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望故乡:西汉水支流西溪水与铁堂峡在姜...(图)
  • 秦州区春风幼儿园举行2019届大班毕业典礼(图)
  • 暗香疏影凌霄花(图)
  • 碧水蓝天南郭寺(图)
  • 争奇斗艳(图)
  • 翠艳欲滴(图)
  • 手机随拍(图)
  • 马戏(手机)(图)
  • 停水通知
  • 主题教育活动专项整治重在“精准”
  • 电影《天水无尘》拍摄现场上演抢水风波 ...
  • 无刺花椒为椒农带来福音————走进天水...(图)
  • 访无刺花椒苗木基地负责人张永红农艺师(图)
  • 无刺花椒丰产又不“扎”人,品种改良优势...(图)
  • 醉美新疆行摄伊犁——【赛里木湖】(10(...(图)
  • 醉美新疆行摄伊犁——【赛里木湖】(9)(图)
  • 醉美新疆行摄伊犁——【赛里木湖】(8)(图)
  • 惠州居住小区及周边摄影(6)(完)(图)
  • 直击电影《天水无尘》现场:知名女演员入...
  • 清水县人民法院公开宣判首起涉恶势力犯罪...(图)
  • 麦积区渭北幼儿园举行2019届大班毕业典礼(图)
  • 中国秦腔史料丛书《中国秦腔大系》!(图)
  • 醉美新疆行摄伊犁——【赛里木湖】(7)(图)
  • 法国巴黎风光摄影——【塞纳河】(1)(图)
  • 街子黄家峡之行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5-08-27 12:54:26

    数年前曾去街子温泉洗澡,感觉很是不错。据当地人介绍,温泉的水含10多种化学微量元素,对关节炎、皮肤病、脚气病都有独特的疗效。长期洗浴,可令皮肤鲜嫩细腻,光滑如玉。所以,街子留给我的印象,那是一处绝佳的洗浴休闲之地。

            要说对街子的了解,我只能说仅此而已。

            2011年,街子被天水市评为首个历史文化名镇,2013年街亭村被国家住建部、文化部、财政部评为首批国家传统村落。从报纸和网络上看了对它的介绍,我才知道这座文化古镇的历史是如此地辉煌和厚重。于是,心中就有了想去街子旅游的计划。

            我的同事张文娟就是地地道道的街子人,她时常给我们讲解街子古镇的历史文化和人文景观,听得人心里直痒痒。这使得去街子的念头更加急迫起来。

            终究,同事们按捺不住。在一个周五临下班时,相互约定第二天立即出发。按现在的时髦语说,这是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周六早7点,我们一行七人在景园楼下集中,坐了最早一趟去街子的班车。我们唯一的一位导游张文娟因临时有事而未能成行,其余几位都是外地人,这一来使得我们变成了无头的苍蝇。

            到了街子边问边走。我们的计划是先在镇子上吃早点,再买些啤酒饮料之类,然后直接徒步黄家峡。

            当我们踏入古镇的老街时,我竟莫名地怀疑起自己的眼睛来,仿佛看错了什么东西似的,看错了什么呢?我努力地回忆着:熟悉的场景,是儿时的某种记忆?是电视剧里常出现的情形?老街道,对!就是这老街道,没错,那古老的、沧桑的街铺、门店、长凳、阁楼、小吃摊、朱红色的门窗隔板……一时间,我有些回不过神来,无限浪漫地想:这老街应该还有鲁迅形容的“曲尺形的柜台”吧,应该还有“戴着老花镜的账房先生”吧;我应该是头顶礼帽、眼挂墨镜,穿着长袍来接头的地下工作者吧,那年轻漂亮的女联络员又在何处呢?古老沧桑的老街道,一时间给人以十足的幻想和穿越之感。

            我惊叹于被现代化进程撕裂的当代农村,竟然还有如此古朴的街市。在麦积区,不,在整个天水的乡村,恐怕再找不出第二家这样的老街道了。虽然,其间也夹杂了一些近年修建的小二楼和门店。

            出了街道,走不多远,就见一座规模宏大的寺庙矗立在左前方的山间,松柏掩映,殿宇高耸,大有虎踞龙盘之势。气派的山门上有乡人任法融道长书写的“崇福寺”三个大字,我想,若登临山顶,一定能俯视到街子古镇的全貌了。

            好友维东介绍说,寺庙里有许多名家书画和楹联匾额,很值得一看,我是个喜欢书画的人,虽属门外汉,但一见书画就挪不开脚步,便建议上山一游,但立即被大家否定,原因是时间有限,我只能很无奈地答应。少数服从多数嘛。

            带着遗憾离开。 正走的起劲,一辆面的疾驰而过,吱的一声,停在我们前方,窗里伸出一张微笑的脸庞,看上去约30多岁,皮肤黝黑却文质彬彬,问我们去哪里?当得知我们去黄家峡时,大手一挥:“上车,送你们一程。”我们有些疑惑,他大笑:“我是顺路,不要钱,免费!”

