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科院华南植物园——【热带雨林室】(2)(图)
  • 埃及【卡纳克神庙】(2)(图)
  • 惠州【东坡纪念馆】——三苏祠展厅(2)(图)
  • 冬日的麦积山(图)
  • 《玖玖扇情画韵》
  • 冰路雪影(图)
  • 停水通知
  • 防 疫(图)
  • 梅花开了(图)
  • 地球变暖谁之过(图)
  • 惠州【东坡纪念馆】——三苏祠展厅(1)(图)
  • 中科院华南植物园(广州)——【热带雨林...(图)
  • 埃及【卡纳克神庙】(1)(图)
  • 惠州【东坡纪念馆】外景(4)(图)
  • 埃及红海游船观光(6)(图)
  • 中科院华南植物园(广州)——【兰园】(...(图)
  • 中科院华南植物园(广州)——【兰园】(...(图)
  • 惠州【东坡纪念馆】外景(3)(图)
  • 埃及红海游船观光(5)(图)
  • 日志《玖玖扇情画韵》
  • 停水通知
  • 中科院华南植物园(广州)——【兰园】(...(图)
  • 埃及红海游船观光(4)(图)
  • 惠州【东坡纪念馆】外景(2)(图)
  • 丁晓刚散文:天水人是朵雾里的花?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1-05-28 21:44:52

    丁晓刚散文:天水人是朵雾里的花?

     

      

       天水这个地方多雾,说天水人是朵雾里的花,这个题目实际上用来写天水的女人更确切一点。但是,依我个人的看法,天水这地方男人有时太扭捏,不太好形容,而天水女人则更象女人。写作前我有点找不着主题,一位朋友说你若想写天水人最好以天水人的性格为切口,笔锋做长驱直入式的剖析可能更好一点.我觉得也是,我在天水这么多年,打交道和了解多的也就是天水人,天水人的性格还的确有很多地方值得一写。为写好天水人和天水,曾有几日,我铺开稿纸,与几位本土老天水人长谈,同时,还想着将天水的蓝天当做墨水,把天水的白云化做篇章,让秦州的大地串成诗行,田畴沃野化作激情。无奈每日迫于生计,笔总是提不起来。今日,我抖擞着精神,将疑聚于心头的感觉弥散了再弥散,写作的欲望终于有了。看看爬了多少年的格子,想着写一篇关于天水人的好散文,不知能否写好,反正是写了。散文“散”在那里,我说不清楚,只觉得大自然里一切都泛着人性的光芒,将这光芒观之于眼、虑之于心、流之于笔端,就有了散文的味道。实际上人生是一种况味,慢慢咀嚼它便有了散文。

    在天水生活了多年,自然对天水人有更多的了解。天水是块迷人而又神奇的地方,说其迷人是因为天水有数不清的文化遗迹和灿若星河的人文掌故,走遍天水,打个趔趄,你别说怪,不定那是一个“文物”绊了你一下,若寄情于山水之间,捏一把土都有关于天水人的故事。言它神奇,是因为天水名人辈出,从伏羲、女娲、轩辕氏的传说到姜维、苻坚、李广、李白到安维峻、邓宝珊等人物耀眼夺目,目不暇接,他们横空出世,将身影放在中华民族历史的长河落日之中显得那股从容而又深邃。试想如果能够打破时空,将他们集中在同一个时代,其能其量将竖起一座昆仑。他们的故事是一本又—本的线装书,记载着天水人写成的奋斗篇章,读来那般镌永且令人回味。

        当今的天水人是什么?很多天水人难以做出回答。我曾对时下天水人分为两种:一种是继承了先祖遗风,挥斥方遒,指点江山,激扬文字和务实创业之辈。因为有了先贤的激励,他们奋发图强,励精图治,富有开拓精神。在改革开放的今天堪称一代风流。另一种人则是躺在先祖的成就上不思进取,固步自封,气度  狭小,排斥现代文明,思想迂腐之辈,这种人虽然人数较少,但他们仅仅以祖先的辉煌为荣,大有被时代抛弃的可能。

