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甘肃敦煌风光摄影——【鸣沙山】(2)(图)
  • 惠州风光摄影——【合生大桥】(4)(完)(图)
  • 世界著名宫殿——法国巴黎【凡尔赛宫】(...(图)
  • 贺嫦娥五号发射成功 [五律(新韵)](图)
  • 惠州风光摄影——【合生大桥】(3)(图)
  • 世界著名宫殿之一——法国巴黎【凡尔赛宫...(图)
  • 甘肃敦煌风光——【鸣沙山 月牙泉】(1)(图)
  • 天水新华户外-20年天水的第一场大雪(图)
  • 杜甫逝世1250周年纪念:天水杜甫研究会冬...(图)
  • 庚子十月七日登南山谒杜公祠[诗作一首](图)
  • 惠州风光摄影——【合生大桥】(2)(图)
  • 深圳菊展(42)(完)(图)
  • 法国巴黎地标建筑——【凯旋门】(图)
  • 玉龙百万小雪到(图)
  • 天水揽胜(图)
  • 我们曾经一起走过(图)
  • 法国巴黎地标建筑——【埃菲尔铁塔】(下)(图)
  • 惠州风光摄影——【和生大桥】(1)(图)
  • 深圳菊展(41)(图)
  • 游青木川古镇——天水猫王户外俱乐部445...(图)
  • 大象山 原创
  • 七律 米 和轻风细雨诗友(图)
  • 星移斗转映日月(图)
  • 天水市运管局开展新版道路运输信息管理系...(图)
  • 小名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4-09-19 10:22:51

                                                                                        (图片来自网络)

        前不久,在兰州多年的一位老弟来天水出差。晚间,他特意邀请几位伙伴到麦积一家酒店相聚,受邀者皆为同村发小,现大多在天水或麦积城里厮混,亲密度自是非常人可比;接电话时,正巧我和同村的另一挚友强在一起,他在外漂泊数年,这次专程来麦积办事,于是我们一同前往。

            平日里难有清闲,为了各自的生活,大家东奔西走,忙忙碌碌,虽有时相互电话问候,但却是难得一见。即使偶尔聚会,也总是缺三少四,难以到齐。这次实在是个例外。

            多年未见的发小,猛然间坐在一起,略显生疏和隔阂,大家客气地招呼着,相互问候着、谈论着各自的家庭生活情况;忆及旧日时光,再看现在情形,无不慨然长叹,大有想见如梦寐之感。记得少年骑竹马,看看又是白头翁,古人说得不错,光阴似箭,日月如梭,流水无情啊!当年的顽皮幼稚的少年们,已然是满脸沧桑,模样大变,怎能不令人唏嘘感叹呢?

           几杯小酒下肚,气氛渐渐活跃起来,大家都打开了话匣子,刚见面时的生疏和隔阂感一扫而光;一时间,热闹的气氛将我们包裹起来。

          强自小就是个顽皮之人,一双拳头横扫全村同辈,几乎无人可敌,他会打一手漂亮的虎一锤,会像猴子一样爬到高高的树梢,会在土墙上行走如飞,是那一批玩伴中无可争议的总司令娃娃头,他说话高声大嗓,幽默好笑,大家都喜欢听他卖嘴,如今依然有当年霸主之势,气场强大。

           谈起儿时之事,他自豪之情溢于言表:“哼!别看你们都出息了,大多成了干部,个个比我这个打工仔强,看你们现在人模狗样,小时候谁不是我的残兵败将?谁不是跟在我身后像跟屁虫似的俯首称臣呢? 

           大家连连含笑点头。这倒是实情,当年的手下败将们现多在天水市或麦积区各部门上班,偶尔也有做生意当老板的,但人数极有限。三新阳一带是典型的人多地少,土地养活不了人,便只好期待着娃娃们好好读书,将来能跳出农门。大人每每谈及小孩,总是议论谁家的孩子如何的聪明,谁家的娃儿学习如何好;一句话,那就是特注重教育。因此,考大学干公事的人相对其他地方稍多一些,说其是文化之地,并非这地方人的头脑有多发达,而是为形势逼迫所致。这当然只是我个人的看法,其观点未必正确。但我一直是这么认为的。

           在外打工的强,这些年吃了很多苦,受了很多罪,他的打工经历让人听得心情郁闷,喉咙哽噎,唉!农民工生活的艰辛并非机关工作的人所能真正体会,虽然他们也出自农村,也受过苦,但那些记忆毕竟还是肤浅的,流落他乡无依无靠的滋味,只有真正经历过的人才能懂得。强是个不服输的人,经过这几年努力打拼,现如今小日子也算过得有滋有味了。