            车子开动了,他眉飞色舞地给大家介绍起街子的景点来:神农洞,轩辕谷,东柯谷,杜甫草堂,街亭古战场……的哥如数家珍,滔滔不绝,完全沉浸在街子灿烂辉煌的历史当中,仿佛他就是当年历史的参与者或见证者。他口才极佳,用词准确,对古镇的热爱,对古镇的了解,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他几乎就是一位标准的导游。我暗暗惊叹起来。

            幸遇的哥,既使人感到意外,又使人感到温暖。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有一些人,见利忘义,冷漠无情,恨不得能从你身上扒下几块钱来,可我们与他,纯粹是一群毫无干系的人,他完全可以不管我们的啊。总感觉现在人情渐薄,世风日下,可在街子,我们被一个普普通通的、陌生的的哥感动了。从他身上,我看到了一个热情好客、诚恳待人的文明古镇的美好形象。

            的哥到别处去了。我们进入王家碾村,村子虽不大,却是竹篱瓦舍,幽雅清静,别有一番风味,高大的核桃树长在村子的角角落落,随处可见,树下有歇息着的牛儿,时而摇摇头,时而摆摆尾,驱赶着蚊蝇,偶尔仰起头“吽吽”地叫几声,给这雅静的小村增添了一些生机。好一幅乡村盛夏图啊!

            出村,向左,进沟,溪流泛着银光,发出潺潺声响,像是欢迎我们的到来,有村民告诉我们,那就是著名的黄家峡了。

            大家雀跃起来,伸出双臂,笑着,喊着,叫着,大步奔向着那美丽而神秘的大峡谷。

            进得沟来,见两边坡势平缓,庄稼碧绿,有牛儿和羊儿走动,初时尚感觉不出新奇来。不过,越往里走,庄稼愈少,灌木丛林茂密起来,峡中的岩石渐多、渐大、渐奇。也许是经过千百年的流水冲刷和风雨侵蚀,岩石呈现出各种各样的形态,有如飞禽走兽者、有如花草虫鱼者,千奇百怪,栩栩如生,令人目不暇接。

            峡谷幽遂曲深,我们似乎与外界隔绝了。只听见溪水叮叮咚咚,发出悦耳的声响,有如一位隐居深山的琴者在弹奏悠远脱俗的古琴曲,让人产生无限的遐想;我们这些久居樊笼、身处钢筋水泥中的人顿时感到莫名的清凉和舒适。

            这是我们第一次徒步,缺乏经验,辎重太多,背着衣物、吃食,提着啤酒,严重影响了行进速度;走了约六七里路程,大家都有些累了,便选择了一处较开阔的绵软沙地,摆开早点吃起来。柔柔的阳光,新鲜的空气,清新的花草,叮咚的泉水;面对如此美景,我们的身心完全陶醉了。小芳和志祥找来了柴禾,点着,袅袅炊烟升起,一种野炊的气氛被烘托开来。

            维东是雅好之士,一激动便吟诵起古诗来,那幽默的表情,略带夸张的动作,让人忍俊不禁,逗得几位美女抿着嘴嗤嗤的笑。春燕活泼开朗,欢快得像只小燕子,一路上嘻嘻哈哈,说说笑笑,给大家增添了无限乐趣。此刻,她忘情的站起来,一曲《青藏高原》,唱得高亢嘹亮,荡气回肠,我们不由得鼓起掌来。

            远处有四五个人影移动,由远而近,呵!又是一组徒步者。我们像遇到故知一般高兴。春燕朝着他们大声地呼喊,他们招手回应。两组团队相遇,竟没有一点生疏感,小芳和春燕扔给他们几筒啤酒,他们也不客气,大口喝起来。一问才知道,他们是秦州区的,专业徒步,这是他们第二次穿越黄家峡,问起路途远近,答曰:“走了将近一半,好景点还在后头哩,什么贵妃洗澡池呀,一线天呀等等。”但又告诫我们:“艰难险阻可也在后面喽!”

            专业队们先走了。我们商议的结果是继续向前,不言放弃。既然来了,断没有半途而废的道理。

            吃饱喝足,我们收拾行李,抖擞精神,继续向前纵深。

            真正的考验才刚刚开始......