        我所称赞的天水人是前者,他们不拘泥于历史,而是将根深扎在文化的厚土上生长、开花、结果。伏羲文化是中华民族的本源文化,富有开拓意识的天水人把它当作活着的商品文化,大力研究与开发,吸引了大批海外华人寻根访祖,拉动了天水经济的发展。君不见,天水市举办的伏羲文化旅游节人如潮,花如海,可谓“高朋满座,胜友如云”。由此带来的是天水的知名度大了,天水的工业活了,农业稳了,城市靓了。还有那一年四季数不清的旅游者和观光者,更有大量的投资者为天水的经济注入了活力。

        天水人对远道而来的朋友非常客气,这是先祖的遗风。凡到过天水的人,都被天水人所感动。有一位研究伏羲文化的专家告诉我:他在天水很多人身上感觉到了远古的文明和现代人的美,这一现代美上至官员下至市民体现得非常突出,他例举了出租车司机既开车又义务为他当导游的故事,他惊叹的是此君对天水人文的谙熟和古道热肠。他说,如果天水人都能如此,天水如何不被外人所接受。从老学者中肯定的眼神中,我看到了他所喜欢的是什么样的天水人。天水人是历史上的聪明人,这是人所共识的。清朝天水有一个叫宋琬的人,他能把杜甫流寓秦州时的上百首《秦州杂诗》用王羲之的书法作品相拼而成,结集留给了后人。诗圣加书圣,这就是著名的“二妙轩”。诸如此类的故事在天水的确很多,古代还有一名叫苏惠的天水女子,用织锦将对从军丈夫的情感织成回文诗,读来妙不可言。时下的秦安、甘谷两县人经商意识很浓,有了这一意识,自然就有了开放与发展的意识。他们与先祖们—样,精于算计,在养精蓄锐之后,一有机会便大展宏图,我曾多次到过两县,多见的是灵活多思的商贩,变通有致的企业家,他们中很多人富了,身着名牌西服,出行多为轿车,出则高堂,入为豪宅,出手阔绰,实为天水人争了光。

        天水人长得好看,这一点体现在女孩子身上更为鲜明,谁都承认,这得益于天水的水色。传说汉武帝时,宫内曾因闻知天水女子长得绝色,便派人选妃,不料选妃的朝臣将选中的女子欲送进宫时,天空突然裂开一个大口子,大雨倾盆而至,淹死了选妃的朝臣。这当然仅仅是传说而己,天水由此得名,但香港《文汇报》曾发表过一篇题为《天水女子女娲脸》的文章,把天水女子的美与女娲娘娘联系在了一起,读得香港的读者很向往天水,因此,香港人到天水观光旅游者倒是不少。天水女子的靓丽与历史文化也有渊源,天水有一座久盛名被称为“东方雕塑馆”的麦积山石窟,龛内的雕像多是世俗化的佛教故事,用雕塑家的眼光看,多是以天水女子为原型塑造的,那些眯着小眼微笑和在经堂里调皮走神的小沙弥是定格了的天水女子.我曾与—位台湾朋友神游麦积山,在朋友游麦积山的兴头上,看见一打扮入时的女子袒臂露腹在山下打闹嬉戏,台湾朋友驻足观看良久并叹曰:这么美的女子在台湾也很少见到。可以这样说,天水的女子俊秀的容颜,动人的身影为天水的历史乃至现在增辉不少。

        天水企业的产品也有历史文化烙印,因为有了伏羲文化,天水便有了“羲皇故里酒”、“伏羲文化旅行社”,因为有了大像山石窟大佛,便有了“浴佛牌”水泥,因为有了赵充国,便有了“充国酒”因为有了麦积山,便有了“麦积”牌香烟。文化是一张经济的牌,天水人早就认识到了这一点。这几年这张牌打的响亮,使天水产品与天水的地方文化增辉相映,着实有了很多亮点。

        天水人有先祖遗风,他们多思、敏捷、善变、有儒家之雅、道家之德、佛家之空,史家之明,这在天水的男人身上表现得更为鲜明。这几年天水出名的多为文人,古典文学的泰斗当属西北大学古典文学研究所所长霍松林先生了。他精通音律、讲白话也颇有平仄,当代文学评论家雷达先生更是名噪华夏。天水的大街小巷行走多的是研究《周易》、八卦的高手,他们对这些高深莫测的学问大都能说出个究竟来,时不时的还为您算算卦、看看相。至于你是否相信,天水人追求的就是这种氛围。

