢!

        而雷达教授则用一个作家的视角、用他质朴的笔墨这样描写家乡:

       “故乡在雨后的雾岗中出现了,她静静地斜倚在河谷里,似在等待我的到来。渭河如弓弦划出一道弧线,好似我臂弯上鼓突的血管。”

        “可是,我的渡船呢? 我的因独轮车滚过而呻吟着的草桥呢? 我的蓝蒙蒙的布满松柏的坟院呢?我的波光闪闪的水渠呢? 我的高低错落的永远哼唱着的磨房呢? 还有我的鳞次栉比的乌黑瓦屋顶上软软的、悠闲的炊烟呢? 怎么全都找不见了。是我的眼睛迷蒙了吗?我只看见一座曾在电影里见过的钢铁吊桥悬浮于渭河上,又看见昔日低矮的瓦屋群里,像突起的蘑菇似的,伫立着不少两层小楼,让人想起京沪线上的江南农村。不过,待我抬头看见寺嘴山上蹲伏的家庙时,才实实在在觉得到家了。”

        “对家乡我总有一种挥之不去的恋情。我的童年、少年有很多时候是在王家庄度过的、在渭河边消磨的。虽然久居京城,但忘不了家乡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忘不了那密密的高梁地、日夜喧哗的水磨房,忘不了拜黑爷、闹社火、吼秦腔、“压牲口”,忘不了乡亲们熟稔的笑容。”……

        唉!这说不清道不明的乡愁啊!

        有一首老歌是这样唱的:“我的故乡并不美,低矮的草房苦涩的井水…”。说实在的,我的故乡并没有像这些诗人作家描述的这样富有诗情画意,但我想:在那些游子的心中,故乡永远是美丽、纯洁和神圣的.

        远方的游子,偶尔的相聚,忍不住都会记起儿时的情景:童年的乡土,天空是我们喜爱的那种蔚蓝,河水是我们喜爱的那种清澈,太阳照耀着庄稼,微风吹着我们的脸颊,在田野里疯跑、嬉戏,无忧无虑。还有好多好多:围坐在土炕上“谝闲传”、大冷的冬天蹴在一起吃着热气腾腾的“馓饭”,月亮地里“偷白菜”、冬闲时聚在小院里“耍拳”……

        乡村的情趣是足够娱乐每一颗童心的。

        每一次,只要想起来,就会在心中感慨:乡土的气韵不可能与都市同在,故乡的山水无法自由地搬迁,要不然,走到那里,我把它搬到那里去。

        这首《乡愁》不知是谁做的?大约是从小表妹的空间里见到的吧!小表妹虽远嫁湖南,但空间里总弄些新阳的山山水水和花花草草。我想:做这首诗的人肯定也是土生土长的新阳人吧!要不然,能做出这样撩人心扉的诗句来?也许,他就是当年那个和泥巴的“铁蛋”或“球娃”吧!寥寥数句,使人对那个魂牵梦绕的乡村的记忆再次清晰起来:

        乡愁是一洼洼甘甜的山泉,

      乡愁是一碗酸酸的浆水面,

        乡愁是一杯浓浓的罐罐茶,

      乡愁是崖畔畔的打碗花,

      乡愁是黄昏时娘对我乳名的呼唤,

      乡愁是农闲时父亲的一段秦腔,

      乡愁是儿时和泥巴的“铁蛋”“球娃”,

      乡愁是新阳川生我养我的地方。

      我把你思念,

      把你牵挂。

        雨还在下,一切显得寂静无声。隐约地,似乎听见一声吆喝:“卖豆腐哩”!我不禁心头一热:多么熟悉的乡村场景啊!