            我们时而跳沟,时而跨涧,时而涉水,时而爬山,这使人想起电视剧《西游记》里的一句歌词“踏平坎坷成大道,斗罢艰险又出发。”徒步的艰难可想而知。但是,每次艰险过后,总带给人一种闯关成功的自豪感。有道是“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只要用心,往往能在绝境中发现向前的路,只是这路并非轻易就能过得去。大自然就这么神奇,它让你发现奇迹,看到希望,但又考验你的智慧,磨练你的意志,让你在探索和征服中体验刺激和快感。我们的人生又何尝不是这样呢,幸福不会自己投怀送抱,你须经过打拼、经过奋斗、经过付出方能得到。

            刘瑜和吴会萍是典型的九零后,对她们来说,缺乏的正是这种身体和精神的双重磨练。

            来到一地,石大潭深,无法越过,须从峡侧攀壁而过,但山壁险峻,只有浅浅几个高低错落的小脚孔,只能容一人通过。志祥曾是徒步爱好者,身体灵活,艺高胆大,先行攀上。刘瑜紧随其后,但是,就在最陡峭处,她攀了几次均告失败,上不去,下不来,双腿打颤,情势徒然紧张起来,大家都屏住呼吸;但这事只能靠自己,旁人帮不了忙,维东退到崖下,伸手做接扶状,以防不测;志祥告诉她:“双手抓牢岩石,按照脚孔的上下位置,倒开脚步,踏稳,手脚同时用力……”

            成功了,刘瑜终于攀过了绝壁。这对于一个城市长大的九零后来说,得需要多么大的勇气啊。正如她自己所说:“除过读书、上网,就是唱歌、跳舞、T台走秀,何曾受过这等洋罪,这种危险的经历,她是第一次,但她战胜了自我,这将在她的记忆深处,留下难忘的一笔。

            峡谷里的石潭真美。水草丛生,清澈见底,小小的游鱼随处可见。大潭小潭,潭潭相连,石中有潭,潭中有石,奇石幽潭,相映成趣,赏石戏水,如在画中一般。我们走走停停,懒得马上离开,简直有点“乐不思蜀”,这“浪费”了我们许多大好时光呢。

            后半段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景观有两处。一处是“天河注水”奇观,由原天水市委书记张津梁书写的榜书,刻于数十米高的巨石之上,恢宏壮观,大气磅礴;潭水飞流直下,惊天动地,给人一种极震撼的声音和视角冲击。另一处是“一线天”,峡谷极窄极高,阴暗幽深,且清流急湍,水没膝盖,因其境过清,不敢久驻,只能快速涉水而过。

            过了“一线天”,豁然开朗。走了一程,似乎能听见汽车的鸣笛声,想必离仙人崖不远了。胜利在望,我们都欢呼起来。

            但,我们高兴的太早。兴奋之余竟然走错了路线,爬上了旁边一座小山峰,累得气喘吁吁,个个瘫倒在树林间……最后只得下山重走。

            人啊,往往在将要成功的时候容易放松警惕,麻痹大意,以至于误入歧途而至“晚节不保”。这山路走错了,还可以重来,如果是人生的道路呢?......想想,教训还是很深刻的。

            走到冯国瑞先生题写的“石莲谷”时,人声鼎沸,游人布满山涧,那是些专门来仙人崖避暑的人们,吵吵嚷嚷,闹闹哄哄,再也没有了先前的清静……

            历时6个多小时,我们终于到达目的地。歇息到下午4点,我们挤上了37路返回的公交。

            车子飞驰起来,乘客们摇摇欲睡,我依然精神饱满,沉浸在黄家峡的清凉世界里。多么美好的一次旅行啊,这令我突然冒出一个“伟大的”计划来:利用空闲时间,走走麦积区的东路乡镇,譬如元龙、三岔、东岔、利桥,等等等等;当然,街子肯定要再来的,这绝对是一个充满传奇色彩的名镇、古镇,它实在太诱人了。

            车窗外,山色青绿,树木葱茏。我斜靠在座位上,遥望着远方。朦胧中,我似乎看见,神龙山下,神龙氏踏着迷雾而来,街亭城外,魏蜀两军挥着刀剑而来;东柯堂前,杜甫吟着诗篇而来;哦!这是美丽的街子在向我呼唤,向我招手呢。

            街子,你等我再来!


    TAG: 当地人 化学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5-09-29 12:30:32
    5
    现子湾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晚霞   /   2015-08-31 19:25:23
    5
    月下凤影 引用 删除 月下凤影   /   2015-08-31 10:59:01
    5
    天水自来水 引用 删除 天水自来水   /   2015-08-28 09:40:10
    5
    陈治平 引用 删除 心怀本然   /   2015-08-27 20:53:51
    5
    虎子 引用 删除 曹彦虎   /   2015-08-27 15:02:18
    5
    吴和平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吴和平   /   2015-08-27 14:58:27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