        天水人有一种西部人与南方人相融的个性。这不仅与秦人的风范有关,而且与天水人生活的环境是长江、黄河两大流域交汇地有关。天水的自然风景经常可以看到这样的凄迷景象:就是南边细雨霏霏,北边红日高照,所谓半山晴半山雨。将此种景象移至于人的性格也是如此,天水人有北方人的粗旷,又有南国人的婉约,粗中有细,不拘小节,原则面前不让步既是天水人固执的—面,主动回锋不与人争高又是天水人活道的一面。这种性格塑造了天水人干任何事思考多于行动,正因如此,往往失去的机会很多,但却很难在短时期内判断其得失,这也许就是少数天水人被现实所抛弃的原因。可是,天水人是“大智若愚”的典范,一般的事不动声色,要激起思想的波澜不是件很容易的事。好比说听秦腔,不论你是哪里的名角旺班,很少有人说你十全十美的,更有甚者往往在最精彩时喝倒彩。这也难怪,因为天水人凡事都从事物的多极性去考虑。这几年,天水人几乎深究到了这些不足,一改往日的刻薄与短见,开始笑迎天下朋友,那种做客可以,做主人不行的思想在变,至于变化大与小,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

        天水人很注重外表。著名的记者范长江曾在他的新闻作品集《在中国的西北角》中写道:“甘肃人说到天水,就好比浙江人说起苏杭”。优越的自然环境激发了天水人的优越感,他们也许真把自己当成了江浙人,他们吃则追求高档,穿则要求名牌,男青年西装笔挺,女青年则入时新潮,花在服装和化妆上的钱往往超过了自己的实际收入,但乐此不疲。而这些又实实在在地为天水的秀丽风光增色不少,成了另外一道风景。外地人初到天水,常常惊叹:这里的人不像大西北的人,穿着比北京、上海人还要入时。而天水人却经常对外地来的人不屑—顾,就好比上海人瞧不起北京人一样,认为北京人也是“老土”。在我看来,天水人如此的拥有优越感没有什么不好,因为大西北的很多地方要么穷山恶水,要么山清水秀人不秀,要么荒漠化严重。而天水人置身于这样的人文环境、生存环境,能不骄傲吗? 说起天水的美,一定要多说说天水的女人,天水白娃娃是天水这几年打出来的劳务品牌和对天水女子独有的赞美,我认为这倒不是炒作,因为天水的普通女人和不普通的女人身上都流动着一种固有的东西,那就是天水女人的细腻,多情,多才和漂亮,而我所说的漂亮不只是样子好看。在反映天水的历史文化的很多文章里,都有天水女人的身影,她们真的是奇女子,是天水人的骄傲。然“美人不同体,佳人不同貌”.我不想再更多的描述别人描述过的天水女人,在这里我要写出时下的天水两个出众的女人和两个一般的女人。我要特别提及的是海峡之声电台曾播出了—条消息说台湾影星胡慧中外祖母家的墓地在甘谷保存完好,亲友及当地父老盼她归来扫墓。至此,由于新闻媒介的报道和介绍,海内外都知道“这位名列台湾十大电影明星”的胡慧中小姐原来甘谷人的外孙女。十五年前,在一个气爽的日子,我曾驱车沿着山间公路,来到胡慧中的外祖母家。在大庄乡王家河村武家窑,首先见到了席玉珊的堂姐席清过。她深情地说,胡慧中的外祖父叫席彦宾,在北京上过农业大学,曾先后在永靖、玉门当过县长,二十年代后定居兰州,从甘谷接走了胡慧中外祖母王氏,当时王氏怀着玉珊,玉珊出生在兰州。席玉珊兄妹三人,玉珊的哥哥叫席继祖,妹妹叫席玉瑚。王氏1939年去世,94年灵枢从兰州迁回甘谷老家安葬,胡慧中的外祖父席老先生在全国解放后,在省政府参事室供职,六十年代去世,老先生一直不让提起胡慧中的母亲席玉珊,有人提起,他总是流泪不止。我又驱车至胡慧中外祖母的坟地。这里三山环抱,层林尽染,座北向南的一大片坟墓掩映在林木之中,接待我的是白须飘拂但仍体魄健壮的席建业老人,他指着正中的一块墓地说,上首的两个坟丘是胡慧中的外祖父、祖母的坟,下面一字排开的5个坟墓从西向东,依次埋着席玉瑚、席玉珊的大伯、大妈、二伯、二妈和玉珊的母亲。胡慧中的外祖母的墓堆上长满青草。每到清明村里人都不忘给胡慧中外祖母坟上培新土,烧纸钱,这几年,听说席玉珊还在台湾,而且有一个如花似玉且很争气的女儿胡慧中,都盼望她们娘俩能回来给老祖母坟上添一掬土。席建业老人又领我去见席俊宾老人,席俊宾是胡慧中母亲的堂叔,他说,1947年在兰州毛织厂做工时,经常到胡慧中母亲那里去,当时玉珊已结婚,他们已有—个半岁多的小男孩,她和公爹席老生住同一个院子,玉珊待人热情,言谈典雅庄重。在甘肃教育学院,我曾见到了胡慧中的姨妈席玉瑚,她给我说:“我曾去四川见过拍外景地的胡慧中一面,我们俩抱头痛哭,说了很多的话,我给慧中讲了很多我和她母亲小时候的故事,临回兰州时,胡慧中紧紧拉着我的手依依惜别,热泪盈眶,并答应一定要同我一起去甘谷县给祖上扫墓并看望父老乡亲。”席玉瑚意味深长地说;我不知什么时候能见见在台湾的玉珊姐姐。这是一个关于天水藉名女人做海外游子的故事,可天水甘谷是胡惠中的外祖家已无人提及了,只是甘谷县上在对台宣传时才提一下她的名.