        朦胧中,一声公鸡的啼叫隐隐传来……

     


    TAG: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4-08-18 16:08:52
    5
    引用 删除 杏花厢   /   2013-07-02 14:17:04
    写得好。
    月下凤声,〈糖葫芦>.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糖葫芦   /   2012-02-08 20:57:35
    5
    张景发 引用 删除 张景发   /   2012-02-08 11:34:56
    5
    引用 删除 1090884638   /   2012-02-07 17:09:58
    老乡们好,我好想吃浆水面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1-12-28 20:07:19
    5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1-10-21 23:10:48
    5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1-10-20 08:23:47
    5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1-10-15 14:56:59
    5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1-10-08 21:32:15
    5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1-10-01 18:44:02
    5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1-09-27 17:01:37
    5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1-09-24 14:14:05
    5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1-09-22 09:50:47
    5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1-09-19 09:07:13
    5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1-09-12 11:10:16
    5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1-09-02 19:17:07
    5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1-08-26 10:05:19
    5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1-08-21 20:38:08
    5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1-08-20 11:31:11
    5
    陈晓军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晓军   /   2011-08-16 21:03:18
    5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1-08-10 09:07:36
    5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1-08-08 08:58:41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1-08-06 18:45:03
    5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1-08-01 10:26:56
    5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1-07-30 08:52:42
    5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1-06-10 09:15:04
    子有椽笔,贵存乡情。千锤百炼,才华横溢。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1-06-10 08:24:21
    5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1-06-09 16:07:31
    5
    云飞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云飞   /   2011-06-06 13:30:21
    5
    引用 删除 想家的人   /   2011-06-06 12:03:23
    我是琥珀人,远在千里之外,看了你的文章,想起了在新阳上学的岁月,很美好!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1-06-05 13:19:45
    5
    秋落梧桐 引用 删除 秋落梧桐   /   2011-06-05 01:20:36
    5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1-06-03 16:23:59
    5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1-06-02 14:33:17
    5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1-06-01 11:08:55
    5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1-05-31 13:59:18
    5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1-05-28 17:14:12
    5
    引用 删除 闲语是语   /   2011-05-28 16:11:49
    “天之水”你的文字怎在天水在线消失?不该!
    引用 删除 羲水   /   2011-05-28 15:00:10
    乡愁是一碗酸酸的浆水面。
    引用 删除 闲语是语   /   2011-05-28 12:49:56
    3阳人啊3新阳人。。。。。。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1-05-27 18:18:22
    5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1-05-27 18:18:21
    5
    引用 删除 我本善良   /   2011-05-27 17:49:32
    秦州区皂郊镇政府(时负责人:镇政府李子园[【现在玉泉镇政府】)其后几任继任者更加如狼似虎]、镇土地员王建中【现秦州区土地局土地员】)与徐家店村(操刀者:村主任 徐永明)有违法买卖国有土地重大案件: 316国道拓展期间,非法买卖土地,尽然把联合国据捐资修建的母亲水窖卖给私人,将修建徐家店收费站时占用村民宅基地补偿款非法私吞,村主任只要谁给2000元就可以生二胎,将地震受损房屋补偿款镇政府等人与村主任非法私吞。。。。。
    引用 删除 凤凰   /   2011-05-27 10:31:57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1-05-26 20:37:26
    村的情趣是足够娱乐每一颗童心的。

        每一次,只要想起来,就会在心中感慨:乡土的气韵不可能与都市同在,故乡的山水无法自由地搬迁,要不然,走到那里,我把它搬到那里去。乡愁是一洼洼甘甜的山泉,乡愁是一碗酸酸的浆水面,乡愁是一杯浓浓的罐罐茶,乡愁是崖畔畔的打碗花,乡愁是黄昏时娘对我乳名的呼唤, 乡愁是农闲时父亲的一段秦腔,乡愁是儿时和泥巴的“铁蛋”“球娃”。真正有感而发,好!
    虎子 引用 删除 曹彦虎   /   2011-05-26 18:03:13
    5
    大漠孤烟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大漠孤烟   /   2011-05-26 15:17:57
    "乡愁是一碗酸酸的浆水面,乡愁是一杯浓浓的罐罐茶"!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1-05-26 14:54:25
    老乡写的不错,淡淡乡愁涌上心头,赞一个!
    引用 删除 lm77   /   2011-05-26 14:32:12
    有看到新阳了,看到了庄农活人下雨天的一幕幕,生有感触啊,家神爷、文昌阁、花儿娘娘、想念王家庄!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