           也许和职业有关吧!也许是习惯使然,他说话耿直,不拐弯抹角,虽略显粗鲁,但绝不粗俗。谈话中间,几个干公事还保持着平时的习惯,互称什么主任之类,强明显看不惯这些:“咱别这样行不,在这里就是弟兄,都是哥们,别整那些虚的没有用的。他也不管别人愿不愿意,满口球娃、碎球地吼起来,嗬!这家伙,虽自称大老粗,但粗中有细,记性竟出奇地好,居然还能叫出好多伙伴的小名来。

           他掐指炫耀着那些个陈年糗事:“弟娃跟着他去偷西瓜被王大爷活捉了,蛋蛋和他捉弄女同学被老师罚站了,趁碎球不注意而扒掉了他的短裤被女同学们看到了,等等。几乎每次出丑都没有他,自己不是全身而退就是侥幸逃脱,反正吃亏的总是别人。

           说到动情处,他眉飞色舞,摇头晃脑,唾沫星子四溅,全然不顾及旁人的感受;但他讲的极具感染力,大家被他的精彩演讲逗得哈哈大笑,有的笑喷了饭菜,有的趴到桌上半天直不起腰……

           回到家里,我依然沉浸在对往事的回味中,由小名而引起的快乐记忆,深深的触动了我的神经,心情自是久久不能平静。

            哦!小名,真是久违了;除了偶尔回老家时父母或亲房邻居依然如故的呼唤外,好久没听到这特殊的称谓了。在天水,或者甘肃陇东南乃至陕西关中大地,或者范围更广一些,农村长大的孩子,谁没有一个小名呢?在我的家乡,给孩子起的小名,说起来就挺有意思,男孩子的小名以(音)字居多;弟兄几人,小名可以依次叫做大球、二球、三球,及至排到最小,也可以叫做碎球的。女孩则有以字取名的,天水人说话,除了典型的前后鼻音不分之外,有些方言的发音着实让外地人摸不着头脑,譬如,女不读女,而读做,称女子为米子,于是姊妹间取名就有叫做大米、二米的;至于把漂亮叫做心疼,把你称,把我称等等,就够人好好琢磨一阵子的了!呵呵!闲话休说,如果还有人觉得大球、二米一类的小名叫不出亲切感来,还可以再加个字,叫大球娃、二米娃、弟娃、妹娃之类也未尝不可。

           也有用猫、狗做小名的,我们村就有好几个,长大了还一直这么叫。有一回,某单位组织村里的致富能手去外地新农村示范点参观考察,临出发前,领导问:“人齐了没有?答曰:“狗还没来。领导怒:“不许带狗!答曰:“狗是人,不是狗……”看看,急忙间竟解释不清楚了,弄得领导颇为尴尬。这都是小名闹出的笑话啊!

           想起小名,就想起了偷白菜、过家家、点兵点将、捉迷藏等诸多的游戏,想起了游戏,就会想起母亲的呼唤。我常记得,每当乡村的正午,暖暖的阳光照进果园或菜地,几个或十几个小孩在田间地头忙着办家家而忘了吃午饭;或是傍晚,当夕阳斜斜地照在低矮的土墙上,专心捉迷藏而忘了归家的孩童们,常常便被母亲们呼唤小名的声音打破:“球娃、妹娃……快回家吃饭了---一刹那间,你突然觉得,全世界都充满了被妈妈召唤的温馨和甜蜜,甚至于连那些田间的草、园里的树都喜滋滋地望着这些被呼唤的正在玩耍着的孩童们。每当这时,幸福的感觉就会荡漾在孩子们的心头。

           这让人感到踏实、感到温暖的呼唤,仿佛还在耳边回响;但弹指一挥间,那些个站于巷道中呼唤儿女的母亲们,大都年迈苍苍,满头白发,有的甚至已离开了我们。

           回想起来,这又是多么地让人伤感,让人心酸啊!哦!那些陪伴我们童年的小名,那些让人难忘的呼唤,那些蕴藏在乡村四季里的情愫,那些唱着快乐时光的旧儿歌!……

           行文至此,我已没有再写下去的勇气,我的情感已变得异常脆弱,甚至难以控制,似乎只要有一丁点轻微的触碰它随时就会爆裂。

           抬头远望,一轮清辉高挂,映照着这可爱的城市,一切是那么的安详,小城已然熟睡。天上的云彩呈现出一幅美丽图案来;那图,不正是我圆如明月清如水的故乡么!我仿佛看到,在那落日的余晖中,在袅袅升起的炊烟下,在村边,巷道口,门台前,一个弯腰背的母亲,拄着拐杖,正轻轻地呼唤着孩子的小名。

    上海豫园搬家公司

    TAG:

    平沙落雁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平沙落雁   /   2014-09-21 21:14:26
    5
    现子湾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晚霞   /   2014-09-21 21:13:54
    5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4-09-19 17:20:10
    5
    烟雨阁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烟雨阁   /   2014-09-19 14:42:45
    5
    高原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高原   /   2014-09-19 12:20:40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