    下面所描写的三个天水女人可能有点罗嗦,但我还是想写进这篇文章里,因为网络是没有字数限制的服务器.给我这样的"高手"给了强大的发挥空间.

    在天水工作的近二十年中,生活中一些普通女子经常出现在我的眼前,她们普通和朴素的如大山里偷偷盛开的山花,偶然遇到,但让你感动不已。

    又是十五年前的一个春天,我曾喜滋滋地从领导那儿接受了一项任务——到女娲故里秦安县桃花寨去做调查。桃花寨不亏是桃花寨,从山顶这边望去,一片嫣红的桃花,覆盖着村庄,我穿行在桃林之中,一股少有的馨香朝我袭来,我微闭上眼睛……“咯咯咯”,一阵清脆的笑声把我从醉意中惊醒,一个桃花般模样的姑娘站在我眼前,她说“看你是个外来客吧?你走路小心点,别碰到树上。”我说:“姑娘,到桃花寨怎么走?”她说:“你一直朝前走,从现在开始数上102棵桃树,就到村东头了。”谢过这位姑娘,我边走边数着桃树,正好102棵,我就看到了炊烟缭绕的桃花寨。

        我住进了村里为我安排的一位老大娘家。“大娘,这家里就你一个人吗?”她说,“不,我有三个孩子,老伴死得早,大儿子大学毕业后在省城当干部,二儿子在部队当排长,老三是丫头,高中毕业后没考上大学,在村里当代课教师”。大娘的话刚落音,院门外就传来一声清脆而又熟悉的声音:“妈!”大娘说:“瞧这死丫头,人没到声音却先进了门”。她欢快地跳进小院子:哦!是她?大娘说“春桃,你看城里来个干部,住在咱家,快叫叔叔。”春桃朝我看看,努着嘴说:“真是有缘,这位叔叔我早就见过了。”说完,附着大娘的耳朵吃吃地笑着说了起来,那神态,如桃花般醉人。大娘微笑着频频点头。

        桃花寨的桃花本来够迷人的,偏偏又遇上了—个迷人的月夜。我静坐在这农家小院里,一股诗人特有的灵感萦绕在心头。“叔叔,你坐到屋里吧,外面冷得很。”是春桃在唤我。我赶紧说:“我一点也不觉得冷,桃花寨确实太美了。”她拿过一把小凳子坐在我的对面,说:“看得出,你是个文化人。”我反问道:“何以见得?”她说:“我们桃花寨过去来的干部不少,没有一个说我们这里好的,唉,说来说去还是我们太穷了。”我说:“我听说,你没有考上大学,那你一辈子守在这山沟里,不觉得亏了吗?我看你可以再复习,今年完全可以试试。”听了我的话,她并没有立即回答,而是双手托腮,两个清泉般的眼睛眨了眨,便把脸背了过去,用手檫着眼泪。我知道,我问到了姑娘的伤心之处,难堪地说:“春桃,实在对不起,我的话让你伤心了。”她转过脸说:“找让你看一样东西。”她走进了厢房,不一会儿,她拿出一张纸给我说:“你看看吧。”我拿过那张纸。噢,原来是一张省城工业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春桃接着说“去年,我在县城读完了高三参加了高考,当我接到这张通知书后,我却陷入了沉思,看到我村的落后,村里的小学校没有老师教学,娃娃放羊似的满山乱跑,我便偷偷地瞒过了村里人和家里人及同学。将这张录取通知书藏了起来,逢人便讲,我没有被大学录取,回到村上,我便在村小学当了代课教师。

        常言道:“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来到伤心处。“听了春桃的话,我也不由得眼睛发酸,我们默默地相对而坐。一阵春风吹来,夹杂着山野麦苗和桃花的清香,我两行泪水不山得夺眶而出。一叶桃花瓣落在我的眼前,我轻轻拾起,抬头凝视。啊,美丽的桃花寨,有一个桃花般美丽的姑娘。 

         还是在十五年前。 另一个普通天水女人又让我感动了一次,我由于工作原因,经常到邻县出差,可那一天我的吉普车因路况太差就是跑不起速度,晚上我不得不住进一家较熟习的小客栈。“掌柜的,这几天生意还不错吧。”。见没人搭话,我信步向客栈的营业室走去,还未走近,就听见那里锣鼓喧天。我快步走进去,只见一个女人正在演唱哩。不知从哪里请来了一班子人马,随着那女人圆润的嗓音拉得正起劲,一曲《梁秋燕》刚唱完,人们便使劲的拍起巴掌,紧接着她又唱起了《火焰驹》中的买水一段,那声音划破这寂静的山区小镇夜空,久久回荡在山林之中,我想,要是野狼听见也会动情的。我本来是个戏迷,特别在这山区小客栈能听到这些段子,心里象喝了葡萄酒一样,我走进营业室内的小柜台顺手牵过—瓶白葡萄酒,抬头咕噜咕噜的直往下灌,那鼓声顺着酒,—直灌到了我的心底,最初,我还能分清哪是酒哪是歌,后来连哪是酒哪是歌都分不清了。“请大嫂唱段秧歌怎么样。”观众中有人这样喊到。“好”,大家一致赞同,她也不推辞,停顿了一下子说“那好,我唱一段你们不爱看的《劝夫戒赌》”。说着,乐班奏起了陇南小调,她开口唱到:“娃她爹你细心听我言,赌钱不知黑了多少人的心,咱人穷不能志气短,要花你双手挣来的钱……”。听着她的唱腔,我陷入了沉思。我不由得想起一年前我在这店里住宿时的情景,左右房里那彻夜噼哩唰啦的搓麻将声和猜拳声,吵得人整夜不能睡眠,第二天使人感到晕乎乎的。哦,我突然似乎明白了一切,她是在教育大家哩。唱完他又给大家把茶水沏上,我这才反应过来他就是这里的老板娘。

    这一夜,我睡得很香,那烦人的声音没有了,只听见那山林中猫头鹰的啼叫。第二天一早,就去发动车,我发现我的破车被擦得油光闪亮。眼前一个熟悉的身影一闪,是老板娘!我赶紧说“大嫂,是您帮我擦的车吧?真是过意不去。”她嫣然一笑,向我走近,一阵木芙蓉花般的香味朝我袭来。说“大兄弟,这有什么过意不去的,我看你们昨晚上睡得比往日香,想让你们多睡一会儿,我寡妇人家晚上少睡一会没啥,就早点起来给你们擦车。”我这才左右一看,一字排开的十几辆汽车个个亮闪闪的,连那辆停在最后的小四轮拖拉机也擦得红是红黑是黑。我驾起车,一溜风似的向村外的山巅驶去,说来也怪,我再也听不见这辆破车的吱吱啦啦声了,公路两旁簇拥盛开的木芙蓉花把我带到一个梦境般的天地。我故意放慢车速,将头伸出窗外,深深的呼吸了一下那淡淡的清香久久的萦绕在我的大脑周围,车行至山巅后,我停下车来回头再看小镇,炊烟缭绕在小镇上空,山外青山格外青。

    如果说普通的天水女人只有普通人的情调,那么还有我认识的一位天水藉的著名女诗人,这位女诗人,在别人看来其生活激情饱满,但内心却很孤独,因为她没有丈夫。女诗人的丈夫是因为受不了女诗人的婚姻观念而离婚的,这位女诗人的结婚观念是:结婚是感情的结果,决不是生理的结局,不要把结婚视为生理的枷锁,所以她和丈夫婚前约法三章:需要时住在—起,不需要时分房而居,不要干预个人与情人的关系。女诗人曾向人们说是欲望驱动着她的诗才,否则,她会向花朵一样枯萎。正因为如此,女诗人婚后精神俱佳,诗作飞舞。天水藉的这位女诗人并不是荡妇,而是她把诗才与情色的生活结合在一起,才有了让人回味的地方。我们普通人无需过多的去强调她如何生活才正确,但是,诗作不成也就没有这位女诗人了这是真理。有一日,女诗人离婚了。因为丈夫不会找情人,更受不了妻子情人缠身,男人的本能与内心的自私,最终暴露了出来。丈夫向人们说:他对女诗人的婚姻观念从接受到否定,既幸福又痛苦,幸福的是女诗人对丈夫不加束缚,痛苦的是女诗人的情人比丈夫多。看得出来,丈夫对女诗人还夹杂有几份妒嫉。

    有一日我见到女诗人,她己到天命之年,身边仍然无夫膝下仍然无子,有人曾问女诗人可否寂寞,女诗人说,不缺男人不缺感情只缺几张纸,只因生活的体验她有写不完的诗篇。她一生狩望的是火一样的激情,可惜并没有出现。女诗人已经老了,但看上去仍很年轻,看着装满书橱的诗集,信手打开扉页,幅幅玉照映入眼帘。噢,这就是她的生命?我茫然,她所说的火山一样的激情是否存在? 但她坦率的给我说,她与他其实还生活在一起,只是若弃若分。这难道又是天水才女特有的吗?

    关于男人与女人,我曾读到过天水藉女诗人的一个情人一篇诗一样的日记,现摘抄主要内容如下:

    "如果—个男人一生只拥有一个女人,那这个女人值得一个男人终生去爱。实际上,这是一个错误的想法,能深刻感觉错误的想法是在离家的日子,更在这个男人事业成功或挫败后离家的日子。没离开过家,自然被家的琐碎所缠绕,时不时的被家事所烦,特别是家中的女人叨唠不停时,想着女人的温馨,又想着离开女人,去寻找一种安静。偶尔离家,如果日子很久,又时不时想起家中的女人,特别是想起她的漂亮、她的妩媚。即使是她并不漂亮,但总会有一种雾里寻花的举动,有时走在大街上,想从擦肩而过的女人身上寻找自己女人的影子。嘿,还是想着家中的女人。离家的日子想女人,女人是否在家想男人。不离开家,就不知道想女人;不离开家,就感受不了女人并非用漂亮打动男人。男人与女人的关系,有很多奥妙,有时像水在流,有时像云在飘,有时像太阳照。 离家的日子最想家中的女人,因为女人是男人生命的温床,事业的藤蔓。不会想女人的男人不是男人,不爱男人的女人不是女人,因为女人创造的不是漂亮,而是魅力。男人爱女人,女人爱男人,因为女人并不是用漂亮取悦男人,而是用温存去感化男人。男人是一盏灯,在燃烬后还能添油,继续燃烧,有时还会开出灯花,让你感悟一番。再丑的女人只要被男人拥有,男人离家时也会想起她。 离家的日子想起女人最漂亮,是因为女人在男人脑里只有影子。影子是臆造的,男人只把女人最好的加在一起去想,这时的女人就漂亮。漂亮了男人就爱,因为好男人一生只拥有—个女人要让男人爱女人,首先要让男人没有女人,没有女人,看哪个女人都漂亮。有了女人,没有距离觉得女人不漂亮。实际上,漂亮是种想象,漂亮是种感觉。只有明白了这些,男人会永远爱着自已的女人。"

    我的妈呀,这一大篇日记真的需要多读几遍才能懂。只有天水藉女诗人的情人才能写出这样深有体会的句子.

    话题越扯越远,我这个人写啥都收不住,其实在写作的时候发散式思维方式太过人.我在这里写了这么多天水人的好不知天水人在骂我还是在捧我呢。不过我想天水的女人至少不能骂我。

     (感谢博友阅读,祝大家身心健康)


    TAG: 散文 天水人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